当前位置: > 模式 > Partnering模式在我国监理企业中的应用研究,项目管理的七种模式

Partnering模式在我国监理企业中的应用研究,项目管理的七种模式

Partnering模式在我国监理企业中的应用研究

项目管理的七种模式项目管理的七种模式是:项目管理模式1,DBB模式即设计-投标-建造模式,这是thldl.org.cn最传统的项目管理模式。管理模式是世界上最常见的。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的贷款项目基于国际发展投资委员会的合同条件。

partnering管理模式在中国运行有哪些不足

合作经营不适合中国国情,不能经营。 合作模式被认为是在业主、承包商、设计师和供应商等不同参与者之间实现共同目标、满足长期需求和实现未来竞争优势的合作策略。 伙伴关系是一种管理模式,它在充分考虑所有相关方利益的基础上确定建设项目的共同目标。它通常要求所有者和相关方在相互信任和资源共享的基础上达成短期或长期协议。[摘要]随着中国市场经济的建立和知识经济的到来,建立适合中国国情的管理模式变得越来越紧迫和重要。 建立管理模式应考虑的因素:(1)企业管理的内容和范畴 (2)文化基础,(3)国情基础,(4)先进性和前瞻性 双头鹰管理的特点如下:1 .一个头看着政府。

项目管理的七种模式

项目管理的七种模式项目管理的七种模式是:项目管理模式1,DBB模式即设计-投标-建造模式,这是thldl.org.cn最传统的项目管理模式。管理模式是世界上最常见的。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的贷款项目基于国际发展投资委员会的合同条件。

partnering管理模式在中国运行有哪些不足

Partnering模式在我国监理企业中的应用研究范文

中国工程建设监理是借鉴20世纪80年代末德国政府的项目管理经验建立的项目管理体系,自发展以来形成了较为完善的项目管理体系。截至2014年底,中国共有工程监理企业7279家,员工941909人。工程监理制度在控制工程质量、工期、投资、安全以及协调各方关系方面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然而,近年来,我国监理企业的发展出现了许多问题,面临发展困难。因此,突破瓶颈,升级发展,是监理企业的当务之急。李健指出,我国建设监理与国外的差距和主要问题是监理模式单一、人员整体素质低、监理行业缺乏完整的监管体系、监理深度深远、监理率低,[1]。

刘卫东认为,监理企业可以通过提供项目管理服务创造新的价值和利润,这不仅符合国家产业发展的要求和产业发展的市场需求,也符合国际工程咨询服务业[2]的规则。总的来说,近年来国内对监理企业发展对策的研究大多集中在监理企业向项目管理咨询服务企业的转型上,而对工程监理业务新模式的理论研究只是分散在个别文件的零星表达中,没有发现专门的研究文件。摘要:将Partnering引入工程监理业务模式的研究与实践中,探索一种新的可操作的工程监理业务模式,以期为监理行业丰富业务模式、促进行业发展提供参考。

1。中国监理行业发展现状及存在的问题

2014年,中国监管企业年经营收入2221.08亿元,比2013年增长8.56%。但是,全国有监管企业7279家,比2013年增加459家,增长6.73%。对比两组数据,监理企业的年营业收入增长率相对较小。其中,工程监理业务营业收入963.59亿元,占企业全年营业收入的43.38%,增长8.77%。工程监理业务是监理行业的支柱业务。然而,增长率非常小。此外,监理行业合同金额为2435.24亿元,比上年增长0.50%,几乎为零。这种情况反映了监理行业的管理困难。以住房建设工程监理企业为例,2014年监理企业数量的增加主要集中在住房建设工程上。住房和建设项目监理企业数量占全国监理企业总数的81.6%,但其营业收入仅占全国监理企业总营业收入的41.06%。这在一定程度上表明监管行业盈利能力不足,发展面临瓶颈困难。2014年,北京、江苏、广东、浙江、上海、山东六大经济发达地区工程监理业务营业收入分别为107.4亿元、87.92亿元、83.00亿元、71.45亿元、68.56亿元和52.39亿元,同比分别增长6.1%、11.4%、7.6%、14.6%、11.9%和10.3%。其余大部分地区的增长率可以忽略不计。然而,这六个地区的工程监理业务收入占全国工程监理业务收入的48.86%。地区之间的差距很明显,而且还在继续扩大。

显然,我国监理行业的发展正处于艰难的生存状态,而作为支柱业务的工程监理业务是人们关注的焦点。通过对造成这种状况的内部因素的实地调查和文献回顾与分析,可以看出我国工程监理制度的发展存在诸多问题。首先,工程监理业务仅限于施工阶段以施工质量审批为中心的单一模式,受到业主的限制。它在业主和承包商之间起着过程控制的作用,监督深度不够。它远非“三管齐下”。这种传统模式已经不能满足当前建筑市场的需求,阻碍了监理行业的发展。其次,监理人员的素质普遍较低。大多数监理工程师缺乏专业知识,只提供低技术服务,特别是项目的高层次人才。这种状态与监管行业员工的年轻化有关。2014年,监管行业30岁以下员工达到278,100人,比上年增长6.79%。一方面,这有利于增强企业发展的活力;另一方面,它可能导致企业人员素质水平的不稳定。第三,监管行业收费过低。目前,监管收费仍然是1992年的标准。低收费率引发了一系列问题,至今已有20多年没有解决。最后,虽然要求监理工程师协调各方关系,但目前项目各方之间仍缺乏沟通和沟通,处于极端对立状态。这种对立关系经常导致项目延误,增加项目索赔的解决难度,导致项目成本超支,增加项目相关诉讼,并在参与[3号建设项目的各方之间营造“你赢我输”的氛围。

国内大多数学者认为,项目管理和咨询服务是监理行业未来发展的最佳方向。然而,根据统计数据,2014年企业收入仅比上年增长2.5%,略有增加。这表明中国建筑市场对该业务的需求仍然较少,项目管理和咨询服务的发展也没有成熟的市场条件。2014年,工程监理业务、工程勘察设计业务、工程招标代理业务、工程造价咨询业务、工程项目管理和咨询服务业务的营业收入分别占监理行业全年营业收入的43.38%、10.59%、2.09%、2.72%、8.40%和32.82%。因此,目前监理企业的发展方向仍应集中在工程监理业务上,当务之急是探索适合中国国情的工程监理业务新模式。

2。基于伙伴关系的工程监理业务新模式

美国建筑协会将伙伴关系定义为两个或多个组织之间通过最有效地利用各方资源来获得特定商业利益的承诺。1988年,美国陆军工兵部队首次成功地将伙伴关系模式应用于阿拉巴马州[4]的公共政府项目威廉姆·贝昂·奥利弗大坝的建设中。20世纪90年代,合伙模式被引入英国。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该模型在政府公共项目中被广泛采用,并取得了巨大的成效[5]。此后,伙伴关系在世界范围内得到广泛应用,并被证明是促进项目管理各方之间和谐关系的有效途径。将伙伴关系引入传统的工程监理业务模式,构建新的工程监理业务模式。这种新模式是建立在相互信任、相互理解和共同努力实现共同目标的基础上的。项目的所有参与者都以项目的整体利益为共同目标,打破了所有参与者只关注自身利益的传统状态。

2.1 .基于伙伴关系的工程监理业务新模式的内涵

基于Partnering的工程监理业务新模式,所有项目参与者都签署了Partnering协议。总监作为新模式的主持人,还成立了几个以监理工程师为首的监理小组,负责监督工程进度,确保新模式监理业务的顺利开展,及时发现问题并解决问题。该协议也具有法律约束力。双方受其约束,但与合同不冲突。协议的修改或终止不会影响合同的执行。协议主要包括:确定项目的总体目标;各方应以沟通与合作为指导,明确各方的权利和责任。预测和分析潜在风险,定期评估风险处理,并适当分配风险[6];项目质量控制、投资控制、进度控制计划和资源供应计划;合同管理、信息管理计划和协议终止或修改的条件。协议签订后,监理应组织并参与各参与方的管理,共同讨论制定争议解决方案,实施效果评价制度。争议解决方案关系到各方的利益,因此应在达成协议后充分参与、充分沟通和制定。实施效果评价体系是对已开展工作的后评价。通过分析和总结,评价结果可以更好地促进下一阶段的工作。完成上述工作后,将执行合同和协议,并及时记录评估系统的反馈信息,以确保新模式的顺利实施。在项目进展过程中,参与者众多且不断变化,因此当参与者发生变化时,应及时调整计划和修改协议。基于伙伴关系的工程监理业务新模式按照规划、实施、检查和整改的周期循环运行。新模式能有效减少项目参与者之间的利益冲突,弱化参与者之间的传统界限,旨在实现项目的整体利益,创造信任、沟通和合作的文化环境。它的实现过程如图1所示。

2.2 .基于伙伴关系的工程监理业务新模式的实施

对于基于伙伴关系(Partnering)的新项目监理业务模式,严格按流程实施是确保其成功实施的首要条件,同时也受到许多其他因素的影响。如图2所示,合作的成功受到关键环境特征和关键管理技能的影响,[7】。在传统工程监理业务模式的背景下,信息中断和冲突十分普遍,这使得工程监理业务难以推广,对工程的进度非常不利。然而,新的工程监理业务模式要求所有参与者在监理工程师的监督和协调下坦诚合作。因此,由Partnering引入的新项目监理业务模式的成功实施受到有效沟通、相互信任和妥善解决争议等关键因素的限制(如图3所示)。

图1基于伙伴关系的工程监理业务新模式实施过程

图2合作成功的关键因素

图3影响基于伙伴关系的工程监理业务新模式成功实施的因素

有效的沟通可以解决一些潜在的争端,减少误解,激发和保持相互信任[8]。作为中立的第三方,监督员在加强各方之间的沟通和解决争端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一个项目能否顺利实施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是否有有效的沟通渠道。因此,主持人和监督团队必须首先建立有效的沟通渠道,以确保及时沟通和信息畅通。主持人和监督小组应定期召开会议,及时沟通,减少误解,共同讨论问题等。,并组织所有参与者尽可能多地参与合作制定计划、设定目标和所有后续环节,以便最终达成协议。这对实现基于伙伴关系的工程监理业务新模式尤为重要。工程监理业务新模式成功实施的前提是所有参与者必须相互信任,营造和谐诚信的氛围。在相互信任的基础上,打破不同专业参与者之间非接触的传统筒仓状态,不同专业知识的相互渗透往往可以增强建设项目团队的竞争力,同时可以促进建设项目团队之间的合作。冲突能否得到合理解决是影响新模式成功的重要因素之一。争议解决方案主要基于团结合作的原则,以项目整体利益为目标。强制服从、仲裁、诉讼等解决方案无法实现合作共赢。为了实现总体目标并通过双方批准的计划,这就要求主办方组织一次会议并共同讨论,同时也要求冲突各方在合作原则的基础上相互妥协。

此外,对于建设项目团队来说,建立共同的目标是非常重要的。所有参与者应分享他们的知识、资源和技术,以整体利益为出发点,同时避免内部恶意竞争。为了更好地协调建设项目团队的内部关系,主持人需要通过充分的沟通,让参与者清楚地表达自己对其他各方的期望,以保持参与者之间的信任,并尽可能保持建设项目团队的稳定。对新模式实施效果的评估也应按计划进行,发现的不足应及时纠正或采取进一步的改进措施,这对新模式的实施保持正确的方向非常重要。

2.3推进基于伙伴关系的工程监理业务新模式的措施

目前,在我国推广基于伙伴关系的工程监理业务新模式还存在许多障碍和困难。针对这一实际情况,提出以下建议。

(1)加强对合作模式的学习和认识。研究国外成功的应用案例和相关的法律法规体系背景,充分准确地理解其内涵,借鉴国外经验,结合我国实际情况,探索适合我国工程监理行业的合作模式。

(2)广泛宣传基于伙伴关系的工程监理业务新模式。通过宣传,我们可以理解新模式的概念和内涵。只有充分认识到新模式与传统模式相比具有促进沟通与合作、实现双赢的优势,并看到工程效益,新模式才能逐步实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