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体系建设 > 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问题与要点,加强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培养什么心态

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问题与要点,加强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培养什么心态

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问题与要点

加强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培养十九大报告提出的什么心态,加强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培养自尊、自信、理性平和、积极向上的社会心态。

加强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什么社会心态

加强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培养自尊、自信、理性平和和积极的社会心态 《全国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试点工作计划》是落实党的十九大提出的“加强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培养自尊、自信、理性、和平和积极的社会心态”的要求。通过试点工作,思想政治工作是我们党的优良传统和政治优势,是经济工作和其他一切工作的生命线。 党的十八大报告指出:“加强和改进思想政治工作,注重人文关怀和心理疏导,培养自尊、自信、理性、和平和积极的社会心态 “这一重要声明充分体现了科学发展观的核心。

加强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培养什么心态

加强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培养十九大报告提出的什么心态,加强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培养自尊、自信、理性平和、积极向上的社会心态。

加强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什么社会心态

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问题与要点范文

摘要:分析了加强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面临的问题,并提出了相关建议:进一步完善基本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和机制;加强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的资源整合;处理好基本社会心理服务与促进社会心理服务的关系;加大对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的财力和物力投入。

关键词: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十九份报告;体制机制;资源整合;

习近平总书记在第19次报告中提出“加强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培养自尊、自信、理性、和平、积极进步的社会心态”。这符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主要社会矛盾已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生活需求与发展不平衡不足之间的矛盾”的时代要求。它贯彻了“以人为本”的发展思想,具有深远的现实意义和当代意义。

中国社会心理服务体系的构建过程也经历了一个从萌芽到提出的长期过程。2007年《中共中央关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指出,“要重视促进人的心理和谐,加强人文关怀和心理咨询,引导人正确对待自己、他人和社会,正确对待困难、挫折和荣誉”加强心理健康教育和保健,完善心理咨询网络,塑造自尊、自信、理性、和平、积极发展的社会心态,对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具有重要意义。这也被许多学者视为我国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的开端。2016年12月30日,国家卫生计生委、中宣部、中央综合管理办公室、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共22个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加强精神卫生服务的指导意见》,明确指出精神卫生服务在现代社会发展中的价值日益彰显,这是中国对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认识的深化。十九大报告提出“加强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培养自尊、自信、理性、和平、积极进步的社会心态”。社会心理服务体系的建设已经正式纳入国家的顶层设计,这日益凸显了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的重要价值。

一、加强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的问题分析

虽然经过十多年的探索和实践,中国已经提出建立社会心理服务体系,但是在审视现实的过程中,我们仍然可以看到中国在建立社会心理服务体系过程中存在的问题。首先,这是一个创新的问题。如何在现有体制框架下构建适合中国国情的社会心理服务体系,是一项创造性的群众和社会工作。如何构建科学合理的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兼顾各级政府的执政能力和执政智慧;第二是多样性问题。由于我国幅员辽阔,民族众多,社会心理服务体系的建设需要考虑诸多因素。与此同时,我国传统的心理治疗模式过于依赖医疗,忽视社会和教育引导,导致我国社会心理服务具有浓厚的临床医学色彩,实现方式在历史上相对单一。正是由于这两个问题,当前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中有三大问题需要解决。

1。社会认知问题

心理健康问题一直是当今社会关注的焦点,尤其是过度内向的民族性格使得人们试图回避心理健康问题。新世纪以来,我国也十分关注公民的心理健康问题。卫生部将设立一个心理咨询诊所,作为综合医院评估的一部分,所有三级和一级医院将设立心理咨询诊所。医疗体系中心理健康服务对象的特殊性导致了中国人对心理健康的一些误解。他们把心理健康问题等同于心理问题,过分压抑自己的心理问题,导致了非常严重的社会问题,如“马加爵事件”、“姚家欣事件”、“东于飞事件”,这是一系列可以看到误解阴影的重大事件。因此,当前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中最重要的问题是解决社会公众对心理服务的认知问题。它不仅应该作为一个心理问题来研究,而且应该从社会治理的角度来构建。

2。[体制建设中的问题/s2/]

“十九大”报告提出加强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引起了社会的广泛讨论和关注。一方面,我国的社会心理服务水平远远落后于人民的心理服务需求,不能满足人民建设美好心灵的新期望。另一方面,我国社会心理服务体系的体系建设方向相对模糊,进展相对缓慢。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一些政府没有把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作为社会治理体系的突破口,忽视公众的心理期望,在制度建设和制度建设中不积极主动。其次,社会支持不够。社会心理服务体系的构建需要专业人才和技术。然而,现有的人才培养机制和人才吸收机制不足以为心理服务体系的创新创造土壤,尤其是在基层政府、社区和村庄。就提交人所在地区而言,有些乡镇设立了心理服务站,但有些设在投诉举报部门,有些设在保健中心,方向不明。此外,由于资金投入不足和人员配备不专业,各心理服务站未能形成良好的网络运行体系。

3。[社会负担/s2/]

主要有两个部分:第一,从主体的角度来看,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的主体首先需要界定。如果主体是政府,特别是基层政府,是否有足够的人力和财力来保证社会心理服务体系的建设,就当前基层政府而言,每一项额外的职能都需要巨大的财力、人力和社会压力,尤其是舆论压力。在经济快速转型和社会转型的过程中,许多欠发达地区的基层财政压力巨大。如果没有对转移支付的明确财政支持和对人员编制的制度支持,所建立的社会心理服务体系能否发挥作用还需要仔细的调查和设计。如果主体是社会,我们也注意到,在我国东部经济社会发展相对较好的地区,无论是公益性还是营利性,都建立了专业的心理服务机构,但覆盖面不够全面,不足以支撑全社会心理服务体系的建设。尤其是社会资本的介入,如果没有有效的社会监督和制度约束,资本的利益驱动性质可能在某些领域形成错误的心理引导。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宣布,140个国家职业资格目录处于名单管理之下,心理咨询师不在目录之内。这意味着不需要取得心理咨询资格证书,这给社会心理服务的获取和质量监督带来了困难,这也是我们需要关注的问题。

第二,从对象的角度来看,即社会心理服务的对象能否承受经济负担和心理负担。我们还对社会机构中心理服务的不合理收费感到关切。高层次、长期的心理服务不仅给服务对象带来巨大的经济压力,也带来巨大的心理压力,加剧了服务对象的心理问题。根据大量的社会调查,我们可以看到失业者、下岗退休人员、受教育程度低的人、贫困家庭和患有精神或心理疾病的家庭成员已经成为发生社会心理问题的高危群体。然而,这些群体支付社会心理服务费用的能力有限,是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中需要密切关注的群体。与此同时,由于心理负担,高收入群体、专家知识分子和政府工作人员不愿意接受社会心理服务,造成了无数的社会悲剧和负面影响。这也是我国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中需要关注的地方。

二。加强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的要点

社会心理服务体系的构建是协调各种分散的、潜在的、闲置的社会心理服务资源,使之成为一个完整的、层次分明的社会网络平台并加以利用的过程。这是一个系统和长期的过程,需要社会所有部门的努力。在建立这个系统的过程中,我们需要解决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

1。进一步完善基本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和机制

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的重点和焦点在基层。科学合理的制度和机制是保证心理服务体系有效运行的关键。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建立和完善基层政府心理服务体系的制度和机制建设,以制度和机制建设为契机,促进社会心理服务的发展。

首先,要明确基层社会心理服务机构与相应政府机构和社会机构的关系,明确其主要管理机构,避免心理服务工作的“形式化”。同时,建立一支专业队伍,指导心理服务机构的领导和管理,并开展工作。

二是形成专业心理服务团队培养模式和人才引进模式。社会心理服务是一项专业工作。在基层政府有限建立的情况下,根据基层实际情况,骨干人员被派往专业机构学习和跟踪重大群体事件的社会心理基础,使专业人才能够充分掌握专业的社会心理服务知识和技能,保证他们的待遇和晋升机会,保持社会心理服务机构员工的整体素质和心理服务工作的长期连续性。同时,针对特殊岗位,在人才引进和招聘中引入专业高端人才,保证社会心理服务工作的专业水平和能力水平。

2。资源整合加强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

心理服务体系建设是一项复杂、系统、长期的社会工作,需要全社会的合作。这不仅需要实现社会心理服务资源的有效整合,完善社会心理服务的软硬设施,提高心理服务水平,满足居民的心理需求,还需要帮助公众培养积极的生活态度和准确的社会定位,有效提高公众的社会满意度和情感认同。

社会心理服务体系的资源整合可以通过两种方式进行:一是从政府的角度出发,积极整合政府社会心理服务机构的内部资源,为社会心理服务体系的建设提供充足的资金保障、人员保障和专业技术支持。第二,要充分实现政府与社会资源的整合,社会心理服务专业人才库与专家库的整合,与本地区社会组织和个人的相互合作与互补,资源的共建共享。

3。处理基本心理社会服务和升级心理社会服务之间的关系

在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中,需要关注基本社会心理服务与提升社会心理服务的关系。

基本心理服务主要是指消除居民的一般心理问题,如个人情绪困扰、对社会问题的误解、精神疾病或心理疾病的解决和治疗。应围绕这些基本的社会心理问题开展积极的社会研究,并应进行早期发现、早期判断、早期咨询和早期解决。然而,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一个新时代,我国的心理社会服务不应停留在对重大社会突发事件的被动应对上,而应停留在对一些重点群体提供有效的心理社会救助上。目标应该是提高社会公众的心理健康水平、幸福水平和各种挫折的自我恢复能力。因此,社会心理服务体系的建设应注重构建积极的待人态度、健康的生活方式和和谐的人际关系,建立良好的自我调节能力,增强全社会的凝聚力和向心力,促进整体社会心理素质和社会心理承受能力的提高。

4。增加对[社会和心理服务系统建设的财政和物质投资/s2/]

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经济社会建设取得了显著成就,为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新期待”提供了各种基本保障。近年来,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越来越受到各级政府和社会各界人士的重视,并被写入党的十九大报告。从国内外实践来看,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的最大社会效益是确保和促进社会稳定与和谐,从而直接或间接地支持经济建设的可持续发展。因此,社会心理服务体系的发展在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方面具有非常广阔的前景。因此,各级政府和相关部门应认清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的人文价值及其对社会发展的潜在推动作用,通过设立专项资金或增加转移支付等方式加大对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的财力和物力投入,从而促进社会心理服务的快速发展和健康成长。

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是一项系统工程。这是“十九大”报告在深化对人的心理和行为规律的科学认识的基础上提出的新任务。它是促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它要求各级政府和社会各界认真理解和实施。在构建社会心理服务体系的过程中,应努力实现人的认知与社会发展的良好适应,实现人的心理成长与社会的和谐统一。

参考:[/s2/]

[1]孙董卿,新强子。群体决策研究范式与决策质量评价方法[。心理技术与应用,2017.10。

[2]傅小兰,蔡华健。辛安国安心治国——把握时代的心理脉搏,增强民族凝聚力[。中国科学院学报,2016.11。

[3]周晓红。社会心态与转型时期的中国经验——兼与“社会心态:转型社会中的社会心态研究”[等商榷。社会学研究,2014.04。

[4]辛强子。心理建设:社区治理的新方向[。人民论坛,2016.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