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38120字硕士毕业论文农业在以色列建国中的作用

38120字硕士毕业论文农业在以色列建国中的作用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38120字
论点:犹太,巴勒斯坦,以色列
论文概述:

文章结语部分总结农业在现代以色列建国神话中的地位和意义,农业幵拓者的理想主义和先锋精神是最宝贵的精神动力,耕种土地的农业劳动者在锡安主义社会里享有最光荣的地位,农业的地位

论文正文:

介绍

选题和研究概要的意义
在现代民族主义的影响下,犹太人在经历了1000多年的流亡之后回到了他们在中东的家园,并于1948年建立了现代以色列国。以色列是中东的一个小国,但它经常引起全球关注。世界对以色列的关注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第一,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在采矿时代的长期冲突;第二,以色列的尖端科学技术,特别是先进的现代农业技术。追根溯源,这两点与建国前的农垦活动密切相关。领土问题是民族主义的核心问题。尽管犹太人从未停止接触圣地,但在很长一段历史中,大多数犹太人都生活在圣地之外。自从伊斯兰教兴起以来,巴勒斯坦已经成为阿拉伯人长期居住的地方。在民族主义和反犹太主义的驱使下,犹太人渴望通过农业定居来恢复他们的家园并在土地上扎根。巴勒斯坦日益增长的犹太力量几乎不可避免地与阿拉伯人的民族感情发生冲突,这是中东现代阿拉伯-犹太问题的开端。因此,有必要澄清1948年以前犹太人在农业上定居的历史,以理解甚至解决阿拉伯人和犹太人之间的问题。
以色列现代农业是以色列享誉世界的产业之一,拥有强大的科研实力、灵活有力的农业政策以及高效实用的农业技术。仅在40年间,以色列就将其沙漠般的原始农业发展成了举世闻名的高效集约现代农业。中国人口众多,农业一直是重要的生产部门。近几十年来,中国一直在向以色列学习现代农业技术。然而,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以色列辉煌的农业成就得到辛勤工作的支持。犹太人回归土地与回归农业密切相关。今天令人羡慕的现代农业始于19世纪末巴勒斯坦的先锋农业开垦运动。从没有农业经验到学习阿拉伯和欧洲的农业技术,再到走出具有自身特色的高效农业,这个过程并不令人震惊。这位农业先驱付出了巨大的努力,甚至牺牲了自己的生命。要了解和学习以色列的现代农业,需要回到以色列建国前的农业开垦和定居历史。就国外的研究而言,尽管农业对国家建设的重要性可以从以色列学者关于本国农业移民和定居历史的著作中清楚地看出。然而,这些通史著作注重叙述而非讨论,学术界很少专门分析农业与以色列的建立之间的密切关系。以色列学者和欧美学者通常分两部分研究以色列建国前犹太人农业定居的历史,即农业属于农业,建国属于建国。外国学者对犹太人在巴勒斯坦的农业殖民化非常细致,比如安妮?乌什金的犹太定居点协会和罗斯柴尔德·肯尼特·斯特恩的犹太民族基金会:土地购买方法和优先事项,1924-1939年。由于巴勒斯坦不同地区的地理环境差异很大,对不同地区也有许多具体的研究。露丝·卡克(Ruth Carker)的《内盖夫的犹太人边境定居点,1880-1948年:想法与现实》和W.P.N .泰勒的《委任统治下的巴勒斯坦呼啦土地问题,1920-1934年》等文章涵盖了犹太农业定居点历史的各个方面。对以色列建国史的研究主要集中在犹太复国主义的研究领域,如雅科夫·罗伊(Yakov Roy)的《犹太复国主义对阿拉伯人的态度1908-1914》和伊维塔·弗雷泽(Iviata Fraisse)的《通过特殊视角:英国日记中的犹太复国主义和巴勒斯坦,1927-31》。以色列建国历史上的新杰作包括温德霍斯特的《英国犹太人、犹太复国主义和犹太国家,1936-1956》和兹维·斯特奇的《以色列建国神话:民族主义、社会主义和犹太国家的建立》。前者主要分析了英国犹太人和犹太复国主义在犹太国家建立过程中所起的重要作用,而后者不仅强调了民族主义在以色列国家建立中所起的作用,还强调了建国先行者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
国内研究与国外研究相似,但不如国外研究详细和广泛。对以色列建国历史的研究主要集中在犹太复国主义的政治活动上。上海社会科学院犹太研究中心早些时候就开始了对犹太复国主义的研究。其代表作是目前中国唯一一部关于犹太复国主义的专著——《犹太民族复兴之路》。对以色列建国史的研究也强调了《鲍尔弗宣言》的意义和大国因素,如齐鲁的“犹太复国主义运动”和萧瑜情的“以色列建国过程中的苏联因素”以及江田明的“美、英、苏对以色列建国的政策和影响”。国内对以色列农业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引进以色列现代农业组织和成就,如潘光和刘钱进的《以色列农业发展的成功之路》和杨林炜的《以色列的集体农场和莫沙夫》。其次,他对集体农场的研究特别感兴趣,如肖贤的《以色列的集体农场》、黄吴宓的《现实中的神话——对以色列集体农场现象的分析》、王颜宁的《集体农场出现的历史背景分析》等。最近,也有一些文章关注建国前的农业发展,如姚爱艾的《建国前的农业生产与移民发展》和吉杰的《埃德蒙?罗斯柴尔德和犹太复国主义运动。

第一章巴勒斯坦的犹太移民

19世纪80年代犹太人开始的众多阿里亚斯移民活动构成了以色列的人口基础。从最初的捐款涓涓细流到每年成千上万的回返浪潮,他们不断为巴勒斯坦的国际支助股注入新的力量。农民是农业的主体。要了解犹太人在巴勒斯坦的农业活动,必须了解那些从事农业活动的人。

第1节移民的背景和原因
返回圣地和家园是犹太人的传统。在公元135年反抗罗马统治的起义失败后,犹太人的主体被驱逐出巴勒斯坦。从那以后,直到现代的第一个阿利亚,生活在巴勒斯坦的犹太人一直是零星的少数。然而,犹太人没有忘记他们的家园,而是发展了一个独特的回家的概念。虔诚的犹太人总是希望死去,葬在圣地。因此,年长的犹太人继续去圣地等死,而不能被埋葬在圣地的犹太人则退而求其次。他们随身携带一小撮圣地土壤,象征性地表达他们与祖国的联系,并在他们死后将他们埋葬在一起。事实上,“回归家园,恢复国家”是一种思潮,它早在犹太人失去家园之后,即第一圣殿被毁之后就已经形成了。流亡的犹太人是在外国巴比伦产生的,这是一个返回家园的想法。”对此,《圣经》中有这样一句深情的话:“我们来到巴比伦河边坐下,想起锡安就哭了。”犹太人回归家园的观念,加上对“被选中的人”、“应许之地”和“弥赛亚救赎”的信仰,引出了犹太人思想中宗教犹太复国主义思想的线索,即一种宗教信仰,即失去祖国的犹太人期待上帝和主的救赎,弥赛亚来帮助他们摆脱苦难,为犹太复国主义重返家园。圣经上说:“因为你作为一个神圣的民族属于耶和华你的上帝,所以耶和华从世上所有的民族中选择你作为他自己的特殊民族。”书上还说∶「我要把你和你的后裔,就是你现在所住的地,就是南地的全地,永远赐给你和你的后裔为业,我要作他们的上帝。」虽然犹太复国主义不是犹太人散居时期的主流意识形态,但它对生活在黑暗和困苦中的大众有很大影响。因此,尽管世界上大多数犹太人长期以来没有回归巴勒斯坦的现实计划,但这种带着宗教意义和深厚感情回归家园的观点从未从犹太人的意识中消失。一旦条件成熟,它将发挥实际作用。卢卡斯指出,“犹太复国主义在当代继承了犹太教救世主般的感觉,使其从本质上的宗教思想转变为世俗政治理论。”这种世俗政治理论是犹太复国主义。犹太人回归犹太复国主义这一看似不合理的行动是在犹太复国主义的鼓舞下发生的。尽管犹太复国主义的第一次代表大会在第一次阿里亚斯移民发生时还没有举行,赫克尔的“犹太国家”还没有发表,但重返锡安的想法在东欧的影响越来越大。像许多有先见之明的西欧思想家一样,一些东欧犹太思想家和作家意识到新的反犹太主义是基于席卷欧洲的民族主义,而不是像过去的宗教偏见那样的反犹太主义迫害。因此,犹太问题的解决只能从民族主义开始,即建立新的反犹太主义。不同于西欧的犹太复国主义,东欧的犹太复国主义是俄罗斯的半法治国家。它与俄罗斯上层阶级几乎没有交集,但植根于在苦难中寻求希望的普通犹太人。1881年后,一些协会成立,以促进犹太人向巴勒斯坦的移民,希巴特锡安运动(HibbatZion movement)被发起,间歇地移民到巴勒斯坦。

第二章巴勒斯坦犹太人农业定居模式........24
第一节私人农业定居模式........24
第二节集体农业聚落模式........30
第三节合作农业定居模式........39
第三节农业在犹太复国主义运动中的地位........50 [/br/ ]第一节锡安组织对农业的态度.......50
第二节锡安组织的农业工作.......55
第四节特殊时期的农业.......63
第一次世界大战.......63
第二节塔和围栏期.......65
第三节第二次世界大战至独立战争.......67

结论

在19世纪欧洲民族主义的影响下,犹太人重返家园的观点和弥赛亚的宗教情怀成为一种世俗政治理论,即犹太复国主义。犹太复国主义是犹太人的民族主义。像其他民族主义一样,它把民族解放作为最终目标。由于犹太人在历史上已经分散了1000多年,他们已经很久没有拥有自己的土地,他们的民族主义缺乏实施的基础,他们的核心工作和首要工作是获得土地。由于农业劳动和土地之间的自然联系,农业已经成为重新占领圣地的主要方式。早期犹太复国主义理论家认为,真正拥有属于自己国家的一块土地是不够的。犹太人必须回到土地上耕种,也就是说,回到农业劳动中去,才能得到真正的拯救和解放。受犹太复国主义回归农业、土地和圣地思想的启发,东欧犹太人从19世纪末开始不断向巴勒斯坦移民,而欧洲日益高涨的反犹太主义继续推动犹太移民的规模。由于犹太人重返家园的观点由来已久,犹太移民重返巴勒斯坦被称为阿里亚(Alia),在以色列建国之前有六次阿里亚运动。巴勒斯坦的移民最初是一条很小的细流,随着形势的变化,最终融入了一片汪洋大海。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的六名阿里亚斯移民构成了以色列的人口基础。巴勒斯坦城市的犹太人外流远远超过农业人口。居民点的农业技术不断提高,农业产量不断增加。巴勒斯坦的犹太农业定居点需要大量财政援助才能实现自给自足,并支持不断增加的移民人口。在这一发展进程中,犹太农业定居点继续为阿里亚斯移民提供生计,并重新安置新移民和困惑的移民,以便他们能够尽快熟悉巴勒斯坦环境。农业中所蕴含的民族主义的吸引力使大量移民最终克服了他们的困难,并在巴勒斯坦扎根,而不是成为路人。巴勒斯坦的犹太农业是由移民创造和发展的。移民在巴勒斯坦耕作期间,培养并加深了他们对圣经中描绘的土地的感情,使他们能够真正留在贫穷的巴勒斯坦,在这片土地上发挥自己的力量,并从心底里真正热爱犹太人的家园。犹太人创造性地在巴勒斯坦土地上发展了三种主要的农业定居模式,即私人农业定居、集体农业定居和合作农业定居。不同形式的农业组织发挥着不同的作用,可以容纳各种各样的人,从而最大限度地容纳所有人。
犹太农业定居点的建立和巩固是犹太农业发展的基础,也是现代以色列的根源和萌芽。农业定居点最重要的功能是形成以色列领土的雏形。犹太人定居点的早期发展区主要在地中海沿岸的沙龙平原、加利利、朱迪亚和撒马利亚。定居点的建设从一点连接到另一点,然后从一条线连接到另一条线,从而实现了对这些地区土地的实际占领,这也成为1937年“皮埃尔报告”分治决议的基础,该决议旨在将土地划分给阿拉伯人和以色列人。1937年后,在犹太人和阿拉伯人争夺土地的关键时期,农业定居点承担了战略定居的艰巨任务。一方面,犹太农业定居点迅速扩展到巴勒斯坦边境地区,包括南部的内盖夫沙漠、北部的上加利利和西加利,到达与黎巴嫩的边界。另一方面,正在努力将犹太人定居点连接在一起,以防止犹太人定居点被阿拉伯人切断和分割。1937年后,犹太人在贝桑建立了农业定居点,将加利利与耶茨里河谷连接起来,然后与地中海沿岸平原的犹太人定居点连接起来。同一时期,加沙北部地区的定居点将地中海沿海平原与新开发的内盖夫沙漠定居点连接起来。到了20世纪40年代,农业定居点的分布成为1947年联合国分治决议的主要基础,从而形成了现代以色列的原始领土。

参考
1.allon,yigakmy神父fshouse,纽约州http://sblunwen.com/nyjslw/:诺顿,1976年。
2 . beiruaalex:so的回归,耶路撒冷:犹太复国主义组织青年和青年部,1952年。
3。阿瑟·赫尔茨贝格,《Z/onisl Jdea:历史分析与读者》,纽约:雅典尼姆·麦克米伦出版公司,1959年。
4。以色列袖珍图书馆,以色列袖珍图书馆,移民局??和定居点,耶路撒冷:科特出版社,1973年,
5。巴勒斯坦犹太人机构。犹太人案件,提交给耶路撒冷巴勒斯坦问题英美委员会:巴勒斯坦犹太人代理处。1947.
6。拉克尔、沃尔特和鲁宾,《以色列-阿拉伯读者:中东冲突的文献史》,纽约:企鹅出版社,1991年。
7。珀尔曼。摩西,本古立昂回顾,伦敦:韦登菲尔德和梁君诺,1965年。
8。《犹太人在帕里斯林》,纽约:先锋出版社,1935年。
9。鲁平,阿瑟,《现代世界中的犹太人》,伦敦:麦克米伦公司,1934年。
10。鲁皮鲁·阿瑟,《巴勒斯坦三十年:关于正义运动国家家园建设的演讲和论文》,特拉维夫:格林伍德出版社,197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