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中医理论 > 哈尔滨犹太人“一体观”的具体表现,形神合一观?

哈尔滨犹太人“一体观”的具体表现,形神合一观?

哈尔滨犹太人“一体观”的具体表现

形神合一观?中医理论!

从医学角度来说中医理论的“天人一体观”是如何体现的?

自然不可能在今天才被发现。科学发展观的基本要求是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和生态的有机统一。五位一体只是一个名字,它的本质是不变的。 起初,我跌倒过一次,但后来我逐渐恢复了直跑的感觉 过了一会儿,我飞快地飞奔,享受着在冰上飞奔的感觉,就像一个精灵,灵活而轻盈。 这种感觉是前所未有的,所以我非常喜欢滑冰,直到我回家。 这项运动就像直排轮滑一样。

形神合一观?

形神合一观?中医理论!

从医学角度来说中医理论的“天人一体观”是如何体现的?

哈尔滨犹太人“一体观”的具体表现范文

从 19 世纪末起,阿什肯纳兹犹太人夹杂在俄国侨民之中来到哈尔滨,并在哈尔滨创造了无数的奇迹。犹太“一体观”是犹太教的基本内容,是指犹太人之间的团结和认同,犹太民族的凝聚力和合心力,是犹太人必须遵守的原则。正是犹太人传统的“一体观”和哈尔滨近代历史的结合,表现出了哈尔滨犹太人特有的“一体观”. 本文试图从哈尔滨犹太人的历史活动中去展现、分析和研究哈尔滨犹太人的“一体观”,以期有所新的收获。
一、学界对犹太“一体观”的认识
犹太“一体观”的字面意思是“全体以色列人”,但其本身还是一个涵义丰富、抽象灵活的名词。阿尔蒙格 (S. Almog)、杰胡达·莱因哈兹 (Jehuda Reinharz) 等学者在其着作 《复国主义与宗教》 中讲道:“不同的运动、趋势、种族事件,还有不同的宗教人员、非宗教人员、复国主义者和非复国主义者对犹太‘一体观’的定义都是不同的。从出现时起,对犹太‘一体观’特殊定义的区别就决定了 (他们之间) 在容忍和合作上的限度,由此引出的问题形成了今天这样的一个结果。”由此可知,针对不同的政治目的,犹太人可以对犹太“一体观”作出不同的解释。这种情况不同出现在具体的政治活动中,而且也出现在当今学者对犹太“一体观”的学术研究中。由于世界各地的犹太和非犹太历史学家面对的研究对象不同,对犹太人“一体观”也得出不同的解释说明,体现出多样性和历史性的特征。
纽约大学美国犹太人历史教授哈西亚·迪纳 (Hasia R. Dine)r 基于美国独立战争的历史背景,通过突出了犹太人在美国历史中的地位以及犹太人间密切关系的重要性来解释犹太“一体观”.在其着作中,迪纳认为犹太“一体观”可以被解释为“全以色列的团契” (The Fellowship of all Israe)l,或者是“犹太人团结” (The Unity of Jewish People)。“希林斯·以色列在费城的战斗表明了犹太人对革命原因的支持以及共有的责任把美国犹太人彼此连接得更为紧密。不仅纽约的犹太人在费城犹太人中找到了避难所,而且为躲避英国军队从纽波特、萨瓦纳和查尔斯顿逃出的同宗者也是如此。尽管有政治和地域出处的差异,故事也表明 (犹太人) 坚持‘一体观\',即’全以色列的团契‘的思想。”迪纳还把美国犹太人保守主义的盛行归功于犹太“一体观”思想。“它 (保守主义) 繁荣的原因部分在于它是奉行中庸之道教派的历史,强调犹太’一体观‘思想,即’犹太人的团结‘.”
美国雪城大学 (Syracuse University) 宗教学助理教授扎卡里·布雷特曼 (Zachary Braiterman) 解释犹太“一体观”选取的角度是研究德国纳粹大屠杀之后,特别是奥斯维辛集中营之后犹太人思想的变化,提出“对以色列之爱”说。布雷特曼对犹太“一体观”的肯定是基于对埃利泽·贝尔科维奇 (Eliezer Berkovits) 自传 《大屠杀后的信仰》 的分析而来。1938 年,贝尔科维奇作为拉比曾拒绝了一次目的为逃离纳粹德国的犹太离婚请求,由此危及到一位犹太妇女和她的孩子生命。是选择坚守宗教信仰,还是同情母子二人的遭遇,贝尔克维奇陷入了思考,最终同情战胜了信仰。从那时起,贝尔克维奇对此类事件开始持一种自由的态度。
“在每一个案例中,犹太’一体观‘ (犹太人的团结) 和’对以色列的热爱‘战胜了严格的犹太教解释。”
安·里奇·胡维茨 (Ann Richi Huwitz) 和苏·胡维茨 (Sue Hurwitz) 在其着作中引用了公元 1 世纪初耶路撒冷犹太教圣经注释家希勒尔 (Hille)l 的话,“如果我不为自己,那么谁又能为我自己?但是如果我只为我自己,那么我又是谁呢?”作者对此进一步解释道:“我们每个人在能够照顾其他人之前必须要照顾好自己。希勒尔认为,我们应该尽全力保持身体健康强壮。他相信我们对我们自己都有着责任”,“希勒尔认为没有人能够完全孤立的生活。我们每一个人都要依靠他人。你要依靠你的家庭获取食物、衣服、看医生、爱和友情。但你又是否曾想过你的家人们要依靠你什么呢?”作者认为,犹太“一体观”就是要犹太人加深对自己社区的热爱。“全世界的犹太人总是感觉到同犹太’一体观‘ (以色列社区) 有着很强的联系。”
“希伯来有一句古语:所有的犹太人都对其他犹太人有着责任。”米隆·墨菲克斯 (Milon Morfix) 在其用希伯来文写成的 《犹太“一体观”》 中指出,犹太“一体观”是从 19 世纪 80 年代在热爱圣山运动的正统派犹太人中提出的一个对“所有犹太人”的称呼,用来描述和提升一种能够在所有犹太人中,包括在巴勒斯坦和流散中,以及后来的以色列和美国的犹太人中共同享有的社区与命运的感觉。
我国学者在犹太“一体观”方面研究与国外有一定的差距,也意味着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南京大学犹太研究所的徐新教授对犹太“一体观”的解释是:“犹太人的这种精诚团结和相互关心的做法已经超出一般的民族亲情关系,而这种观念和意识实际上是源于以群体意识为基础的犹太’一体观‘,是四海一家之情在犹太思想中的具体反映。”
二、哈尔滨犹太“一体观”的形成、发展与表现
在哈尔滨犹太宗教公会成立之前,来到哈尔滨的犹太人夹杂在俄国侨民之中,在人数上始终处于少数甚至极少数地位。在 1898 年和 1899 年哈尔滨犹太人人口数分别为 3 人和 10 人,而“俄国侨民人口数由1898 年时的几十人、几百人,发展到 1899 年的几千人。” 1902 年犹太人口数为 300 人,仅为俄国侨民的2.5% (俄国侨民人口数为 1.2 万人)。中国人口数在 1895 年就已经达到 2~3 万人,那么 1902 年肯定要大大超过这个数字。“我们是少数人中的少数,就像是一座建立在俄国岛屿上的犹太城堡,周围被中国大海所环绕。”同时犹太人也处在适应哈尔滨的生存环境和创业的初期阶段,而且这段时期哈尔滨也并未出现任何的反犹活动,因此最初哈尔滨犹太人“一体观”表现得并不明显。
1903 年形成的哈尔滨犹太社区是哈尔滨犹太“一体观”发展的里程碑,其重要意义在于:第一,将以往分散的哈尔滨犹太人汇集成为一个集体的犹太人“一体观”,凝聚了群体的意志,实现了“一体观”发展的质的飞跃;第二,以机构组织的形式长期地保持下来,并且拥有设立多个的分支机构去有方向性地体现“一体观”,使其更体现为组织行为,而非个体行为;第三,通过对欧洲等地犹太人的援助,使哈尔滨较早地成为国际跨地区救援的典范地区而被铭记在历史文献之中。这一阶段的重要表现为:第一,会堂是犹太教鲜明的特征,是犹太人精神生活的重要场所,特别是在哈尔滨犹太社区,犹太会堂已经成为犹太人“一体观”实体表现;第二,哈尔滨犹太社区内的各种福利机构设置以及服务内容充分体现了犹太“一体观”的重要作用,服务的目的并不在于名利,充分体现了人性化的特点;第三,哈尔滨犹太人的慈善捐助是其体现“一体观”的重要内容。哈尔滨犹太社区为哈尔滨犹太人提供了保护,使其拥有了一个共同的家园。
经过在哈尔滨长时间的创业,一些犹太人积累了大量的财富,十分愿意在资金和物质上支持社区的发展,反哺社区。
哈尔滨犹太“一体观”发展的另一个高潮是以亚伯拉罕·约瑟福维奇·考夫曼为代表的犹太复国主义运动对哈尔滨犹太 “一体观”的推动作用。1912 年 2 月考夫曼来到了哈尔滨,6 月 10 当选为哈尔滨锡安主义组织前身的哈尔滨犹太人移民巴勒斯坦促进协会的主席,领导开展反“崩得”等党派的斗争,开展哈尔滨锡安主义运动,占领了哈尔滨犹太人思想主导地位。在锡安主义者的努力下,犹太社区福利服务更加全面到位。1920 年犹太人贫病救济会和犹太医院成立。1921 年 2 月考夫曼当选哈尔滨犹太公会的领袖,锡安主义思想开始在犹太社区居于主导地位。1922 年以色列妇女俱乐部,即“维佐”成立。考夫曼的夫人施瓦尔茨·考夫曼是这个组织的第一任主席,主要的工作是筹集资金,服务社区。1932 年松花江流域洪水泛滥。
犹太社区的领袖们积极组织向被洪水围困的家庭提供食品,防治传染病,救助老幼病残,实现了犹太人的零伤亡。所谓“哈尔滨犹太人社区”可以说 (也许更应该被视为) 是一个巨大的犹太人庇护机构。1931 年日本发动了“九·一八”事变。1932 年 2 月,日本部队进驻哈尔滨。在日本人的支持下,1925 年 9 月由罗扎耶夫斯基为领导的俄国法西斯组织成立了。在日本军国主义和俄国法西斯反犹主义的双重威胁下,社区领袖考夫曼为拯救被无理关押的犹太人做了最多的斡旋工作和最坚决的抗争。1933 年日本宪兵队一手导演了“卡斯普案”.12 月 5 日,考夫曼以致悼词的方式对这种野蛮的强盗行为进行了猛烈的抨击。
三、结语
哈尔滨犹太“一体观”源自于犹太人在哈尔滨生活创业的活动实践,源自于哈尔滨近代历史的涤荡,它是犹太民族在远东地区,在中国东北,在哈尔滨实现民族“复兴”的标志。犹太传统的历史文化和阿什肯纳兹犹太人在俄国所遭受的苦难造就了哈尔滨犹太人坚定的一体观念。哈尔滨作为近代新兴的商业城市不仅为犹太人提供了一个良好的避难场所,而且还提供了一个广阔的发展空间。在这样一处友善的环境中,犹太人的一体观念得到了充分地表现,并且对任何的反犹活动有了很强的反抗能力。应该说,哈尔滨犹太人的“一体观”是一个团结的号角,它警示犹太社区的所有人“只有团结才能生存”; 哈尔滨犹太人的“一体观”是无私的传递,犹太社区的兴盛得益于每个人的付出;哈尔滨犹太人的“一体观”是人道的堡垒,人性关怀撒满犹太社区的每一个角落;哈尔滨犹太人的“一体观”是民族的护照,它唤起无数哈尔滨犹太人对回归圣山的渴望之情;哈尔滨犹太人的“一体观”是责任的名片,哈尔滨犹太社区永远是全世界犹太人的家。
如今犹太人作为一个哈尔滨社会群体早已不在,但是犹太人的“一体观”却在哈尔滨这座百年城市里以档案和遗迹的方式留存了下来。它们以一种无言的方式在向新来哈尔滨寻根祭祖和找寻记忆中的生活痕迹的人们讲述着哈尔滨犹太人的历史。在以解“乡愁”之时,曾经的哈尔滨犹太人更是成为了当代中以合作,特别是黑龙江省与以色列经贸关系发展的新桥梁,甚至是参与者。如今的哈尔滨犹太人分布世界多个国家,如美国、以色列、澳大利亚等,大部分都是发达国家,其优越的高新技术也十分渴望得到发展的空间。黑龙江省拥有雄厚的产业基础和丰富的自然资源,正好可以结合国外的科技优势,在工业、农业、现代服务业以及科技、教育等众多领域成就一番大的作为。同时,黑龙江省积极地对外开放的政策也给犹太人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2011 年 1 月,在第二届中国·哈尔滨-以色列合作大会上,共有 12 个项目正式签约,总协议金额约合人民币 16.18 亿元,39 家以色列企业和 186 家哈尔滨企业参加了合作项目对接洽谈;10 月,哈尔滨市代表团与以色列企业签订了 9 个合作项目协议,其中包括哈以基金协议,水处理框架协议等,总额近 2 000 万美元。哈尔滨犹太旅游资源的开发更是成为黑龙江省面向世界犹太人的最好的一张名片。事实证明,哈尔滨犹太人“一体观”在当代仍然有着极强的生命力,为加强黑龙江省与国外合作作出了必要的贡献。
参考文献:
[1] S ALMOG, JEHUDA REINHARZ, ANITA SHAPIRA, MEKAZ ZALMAN, SHAZAR LE-TOLDOT. Zionism and Religion[M]. Brand:Brandeis University Press, 1998: 45.
[2] HASIA R DINER. The Jews of The United States, 1654 to 2000[M].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2004:48.
ZACHARY BRAITERMAN. After Auschwitz-Tradition and Change in Post-Holocaust Jewish Thought [M]. New Jersey: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98: 118.
石方,刘爽,高凌。 哈尔滨俄侨史[M].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03:39.
西奥多(特迪)·考夫曼。 我心中的哈尔滨犹太人[M]. 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07:17.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