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变化 > 新型大国关系变化中我国面临的国际形势,国际形势与政策

新型大国关系变化中我国面临的国际形势,国际形势与政策

新型大国关系变化中我国面临的国际形势

国际形势与政策。了解当前国际格局的特点。当前的国际格局已经进入深刻变革时期。国际形势的不确定性越来越突出。大国之间的权力平衡发生了重大变化。首先,美国全球领导人的意愿已经下降。特朗普上台后,坚持“美国第一”,减轻了他的国际责任,放弃了多边主义,引发了国际关系的深刻变化。应该注意美国政府

形势与政策:新型大国的关系特点是什么?

新型大国关系的特点:新型大国关系意味着放弃传统的大国关系模式,是国际关系理论和实践的重大创新。 它准确地满足了中美关系发展的实际需要,也为中国发展与其他大国和其他大国的关系提供了思路。 大国之间新型关系的基础是相互尊重和互利。首先,中国和美国近年来分别看到了中国。经过改革开放30年的大发展大繁荣,综合国力已经取得了发达国家100年才能发展的成果。 无论是经济、文化、政治还是军事,一个国家的所有主要方面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与此同时,虽然经济发展的势头有所放缓,是江达的吗? 针对江泽民会议提出的这些问题,世界经济适度复苏,深层次的结构性问题尚未得到根本解决。自今年以来,世界经济保持了温和的复苏势头,并普遍摆脱了国际金融危机的阴影。 次贷危机起源于2007年的美国,在全球化的浪潮下,迅速蔓延到全球,并从过去引发了世界。主持人可以参考:当前国际形势和中国外交成就党十七大报告指出:“当今世界正在发生巨大变化和调整。” “这一科学结论精辟地总结了当前国际形势演变的基本特征,也反映了2007年国际战略形势的主要特征。 当前国际战略形势的深刻变化和发展。党的十八大胜利闭幕和今年“两会”闭幕以来,以Xi * *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准确把握了世界格局的变化和中国发展的大趋势,着眼于长远和战略全局。在保持重大外交政策连续性和稳定性的基础上,统筹国内外大局,审时度势,开拓进取。

国际形势与政策

国际形势与政策。了解当前国际格局的特点。当前的国际格局已经进入深刻变革时期。国际形势的不确定性越来越突出。大国之间的权力平衡发生了重大变化。首先,美国全球领导人的意愿已经下降。特朗普上台后,坚持“美国第一”,减轻了他的国际责任,放弃了多边主义,引发了国际关系的深刻变化。应该注意美国政府

形势与政策:新型大国的关系特点是什么?

新型大国关系变化中我国面临的国际形势范文

摘要: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发展迅速,国际地位不断提升,国际影响力日益增强。然而,在中国和平发展的同时,许多西方国家,主要是美国,担心中国的快速发展。尤其是,“中国威胁”理论重新浮出水面。虽然国内外几乎大多数国家和学者都认为中美两国会重蹈崛起大国和防御大国的“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 trap),但中国一直在努力建立新型的权力关系和人类命运共同体,以摆脱传统的权力关系,避免崛起大国和防御大国之间固有的冲突和对抗。

关键词:新型大国关系;中美关系;国际形势;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保持了快速发展势头。国内社会、文化、国防和政治领域也在协调跟进。在增强自身硬实力的同时,国家软实力也相应提高。在世界范围内,特别是在21世纪的前20年,中国的发展一直保持着稳步的进步。然而,中国在和平发展的同时,也面临着传统大国关系中的“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 trap),即崛起的大国与捍卫大国之间的权力竞争,以及不可避免的冲突和对抗。如何克服“修昔底德陷阱”,实现中国的长期和平与发展,是当今中国必须解决的重大问题。大国之间新型关系的建立似乎指明了前进的方向。

一、新型大国关系的性质和内涵

在2010年5月的第二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中,中国提出了“新型大国关系”的外交导向理念。在随后的中美会谈中,中国经常提出在大国之间建立新型的中美关系。当然,新型大国关系并不意味着中美关系狭隘。

关于新型大国关系的构建,刘建飞教授提出了“新型大国关系构建中的合作主义”。刘焦寿认为,“在合作主义的指导下,摆脱修昔底德陷阱、避免大国政治悲剧的前景是可以实现的”。[1]然而,笔者认为,新型大国关系中的合作主义虽然在引领大国合作的层面上提供了理论论证,但已经超越了新型大国关系构建的初始阶段,忽视了国家间竞争、冲突和对抗的传统现状。作者认为,国家间的合作应该建立在共同利益的基础上,利益超过参与国在采取合作政策时所付出的成本和代价。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周方贤教授曾经定义了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周教授认为,新型大国关系是在传统大国关系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新事物,不是对传统大国关系的彻底否定,而是对历史上大国关系的选择性否定和扬弃。[2]同时,新型大国关系不仅有合作,而且有一定的战略竞争。这场竞争应在可控和有效的管理下进行,才能真正实现双边关系的稳步发展。

复旦大学的陈志民教授认为,新型大国关系应该包括三种进步并存的关系:良性竞争、双边伙伴和社区成员。[3]也就是说,要摆脱大国之间的传统“修昔底德陷阱”,特别是新兴大国和防御大国之间的陷阱,我们必须避免它们之间的热战、冷战或恶性竞争。这种基于冲突和对抗的大国关系将导致大国的共同倒退。陈教授认为,国家之间必须有竞争,但不是像“对手”一样互相残杀或像“对手”一样互相打败,而是像“玩家”一样互相促进。也就是说,国与国之间的良性竞争应该像“田径比赛”,各国以自己的力量公平参与,不断发展,才能取得好的成绩。只有这样,竞争关系才能促进人类的共同发展。

二。我国目前面临的国际形势

1.当前中国外交的焦点

目前,中国的外交战略可以分为以下四点:第一,我们应该重视大国外交,特别是在中国和平发展的过程中,我们应该防止中国与大国之间出现“修昔底德陷阱”,从而寻求建立一种合作共赢的新型大国关系。第二,发展中国家外交。作为当今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有必要也必须与其他发展中国家保持外交伙伴关系,以便在相关国际事务中获得更大的发言权。第三是邻国外交。在外交层面,中国首先需要考虑的是与邻国的外交关系,以及与巴基斯坦、印度、阿富汗、越南、老挝、泰国、菲律宾、日本和韩国等邻国的外交关系。尤其是自2012年南海问题以来,中国与越南、菲律宾等东南亚国家的关系,以及印度总理莫迪上台以来的一系列政策,都是中国必须考虑的新问题。第四,中国必须考虑与国际组织的关系,以便充分参与国际事务。这些都是新型大国关系下外交关系理念的变化。在这种国际形式下,中国将走什么样的道路值得探索。

2.中国当前面临的国际形势

当前的国际局势是在一个以和平与发展为主题的全球化时代。在全球化时代,所有国家都面临挑战和机遇,都在努力实现自身发展。在和平与发展的主题下,由于世界上许多国家拥有破坏力极大的核武器,核威慑促使所有国家尽可能地维护和平。即使国家之间存在矛盾,它们也应该尽最大努力通过非冲突和非对抗的方法来解决。尽管当前的国际秩序中存在许多不公平和不合理的因素,但总体上有利于国家间的合作。“南北对话”和“南南对话”都实现了双边和多边合作。

自20世纪90年代美苏冷战以来,当今世界主要大国之间的关系呈现出新的特点,即除了联盟关系之外,主要大国之间也存在非联盟关系。所谓的非盟国大国关系是一种非敌人、非朋友、竞争与合作的状态。目前,中国与其他大国的关系处于这种状态,即伙伴关系。首先,在中美大国关系中,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曾写了一篇文章,分析中美关系可能跨越“热战”和“冷战”,但可能进入“冷战”状态。他担心中美必须摆脱冷战格局,消除双方的“战略信任赤字”,遏制中美之间的战略隔阂。

其次,中印关系经历了更多的起伏。考虑到印度社会结构和现代化与其他国家相比的特殊性,笔者认为,在构建新型大国关系时,中国应该根据印度的现状构建相应的关系模式,而不是照搬与美国的新型大国关系路径。

当然,中国与东南亚国家,特别是越南、菲律宾和南海其他有争议国家的外交,值得中国关注。然而,在“一带一路”倡议下,中国与南中国海两个有争议的国家越南和菲律宾的双边经贸关系逐年上升。暨南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朱海龙(Ju Hailong)教授发现,中国、越南和菲律宾之间的经贸合作逐年上升,受政治问题干扰较少。因此,中国可以通过“一带一路”的经贸交流,在政治安全领域与越南和菲律宾进行合作。[4]此外,中国加强与东南亚国家的经贸合作有可能加强中国与主要国家的合作。中国可以与第三方国家的其他主要国家合作。共同利益有利于大国之间新型大国关系的形成。

三。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路径

在当前的国际形势下,在中国与其他大国的相互关系中,传统霸权越来越不可能出现,更多的是相互之间的竞争,而恶性竞争的可能性也不能排除。因此,为了发展大国之间的新型关系,最重要的是防止恶性竞争。

1.扩大共同利益

中国应大力发展双边或多边关系,实现“共同讨论、共同建设、共同分享”,走向“双赢”,结束国与国之间的恶性竞争。随着全球化的深入,中国与世界其他主要国家有着广泛的共同利益。中国需要引导其他国家达成共识,通过合作和健康竞争实现共同利益。

2.恶性竞争和良性竞争之间的明显区别

面对当前的国际竞争或国家软制衡的现象,中国应该采取正常的态度。明确恶性竞争和良性竞争的区别,而不是将对方的任何竞争行为视为恶性竞争。同时,对于恶性竞争的存在,我们应该给予积极的回应,防止恶性竞争的升级。在健康竞争下,在国家间建立战略互信,避免走向战略互信甚至冷战。

3.清晰的战略底线

面对来自其他国家的恶性竞争,中国应该明确自己的战略底线,遏制恶性竞争的发展,采取积极措施维护自己的核心利益。对策的目的是纠正恶性竞争,使之回到良性竞争的轨道上来。同时,反措施应该具有真正的限制性效果,一个国家应该有决心实施反措施,以便这种防御性反措施具有威慑效果。

4.合作理念的培养与机制建设

在建立新型大国关系时,中国应首先注重合作理念的培养。这是因为大国不仅应该在行为上实现稳定,而且应该在心理和概念层面上对彼此的行为模式和逻辑形成稳定和一致的理解。只有这样,大国之间的“战略互信”才能真正实现,双方乃至多方之间的权力平衡才能实现。其次,中国应该引导其他大国对中国的国家利益有准确的判断和理性的理解。例如,“一带一路”倡议对美国来说是一个竞争挑战,但更多的是一个合作机会。美国在克林顿政府时期提出了“丝绸之路”计划。到2011年9月,时任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提出了“新丝绸之路”计划,该计划与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有些相似之处。因此,中美可以在“一带一路”框架下扩大合作,进一步探索和促进双方在安全领域的合作。[5]

四。

如何构建新型大国关系,不仅是中国新时期面临的主题,也是世界其他大国应该思考的问题。崛起的力量和防御的力量之间的“修昔底德陷阱”就像悬在每一个力量之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加强相互“战略信任”,杜绝“战略欺诈”和国家间恶性竞争,是当前各国需要共同努力的方向。实现健康竞争,相互接受为双边伙伴和社区成员,将是所有主要国家的必要路径选择。在“一带一路”倡议下,中国与其他大国,特别是美国建立新型大国关系的努力应该乐观看待其前景。总的来说,新型大国关系的构建意义重大,但不可能一蹴而就。它需要大国之间的共同努力和“战略互信”,并从心理和概念上接受新型大国关系的存在。

参考

[1]刘建飞。合作建立新型大国关系[。中国社会科学,2015 (10)

周芳茵。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权力、路径和前景[。当代亚太,2013 (2) :4-21。

[3]陈志民。引用该论文[。《国际观察》,2013年(5)

[4]朱海龙,林凯伟。促进南海“一带一路”建设的经济基础和政策空 [J]。《国际研究》,2017年(6)。

[5]赵明浩。“一带一路”与中美竞争关系的形成[。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