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治理 > 治理理论在行政学的应用,西方行政理论04任务005将公共治理理论应用于“行为”...

治理理论在行政学的应用,西方行政理论04任务005将公共治理理论应用于“行为”...

治理理论在行政学的应用

西方行政理论任务04 _005使用公共治理理论“由46,2607,433人撰写以确保原创性和包容性”

帮帮忙,求运用公共治理理论,以“行政学的发展”为...

议论文的语言必须准确、清晰、严谨和有针对性。 段落之间应该有非常清晰的逻辑关系,如总分、比较、分层、并列等。 过渡声明强调了这种关系。 例如:“是的”、“有”、“虽然,但是”、“当然”、“确实”、“因此”等等 思考,尤其是辩论,是对善的回报。GJ向你介绍了一个非常专业的地方。怎么样,嗯 你可以去“我想毕业后代表网络写作”,那里的工作人员水平相当高哦,各种论文都可以写

西方行政理论04任务005将公共治理理论应用于“行为”...

西方行政理论任务04 _005使用公共治理理论“由46,2607,433人撰写以确保原创性和包容性”

帮帮忙,求运用公共治理理论,以“行政学的发展”为...

治理理论在行政学的应用范文

治理理论诞生于全球化、地方化和福利国家危机的背景下。它打破了传统行政范式的解释逻辑,试图解决价值与效率的冲突,从而有效地促进公共行政的发展和进步。 据此,一些学者认为这是一种新的公共行政范式 然而,基于对范式含义和评价标准的分析,治理理论并不构成新的公共行政范式,其理论逻辑不完整,仍处于发展阶段。 尽管治理理论不是公共行政的新范式,但它不能否认其理论贡献 首先,治理理论突破了传统行政的政治和行政二分法框架。其次,治理理论推动了公共行政的发展进程。第三,治理理论隐含着未来公共行政新范式的特征 关键词:治理理论;范例;从管理的角度来看;20世纪后期,随着福利国家危机、全球化带来的各种治理问题以及新地方主义的兴起,传统政府理论受到冲击,治理理论应运而生。 尽管这一理论的出现并不是为了直接应对公共行政危机,但它仍然对公共行政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并有效地回应了政治与行政的典型二分法、公共行政中效率与价值的冲突等争议性问题。 正如杰瑞·斯托克(Jerry Stoker)所指出的:“治理理论重新定义了公共管理的焦点——组织和行为者……传统公共管理关注特定组织内部政治-行政二分法带来的管理挑战,以及这些组织内部的政策制定、预算和实践;从治理的角度来看,组织和行为者之间的复杂关系也应该成为关注的焦点。 “[1]治理理论的研究视角和论证逻辑不同于传统的行政理论,因此一些学者认为它是一种新的公共行政范式 那么,治理理论能否被称为新的公共行政范式,只能在厘清范式的概念和范式的评价标准之后才能做出判断。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范式”的概念不是用来加冕某一理论,而是用来分析科学发展的结构和过程。 首先,范式的含义和评价标准“范式”的概念首先出现在库恩1959年的文章《必要的张力》中,然后在库恩1962年的著作《科学革命的结构》中频繁使用 范式是库恩用来描述和分析科学发展和科学革命过程的概念范畴 根据库恩的观点,“范式是,而且仅仅是,科学界成员共有的东西”,并且“相反,正是他们掌握了共同范式,才形成了这个科学界”[2]291。因此,理解范式概念的关键在于澄清“什么是科学界”和“什么是科学界共有的”。“科学界”是范式的载体,是创造某些知识的科学家群体,“共同事物”是科学界科学家共有的共同价值观、共同信念和共同规范。 范式与科学界的有机结合成功地解释了科学发展的规律。 科学界接受了一定的范式后,开始研究,创建了自己的概念体系,形成了普遍接受的理论观点,构建了逻辑严密的理论体系。 显然,范式使科学研究形成聚焦效应,从而大大提高了科学研究的效率 当范式遇到异常时,科学将共同实现范式的修改和完善,并将异常纳入范式的预期内容。 然而,当范式遭遇危机时,科学的共同经验将由于共同信念的丧失而瓦解,直到新范式能够解决危机,这就是科学革命的过程。 新范式取代旧范式不是一个累积的过程。“相反,这是一个在新的基础上重建研究领域的过程。这种重构改变了研究领域中一些最基本的理论概括,也改变了研究领域中许多范式的方法和应用“[2]78。库恩对范式的讨论可以说是复杂的,有时是矛盾的,但对其理论的全面分析表明,范式的本质是可以浓缩的。 所谓范式(paradigm),是指在特定的历史背景下,在某一领域得到科学界成员支持和认可的理论体系。 这一理论体系相对成熟,有自己的核心概念、观点和主张,具有逻辑完整性,能够在克服困难问题上取得突破。 “范式”概念的最大价值在于它对科学发展过程和结构的把握。可以说,自范式产生以来,科学发展并不局限于偶然,而是有迹可循,即范式的形成、发展、危机和革命的过程就是科学发展的过程。 综上所述,根据库恩对范式的解释,从理论推理来判断,治理理论能否被称为公共行政的新范式,需要根据以下标准来判断 首先,治理理论是否有自己的原创概念作为研究的起点,从而吸引和聚集了大量的研究者 这里所谓的原始概念不是旧范式概念的过程或修改,而是基于新观点和新事实的新概念。 第二,治理理论是否得到科学界的一致支持和认可 也就是说,治理理论能否空吸引一群坚定的支持者,使他们脱离其他科学竞争模式,并在世界观、方法论、价值论等整体意义上被接受和认可。 第三,治理理论与以往的行政理论有什么关系?治理理论是完全还是部分取代了旧的范式理论,并作为一种全新的范式理论而存在?治理理论能否依靠自己的理论体系来实现甚至超越旧范式的成就,并在无法克服的难题上取得突破?第四,要考察治理理论是否构成新的公共行政理论范式,必须看其主体矩阵是否完整,即它是否具有准确性、一致性、普遍性、简洁性和有效性。这些特征是检验理论范式是否成熟和完整的充分条件。 第二,治理理论范式从行政的角度研究治理理论是否构成公共行政的新范式?根据前一节总结梳理的范式评价标准,进行以下分析和判断 首先,我们需要检查治理理论是否有自己的原始概念。 如果你想分析治理理论是否有它自己的原始概念,你需要从它的几个核心概念开始。 第一,权力下放,即中央政府的核心统治地位已经动摇,主张中央政府应将部分权力转移给地方、社会和市场。第二,多中心,即政府不应该是唯一的治理机构,政府以外的其他组织也应该参与公共事务的治理,形成合作、共同治理和社会自治的正常状态。第三,反对无限夸大市场功能,支持多层次、多主体治理模式和市场模式相结合。第四,倡导多种治理工具和模式,如公私合作、承包外包、监管、引入市场机制、发挥非营利组织作用等。,在市场和政府层面的帮助下形成国家治理的网络结构。 通过对治理理论的几个核心概念的分析,可以看出其核心概念和观点与20世纪70年代出现的新公共管理理论惊人地相似甚至混淆。 新公共管理理论主张政府部门引入市场竞争机制,采用私营部门管理方式,政府部门权力下放,希望政府也能像企业一样高效运作,以缓解政府的金融危机、信任危机和价值危机。 因此,治理理论的观点和核心概念并非原创,而是来自新公共管理运动的总结和升华。 其次,有必要考察治理理论的基本观点或核心命题是否被科学界所接受。 所谓科学界是指由同一专业领域的工作者组成的研究小组。 检验治理理论的基本观点和命题是否被科学界所接受,实质上就是看它们的理论观点是否被同一领域的研究者一致认可。 治理理论倡导多元主体、分权和合作治理。提出这些论点的目的是削弱政府权力,改变政府的行政垄断地位。 因此,治理理论的基本观点是倡导治理主体多元化,改变政府在社会治理中的中心地位。在治理理论产生之初,改变政府在社会治理中的中心地位是其核心问题。 起初,许多治理理论的倡导者,如鲁特和罗森诺,明确提出放弃国家干预主义的传统,即反对国家(政府)中心主义。 然而,从治理理论的发展轨迹来看,我们会发现其理论命题是不一致的。 早期的研究人员非常后现代和批判,并展示了“没有政府的治理”的旗帜 然而,这并没有得到治理理论研究者的一致认可,很快政府又回到了“元治理主体”的位置 目前谈论“没有政府的治理”是不现实的,这是偏向于无政府主义的。 因此,面对现实困难,治理理论从最初的“无政府治理”演变为“回归家园”。显然,治理理论的理论观点没有得到科学界的一致支持和认可。 第三,有必要考察治理理论与以往公共行政范式的关系,这是判断治理理论是否是公共行政新范式的关键。 治理理论最耀眼的光芒在于其独特的民主论证,它将民主的适用范围扩展到行政领域,打破官僚主义的牢笼,用合作的实质民主来攻击代议制的形式民主。 这充分显示了治理理论颠覆传统范式的强大势头,但在理论研究热潮过后,这一势头慢慢消退,表现出对传统官僚主义和代议制民主的微弱攻击,以及后期治理理论回归传统的趋势。 例如,治理理论核心思想的分散化和去集中化注定要退却。治理理论研究者在倡导分权的同时,也害怕分权可能带来的后果,因为在分权和集权的范畴内,界限难以把握,各有利弊。无论是完全分权还是完全集权,治理状况都可能极其糟糕。 因此,一些理论家担心,当引入政府以外的其他主体参与治理过程时,很难保证不会有为了自身利益而放弃公益的行为,这可能导致巨大的政治和民主成本。 因此,治理理论和以往的行政理论范式并不总是保持批评与纠正的关系,而是批评的声音越来越弱。 最后,我们需要检查治理理论的逻辑一致性和完整性。 康斯特布尔指出:“治理强调责任,但导致问责的困境。” “你为什么这么说?这是因为,尽管治理的出发点是加强公民的民主参与权,打破政府垄断,但从保护公民利益和强调公共行政的责任和义务出发,就治理结构而言,治理主张多个独立的治理主体应该合作,通过合作共同治理。如果这种多主体的联合治理方式得不到完善的合作体系和机制的保障,将不可避免地导致责任分散、权责不清以及政府问责的困境。因此,在缺乏层级权威和多主体共存的情况下,如何划分各方的权力和责任以及如何实施问责制,没有明确的解决办法。 可以看出,治理理论的“学科矩阵”建设还不完善,还存在新旧理论堆积、内部逻辑冲突和混乱等问题。,不具备准确性、一致性、普遍性、简单性和有效性等特点。 综上所述,首先,治理理论没有自己最初的概念作为研究的起点;第二,治理理论的观点没有被科学界一致接受和认可。第三,治理理论没有坚持彻底批判和超越传统行政旧范式的立场,也没有用完全不同的新范式取代旧范式。最后,关于范式的逻辑性和完整性,治理理论中仍然存在逻辑混乱的问题。 因此,治理理论还不成熟,内部有很大的矛盾和局限性,理论也不完整,因此它不是一种新的公共行政范式。 3.公共行政视角下治理理论的理论贡献治理理论虽然没有构成公共行政的新范式,也没有完全完成范式革命的任务,但也为公共行政的发展和进步做出了巨大贡献。 首先,治理理论突破了传统行政的政治-行政二分法框架 尽管治理理论没有完全颠覆传统的公共行政理论范式,最终成为一种全新的、完整的替代范式,但它打破了传统行政的政治与行政二分法框架。 治理理论将民主引入行政领域,让民主不再局限于政治,而是让民主在政治和行政之间传递,让民主真正发挥作用。 治理理论提出的多主体、去中心、多治理工具理论清晰地解释了民主的运行机制,发挥了民主的行政功能,弥补了传统代议制民主的间接弊端,增加了直接民主的含金量。 因此,可以说,治理理论的民主论证打破了传统公共行政理论的桎梏,即政治与行政是分离的,政治与行政不再相互区分。 治理理论的民主论证表明,行政不能简单地定义为与价值无关的工具,行政也是一种有价值的判断和价值选择。 对于一直在寻求范式转换的行政圈来说,治理理论提供了一条逃离封闭、非人格化官僚监狱的有效途径。 简而言之,民主并非与行政管理无关。相反,民主与行政的结合是动摇传统行政基础的强大力量。 因此,治理理论在政治和行政之间架起了一座桥梁。它突破了政治和行政壁垒,为消除效率与价值的冲突做出了重要贡献。 第二,治理理论推动了公共行政的发展进程 科学发展和科学革命是通过范式进行的。 库恩提出了一种基于范式的科学发展模式:“前范式→形成范式→常规科学→异常→危机→科学革命→形成新范式→新常规科学”。这是一系列重复的循环 库恩认为范式是一门学科成为科学的必要条件或“成熟的标志”。科学的发展是通过这样一个循环向前的发展过程来实现的。 任何理论范式都有特定的社会历史规定。无论它在创作之初有多经典,它都不可能是永恒的。 因为任何一种范式都是为了处理当时的社会问题而创立的,所以它从一开始就设定了自己的有效时间空,时间不是静止的,实践也不会停滞不前。因此,随着社会的发展,必然会出现现有范式无法解决的新问题。 正如官僚主义理论不断受到批评一样,这表明传统范式已经出现异常和危机。 尽管治理理论的出现并没有完全实现范式转换,但它为分析问题和解决矛盾提供了新的方法和新思路。 在科学发展的循环链中,治理理论虽然没有奔向科学革命,但它极大地推动了行政学的发展进程,为未来公共行政范式的诞生奠定了基础。 第三,治理理论隐含着未来公共行政新范式的特征 尽管治理理论未能解决理论逻辑不一致的问题,消除形而上学的困惑,支持公共行政新范式的所有特征,但它至少为公共行政新范式的构建做出了贡献。 治理理论观察公共行政领域的新现象,掌握新的事实材料,试图用新的理论逻辑重构公共行政框架。 从这个角度来看,它至少是颠覆传统、打破旧、建立新、推动行政范式革命的强大力量 此外,治理理论准确把握了旧公共行政范式危机的根源,具有突破旧范式的愿景,甚至展现了新公共行政范式应有的一些特征。 由此可以推断,未来的行政范式必将超越政治-行政二分法框架,克服效率与价值的悖论。它不仅可以在理论层面准确解释公共治理的新特征,如国家角色的转变和公民身份的变化,还可以在实践层面获得强大的治理工具,如明确治理主体之间的权责关系,完善协同治理的运行机制,为协同治理建立法律保障。 因此,治理理论动摇了传统经典公共行政范式的内在基础,理解了现实世界中的矛盾和变化,指明了处理公共行政内部问题的方向。随着治理理论体系的发展和完善,它必然与未来的公共行政范式密切相关,甚至真正发展成为一种新的公共行政范式。也许它在当时不会被称为治理,或者它可能有其他称谓。 简而言之,根据范式的发展轨迹,公共行政不会回到传统,所以治理理论的许多观点和命题在经历现实考验后肯定会得到保留,有助于未来公共行政新范式的诞生 参考[1]杰瑞·斯托克 地方治理研究:范式、理论和启示[。卢·苏平,翻译 余建星,学校 浙江大学学报,2007 (2) :5-15。[2]托马斯·库恩 必要的张力:科学传统与变革[。纪书立等人 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19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