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军制 > 大村益次郎的军制改革思想及其作用,冈村一郎简介

大村益次郎的军制改革思想及其作用,冈村一郎简介

大村益次郎的军制改革思想及其作用

冈村一郎(Ichiro Okamura)简介冈村一郎是日本近代史上著名的军事家,在长崎县的军事改革、侵略军打败幕府军的指挥以及日本现代军事体系的建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他死后,被日本军国主义者称为“战神”,葬在日本的“靖国神社”。

大村益次郎的军制之父

当新政府的军队平息内乱时,冈村一郎集中精力创建日本的现代军事体系。 在战斗中,他不仅认识到封建军事制度的脆弱性和现代军事制度的优越性,而且认为士兵是“治国的必要工具”。当务之急应该是实现“军事力量的统一”。否则,军事力量将被分散,政府将处于危险之中。 根据他的说法,

冈村一郎简介

冈村一郎(Ichiro Okamura)简介冈村一郎是日本近代史上著名的军事家,在长崎县的军事改革、侵略军打败幕府军的指挥以及日本现代军事体系的建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他死后,被日本军国主义者称为“战神”,葬在日本的“靖国神社”。

大村益次郎的军制之父

大村益次郎的军制改革思想及其作用范文


冈村一郎(1824-1869)是日本近代史上著名的西方科学家和军事家。他出生在长崎洲国方的一个医生家庭。他的原名是村田良干,他用的是臧柳和惠永民的名字。早在幕府末期,大村就在幕府进行军事改革,并在第二次“持久战”中击败幕府。他杰出的军事能力得到了广泛认可。结果,大村在明治第一年的二月进入明治政府。他先后担任过军事防务局法官、军事事务局副局长和军事事务部助理。他逐渐成为军事和政治体系中的一个强有力的人物。大村在任期间,决心推进军事体制改革,建设政府军,倡导统一的军事体制。积极建立现代日本军事学校,发展军事教育;提倡建造军火设施,如军火库和军事医院;他还率先提出在日本实行征兵制度,成为建立现代日本军队的先驱。他被后人誉为“现代日本军事制度之父”。

纵观国内学术界对日本历史的研究领域,关于冈村一郎和明治初期军事制度建设的学术文章很少,似乎也没有以冈村一郎军事制度概念为中心进行专门研究的先例。这与大村在日本近代史上的重要地位不相称。有鉴于此,本文试图对冈村一郎的军事体制改革思想及其在明治初期军事体制建设中的作用进行探讨。

一、“军权合一”思想与政府军建设

明治第一年(1868年),随着《王政复古》的颁布和鸟羽战争的爆发,日本开始了长达一年半的内战。明治政府成立初期,最大的问题是争取国外的民族独立和国内的中央集权。一般来说,在现代国家的形成中,中央直属的常备军是不可或缺的。然而,由于日本特定的历史背景,明治政府在成立之初并没有控制常备军。因此,他们在改革过程中形成了对西南男性附庸的一种依恋。为了进一步巩固政府,新政府渴望建立一支由皇帝直接领导的军队。这不仅是因为当时该国复杂的政治局势,也是建立一个中央集权国家的必然要求。

人们普遍认为图宗的坂本良马是第一个提出建立皇帝军队的人。然而,他只是在他的名著《船上的八大策略》中收到“秦冰”这个词后才死于意外。从那以后,建立政府军的实际工作落到了冈村一郎和其他负责政府军事和政治事务的人身上。明治第一年(1868年)2月22日,大村被任命为军事防务局的法官,并开始参与政府军的创建。同月,总统办公厅发布了《军事系统文书》,要求军事防务局尽快完成秦冰的组建。

然而,由于日本封臣的军队仍然是封臣领主的“私有财产”,国家仍然处于内战状态,再加上明治政府财力有限等种种限制,最初的军队招募并不理想。根据《陆军省历史》(History of the Army Province),原政府的固有实力只有大约400人的部队,由来自史晋川、多埃达等地的当地士兵加上已经完成公务的浪人和爱国者组成。这支政府军的军营最初建立在福建军事训练中心,该中心在鸟羽福建战役后被废弃,未来将在福建军事训练中心。同年3月,长崎的附庸国田中义雄(Yoshio Tanaka)奉命前往训练场接管并训练政府军队。此后,它吸收了常州的属军,组成了第七军和第二秦冰。与此同时,最初属于德川幕府的两个步兵班和尼霍城堡的守军也隶属于秦冰皇帝的建立。为了进一步扩大军队规模,总统办公室还要求陆军防务局尝试部署旧金山军队的部队加入秦冰的建制。于是闰4月20日,陆军防务局发布了“陆军编制法”,该法“以每万石10人的速度从每个附庸国招募士兵(暂称“[1号”)115人。两天后,政府根据村里制定的征兵计划,颁布了《各诸侯国征兵细则》。细则规定:“第一,服务年限为三年。二、年龄从17岁、8岁到35岁,身体强壮。3.带上你自己的武器、被褥、军装、军饷和政府提供的粮食。”结果,当天皇在明治二年(1869年)三月再次访问东京时,政府军的规模已经扩大到大约2000人。在从鸟羽战争到函馆战争的一年半内战中,幕府军被西南诸侯国的旧金山士兵打败。实际的总司令掌握在旧金山领主手中,而不是直接由皇帝掌握。

可以预见,在内战结束后,所谓的“政府军”将战胜他们的附庸,从而在某种意义上对中央政府构成威胁。然而,由于多年战争造成的诸侯财政短缺,诸侯厅表示无力支持一支庞大的军队。另一方面,尽管明治政府计划建立和加强中央军队,但由于财政限制,它也在努力实施。与此同时,政府军正在横扫东北和越南战场,胜利指日可待。如何应对这支即将凯旋而归的东征军,已成为新政府和诸侯们面临的最直接、最紧迫的问题。

时任兵库县知事伊藤博文(Ito Hirobumi)在提交给政府的“北部地区胜利部队待遇计划”中提出,“我们应该借此机会将东北部的胜利部队改为朝廷的常备军。总督、陆军督导员和参谋人员都应被授予适当的头衔,以支配士兵,士兵也应被授予适当的军衔,各司其职。”并且应该以新中国的军事体制改革来损害欧洲国家的军事体制...”[2] 4-5伊藤说,通过朝廷商议直接整合军队的策略似乎很聪明,但这种想法高估了政府的财力,低估了弗朗西斯科士兵的地方意识。正如日本学者高桥茂雄所说:“士兵们会为了感谢天皇的官位和“天皇本人的恩典”而放弃家乡吗?皇帝的财力足以支付士兵后代的工资吗?诸侯们会愿意抛弃他们的军队吗?尤其是如果州长之间的权力平衡被打破,这不会引发动荡吗?”[3]37伊藤的提议实际上只是“一篇论文空理论”。

对此,大村也建议“士兵是惩罚中最重要的东西”和“治理国家中最重要的东西”。如果军事力量分散,中央政府将处于危险之中。

因此,“统一军事力量是今天的当务之急”[[4]146。与伊藤不同的是,冈村的解决方案是:在东北战争尘埃落定,诸侯的士兵还没有回来之前,从现有诸侯中挑选优秀的士兵,并将他们纳入政府军编制,以制衡诸侯。

在提交给政府的“帝国秦冰组织计划”中,记录了冈村的秦冰思想:“首先,在诸侯国现有的士兵中,选择那些年龄在25岁至35岁之间、身体健康的人,并招募志愿者进入秦冰。组织形式独立于氏族,是根据高度组织的。系统是统一的。第二,秦冰的准备工作完成后,将作为常备军驻扎在奥羽等危险的地方。制服由政府统一分发。士兵的月薪减半或只支付三分之一。其余的军费由政府保管,作为士兵退役时的养老金。第三,服役期为五年,五年后仍不满40岁的人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再服五年兵役“[5]54。一方面,大村的计划可以削弱每个诸侯的军事力量,减少其对政府的威胁;另一方面,它也可以达到扩大政府军规模和增强战斗力的目的。可以说一举两得。与伊藤博文的计划相比,大村的“军队建设”计划“要可行得多”[3]37。

陈武战争结束后,政府内部对于是否保留政府军队存在分歧。战争结束后,在附庸军队的基础上维持一支政府军无疑是朝廷的一大负担。在对岳薇号船的评论中,有一段对话被记录如下:岳薇号船问大村:“先生,你为什么想要朝廷的士兵?”?既然我们已经有了所有诸侯的士兵,朝廷的士兵又有什么用呢?”冈村回答道,“无论如何,朝廷的士兵必须得到保护。所有军事权力也必须授予朝廷,皇室成员必须是军队的将军。[[6]虽然190大村的这句话并没有直接回答这艘船的防御问题,但“无论如何”这句话清楚地反映了他对保留帝国军的坚定态度。“所有军事力量”这个短语更值得思考。所谓的“全部”显然不仅指当时已经存在的政府军,当然也指所有在日本的旧金山军队。

那么,大村说的话包含两个意思。首先,有必要保留现有的帝国军。第二,诸侯军队的总司令被恢复为皇帝。既然“一切军事力量”都属于皇帝,“一切军事力量都属于一个人”,保留现有的政府军队是很自然的。此外,政府军的存在打破了各诸侯国的军事垄断,成为制约各诸侯国、建立和巩固中央集权的重要资本。

明治四年(1871年)2月22日,“三藩市秦冰”正式成立。从此,“帝国秦冰”改名为“近卫军”。这支军队的建立标志着“皇帝第一次真正获得军队的直接指挥权”[7]14。

然后,7月14日,皇帝召集北京的诸侯,颁布法令废除诸侯,建立县政府,从而瓦解封建割据势力,完成建立中央集权的任务。在这支强大的政府军的支持下,明治政府对未来的政策制定不再有任何顾忌,各种改革政策将在短期内相应出台,最终完成改革的伟大事业。

二、统一军事制度的概念与现代军事教育的兴起

幕府末期,诸侯跟随西方军事制度,进行改革,为战争做准备。然而,由于所有的诸侯都是独立的,有不同的模仿对象和不同的学习水平,日本当时的国内军事制度好坏参半,形式不同,极其混乱。这种状况直到明治早期才得到改善。据《诸侯制度名录》记载,萨摩亚当时采用英国军事制度,冀州采用普鲁士军事制度,德川幕府采用法国军事制度,其他诸侯普遍采用荷兰军事制度(3)。

根据对岳薇号船的记忆,函馆战争后大村曾说:“你认为今天的军队,也就是封臣的封臣士兵,可以称为真正的士兵吗?”?奥地利羽毛战争和函馆战争不能称为真正的战争。它们都是儿童游戏,但它们是关于小强的争论。如果我们今天反对外国,我们必须充分利用强兵。看看当今诸侯的士兵,武器和战斗方法通常是不同的。在危机时期,如果一个人想以统一的方式使用它,他就不能这样做。”[6]192由此可见,打赢“小强战争”巩固政府只是军队建设的首要要求,而最终目标是抵御强大的敌人,对抗所有国家。同时,大村也意识到日本军队在这个时候与西方列强的现代军队大不相同。原因之一是诸侯国军队之间的制度差异。这种弊端肯定会导致日本军队在战时处于支离破碎的状态。因此,如何统一军事体系已成为该村面临的另一项重要任务。

为了统一军事制度,大村起草了《雍于敏朝廷军事制度案》④,并就政府军的建设问题向政府提出建议:“帝国的军事制度很难统一,因为萨摩亚有强兵,图佐有强兵,常州有强兵,不能废除。此外,法庭没有士兵也没有力量。这是勇民去年二月被军事官员传唤时所说的话。然而,法院现在并非无能为力。城东有十名来自津川和尼霍城堡的士兵,以及来自龙石的步兵和士兵。他们已经成为军事系统的敌人,就像附庸一样。因此,到目前为止,选择十个津川、龙石、步兵①三种,限制人员,逐渐限制邪恶的来源。

这是法院的军事事务。“[[2]7大村庄通过陈武战争深刻认识到军事系统混乱的邪恶。但是为了赢得战争,没有士兵和力量的明治政府不得不依靠诸侯的武装力量。

另一方面,当时由“石川之兵”、“尼乔城堡之兵”、“东夏之兵”和“郎世都之兵”组成的秦冰,虽然“不弱”,但本质上与诸侯士兵的军事制度混乱一样,都是军事制度的缺陷。因此,在大村的建议下,政府在明治二年二月废除了《军队编制法》(Army Establishment Law),解散了不必要的军队,只剩下静川镇、龙石和前德川步兵的士兵需要重组。同年4月,政府颁布了“禁止招募和建立县域士兵”,禁止各地以“县域士兵的规则不同,很难统一世界军事制度”为由继续未经许可招募士兵52[5。大村认为,这至少确保了秦冰内部军事系统的统一。

在如何建设军队的问题上,大村认为,首先需要迫切解决的是军费开支问题,政府应该尽快确定预算。因为“如果帝国的军费开支难以确定,就不可能限制帝国的军费开支”[2]7。在军事开支分配方面,据称“十分之六的一般开支将用于建设陆海军,十分之四用于购买武器和资本储备。当军费开支确定后,应立即建立海军和陆军学校“[2]7。军队,“从明治三年(1870年)的第一个月开始招募军队时,现有的六个旅应在三年内接受清理军纪的专门训练。如果兵力不足,应命令各诸侯按石皋人数派出士兵。三年后,军队的常备军将形成,五年后,军队将领将接受训练。然后军队系统将再次重组。”[2]7海军,“当第一次整合现有战舰时,从明治三年(1870年)开始,每年建造一艘战舰,或者模仿西方战舰或者自己开发。三年后,海军将成形,五年后,海军将接受训练。”[2]7-8村也在其提案中提出了统一国家军事系统的计划。冈村说,如果能按照他的计划进行,“当它在五年内完成时,帝国军事系统在我国将是一个纯粹的军事系统。在那之后,所有的诸侯都将效仿,帝国军事系统最终将在几年内统一。如果你渴望寻求暂时的成就,建立一个暂时的军事体系,你会做各种各样的伤害,但没有好处。帝国军事体系的统一是不可预料的”[2]8。从这个角度来看,大村对军队建设的思考变得更加清晰:

首先,我们要统一党卫队的军事系统,然后通过训练把它建成模范军队,然后把它的系统扩展到全国,最后实现整个日本军事系统的统一。因此,在大村看来,这位秦冰皇帝的建立不仅将起到保卫天皇政权的作用,而且将成为日本现代军队向现代军队转型的起点。

明治政府在明治第二年(1869年)7月进行了一次官方体制改革。这位军事官员改名为军事部。军事干事副总督也由军事干事副总督取代,他仍然是新政府军事和政治组织的核心。在9月暗杀事件之前,军事学校的建立成为大村庄军事体系建设的重点。永于敏案中的“立即建立海陆空学校”一文表明,大村已经认识到,实施统一的现代军事教育是统一军事制度不可或缺的。这一思想和主张在《军事未来纲要》(2)和《兵部省未来纲要》(3)两个文件中有所表述,能够反映大村的建军理念。《兵部前途纲要》的第一条是:“帝国和军队的统一不能进行得太快。如果我们想实现它的统一,首先,没有老师我们不能指导成千上万的人。因此,为了培养教师,应该建立学校,从基础层面教授军事科学尤为重要。目前,军队应该效仿法国的军事制度,当学校培养出强有力的人才时,最终有必要建立皇军自己的军事制度“[8]767。

在此之前,这个村庄实际上已经开始建造一所军事学校。明治第一年(1868年)8月2日,明治政府根据大村的提议,在京都建立了日本进入近代后的第一所军校——“军校”。学校最初的学生主要是各级政府官员的子女。该校于明治二年(1869年)第一个月更名为“军事研究所”,随后于9月4日迁至大阪,更名为“老挝军事研究所”。这一举措的目的反映在《军事未来纲要》中:“大阪是一个海陆四通八达的地方,位于帝国的中心。很容易对各个方向的变化做出反应。因此,建立学校等军事事务的基础在这里名列前茅”[2]43-44。同年11月,海军军事科学班成立,并于明治四年(1871年)12月与陆军军事科学班一起再次迁至东京。明治七年(1874年),根据陆军士官学校的规定,陆军士官学校更名为“陆军士官学校”,从此成为训练日本军官的重要场所。此外,为了进一步发展军事教育,大村还向政府提议建立一所军事大学。然而,由于当时政府缺乏财政资源,不得不首先建立军事学院。

应该指出,大村的最终目标是建立一个符合日本国情的军事体系。《兵部未来纲要》中提到的法国军事体系只是一个暂时的选择。虽然没有历史数据可以直接解释大村崇拜法国军事制度的原因,但基于当时的历史背景,可以基本形成以下推论:首先,前幕府在学习法国军事制度的过程中留下了许多可用的资源。例如,幕府聘请法国军事顾问团做“三兵传”①时,在江户受训的人员,以及大量保存下来的法国军事学校的教材和相关材料。这对于明治政府来说是非常可取的,当时明治政府财政薄弱空并希望尽快建立军队。其次,在普法战争之前,法国军队被普遍认为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这对日本民族来说无疑充满了诱惑,日本民族有着强烈的崇拜心理和“向外国人学习以获得技能”的传统。第三,当时法国在“全民皆兵”的原则下实行的征兵制度符合大村建军的理念。

三、“农兵思想”与日本近代征兵制度的形成

原版发布后不久,在明治二年(1869年)6月21日至25日的五天时间里,在政府的军事系统会议上,冈村一郎和高吉基多(Kido Takayoshi)为首的“长崎派”和谷波俊一(kubo Toshimichi)为首的“萨摩亚派”就秦冰皇帝的建设进行了激烈的辩论。由于没有留下相关的历史资料来记录会议的具体内容,研究人员大多通过久保俊一(kubo Toshimichi)和高好(Kido Takayoshi)的日记来分析和推测这场争论。

奥库博的日记:“二十一、二十四、十点。今天,他被叫到军事制度下的一个大村庄,接受了第二次审查。旧金山的士兵被召集起来,开始了一场大讨论。......23日,十点钟,谈及各种皇家决定,皇家召集旧金山军队。统治军事系统很难。......25号,12点。今天也有一个关于军事系统的评论。我对排斥弗朗西斯科士兵和招募农业士兵担任秦冰军官的想法深感不安。

这个建议把名人召集在一起,经过讨论,他们决定。“[9]

高好姬(Kido Takayoshi)的日记:“24日,他在11点加入朝鲜。今天,他还讨论了军事系统的问题。虽然他的意见与我不同,但帝国的未来必须逐步实现。回到朝鲜,回到村子里参观。考虑一下情况,讨论一下上一次旅行的目的。”[10]

从以上材料可以看出,双方争论的焦点在于秦冰皇帝的军队组成。从上面提到的“秦冰组合计划”和“永于敏案”可以看出,大村最初主张以征兵的形式从各个氏族的现有军队中选拔优秀的士兵组成秦冰皇帝。然而,奥库波坚持认为,秦冰皇帝应该由相扑、长崎和三藩市的现有强兵组成。从“大谈”和“现实困境”两个词可以看出当时双方的激烈讨论。根据25日的报道,可以推断奥库博采纳三藩市强兵的意见获得了优势。奥库博等人因在大村招募各部族士兵的提议受到批评后,只是提出了直接招募农业士兵而不是弗朗西斯科士兵的想法,这让等人“深感不安”。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情况下,奥库博提议暂时搁置征兵制度,然后召集有影响力的人物以委员会的形式举行会谈。另一方面,大村派虽然受挫,但最终还是做出了让步,因为“帝国的未来必须逐步实现”,这与奥库博派加强政府部队建设的前提并不矛盾。

对此,思想史学家石黑雄(Yukio Ishiguro)认为,大村和奥库博在建立皇帝专制军队的大方向上是一致的,双方分歧的根本原因在于他们当时对国内形式的不同判断。木户和大村两个派系认为,目前不均衡的氏族是中央政府最大的敌人,而奥库博和岩仓具视则非常害怕农民和机器人反抗政府或发动起义[。在我看来,奥库博(Okubo)提出的“在旧金山驻军”的确是经过权衡当前形势后,从政治角度来看的产物。然而,下村把大村提倡征兵制度的原因仅仅归咎于他对西南部强大部族的顾虑,这太简单和草率了。

首先,大村在咸宜花园读书时(1843~1844年),就已经接触到了农民兵的思想。当时老师广濑·丹庄②在天宝十一年(1840年)的《迂腐的话语》一书中,就“农业战士”展开了讨论:“军备是保卫国家的重要任务,尽管对于一个和平的世界也不能有片刻忘记。目前,诸侯们都筋疲力尽,能够参加战争的人数很少。寡不敌众是世界上的常识。无论如何贯彻武士道精神,用很少的军队是不可能打败强大的敌人的。因此,只有加强武士精神,而不是派遣更多军队的艺术,才在乱世投降。但是,如果你想增加它的军事力量,你应该从农民军开始。”

虽然光之窗似乎只关注军队数量对战争的影响,但它并没有提到除了战士以外的平民可以通过军事教育和训练成为好士兵。然而,这种“农兵论”无疑对日后大村征兵制度的形成起到了微妙的作用。

其次,大村系统地研究了现代西方军事科学,并有现场作战指挥经验,这极大地加深了他对现代战争和农业士兵的理解。自从日本在文治年(1861-1864)开始学习西方军事制度以来,幕府和诸侯们开始以一种不同寻常的方式招募农民参军,以增加他们的军备。

因此,战士不一定要成为战士,战士也不一定要再次成为战士。在封建军事制度下,持枪、游行、服从命令、撤退的人是地位最低的人。军事系统欧洲化后,这种步兵被认为是主力,需要大量的兵力。集体化成为战争主流后,拥有个人作战能力优势的武士的军事垄断受到挑战。作为回应,大村甚至提议解散旧的武士队伍,并下令“报废刀子”。大村帮助高须信崎的印第安纳·琼斯团队(Indiana Jones team)在长崎击败幕府军的经历也让他意识到,无论他来自哪个阶级,经过严格训练后,他都能成为一名优秀的士兵。

第三,大村主张征兵制度是出于军费开支和军事制度建设的长远利益考虑。从陈武战争到明治两年的军事体制改革,政府财政困难造成的军费紧张已经成为大村庄实现军事体制改革的主要制约因素。

因此,大村的军事制度理念必须包括军队建设的经济原则和实践原则。从军费开支的角度来看,由贵族家庭组成的附庸士兵属于终身体系。从长远来看,这不仅会导致军队战斗力的下降,而且军费的增加将不可避免地对政府财政构成负担。在兵部,大村的口头禅是“士兵必须垂直举起,水平使用”[8]775。这句话的目的是在和平时期尽可能地限制常备军的数量,在战争爆发时进行征兵和动员,以加强战斗力。然而,如果这一要求能够得到满足,就没有其他办法来取消征兵制度。

军事会议后,政府最终接受了暂时采用旧金山强兵的想法,理由是财政困难。大村表示,尽管心怀怨恨,他仍打算辞职。然而,出于大局和长远考虑,他最终在“旧金山出兵”和推迟征兵制度的问题上做出了妥协。然而,在大村庄使用农民兵的想法明显侵犯了诸侯部落的利益,尤其被常州的诸侯战士视为一种“背叛”,最终导致了谋杀的灾难。

然而,大村倡导的国家征兵制度并没有随着他的去世而结束。经过山县有朋等大村庄接班人的努力,征兵制度终于建立起来。明治五年(1872年),11月28日,天皇向全国发布“法令草案”,称:“在国家古代制度的基础上,考虑到海外国家的风格,将制定一项国家法律草案,以建立国家保护的基础。”[[2]67《征兵书》发布的那天,郑泰官员发布了《文告》。《文告》说:“学者不是以前的学者,人民也不是以前的公民。他们都是帝国的普通公民。为国家服务的唯一方法是补充古代军事制度,准备两支陆海军,为了优先考虑,该国所有年龄超过20岁的四人男子都将被纳入军事登记册。”[[2]68明治6年(1873年),1月10日,政府根据山本的《主与指派士兵的理论》发布了一项“命令草案”。这样,征兵制度在日本正式确立,日本军事制度中所谓的“划时代的大事业”终于在[完成了。

四.结论

明治初期的军事制度改革可以说是“当时新政府面临的诸多课题中一个非常重要的课题”[12]94。冈村一郎作为军事体制改革的核心人物,他关于军事体制改革的思想和主张不仅为现代日本军事体制奠定了基础,加速了日本军事的现代化进程,而且对推动整个明治维新的社会变革具有历史意义。

所谓“统一军事力量”,即建立皇帝对军队的指挥权,是大村建设军队的所有思想和主张的出发点。统一军事制度和实行征兵制度的最终目的是建立皇帝专制的军事和政治制度。这也是日本建立中央集权制和现代民族国家的必然要求。在改革初期激烈的战斗和没有军事力量的艰难环境下,由大村庄领导的政府军的组建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在维护皇权和平衡地方势力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战后,大村主张维持和加强政府军的建设。虽然他没有以大村倡导的“征兵”形式获得军事权力,但他通过“在旧金山驻军”和废除附庸国而实现了对国民军的中央控制,同时完成了中央集权的历史任务。

军事体制的统一是大农村军事体制改革思想的核心内容,也是中央集权国家的内在要求。为了实现日本军事制度的统一,大村向政府提出将其建设成以哨兵为源头的模范军队,实现国家军事制度的点与面的统一。鉴于培养新军事人才和开展现代军事教育以统一军事体系的必要性,大村敦促建立现代军事学校,并提议学习法国军事体系。此举不仅培养了大量优秀的日本军事将领,也为日本与国际社会的军事融合创造了条件。同时,大村还起草了确定军费开支、净化军纪、加强海军和陆军、建立军事医院和军事工厂等具体计划,所有这些都为日本的军事现代化奠定了基础。

大村倡导的征兵制度与“四民平等”的进步理念不谋而合,是“军事体制改革中政治变革的集中体现”,[12]102。“兵农分离”是现代社会的一个重要特征,与“学者、农民、工商业”的身份制度密切相关。“农民兵思想”下的反征兵制无疑具有打破封建枷锁的力量。明治五年发布的“征兵诏书”中“以古代国家制度为基础”的表述,正好符合“恢复国王政府的古代统治方式”的荣誉,从而否定幕府政权,成为对明治政府合法性的认可。然而,在《征兵公告》中,“士兵不是以前的士兵,人民也不是以前的人民,他们都是帝国的普通人民”可以说是“现代军事制度的原则宣言,即新军必须建立在士兵、农民、商人和四民平等的基础上”[12]102。《征兵令》的颁布和征兵制度的实施结束了武士以法律形式对军队的垄断,消除了武士与平民的区别,对平民的解放和日本向现代社会的转变具有重要意义。

[参考文献]

[1]裕仁邦二郎,平山正弘。[军史//吉野。明治文化全集第23卷。东京:日本评论社,1930年。

[[2]井部长藤原·彰,吉田裕。日本思想政治部门第四军兵种[。东京:岩马书店,1989年。

[3]高桥茂夫。小村一郎与日本军队的建设[。《军事史》,第4卷,第3期,1968年。

[4]寿雄丝绸屋。大村埃克基罗——幕府后期军事体制改革。[·米]东京:中国新书,1971年。

[5]渡边一久治。帝国军建设史:基础史料[。东京:共同社出版,1944年。

[6]村田次郎。冈村一郎[先生的事迹】。山口县:ゥゥゥ使用书店,1919年。

[7]松下方南。明治军事制度的历史[。东京:育空学会,1938年。

[8]小村一郎传记记者招待会。冈村一郎[。东京:书店,1944年。

[9]久保俊一。久保俊一的日记[。东京:日本历史记录协会,1927:46-47。

[10]高良基。我妻子穆仲泰夫人编造了这个故事。高好姬的日记第一卷。

[·米】。东京:林佳树旭川,1933:237。

[11]事实并非如此。[·米】。戴芬Ritian县教育协会,1926:29-30。

[12]广史Koyama。日本近代军事史概述[。东京:伊藤书店,1944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