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中医 > 探讨中医学”痰”的认识,如何理解中医中的“痰”

探讨中医学”痰”的认识,如何理解中医中的“痰”

探讨中医学”痰”的认识

你如何理解中医中的“痰”?说到痰,人们会想到常见的呼吸道疾病,如咳嗽、感冒、支气管炎等。一般认为痰是下呼吸道炎症时产生的分泌物。然而,中医对痰有更丰富的认识,认为它不仅存在于下呼吸道,而且存在于关节、淋巴结、肠道、血流、内脏和身体的其他部位,如众所周知的部位。

痰是怎么来的?是怎么一个形成过程?

中医痰是指脏腑津液气血不和、津液运移异常的病理产物。 其中包括肺、胃痰咳痰、可触知的疼痛和痰核等外部痰,以及内脏、经络和血管中积聚的潜在痰。当人体内的痰在一定程度上产生而无法消除时,它可能会引起各种常见和众多的疾病。虽然古代中医文献中没有“血脂”的名称,但《黄帝内经》中已经有“脂质”、“油脂”和“脂质膜”的记载 历代医书对高脂血症和高脂血症引起的动脉粥样硬化等并发症的临床表现和治疗方法进行了较为详细的论述,分别见于痰饮、心悸、眩晕、胸痹、中风、心痛等疾病。在长期的医学实践中,中医对痰和痰证有着较为完整的理论体系和治疗方法:痰分为广义和狭义两大类。 狭义的痰一般是指呼吸系统的分泌物,可以吐出来,所以狭义的痰也叫外感痰。 痰是广义上的内痰。内痰的形成主要是由于体液在致病因素的影响下流失。以下专家问答摘自《黄帝内经体质与养生法》。作者是杨莉,国宝和著名的老中医。 一个病人去中医医院看病。医生说病人“被痰弄瞎了眼睛” 患者对中医术语中的“痰盲心”非常困惑,不明白痰是如何盲心的?杨力教授回答说,中医理论中的“痰”可分为三个来源:“痰”不仅指一般概念中的痰,还指体液异常积聚,这是一种病理产物;“湿”分为内部湿度和外部湿度。外部湿度是指潮湿的空气和潮湿的环境,如雨和潮湿的住宅。外部湿度会侵入人体并导致疾病。内湿指消化系统运行不正常,对体内水流失去控制,导致体液停滞,或由于,

如何理解中医中的“痰”

你如何理解中医中的“痰”?说到痰,人们会想到常见的呼吸道疾病,如咳嗽、感冒、支气管炎等。一般认为痰是下呼吸道炎症时产生的分泌物。然而,中医对痰有更丰富的认识,认为它不仅存在于下呼吸道,而且存在于关节、淋巴结、肠道、血流、内脏和身体的其他部位,如众所周知的部位。

痰是怎么来的?是怎么一个形成过程?

探讨中医学”痰”的认识范文

摘要:“痰”在中医中是一个相对复杂的概念。把握“痰”的形态和意义,对相关疾病的临床辨治具有重要意义。痰可以分为有形的和无形的两种形式。痰的内涵是指从痰与津液、气血、脏腑、疾病的关系来看,痰作为病理产物和致病因素,其不同病机的丰富内涵。对痰的“可见”、“不可见”和内涵的探讨,可以促进中医对“痰”的理解,为临床相关疾病的鉴别提供参考。

关键词:痰;有形的痰;无形的痰;

中医中的“痰”是指人体气化功能障碍引起的体液积聚形成的产物[1],它也是导致各种疾病和证候的致病因素。虽然《黄帝内经》中没有“痰”一词,但有许多后世提及的类似“痰”的证候记录。张仲景的《伤寒论》中,有大郁胸汤、小郁胸汤、瓜蒌薤白白酒汤、瓜蒌薤白半夏汤等证型。也属于“痰”的证治范畴。隋代袁超方在《痰病病证各证理论与痰病病证》中提出:“痰病由气脉不通、津液不通、胸腑水气郁结、痰积所致”[2]120,指出水气郁结是痰形成的原因。唐代的孙思邈、宋代的严格运用与和谐、金元的朱丹溪与张从正、明代的张景岳、李时珍与龚廷贤、清代的何梦瑶、林秦沛与俞颜佳形成了一套独具中医特色的“痰证”理论。尤其是宋代以后,对“痰”的认识加深,痰治的理论和经验不断丰富。现代何陈炼、张锡纯、丁甘仁、现代学者朱增波、[3、李依伊[4、潘桂娟、1[痰浅析/S2/]等对此理论做了许多精辟的阐述和总结,最终形成了一个多层次的完整体系。通过对理论体系的研究和分析,发现痰作为病理产物和致病因素,在不同的发病机制中有着丰富的内涵和意义。本文分别对痰的形式和意义进行分析,为相关疾病的临床鉴别提供参考。

[5]

形式,《辞源》有对形象、形式、形状、外观、曝光和表达的诠释,[6]1160。中医术语描述一直注重看其词,理解其意义,实现其精神。痰分为“可见”和“不可见”。这种描述既形象又抽象。这是一种形象、模糊、简单、直观的分类方法。它也反映了中医的模糊性和整体性思维。

1.1有形痰

它是指肺和胃中产生的能够排出体外的病理产物,主要反映临床症状,即临床实践中的“吐”痰也是痰、唾液、鼻涕、唾液、泡沫、冰冻和脓的总称。《苏文科伦片》说:“这都是聚集在胃里的。至于肺,它使人通过流涕流涎和面部浮肿而气逆”[7]350。其中,“鼻涕”是指通过呼吸道排出的可见痰。有形的痰主要是由咳嗽和呕吐引起的,而肺和胃是主要原因。它的性质可以通过视觉、听觉、嗅觉、触觉等来识别。从数量、颜色、厚度、尺寸、气味、排出困难等方面来看。正如《泰鼎养生要义》中所指出的:“一切呼吸困难、咳嗽和流涎都称为痰病”,[8]164。

1.2无形痰

指脏腑失衡、气血不和、津液停滞的病理产物,止于身体的各个部位,如胸膈、经络、脏腑,引起身体特殊的病理变化和复杂的临床表现。它不可见,也不可见,不容易被发现。有些只能从症状中检测出来,甚至在用痰药治疗后被推回去。无形痰可表现为胸闷、体沉、眩晕、心悸、头沉、昏迷、躁狂、皮肤麻木、背部寒冷、关节肿痛、皮下结节和肿块等。无形痰通常是从病理产物转化为致病因素的角度来理解的。这是痰知识的概括,是临床思维的深化,是病机从保形到保神的升华,[9]。

1.3痰的形式是已知的

中医中的“无形痰”更像它的形状和意义,它是通过将图像与类别进行比较,并放入部内外的方法来实现的。从症状中检测到无形的痰,甚至在用痰药治疗后被推回,这表明痰是作为一种物质存在的。“无形”不是虚无,人类没有探索过它,也不是真正的无形。现代医学通过形态解剖学和生化试验从客观和微观特征上探索了“隐形痰”,并通过身体中的理化指标变化(如血脂异常、血糖升高、尿酸升高、自由基等代谢产物)分析了隐形痰的本质[10]。痰是多种多样的,但也有“病例”。当现代科学技术发展到相当高的水平时,在中医理论的指导下,痰的形态可以不断被检测出来,这是由其物质性决定的,也是中医痰理论和临床实践不断发展的目标和动力。

2痰的清除

意思是,“慈源”很有趣,有愿望、意图、期望和猜测等解释,[6]1249。痰是一个矛盾体,具有多种病因病机概念内涵。它不仅具有因果逻辑,而且具有与身体组织联系的普遍性、操作变化的动态性和发生机制的规律性。从病理产物和致病因素的双重视角,分析了不同疾病机器的丰富内涵。这就是本文中痰的含义,它可以体现在痰与津液、气血、脏腑与疾病的关系上。

2.1痰与体液气血的关系

2.1.1痰和体液

痰是由体液不正确地转化为液体而形成的。《泰鼎养生要义》说:“津是痰,不和气混在一起,气在肺胃之间,是恶的”,[8]169。痰不与气混在一起,是指体液在形成、分布和排泄过程中与气失去和谐,并转化为痰。《荆岳全书札莫争》说:“痰是人体的体液,无非是水谷的转化,...如果转化不正确,脏腑疾病和体液就会流失,血气就会变成痰涎”[11]354,这说明体液是痰的前兆,痰是体液的转化,二者相互影响。

2.1.2痰和气

《苏文六解藏象论篇》说:“气与形相结合,化为正名。”[7]249从气一元论的角度来看,痰也是气的一种变化状态。从人体气的角度来看,痰与气的关系应该追溯到津液与气的关系。1)气病产生痰。首先,气虚产生痰。[11]354“痰和唾液必须由元气病产生”,这说明元气不足不能温补脏腑功能,气机虚弱,津液代谢紊乱为痰。二是气机不正常,产生痰。在宋代,颜永和在《颜氏方继生》中提出“人之气之道宝贵而通畅,津液流动应通畅,不应有痰饮。调节不当,气道阻塞,胸腔内饮水停止,形成痰“[12”,表明气的异常运动会引起体液代谢紊乱,导致痰积聚或体液像痰一样热灼。2)气能化痰。“丹溪新发痰13”上写道:“痰是一种随气的升降而升降的物质,无处不在”[13]69,表明痰可以随气的升降而到达身体的各个部位、脏腑经络、真皮层的外部、四肢关节的孔口,来去、聚集、消散都是不确定的。3)气能祛痰。气化是生物物质产生和相互转化的过程。如果痰已经生成,如气的生成和运动恢复正常,气化功能仍将正常运行。气化在气的温压作用下,能促进痰的转化和消失。“对于善于治痰的人,以气代痰,行气的津液也以气治”[13]76,指出了治气在治疗痰病中的重要意义。4)痰能扰乱气。痰瘀不可避免地会影响人体气机的正常运行,并引发其他疾病。潘桂娟[5]认为痰能阻滞气血,并指出痰浊侵入头部、清窍、咽喉、胸、背、脾胃、肺、肝、大肠等。会影响人体这部分气的正常运作,引起各种症状。5)痰能损气。痰、饮、湿都是水状物质,都是阴邪,容易伤害杨琪。此外,痰瘀化火,“痰是有形之火,火是无形之痰”[14,痰火是病理之火,消耗人体健康之气。无论痰的性质是从阴邪,还是普遍的积滞化火,或从体质化火,它都能驱散和破坏气。

2.1.3痰和血

痰与血的关系应该首先追溯到体液与血液的关系。体液和血液来源相同。痰是由体液的异化形成的。痰渗入静脉,随血而流,阻滞气机,瘀血阻络,导致血瘀。血液循环缓慢,或冷而凝,或热而皮疹,静脉不畅,会导致体液积聚,焦燥体液,化痰。正如唐荣川在《血证论》中所说,“积血可以化为痰和水,只要它能持续”[15。

2.2痰与脏腑的关系

2.2.1痰与脾胃

从各种疾病的起源和症状、虚劳病和痰饮证的理论来看,说:“受工伤的人脾胃虚弱,不能排除水浆,所以他们也是痰饮。”[2]17脾是痰的来源。如果脾脏不健康,或者脾脏潮湿困倦,水就会积聚并产生痰。胃与脾为表里,升与降相互关联,收与运相结合,胃衰与降影响脾的运化功能,水与液不正常形成痰。痰浊困脾,临床表现可为四肢沉重、无法躺下、腹胀和食物停滞;胃中的痰滞留会导致饱胀和不适、厌食、恶心、呕吐,甚至窒息。

2.2.2痰和肾

“肾脏是水的储库,体液是主要体液,”苏文-逆向论者说。[7]338肾是元气的居所和气化的基础。肾阳虚不能温补脏腑,津液不易蒸发,痰多。肾阴虚,虚火化痰;肾的开合不利,阴阳失衡,水和液体的运输和分布代谢紊乱产生痰。痰液产生后,还会损害肾气和肾精,造成肾虚,以及腰腿酸痛、尿频等临床症状。

2.2.3痰和肺

《经络苏文别论》写道:“脾气散精,升肺导水”[7]299。因此,肺被称为“水野神源”[16。肺苏宣玩忽职守,无权治愈疾病。体液积聚并产生痰。汤剂为火邪或肺阴不足所致的痰。痰浊阻肺还会导致肺郁、咳嗽、呼吸困难、痰多、甚至气短。

2.2.4痰与肝胆

《葛智育论》说:“那些设法排泄的人的肝脏也受到影响。”[17]如果肝不散泄,肝气郁结,气机不正常,或肝木接土,积湿生痰,或肝失去调节,情绪不舒服,抑郁发热,发热发热,焦身生痰。《证治汇补》说:“内忧为慌、怒、忧、忧,...痰是痰的来源”[18]67。因此,痰瘀互结会导致肝功能障碍、易怒、胸胁隐痛、闷痛或胁胀满。肝胆表里,经络相连,“肝与胆相结合,胆是中精之府”[7]9,“胆是中产阶级的官员,决定如何做”[6]245。胆囊和肝脏结合疏通引流,有助于脾胃运化和溶解,胆道异常,使体液不溶解,产生痰;胆气不足容易导致抽搐和气的混乱,体液的分布和排泄障碍的积累导致痰。痰浊侵胆,胆失决断,会导致误判、是非混淆,或右胁胀痛、口苦、呼吸好而过度。

2.2.5痰和心

“心脏支配身体的血液,”苏文·韦伦说。[[7]368心阳郁闷,温促失职,阻止水和痰的积聚;或血流缓慢,血少液少,津液痰多;或心脉阻塞,长期瘀血化痰;或阴血不足,一颗心失去营养,“她空抑郁而止痰”[18]285,另一颗心火过多,抑制肺金,影响体液分布而凝结成痰。痰阻心脉引起心悸、胸闷、心痛,或痰阻脑络引起痰火扰心,或癫痫、精神病、痴呆、失眠。

2.2.6痰和三焦

“三烧者是绝对亵渎神明的官员。水路怎么出去?”[7]245《南经66南》说:“对于三焦,原气与三气的区别在于三气主要通过五脏六腑”[19。三焦气化具有疏通水道和运行体液的功能,调节体液的代谢平衡。三焦蒸发失去功能,体液受阻,痰多。三焦痰阻可导致气机阻滞、水谷衰竭和不利的水液代谢。

2.3痰与疾病的关系

痰作为一种新的致病因素,可以引起更广泛的病理变化。六淫常与其他邪气相结合造成伤害,风邪侵袭引起的疾病最多,所以风是所有疾病中最长的。痰有相似的特征。痰常伴有其他致病因素,引起各种疾病,导致奇怪的疾病。

2.3.1痰常伴有致病因素

痰不仅单独致病,而且经常与其他病原体混合,使疾病更加复杂。痰和湿相似但不同。痰和湿都是痰湿的致病因素。情绪障碍、抑郁和痰瘀互结;痰瘀同源,痰瘀互结,形成巢囊[13]69;痰火相斗,形成痰火。

2.3.2痰导致所有疾病

龚廷贤在《元养生录》中写道:“痰……散,有声;对于聚会来说,是不利的;整个身体上下都有各种疾病。”[20]痰的逐渐积聚、不可预测的流动、粘滞、肮脏和腐败的特征,以及其致盲、阻滞气血、积聚肿瘤、肌肉脂肪外渗、痰瘀互结和[5]经络缺失的致病特征,均可导致痰衍生的各种疾病,涉及临床内、外、妇女和儿童,存在于呼吸、循环、消化、泌尿、神经和精神系统。

2.3.3痰引起的奇怪疾病

根据王孟英,“应该注意的是,痰是一种疾病,最顽固和虚幻,有益于风和阳,特别是在性质上可变”[21]85;“脉诊很奇怪,属于痰”[21]51。痰湿、气、火、瘀相互碰撞,相互干扰,滋生转化,衍生出各种奇病。“奇怪疾病”的症状和体征可被视为气闷、浮肿、饱胀、困倦、沉重、麻木、震颤、疼痛、酸性、寒冷、打结、头晕、头晕或反复发作,这些症状和体征在长期治疗后无法治愈。此外,疾病状况变化迅速,不可预测。病人甚至不能描述其症状。处方本不含疾病,医生无法区分其综合症,导致诊断困难和治疗中更难准确用药。

3[概述/S2/]

在痰病的诊断和治疗方面出现了大量的名医。从治疗原则和方法来看,有很多观点,如“温药治痰”[22、“先治气”[12、“治气不治痰”[13]76、“治脾固土、干脾湿”[13]77、“痰瘀同治”[13]69、“温脾补肾治根”[11]117、“见痰不治痰”和“治痰生源”[11]355、“补益”名方包括温胆汤、二陈汤、甘丹丸、火炭汤等。名医们灵活运用他们的处方。圣人根据时间、地点和人有自己的观点。它们区分症状和轻重缓急,观察发病机理,并根据症状和体征进行治疗。它们充分体现了中医治标不治本、标本兼治的原则。但是,我们认为,只有从痰的形态和意义入手,了解痰的病因病机,了解痰与人的生命形态和物质的相互关系,才能把握疾病的病因、部位、病机和病情,明确中医诊断,为治疗提供指导。

参考
[1]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痰证专业委员会(筹委会)。《中医痰证诊断标准》[。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2016,36 (7) :776-780。
[2]袁超芳。各种疾病的起源和综合征[。黄左——阵,点,对。沈阳:辽宁科学技术出版社,1997。
[3]朱增波。中医痰[。武汉:湖北科学技术出版社,1984。
[4]李依伊。中医痰病现代研究与治疗[。北京:学院出版社,2002。
[5]潘桂娟。论中医“痰”的致病特点[。中国中医杂志,2009,24 (7) :906-908。
[6]慈源(修订版,重新排版)[·M]。北京:商务印书馆,2010。
[7]黄帝内经[。牛兵湛、陈智强、许顺南等主编。石家庄:河北科技出版社,1996。
[8]桂王。泰鼎养生的主要理论[。朱·任绪安,《学校笔记》。北京:学院出版社,2003。
[9]张法英,刘洋。《无形痰理论的推广及其对中医理论创新的启示》,[,1999年。中国中医基础医学杂志,2014,20 (11): 1467-1475。[/比尔/] [10]李灿东,吴温昶,杨晓婷,等.痰证辨治[.中国中医杂志,2017,32 (9): 3922-3924。[/比尔/] [11]张景岳。《京岳全书·[》。太原:山西科学技术出版社,2006。
[12]严永和。阎石方继生[。刘洋,学校笔记。北京:中国医学科学技术出版社,2012:31。
[13]朱丹溪。丹溪新发[。周琦,学校笔记。北京:中国医学科学技术出版社,2012。
[14]皇甫忠。伊名·张之·[]。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82:70。
[15]唐荣川。血液综合征理论[。金·蓝翔,《学校笔记》。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1996:116。
[16]王昂。[医学处方】。鲍秦雨,杨德利,学校笔记。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1997:159。
[17]朱振衡。葛致宇理论[。石文雪,点角。沈阳:辽宁科学技术出版社,1997:1。
[18]李崔永。郑芷惠不[。朱建平,结束。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6。
[19]秦越人。南京[。北京:科技文献出版社,1996:35。
[20]龚廷贤。《首氏宝源·[》。王俊宁,戴安娜。天津:天津科技出版社,1999:147。
[21]王世雄。王孟英医疗记录[。卢志清、刘世娇、狄娇。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89。
[22]张仲景。《金匮要略·[》。俞志贤、张志基、狄娇。北京:中医古籍出版社,1997:31。
[23]富山。《傅青主男科》注释[·米】。沈宗国、唐晓宏注释。福州:福建科学技术出版社,1984:35。
[24]冯张昭。冯的小册子秘密收藏[。王新华,点角。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98: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