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23000字硕士毕业论文西方媒体“妖魔化中国”问题探析

23000字硕士毕业论文西方媒体“妖魔化中国”问题探析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23000字
论点:中国,媒体,妖魔化
论文概述:

将其置身于古往今来的大历史中,一方面追寻其历史渊源,可以更好地理解西方媒体\"妖魔化中国\"的现状,另一方面着眼于将来,探寻其发展前景,并尽早地找出应对策略,可以使中国在反对西

论文正文:

第一章是绪论

1.1研究背景
“妖魔化中国”最初被视为我国媒体的一种观点和看法,但后来它进入了学者的研究领域。应该说,“妖魔化中国”对中国的国家形象极其有害。与此同时,它也是一个容易唤起中国爱国主义的提法。西方媒体“妖魔化中国”的研究基于以下国际国内背景。就国际社会而言,中国的形象正在逐步改善。然而,国际社会对中国的看法仍然存在巨大的赤字。西方媒体对中国的“妖魔化”就是其中之一。就中国的现实而言,一方面,中国的国际形象与中国的综合国力不相称。另一方面,中国政府越来越重视利用媒体外交提升国家形象,分析西方媒体“妖魔化中国”的原因,并提出一些切实可行的对策无疑会有所帮助。需要解释的是,研究西方媒体对中国的“妖魔化”并不是事实。我们中的许多人只知道西方媒体“妖魔化中国”,并经常引用一些例子。问题是我们不仅需要知道它是什么,还需要知道它是为什么。西方过去是如何“妖魔化中国”的?西方媒体“妖魔化”中国的现状如何?最后,通过了解西方媒体“妖魔化中国”的整个历史,我们如何才能找出西方媒体“妖魔化中国”的原因,并提出中国的应对策略。
正如周宁在《中国的遥远:中国在西方的形象研究》中所说:“问题不在于这些形象的出现和转变,而在于它们为什么会出现以及它们为什么会改变。没有提出和解释这些问题,现在还不是真正理性研究的时候。因为,除非我们知道中国形象是如何以及为什么在西方文化中形成的,否则我们永远也不会理解中国形象的含义。马克斯·韦伯在讨论社会学方法论的基础时,曾在研究中区分出两种“理解”:一种是“对现实的理解”,或者是对现实的直接观察和描述性理解;另一种是“解释性理解”,即把特定的性行为放入更广更深的知识结构或意义结构中,分析动机和意图之间的关系,并解释其意义。韦伯引用了樵夫和猎人的例子。仅仅观察一个人砍柴或射击不能解释他行为的意义。砍柴可能是为了谋生或发泄他的愤怒。射击可能是家庭、娱乐或锻炼的生计。要理解一种社会行为,一个人必须在潜在的有意关系结构中确定其动机。”这句话给了我们一些启示。显然,在如何对待“妖魔化中国”的问题上,更多的中国人只是“现实的理解”,而不是“解释性的理解”。因此,它将是肤浅和有偏见的。

第二章西方“妖魔化中国”的历史与原因分析

2.1.1西方媒体
目前,中国学术界对什么是西方媒体还没有一个准确的定义。当然,只定义西方媒体本身相对容易。顾名思义,西方媒体是指西方国家的媒体。然而,如果西方媒体一词要与“妖魔化中国”相匹配,仅仅把西方媒体理解为西方国家的媒体是不够的。因为一方面,并不是所有西方媒体都在理论上或事实上“妖魔化中国”,另一方面,不同西方国家媒体的影响力是不同的,即使在同一个国家,主流媒体和非主流媒体的影响力也是不同的。但真正在“妖魔化中国”中发挥作用的是西方媒体大国的主流媒体。正如李希光在《华盛顿邮报》和《纽约时报》的文章《美国媒体如何在“妖魔化中国”背后谈论政治》中提到的,李希光又写了一篇题为《看看美国主流媒体如何妖魔化中国》的文章,正是西方媒体大国的主流媒体非常清楚地表明了“妖魔化中国”。这样,我们可以很容易地掌握什么是西方媒体。所谓西方媒体是指西方媒体力量中“妖魔化”中国的主流媒体。西方媒体以美国的主流媒体为代表,包括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主流媒体。

2.1.2“妖魔化中国”
“妖魔化中国”包括两个子概念,即“妖魔化”和“中国”。毫无疑问,“妖魔化”是一个富有贬义的概念。“恶魔”指妖精、恶魔和怪物,也指邪恶势力。在此基础上,“妖魔化”是指利用夸张、扭曲和捏造来使一件事物偏离其本来面目。第一个明确提出“妖魔化中国”概念的人是当时新华社记者李希光,他在1996年写了一篇文章“一个关税国家的媒体是如何在“妖魔化中国”背后谈论政治的”。他谈到了美国媒体关于中国的虚假报道,“践踏人权,在孤儿院杀害婴儿,出售囚犯器官,走私武器,出售导弹,扩散核武器,用武力威胁邻国,充斥着丑陋可怕的信息,如便衣警察,兴奋剂运动员等。”“美国媒体总是假装敢于表达不同的观点,但他们过去一年对中国的报道却是一个声音。公众意见如此一致和有条理是非常罕见的。美国记者完全忽略了这些事情是捏造的还是对中国新闻的高度夸大。”他们只想把中国人描绘成恶魔。“

目录

第三章西方媒体“妖魔化中国”:现状及原因分析…… 18
3.1西方媒体“妖魔化中国”的现状...18
3。1.1新形势下的中国威胁理论,19
3。1.2中国的崩溃理论,中国的崩溃第四章是对西方媒体“妖魔化中国”的应对策略的研究。2中国民间夜战开幕,33
4。3中国综合国力的提高,35
总的来说,

结论

来自空媒体本身受到其当前文化环境及其所代表的国家利益的制约。正如霍尔所说,媒体报道的事件实际上并不是事件本身,而是具有某种意义的活动。媒体将一些语言符号“连接”在一起,以传达某种意义,社会团体将语言的解释固定在对自己有利的意义上。从这个意义上说,西方媒体的新闻报道反映了他们的文化和国家利益。另一方面,就时间而言,孤立地研究西方媒体“妖魔化中国”的现状是不够的。把它放在过去和现在的伟大历史中,一方面追溯其历史渊源可以更好地了解西方媒体“妖魔化中国”的现状,另一方面着眼未来,探索其发展前景,尽快找到应对策略,可以使中国更加积极主动地反对西方媒体“妖魔化中国”,塑造其良好的国际形象。从西方媒体的角度看,然后从中国的角度看,中国的客观情况决定了民族心理的变化和外部世界对此的反应。基于历史和未来的考虑,针对西方媒体对中国的“妖魔化”,中国文化应该从更高的角度出发,在总结中西冲突和融合的经验教训的基础上,树立全球视野,寻求多元文化对话的平等地位,重新发现自己在世界文化秩序中的地位。与此同时,社会生活应该得到管理和调整,以便继续保持公平、合理、繁荣和繁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