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哲学 > 《哲学的贫困》中马克思哲学的研究方法,关于贫困的哲学思考

《哲学的贫困》中马克思哲学的研究方法,关于贫困的哲学思考

《哲学的贫困》中马克思哲学的研究方法

哲学的贫困& # 8205;《哲学的贫困》是马克思反对蒲鲁东“贫困哲学”的一部论战性著作。它于1847年上半年用法语写成,同年7月在布鲁塞尔和巴黎出版。& # 8205;在此之前,也就是从1845年秋天到1846年5月,马克思和恩格斯联手。

哲学的贫困阐述了马原的什么理论问题

哲学的经济分析和经济学的哲学概括是马克思理论研究中极其重要的内容,体现了丰富的方法论思想。 认真梳理和总结这些思想,对于我们建构当代中国经济哲学、分析现实经济问题具有重要的理论参考意义。 第一,客观性和主观性的统一,世界观是人们对整个世界的总体和根本看法 马克思主义世界观是一种唯物主义世界观,它包含许多内涵。其最基本的观点是:在唯物主义自然观中,物质决定意识,意识对物质有积极的反应,重视实践,认为实践是检验理解是否正确的唯一标准。它的全称是哲学贫困 回答蒲鲁东先生的“贫困哲学” 马克思关于蒲鲁东“贫困哲学”的论战性著作于1847年上半年以法语写成,同年7月在布鲁塞尔和巴黎出版。 这是马克思主义经典文学中最早发表的文本。马克思的主要著作有《资本论》、《共产党宣言》、《剩余价值理论》、《哲学贫困》、《政治经济学批判》等。 1.首都 三本书《资本论》以剩余价值为中心,彻底批判资本主义。 第一卷研究资本的生产过程,分析剩余价格。马克思主义法学无论在中国历史上还是在西方,都是剥削阶级的法律。它服务于奴隶主、封建领主或资产阶级的法律说教以及他们的生产方式和政治统治。虽然这部法律提供了大量的法律史料,但也有人提出了解释法律现象某些方面的科学理论。

关于贫困的哲学思考

哲学的贫困& # 8205;《哲学的贫困》是马克思反对蒲鲁东“贫困哲学”的一部论战性著作。它于1847年上半年用法语写成,同年7月在布鲁塞尔和巴黎出版。& # 8205;在此之前,也就是从1845年秋天到1846年5月,马克思和恩格斯联手。

哲学的贫困阐述了马原的什么理论问题

《哲学的贫困》中马克思哲学的研究方法范文

首先,从蒲鲁东和马克思的文学看其关系

本文主要论述蒲鲁东的代表作《什么是私有财产》对马克思产生了深刻影响。蒲鲁东首先看到了古典政治经济学之间的矛盾,即所有权来自劳动,但这并不能解释资本家一无所获的现象。在这里,蒲鲁东实际上已经清楚地认识到这种不平等在现实中的存在。为了找到一条公平的道路,蒲鲁东通过对哲学和政治经济学的批判,也提出了他自己的一套体系和改造方法。同样,马克思实际上早在第六届莱茵省议会辩论——森林盗窃法辩论(Debation on Forest盗窃法)时就开始涉足物质利益领域,这也可以说是在这个时候开始真正关注现实。1842年10月,马克思开始读《什么是产权》,并在《致阿利延科夫的信》中简要地谈了他的一些观点。其中有许多赞美,这主要是由于马克思观察到蒲鲁东与这一时期的一些古典政治经济学家和空社会主义者相比的进步。我们都知道,马克思在任何时候都没有完全肯定蒲鲁东,马克思也对待自己的作品。然后,1844年1月,恩格斯在《德法年鉴》中发表了《政治经济学批判纲要》。《纲要》中的许多观点对马克思,特别是恩格斯的私有制观点有很大影响。随后,马克思的《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马克思对“异化劳动、私有财产、共产主义”等的分析与蒲鲁东有了明显的不同。这一过程的发展最终导致马克思清理了蒲鲁东哲学和政治经济学所犯的错误。

第二,对“贫困哲学”的批判反映了不同的研究方法。

笔者对“贫困哲学”研究方法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以下三个主要问题上。

首先,蒲鲁东在1844年发表了《什么是财产》。,马克思对此持积极态度,但为什么他在1847年变成了消极态度呢?

第二,“哲学的贫困”是对“贫困哲学”的辩护。至于它的方法,无论是用哲学的方法批判蒲鲁东的经济学,还是用经济学批判蒲鲁东的哲学,或者其他。简而言之,马克思使用了什么方法?

第三,马克思不仅批判了德国哲学,而且批判了蒲鲁东的政治经济学和哲学中的哲学贫困。那么这三者之间是什么关系呢?

《哲学的贫困》是马克思在1847年1月写的,同年7月在布鲁塞尔出版。在此之前,在1846年,马克思实际上读了蒲鲁东的《贫困哲学》,并在他1846年11月给帕维尔·瓦西里耶夫(Pavel vasilyevich Annenkov)的信中讨论了许多问题。当然,在这封信中,它确实只是一个没有任何具体分析的概述性批评。许多学者已经看到了这封信的重要性,但对于许多学者来说,把这封信的内容视为《哲学中的贫困》第二章的提纲显然是不合理的。现在让我们来看看“哲学贫困”的具体内容。

第一个问题是为什么马克思的思想在这一时期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他对蒲鲁东的看法可以说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态度。首先,马克思和蒲鲁东最初是作为两个有代表性的社会主义者联系在一起的,尽管马克思在早期的名气远不如蒲鲁东。蒲鲁东率先批判资本主义政治经济学,严格来说,这是对私有制的直接批判。特别是“什么是财产,或关于权利和政治原则的研究”(也译为“什么是财产,或关于法律和权利的研究”,被称为“什么是所有权”)。在所有权问题上,蒲鲁东借用了法国大革命时期布里索的名言,提出了“财产就是盗窃”的命题。通过我们的分析,蒲鲁东为什么认为财产是盗窃?这需要对财产的起源进行简单的分析,马克思已经在1844年的经济手稿中提到了这一点。当然,关于所有权问题,洛克早在《政府理论》第二章第五章中就谈到了“财产”,无论是从自然理性的角度还是从上帝的启示来看,人类在出生时就享有生存权,也就是说,“世界上的事物”是人类共有的[1,然而,人们很难理解,“任何人怎么能对任何事物享有财产权”这样的问题。因为,既然上帝已经把世界上的东西给了人类并分享了它们,那么有什么理由去获得上帝给人类的一些东西并把它们归于个人呢?洛克从个人权利出发,认为劳动作为个人权利的体现,在逻辑上是不可转让的。基于这些分析,我们可以看出马克思在1847年以后对蒲鲁东的消极态度是不可避免的。马克思对蒲鲁东的批判也必须从第一个层次开始——批判的方法。这两种方法有很大的不同。许多学者对马克思的唯物史观进行了深入研究。目前,我们忽略了学者之间的差异,例如《哲学的贫困》是否是唯物史观形成过程中的里程碑式的作品。我们只具体分析了两者之间的方法差异,或者马克思使用了什么方法。首先,马克思的《哲学贫困》是一部论战性的著作。显然,蒲鲁东在内容和方法上都有矛盾,甚至矛盾。他们生活在同一个时代,面临着同一个时代的任务——寻找一条社会变革的道路,这是我们应该给予他们的认可,至少他们的出发点是好的。我们相信从他们的时代开始,我们就能明白为什么工人是贫穷的。蒲鲁东把这个问题正确地归因于所有权,从而希望建立一个“绝对平等的制度”。蒲鲁东特别关注“平等与正义”,并提出在“平等与正义”的原则下,通过对所有制的批判,重新实现真正合理的政治经济制度,从而解决贫困时代的问题。他使用的具体方法是:(1)重新定义“正义”原则的定义、必要性、体系和公式,考察所有权是否符合正义原则,完成所有权理论的毁灭;(2)从人性论出发,寻找所有权存在与非理性共存的根源,并指明重建社会形态的方向。在此基础上,蒲鲁东试图寻找一种“绝对平等的制度”[2“在这种制度下,所有现存的制度,除了所有权的总和或所有权的滥用之外,不仅可以存在,而且它们本身也可以被用作平等的工具,这是一种可以作为过渡手段立即实施的制度”[2)。蒲鲁东认为,这种方法不仅是一种理解的方法,也是一种社会存在的原则。因为整个人类社会是一个由所有成员限制形成的统一整体,或者是一个所有成员同等重要的特殊系列,他试图将这一体系应用于政治经济,以实现他所说的,以及我们理想的平等。可以说,蒲鲁东的所有探索也是基于这个基础。他后来根据这种方法深入讨论了“构成价值和交换价值”的内容,但显然我们可以看出这种方法是形而上学的。为什么蒲鲁东把这种形而上学的方法作为社会发展的永恒规律?事实上,根源还在于整个西方哲学传统是建立在“人类理性”的基础上的。“西方纯粹理性哲学把世界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形而上学世界,另一部分是物理世界。一部分叫做自然世界,一部分叫做现象世界;一部分叫做神圣的世界,一部分叫做世俗的世界。它严格地把神圣的世界和世俗的世界分开,并反对它。因此,在西方看来,规则和规范属于思想世界,是神圣的。”他的思维模式没有改变。通过考证,我们认为蒲鲁东的主要思想是:形而上学方法——重建政治经济——社会主义理论。在贫困哲学中,具体表现为:首先,找到一系列辩证法,把整个社会看作一个矛盾系统,如分工、机器、人口等。,其中实现了价值构成;其次,只要实现价值构成,贫困问题就能得到解决,贫困问题是社会革命的真正目的。最后,在革命道路或措施的问题上,蒲鲁东认为真正的革命者是资产阶级。这种理解是基于他形而上学的方法,这也是为什么他只看到所有权而没有进一步科学地分析“所有权”的原因。同时,这也是我们说他是小资产阶级哲学家和经济学家的原因。

因此,由于马克思的批判方法是独特的,我们应该弄清楚在《哲学的贫困》和马克思最近的文章中已经形成或正在使用什么样的方法,以及它的科学本质是什么。“马克思的著作《哲学的贫困》实际上隐喻性地代表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新观点。所有重建抽象哲学逻辑系统和用哲学投射现实的尝试都注定要失败。马克思有他自己的新哲学。广义地说,它首先是一种科学方法。这种方法论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形而上学,而是离开了特定科学研究的历史现实。哲学将不再具有马克思主义科学视野中的科学合法性。”[3]在这里,作者认为,从严格意义上说,说马克思用来批评的方法是不合理的。首先,马克思对蒲鲁东的具体问题既是哲学的又是经济的,也就是说,马克思批判的对象本身涉及两个方面。其次,本研究还阐述了哲学与经济发展的关系。通过文献阅读和文本研究,我们发现了马克思政治经济学与哲学之间的这种关系。马克思在他以前的哲学研究中,包括蒲鲁东在内,发现了现实与理论之间的矛盾,从而研究了政治经济学。在研究政治经济学的过程中,他建构了一种新的方法——历史唯物主义。不同的学者从不同的角度来探讨政治经济学与哲学的关系是可以理解的,但有必要认识到一个基本点:马克思在研究政治经济学的过程中形成了一种新的方法。这种方法本身是至关重要的,与此同时,它自己或以前存在的哲学方法也在研究政治经济学中发挥着关键作用。因此,两者是相互促进和影响的。唯物史观是一种方法,但只有把这种方法运用到具体实践中,它才能发挥作用,具有价值和意义。这种方法在马克思《资本论》研究中的应用尤为突出。从这个层次来看,没有没有具体内容的方法,否则空为空。本文指出了这种方法在实践和理论上的关键作用。基于历史唯物主义的方法,我们可以从文本中看到许多这样的例子,即该方法对实践研究的促进作用,“总而言之,劳动本身就是一种商品,它是用生产这种商品所需的劳动时间来衡量的商品。生产这种劳动商品需要什么?为了生产,也就是说,为了给工人提供生存和后代延续所必需的劳动时间,有必要保持连续劳动。”[4]这时,马克思只从劳动时间的数量来分析问题,而没有从劳动的二重性来分析它,这一点只在《1857-58年经济学手稿》和《政治经济学批判》中完成。也就是说,该方法的形成是在实际应用中完成的,但是一旦该方法形成,它对实际活动的影响可能是永久性的。至于马克思为什么在本文中仍然批判整个德国古典哲学,主要是因为从根本上说,蒲鲁东没有摆脱德国古典哲学的思维范式。这种“哲学贫困”的具体方面是什么?

有趣的是,马克思在批评蒲鲁东时说:“在布雷先生的作品中,你可以找到了解蒲鲁东先生过去、现在和未来所有作品的钥匙。”马克思在这里用了很长的篇幅来提炼和分析布雷先生的观点,批判他的方法,间接地批判蒲鲁东和整个德国古典哲学方法中的错误。布雷先生的思想可以大致概括如下:“现实中存在不平等。为了消除现存的不平等,我们应该找出不平等的原因,这可以归结为“财产不平等”。为什么财产不平等?这是由社会制度造成的。”表面上,布雷先生似乎是对的,但当他在寻找具体措施时,他希望“根据劳动和交换的性质建立严格的正义,以实现社会正义”。这种错误与蒲鲁东的错误相同。马克思在这里的含义是对德国古典哲学的这种方法不满。当然,马克思在1875年的《哥达纲领批判》中明确指出,没有绝对的公平,头脑的公平事实上不能取代不平等。

过去,许多学者认为马克思晚年很少提到“真实的人”,因为“真实的人”这一概念是受早期人文主义的影响而留下的。但是,笔者认为为什么不提它是由马克思自己的研究方法决定的,即从研究现实的具体政治经济学,然后把在此基础上形成或获得的方法提升到逻辑,而“现实的人”恰恰是为了这个逻辑层次,所以它不得不重新回到现实的政治经济学。换句话说,“真实的人”恰恰是在运用历史唯物主义方法的前提下,运用政治经济学的研究方法,在逻辑层面上反映“真实的人”,这可以作为马克思主义历史唯物主义研究方法的雏形。这时,“现实主义者”和人文主义之间显然有很大的区别。

参考:

[1]约翰·洛克。关于政府(第二部分)[。叶其芳,《五子棋农民》,转。北京:商务印书馆,2007: 18。

[2]蒲鲁东。什么是所有权[。孙Subing,Trans .北京:商务印书馆,2009: 36。

[3]吴晓明。哲学和我们的时代[。商业周刊,2014-05-26。

[4]张一兵。唯物史观和政治经济学的最初结合——蒲鲁东和马克思的《哲学的贫困》[。福建省党校学报,19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