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关系 > 和谐民族关系对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意义,为什么说社会主义民族关系是构建和谐社会的基础

和谐民族关系对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意义,为什么说社会主义民族关系是构建和谐社会的基础

和谐民族关系对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意义

为什么说社会主义民族关系是构建和谐社会的基础?民族关系是民族之间的关系和交流状态,属于社会关系的范畴。社会主义民族关系是随着社会主义制度的诞生而发展起来的一种新型民族关系。它们是建立在社会主义公有制基础上的各族人民的友好联系。它们基本上是各民族劳动人民之间的关系。它们基于种族平等、团结和互利。

如何理解社会主义民族关系与构建和谐社会的关系?

在中国社会主义民族关系中加入“和谐”元素,是现阶段中国共产党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总体目标。基于现实民族问题的特点和规律,对中国民族关系认识的新发展,对我们更全面地改善和发展社会主义民族关系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现阶段国家的实现和和谐社会的构建与我国的关系密切相关。两者互为条件,相互作用,相辅相成。 和谐的民族关系是和谐社会的必要条件和重要内容,是和谐社会的应有之义。 和谐社会为和谐的民族关系提供制度保障 在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历史进程中,我们不能忽视中国是一个由56个民族组成的大家庭,民族关系质量是关系到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成败的重要因素。 社会主义民族关系作为构建和谐社会的重要基础,决定于民族关系在多民族国家的影响和重要性。 根据国际社会处理族裔问题的经验,关系和要素是相互协调的。 它包括民族社会中的民族和谐是一个系统的概念,是民族关系中各种关系的和谐,即同一民族的人与不同民族的人之间的和谐。它还包括民族和自然关系的和谐,即人与自然关系的和谐。 我们要发展民族和谐,也就是说,要

为什么说社会主义民族关系是构建和谐社会的基础

为什么说社会主义民族关系是构建和谐社会的基础?民族关系是民族之间的关系和交流状态,属于社会关系的范畴。社会主义民族关系是随着社会主义制度的诞生而发展起来的一种新型民族关系。它们是建立在社会主义公有制基础上的各族人民的友好联系。它们基本上是各民族劳动人民之间的关系。它们基于种族平等、团结和互利。

如何理解社会主义民族关系与构建和谐社会的关系?

和谐民族关系对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意义范文

摘要:在我们统一的多民族国家中,民族关系是不可或缺的重要社会关系。西北民族关系对我国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具有重要意义。通过对历史上西北地区民族关系的梳理,详细分析了现代西北地区民族关系发展面临的主要问题,进而提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必须增强各民族公民意识,培育中国民族认同和民族认同,坚持和完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大力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努力缩小各民族发展差距,实现各民族传统文化的现代化转型。

关键词:民族关系;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民族认同;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文化现代化转型;

摘要:民族关系是我国统一的多民族国家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社会关系,西北民族关系对我国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具有重要意义。本文通过对西北民族关系发展史的回顾,详细分析了近代西北民族关系发展中存在的主要问题,进而提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必须增强中国各民族的公民意识,培育中国民族认同和民族认同,坚持完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大力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努力缩小各民族之间的差距,最终实现民族传统文化的现代化转型。

2004年9月,党的十六届四中全会提出“提高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能力”,并将其作为新时期提高党的执政能力的重要任务之一。这是党中央第一次明确提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理念,体现了我们党坚持以人为本、全面协调可持续的科学发展观的新实践。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是一个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密切相关的理论范畴。社会和谐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属性,也是确保国家繁荣、民族复兴和人民幸福的重要保证。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是确保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总体布局的重大战略任务,体现了全国人民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共同愿望和迫切要求。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基础和前提是中国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胡锦涛同志发表了一系列重要讲话,提出了许多重要理论观点,确立了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为党的主要战略思想。建立和维护和谐的社会主义新的民族关系对中国这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尤为重要。民族关系在现代民族国家的经济发展和政治稳定中发挥着特殊而重要的作用。中国西北一直是一个多民族、多宗教、多文化共存的地区。它也是一个民族文化碰撞、交流和融合的地区。研究西北民族关系,对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促进西部地区经济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甚至对全国的社会经济发展和政治起着决定性作用。这种效果不仅体现在西北地区的经济发展和现代化目标的实现上,而没有各民族的共同参与,现代化目标是无法实现的。更重要的是,构建和谐社会需要良好的民族关系环境。因此,建立良好的民族关系是促进西北地区经济社会全面发展、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重要条件。本文在梳理西北历史上民族关系的基础上,探讨了和谐民族关系对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启示和对策。

一、中国西北历史民族关系

中国西北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多民族、多宗教、多文化的地区。种族关系极其复杂。历史上,西北地区一直是农牧业的交汇点,许多地区也有农牧业,这为游牧民族和农业民族的迁徙提供了有利条件。正是这种移徙加强了所有族裔群体之间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交流,加速了所有族裔群体之间的融合。由于自身特殊的自然环境、人文环境和经济生活的互补性,许多民族为了找到适合自己民族的生产和生活方式,突破了原有的自然和地理界限,在新的地区寻求发展和生存,从而形成了民族迁徙。因此,所有族裔群体都具有交错和混合生活的特点,在经济上分享他们的需求,在文化上相互吸收和融合。今天的中国西北(主要指陕西、甘肃、宁夏、青海和新西兰)地理上位于边境地区。在历史时期,它一直是所有民族共同生活和相互融合的重要地区。中国西北地区的民族关系一般分为“传统时期”和“现代时期”。\\[1]具体来说,中国西北两个时期的民族关系“有着各自不同的历史条件、形成因素和表现形式”。还有\"相互依存、交流、学习、冲突和融合的过程,显示了冲突融合的历史过程,而总的趋势和主题是在平等交流中识别和融合族裔群体。[2]各民族团结合作是西北民族关系发展史上的主流,也是民族关系健康互动发展的动力和源泉。

根据夏商周约会项目,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奴隶制王朝夏朝诞生于公元前2070年。夏朝的建立标志着中原地区进入了一个文明的时代阶级社会。中原华夏民族通过战争和关系与周边其他民族有着密切的经济联系,促使西北地区的祖先进入文明社会。中国传统史学家认为,秉承中原本体论,所有邻近的部门(族群)根据其地理位置被称为东夷、南蛮、西荣和北地。例如,在古代,黄河中游、关中平原、隆庆以西的“朱荣”部落群、秦晋以北的黄土高原和燕山山脉的“群寨”部落群,以及黄帝相继征服蚩尤和颜地后裔的“早期人类祖先”传说,都证明了中国在各种民族和部落的冲突和融合以及随后向国家的转变之后,很早就演变成了部落联盟。商周时期,各部落发展到不同程度。他们与商周之间的冲突是商周在土耳其的战争、魔鬼和周穆王西征残荣。春秋战国时期是中国历史上变化大、分化大、融合大的时期。他们也是中国民族关系史上第一次伟大的民族融合。争夺霸权极大地破坏了社会生产力,但客观上促进了边疆民族与中原民族之间的经济文化联系和交流,加速了华夏民族的形成。

秦汉时期,西北地区的民族关系也在冲突和融合的过程中发展起来。羌族和匈奴是中国西北地区有影响的民族。秦始皇修建了长城,养育了人民,建立了郡县,建立了统一的多民族国家。汉代灵活运用了“移民到实境”、“招兵开荒”、“外交使团与亲戚讲和”、“军事行动”等多种策略。\"汉代、匈奴和西域各民族呈现出三方博弈关系.\"[3]汉朝在旧匈奴地区建立了西域都护府,从而加强了西域各民族与大陆之间的经济文化联系。魏晋南北朝时期,中原经历了内乱,边疆少数民族竞相在中原建立民族政权。这些制度经常改变。与此同时,它也迎来了我国历史上另一个民族迁徙和融合的高峰。各民族之间的接触、交流和学习客观上促进了少数民族地区社会经济的全面进步。隋唐结束了“五胡一胡”与中原的激烈分裂。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继续巩固和前进。中原王朝与边疆民族以及各民族之间的经济文化交流和融合更加活跃和频繁。隋唐时期,西北地区的吐谷浑、回鹘、西夏、沙陀、吐蕃等民族加快了封建化进程,在与隋唐持续不断的冲突和战争中促进了民族间的迁徙和交流。唐朝和吐蕃在多次战争后建立了侄子和叔叔,加强了大陆与边疆民族的联系,进一步促进了民族的大融合。

宋元时期是西北民族关系最复杂、最频繁的时期。在此期间,西北地区成为中原王朝与辽、金、西夏、吐蕃和维吾尔族竞争的地方。当时,宋朝与辽、西夏、金等国处于和平与战争的关系中。宋契丹(辽)建立袁殊联盟后,双方在边境地区建立垄断市场进行贸易,南北各族人民继续交流。[[4]西夏由党项建立,与金朝和南宋分离,长期位于西北。宋夏之间有战争,契丹经常威胁西夏。宋夏续签了协议,双方建立了垄断市场,恢复民间交易。自西夏迁至陕甘宁地区以来,双方的经济文化交流更加密切。宋夏两国人民和睦相处,共同建设和发展边境地区。蒙古起义后,漠北地区的长期混战结束了。经过三次西征,蒙古人征服了我儿子的恐惧,吞并了西夏,征服了金朝,招募了吐蕃,为蒙古和元朝的统一奠定了基础。在这个横跨欧亚的统一帝国中,各民族的经济文化交流和边疆发展进一步加快,这也是中国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巩固和发展的重要时期。在此期间,蒙古军队入侵并征服了中亚,客观上促进了回族和维吾尔族的诞生。

明朝建立后,由于唐宋以来中国经济重心逐渐南移,西北地区的战略地位日益下降,同时由于漠北残余势力的南侵,明朝政府采取了“弃西域、聚焦干青藏区”的统治政策,建立了“关西七卫”来统治现在的干青和新界的维吾尔族和蒙古人。明朝政府将蒙古东部的阿勒坦汗称为“顺义王”,这改善了明朝统治者与蒙古封建地主之间的关系。明朝还开展贡品贸易和交流,加强蒙古和汉族之间的经济和文化联系。满族人于1644年进入海关,建立了清朝。它对西北地区的蒙古、满族、汉族、回族等民族行使有效的管辖权。中国继续保持边境地区与大陆的密切经济文化联系,基本形成了中国现在的版图,实现了中华民族历史上第三次大的民族融合。清朝与藏族、蒙古族、回族和维吾尔族的关系是清朝西北地区民族关系的支柱\\[6]

西北地区民族关系的发展过程是战争与和平、冲突与友谊齐头并进,但融合是发展的总趋势,在冲突中寻求融合,在融合中产生冲突。友谊与和平是其历史发展的主流。任何种族融合都必然会使斗争和融合保持同步,往往会加速和推动冲突双方的“相互融合的发展进程”,以及较不文明国家迈向更高文明水平的步伐。\\[7]在历史上,所有族裔群体都通过暴力或和平交流促进相互沟通和融合。随着少数民族的迁移和流动,汉族迁移到周边的少数民族地区,或者少数民族迁移到中原,导致民族构成日益多样化,形成了“你有我,我有你”和小居民点的混合居住特征。由于西北地区特殊的地理单元,华中地区的农耕民族和周边游牧民族通过迁徙、聚集、战争、婚姻和市场交换来调整他们的剩余和不足,交换他们的需求。经济生活与民族融合的互补,促成了费孝通先生提出的中华民族“多元融合”模式的形成。在此期间,双方利益的一致性和经济的互补性是重要的粘合剂。互利、共同繁荣和发展是根本计划。

二。中国西北地区民族关系现状

当代西北民族关系是历史上民族关系的延续和发展。中国西北地区历史悠久,地域广阔,多民族,贫困广泛,民族关系日益成为一个非常敏感的政治问题。随着经济全球化、政治多元化和区域经济一体化趋势的加剧,维护文化多样性和民族性的挑战更加艰巨,促进各民族的经济发展和文化繁荣日益成为共同关注的问题。“西北地区民族关系的特殊重要性,决定了和谐民族关系在促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的特殊而重要的作用。”\\[8]在尊重历史、总结经验、审视现实的条件下,处理好民族关系,对西北地区经济社会的全面发展具有重要意义。目前,影响西北地区民族关系的主要因素有:

(a)族裔和宗教问题复杂,生态环境正在恶化

中国西北有许多宗教,如佛教(包括藏传佛教)、基督教、天主教、伊斯兰教、道教和民间信仰。宗教在西北地区人民的生活中起着极其重要的作用。特别是,少数民族的葬礼和节日都带有宗教痕迹。宗教信仰与民族情感和习俗相辅相成。宗教文化是民族文化的奇葩。宗教越来越成为各民族之间沟通和交流的重要桥梁和纽带。此外,宗教世俗化进程加快,宗教人士与政治和经济的关系日益密切。然而,西北地区的民族构成是复杂的。由于一些民族都是宗教团体,西北地区的宗教信仰者人数相对较多。信仰伊斯兰教和藏传佛教的西北少数民族突出了不同宗教信仰造成的民族关系问题。由于不同民族特定宗教文化的民族心理和价值取向的差异,民族间容易产生误解和摩擦,成为影响民族关系的重要因素。这些地区的宗教经费分摊现象引起了公平正义的信徒和非信徒的不满。这样,巩固和发展以各民族平等、团结、共同繁荣为特征的新型民族关系就更加困难,严重阻碍了健康民族关系的发展。

(2)经济基础薄弱,经济建设相对缓慢

历史上,西北地区主要是农业和畜牧业的交汇点。此外,西北地区发展较早,遭到严重破坏。目前,西北民族地区农业基础薄弱,生产力水平低,生产条件差。此外,气候干燥,农牧业发展缓慢,抵御风险能力差,现代科技转化为农牧业实际生产力的能力薄弱。工业基础薄弱,生产技术落后,导致工业产值和效益较低。少数民族地区企业负担重,改革阻力大。由于整体财政困难、资金短缺以及管理和服务能力薄弱,企业难以成长。西北地区远离经济中心,交通相对封闭,人民市场经济观念薄弱,严重影响了外国投资者和发展进程。

(三)民族文化的差异,当代移民对民族关系的影响

中国西北是一个文化差异很大的地区。一方面,经过几千年的发展和演变,古代西北少数民族及其多元文化逐渐形成。吐蕃北伐、蒙古西征、南征在近代西北地区形成了民族分布格局。然而,中原的中国文化、北方的佛教文化、伊斯兰文化和游牧文化共同滋养了西北少数民族的多元文化。它们相互碰撞,相互沟通,相互渗透,使得各民族的文化具有共同性。另一方面,随着现代化进程的加快,由于各民族独特的文化传统、宗教信仰和民族文化认同,有些人会产生“怀旧”或“推诿过失”,这将对民族关系产生负面影响。西部大开发加快了人口流动和迁移,建立了西北地区新移民和土著人民互利的经济利益,促进了西北地区经济的快速发展,日益形成和发展了平等、团结、互助、合作的社会主义新民族关系。同时,还应该承认,\"移民也对西北少数民族地区民族关系的稳定和发展产生了一些负面影响\"。\\[9]

(四)落后的科学技术、文化教育和落后的社会事业

造成西北地区科技、文化和社会事业滞后的社会地理因素很多,但现实原因不容忽视。地理环境决定和制约着各民族的经济发展类型,也制约着生产力水平的提高,从而影响着西北地区的整体社会进步。民族利益冲突、地区发展差距和阶级冲突不断凸显,严重挫伤了欠发达地区群众的生产积极性。落后的教育是中国西北地区长期存在的问题。教育资金投入不足是地区之间以及城乡之间分配不均的一个重要原因。基础教育薄弱,各级人才短缺和流失严重,现代科技转化能力低下。普及和提高各级各类学校办学质量刻不容缓,需要建立培养、引进和留住优秀人才的长效机制。

(五)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民族和宗教政策因素

随着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逐步完善,由于文化教育、自然条件和历史传统的限制,各民族的竞争机会不平等,导致西北地区发展优势不足。同时,“西北地区经济发展相对滞后,贫富分化相对加快,阶级矛盾相对突出。”\\[10]虽然西部地区自然资源相对丰富,但其资源优势没有及时转化为经济优势和发展优势。人们受到经济利益的驱使和诱惑。此外,发达地区能够更好地提供优越的生产环境和生活质量。西北地区的人口流动加快了。虽然国家支持西部大开发,但西部地区专业技术人才外流难以遏制。由于族群间的频繁交流,西北地区正逐渐打破隔离和禁锢,这将有利于加快族群间深度和广度的互动。

三。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启示与对策

回顾西北民族关系的历史和现状,上述因素引发的矛盾和问题是特定历史条件下西北民族关系层面各种社会矛盾的再现。民族自治地方的民族关系是该地区的主要社会关系,是影响该地区社会稳定和经济社会发展的关键因素[11]因此,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重要内容之一是和谐的民族关系。习近平同志提出,“繁荣、民主、文明与和谐是国家层面的价值要求,自由、平等、正义和法治是社会层面的价值要求,爱国主义、专业主义、诚实友好是公民层面的价值要求。”基于和谐民族关系的时代内涵,我们必须积极稳妥地推进平等、团结、互助的社会主义新民族关系。

(一)加强各民族公民意识,培养中国民族认同和民族认同

目前,国内学术界在处理多民族国家的民族关系时,呈现出“市民化”和“文化化”的趋势。所谓“公民化”,是指“加强公民意识,削弱民族观念和意识的影响”,以及“通过公民个人权利的平等实现民族权利的平等”。“文化化”是指“以文化为核心,民族差异主要是文化差异”。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根据人民民主专政的民族性质,努力保护各民族的平等地位,挖掘各民族的优秀文化遗产,保护和尊重各民族的风俗习惯,实行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因此,我们应该培养中国的民族认同和民族认同,努力弘扬中国文化,继续加强对社会主义道路和现行国家权力体制的认同,继续加强各民族对中国主权、领土和人民的认同意识。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道路和中国共产党是中国人民的三大选择。它们也是各族人民共同斗争的政治基础和政治成就。维护社会主义制度和党的领导是实现国家和谐、保障国家安全的首要条件。我国宪法还规定了公民的基本权利和义务,这是我国实施法治的首要前提。这就要求我们必须倡导依法行政,努力实现科学决策和民主管理,把它作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重要条件。坚决维护国家统一和民族团结,避免大汉族主义和地方民族主义,贯彻各项方针政策。

坚持和完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大力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是中国民族政策体系法制化和制度化的基本保证和重要体现。坚持和完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是新中国努力解决民族问题的基本制度考量,也是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必然意义。实践证明,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符合中国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形成和发展的基本国情和历史传统,也符合中国大混合人口、小集中人口和混合人口的民族分布特点。我国各地区经济文化发展不平衡,有利于优势互补和共同发展。正是在这一制度的不断创新和实践中,少数民族的平等权利、民族团结和民族团结得以维护。西北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实施,是对制度中各民族平等、团结、共同繁荣原则的实现。但是,关键是要努力选拔和培养一批政治上正确、作风上简单、业务上有能力的干部。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和完善,由于生态环境的差异,西北地区形成了不同的经济文化类型和生产生活方式。不同民族的利益不可避免地会被分割。然而,市场经济体制将不同的国家利益纳入国民经济体系的主导框架,这必将对欠发达的西北地区提出更大的挑战。“大力发展西北地区少数民族经济,努力建设社会主义和谐民族文化”,\\[12]现代市场经济体制是加强民族团结、促进民族交流与交流的纽带,也是构建民族利益共同体的核心力量。这就形成了与经济利益“三不可分”的坚实基础。\"在新的历史时期,民族间的经济关系是民族关系的基础和核心.\"\\[13]因此,市场经济在和谐民族关系中的作用尤为重要。然而,市场经济的规律不可避免地会导致利益的分化和利益差距的扩大,特别是各民族实际竞争力的差距和地区间发展差距的进一步扩大。因此,在发展市场经济的同时,国家还必须加强宏观调控体系,坚持共同富裕的原则。

(三)挖掘和保护各民族传统文化资源,实现各民族传统文化的现代化和转型

随着西部大开发的深入和各民族的紧密融合,出现了新的问题和矛盾。这种融合必将继续推动西北人文社会的健康发展和进步。文化是一个国家生存、延续和发展的核心力量。西北各民族独特的民族文化和宗教信仰与社会主义主流社会及其社会主义现代化既有融合又有区别。经济全球化给民族文化的发展带来了机遇和挑战。它导致了民族传统文化的衰落和丧失。因此,必须优化传统文化的选择、保护、发展和创新,实现民族文化的现代化和转型。要努力挖掘传统民族文化中崇尚和平、追求和谐的文化精神,大力发展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使市场经济在资源中发挥决定性作用。西北民族文化合理化传统相对薄弱,以信仰为中心的价值观不利于和谐民族关系的构建。少数民族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宝贵的软资源,是中华民族优秀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平等、团结、互助、和谐的社会主义民族关系及其调控是党解决民族问题的执政能力的重要体现,也是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重要任务。

(四)加快文化教育事业发展,努力缩小各民族发展差距

我们要理性看待西北地区与东部发达地区的发展差距,引导各族人民理性看待这一差距的长期性。第一,大力发展经济,加大扶贫开发力度,不断提高各族人民的物质文化生活水平。进一步增加国家财政对西北少数民族地区的转移支付,从建设资金、项目和政策上向西北倾斜。民族地区准确扶贫,应当把国家扶贫政策与“地方”的社会文化特殊性紧密结合起来,探索和巩固民族地区扶贫开发的社会文化基础,建立长效扶贫机制\\[14]应重视少数民族地区自然资源的开发,积极挖掘西北地区经济发展潜力和调整地区利益的客观要求,建立以地区间密切合作、优势互补、平等互利、社会主义市场条件下共同发展为基础的新型地区关系。二是进一步加大民族地区基础设施建设,调整和优化产业结构,培育和发展能充分发挥资源优势的支柱产业。鼓励少数民族发展民族贸易,大力促进民族特色产品的生产和销售。同时,我们也要做好城市社区建设,这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提供了新的途径。\"社区建设是构建和谐社会的基本单位,是和谐社会的基础.\"第三,加快少数民族地区教育发展,努力培养高素质劳动者。重视人力资源开发,增强少数民族地区内生发展能力。我们将通过自身发展和特殊政策,通过各种渠道增加人力资本存量,吸引和培养高素质人才。四是充分利用政治资源,防止日益扩大的发展差距加大民族分裂势力,保护西北地区的生态环境资源。这是因为“在现阶段,民族差异和发展不平衡是民族冲突的主要原因。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应当努力促进各民族全方位的均衡发展。”\\[16]只有逐步缩小发展差距,才能为和谐的民族关系奠定坚实的基础。利用环境问题已经成为达赖集团和“三股势力”使民族问题复杂化的一个重要伎俩。因此,“建立良好的民族关系是西北地区社会经济发展和最终实现现代化的基本条件之一。”\\[17]

综上所述,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首要任务是构建平等、团结、互助、和谐的社会主义新型民族关系。民族关系理论的发展和创新,特别是指导民族关系的政治价值观的确立和变化,直接影响着国内民族关系的建设和发展[18]平等是和谐民族关系的基础;团结是和谐民族关系的保证。互助是和谐民族关系的动力。[19]随着我国社会经济的发展、市场经济体制的完善、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和西北地区人口流动的扩大,各民族之间的互动将越来越广泛、深入和密切。

参考:

[1][2]贾英生,王宗利。中国西北社会现代化的困惑与出路[。兰州:甘肃人民出版社,1998:315。

[3]龙小燕、卢荣宇、狄安。西汉西北边疆民族关系研究[。意识形态阵线,2016,(5) :34。

岑·吴佳。辽代契丹、汉族与其他民族的经济文化关系[[]。历史研究,1981,(1) :118-120。

[5]杨修庆。明代西北民族问题决策论[。种族研究,1994,(6) :69。

[6]吴成俊,姚吉荣。清代马来西亚西北行政与民族关系[。攀登,2015,(1) :141。

[7]卢明辉。中国古代北方游牧民族与中原汉族的关系[。中国蒙古历史学会论文选集[。呼和浩特:中国蒙古历史学会,1983:96。

[8]王宗利。构建西北地区和谐民族关系的战略分析与对策[。甘肃社会科学,2006,(4) :92。

[9]徐莉莉,陈文祥。当代西北少数民族地区移民对民族关系的影响[[]。兰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4,(3) :63。

[10]徐莉莉。中国西北民族关系的几个特点[。学术探索,2009,(6) :110。

[11]金·高冰。中国民族自治地方的民族关系[。北京: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2006:前言2。

[12]杜·林俊。[《西北少数民族政治文化建设研究》。兰州:兰州大学,2010:208。

丁建伟、廉玉欣。论民族关系在中国西北边疆安全中的地位和作用[。西北第二民族学院学报,2004,(3) :17。

[14]王小慧。[民族地区精确扶贫与社会文化基金会。北方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7,(3) :36。

[15]黄大元,牟程娟。摘要:社会工作:构建多民族城市和谐民族关系的新途径[.新疆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8,(1) :82。

[16]金·高冰。[民族地区构建和谐社会研究。北京: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2006:6。

[17]张治佐。从西北传统民族关系看西北的现代化[。青海民族研究,2003,(1) :4。

[18]赵建军。中国民族关系基础理论的发展与创新[。中国统一战线理论研究会甘肃民族宗教理论研究基地秘书处。当代中国民族宗教问题研究(三)[。兰州:甘肃民族出版社,2008:256。

[19]徐明娟,耿传刚。传统文化与和谐社会建设[。山东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