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古罗马 > 德、意法西斯主义的特殊性和差异性,法西斯主义的定义

德、意法西斯主义的特殊性和差异性,法西斯主义的定义

德、意法西斯主义的特殊性和差异性

法西斯主义的定义是:个人的地位在集体中被压制——例如,某个国家、民族、种族或社会阶层下的社会组织。时尚的原意是“法西斯主义者”的音译,这是一把绑在周围许多木棍上的斧头。它是古罗马权力和威望的象征。法西斯主义(英文:f

法西斯和纳粹有什么区别

法西斯主义和纳粹主义的区别:1 .法西斯主义是权力、暴力和恐怖统治的象征。这是资本主义国家专政的极端形式,也是专政的一种形式。 纳粹党最初被称为德国工人党,简称纳粹党。它的全称是国家社会主义德国工人党,这是一个政党。 法西斯主义也是一个民族。(1)法西斯主义的主要特征是什么?(2)引用两个历史事实来说明法西斯主义也是恐怖主义。 (3)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反法西斯国家举行了哪些重大国际会议来加速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和重建国际和平?(4)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国际政治力量与德国和日本法西斯有什么共同之处?(1,同一点:1。同样独裁形式的国家受到了经济危机的沉重打击。阶级矛盾加剧,造成不稳定。垄断资产阶级需要依靠法西斯力量来维持其统治。 2.当三个阶级基础相同的国家走上资本主义道路时,他们都留下了强大的封建军国主义。 3.所采取的政策与这三个国家的政策相同。我不知道你想要什么样的解释,所以我不会专业地谈论它。 说到法西斯主义,大多数人都想到希特勒 事实上,法西斯主义是一种社会主义,即社会治理的方式。简而言之,这意味着个人服从集体,集体服从领导者。 意大利的墨索里尼发起了一场暴力的民族主义和极权主义运动。 法西斯主义 一、世界反法西斯联盟形成的背景: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世界经历了严重的经济危机,西方资本主义遭受了沉重打击。 以极权主义和极端民族主义为特征的法西斯主义借此机会在德国、意大利和日本兴起。 法西斯领导人希特勒和墨索里尼分别在德国和意大利、日本,

法西斯主义的定义

法西斯主义的定义是:个人的地位在集体中被压制——例如,某个国家、民族、种族或社会阶层下的社会组织。时尚的原意是“法西斯主义者”的音译,这是一把绑在周围许多木棍上的斧头。它是古罗马权力和威望的象征。法西斯主义(英文:f

法西斯和纳粹有什么区别

德、意法西斯主义的特殊性和差异性范文

近年来,作为匈牙利布达佩斯学派的主要成员,米哈伊·瓦伊达( Mihály Vajda) 开始走入国内学术界的视野。而在国际学术界,早在 20 世纪 70 年代瓦伊达就以《作为群众运动的法西斯主义》一书备受关注。在瓦伊达的哲学生涯中,卢卡奇与布达佩斯学派对其影响深远,法西斯主义批判理论就是布达佩斯学派形成的研究思路在瓦伊达所热衷的主题上的一次具体实践。

在瓦伊达的法西斯主义批判理论中,一个重要的目的是对法西斯主义进行更详细和微观的分析。在20世纪30年代,甚至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学术界对法西斯主义的理解是法西斯主义是不可分割的存在,即意大利法西斯主义和德国法西斯主义没有区别。对于这一共同观点,Vaida持有不同的观点。他认为两者夺权的政治环境有许多相似之处。他们没有组织,软弱,缺乏政治治理能力。但是,经过深入分析,我们会发现两者在历史背景、经济基础和权力形式上都有很大的不同。奥达分别从意大利和德国的政治、经济和历史背景出发,深入分析和阐述了法西斯主义在两国的特殊性和差异性,并对法西斯主义和波拿巴的差异性进行了比较分析。

一、德国和意大利法西斯主义起源的差异

意大利和德国作为最具代表性的法西斯国家,有自己的法西斯根源。瓦伊达认为,法西斯主义在两国的起源在经济、政治和历史因素上是不同的。要理解法西斯主义是如何在意大利获胜的,我们必须分析意大利的历史和这个国家的特点,并具体分析马克思主义的具体问题。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理解法西斯主义崛起的真正原因。

一方面,瓦伊达认为,从意大利经济发展的角度来看,法西斯主义是其唯一进步的解决方案。意大利是一个封建性质很强的帝国主义国家。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国家的政治和经济权利完全掌握在封建贵族手中,经济发展缓慢。直到19世纪60年代,在国家统一战争之后,意大利才建立了自己的议会制度。虽然意大利在19世纪进入垄断资本主义阶段,但封建经济仍然占据主要地位,市场原材料和资本不足,农业经济仍然是主体。这些经济现实导致意大利落后于西欧其他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意大利的国家权力建立在资产阶级和封建地主阶级的共同统治基础上。要摆脱这种阻碍资本主义社会发展的模式,必须采取新的措施。瓦伊达认为,这为法西斯主义在意大利的兴起提供了一个强大的机会。法西斯主义的一系列经济政策给意大利人民带来了希望。越来越多的人加入法西斯阵营,法西斯主义稳步发展。瓦伊达指出:“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时,意大利还远未完成资本主义经济的广泛发展。事实上,它才刚刚开始。意大利法西斯主义的任务恰恰是确保意大利资产阶级民主已被证明完全无法实现的广泛发展(即资本积累的条件)。[1]61另一方面,瓦伊达指出,意大利的政治结构最终将它推上了法西斯主义的道路。尽管意大利的资本化进程缓慢,但它拥有世界上最发达的工人运动。工人运动在意大利的政治改革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改革主义出现时,国家政策偏向于无产阶级的自由民主制度。然而,对意大利来说,资本化进程缓慢,商品经济落后,这一制度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工人阶级,但严重阻碍了该国经济的发展。

因此,工人运动首先损害了小资产阶级的利益。经济停滞使小资产阶级濒临破产。他们认为无产阶级应该对发生在它身上的事情负责。墨索里尼的出现满足了小资产阶级对新生活的渴望。他们开始组织无产阶级作为他们的斗争对象,并用武力消灭无产阶级。

同时,工人运动也损害了大资产阶级的利益。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意大利工人阶级试图夺取政权,但没有看到废除议会制度的重要性,这导致了革命的失败。工人运动倡导的改革主义并没有使意大利走向和平与繁荣,相反,它仍然阻碍了经济发展,阻碍了大资产阶级推进资本化的目标。因此,当法西斯主义以工人运动的形式出现时,统治阶级想用它来镇压无产阶级,以保护自己的经济利益不受侵犯。但当墨索里尼的冲锋队变得比工人阶级强大时,资产阶级面临两种选择:一是与封建地主合作,继续阻碍意大利的资本化进程;另一种是与法西斯主义结盟,放弃政治地位,同时迅速增强经济实力。瓦伊达认为,大资产阶级为了自身的经济利益,坚决放弃了政治权力,选择了支持法西斯主义。

像分析意大利法西斯主义一样,瓦伊达也从经济、政治和民族历史的角度分析了德国法西斯主义兴起的原因。虽然德国当时是一个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但经济危机、无产阶级脱离共产主义道路和资本主义的倾向、不受欢迎的魏玛共和国等因素为法西斯主义的崛起提供了机会。

首先,瓦伊达认为,就德国经济形势而言,在民主和法西斯主义之间有一个选择。德国作为一个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在资本积累方面没有障碍。1929年经济危机爆发前,资产阶级和改良主义的结合取得了一定程度的成功,经济继续繁荣。当全球经济危机到来时,德国无疑会遭殃,希望通过实施大量社会改革来解决危机。与美国在新政下实施改革措施的现实不同,尽管德国的改革措施并没有阻碍工业化的发展,但中产阶级肩负着沉重的负担。大量中产阶级濒临破产,滑向社会边缘,因此他们强烈希望恢复自己的社会地位。法西斯主义的出现满足了他们对新社会秩序的期望,越来越多的人选择了法西斯主义。

其次,瓦伊达同意托洛茨基的观点,即德国无产阶级错过的革命形势也促成了法西斯主义的最终夺权。1932年,托洛茨基驳斥了共产国际关于民主和法西斯主义性质相同的定义。他指出,虽然资本主义民主和法西斯主义都是资产阶级统治下的剥削制度,但它们“依赖于被压迫阶级和被剥削阶级的不同组合,不可避免地会彼此发生激烈冲突”[1]68。对于当时的德国无产阶级来说,由于他们的切身利益,许多社会民主党派需要团结起来反抗法西斯夺取政权。然而,历史的发展表明,无产阶级“错过或未充分利用的革命形势”导致了法西斯主义的胜利“[1]70。然而,Vaida认为仅仅指出“未使用的革命形势”是不够的。法西斯主义的出现是许多复杂原因的结果。最后,社会民主党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建立的魏玛政权没有给德国带来经济和政治繁荣,法西斯主义的出现更符合当时的历史需要。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德国政权崩溃,国内民生萧条,政局混乱。资产阶级自身的创伤使其在短时间内无法成为国家政权的核心。这时,社会民主党推动建立以“民主”为核心的魏玛共和国,德国成为议会制资产阶级共和国。然而,这并没有给德国带来政治和经济稳定,社会民主党逐渐暴露了资产阶级倾向,脱离了共产主义。因此,为了摆脱魏玛共和国的统治,法西斯主义似乎更符合当时的历史需要,越来越多的人脱离社会民主党,加入法西斯阵营。瓦伊达认为魏玛共和国的建立为法西斯主义的形成和发展提供了推动力。

二。德国和意大利法西斯主义统治特征的差异

瓦伊达认为,尽管法西斯主义倡导一种独特的意识形态,并在许多资本主义国家实行独裁,但每个法西斯国家都有自己的政权特征。意大利和德国不仅在法西斯主义的起源上有差异,而且在法西斯主义时期的特点上也有差异。瓦伊达认为法西斯主义确实对意大利的资本化进程做出了巨大贡献,但以墨索里尼为核心的政治领导权却屈服于希特勒的权威,这也是意大利人民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大规模反对法西斯主义的根本原因。

一方面,瓦伊达认为意大利法西斯主义在经济上是独一无二的。意大利是一个以农业经济为主体,封建地主阶级为主要生产地位的国家。其产业水平落后,资本化进程缓慢。法西斯主义上台以来,以墨索里尼为核心的独裁政权清除了资本积累道路上的障碍,为意大利的资本化进程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和保障。瓦伊达认为法西斯主义意识到“为经济利益牺牲政治和公民权利无疑符合意大利资产阶级的利益”[1]109,这无疑使资产阶级在发展国民经济中强烈支持法西斯主义,并以共同利益为基石。在此期间,意大利不仅建立了现代银行体系,而且大力发展农业,加快了工业化进程。瓦伊达认为,意大利加速的经济发展在法西斯时期发挥了不可否认的积极作用。因此,正是这一时期资本的积累使意大利走上了资本主义集约型发展的道路。

另一方面,瓦伊达认为意大利法西斯主义在政治上也很特别。瓦伊达指出:“意大利法西斯主义是一种简单的否定。它没有具体的政治目标。在获得权力之前,意大利法西斯主义的目标是权力本身。”[1]109这导致以墨索里尼为核心的统治集团在掌权后无法满足法西斯运动的需要。

当国家稳定时,资产阶级可以为了自己的利益随时解散法西斯集团。根据瓦伊达的说法,在意大利法西斯主义面前有两种选择:一是放弃对战争的需求,从而成为一个没有群众基础、依赖于掌握经济权力阶层的普通专制政权;一是坚持侵略政策,为其他国家的利益服务。意大利法西斯主义选择修补与德国的关系,并像德国一样维持一种人为的紧张状态。然而,这种紧张状态对意大利经济没有影响,但符合德国的利益。因此,意大利法西斯政治治理中缺乏自治也导致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意大利人民对法西斯主义的大规模反对。

瓦伊达认为意大利法西斯主义的命运和政权的兴衰是“非古典的”。相比之下,德国法西斯主义更为典型。德国是法西斯主义进程中最重要的一环。与其他法西斯国家相比,德国具有更高的研究价值,在政治和经济治理方面都独具特色。

一方面,瓦伊达认为德国法西斯主义上台后选择与资本家结盟,这无疑符合德国垄断资本在经济上的利益。1933 -1936年间,经济危机逐渐被克服,德国法西斯主义提供了充足的就业机会,人民的生活环境逐渐改善,法西斯主义保护了上层资产阶级的财产。可以看出,法西斯主义的政治目标和这一时期资本主义的经济目标在基本利益上是一致的。到1936年,德国法西斯政权直接决定了国家的经济决策,即军备的大规模扩张,工业收入的增长率大大超过了国民收入或雇员产生的收入。瓦伊达认为,德国经济此时表现出非理性,因此只能通过侵略战争来拯救经济。

另一方面,德国法西斯主义一直保持人为的政治紧张,以维持其极权独裁统治,并有自己的政治目标。与意大利法西斯主义不同,德国纳粹有自己的长期任务,即种族至上理论以及准备和发动侵略战争。在分析德国经济时,瓦伊达指出,希特勒政权“人为地维持紧张局势,制造了一种不可退却的局面”,以便在完成其历史使命的情况下保持极权独裁政权。军备的大规模扩张在群众中制造了紧张局势,使他们感到只有通过侵略和奴役其他国家才能解决他们自己的危机。至于纳粹种族至上的意识形态,瓦伊达认为这不是领导人的疯狂,而是这个政权与生俱来的手段。法西斯政权的性质决定了战争的目的就是战争本身。

[/s2/]三。法西斯主义和波拿巴·[的区别/s2/]

瓦伊达试图通过比较意大利和德国法西斯主义的起源和统治特点,更全面地理解法西斯主义。同时,他还将马克思在路易·波拿巴的《雾都十八》中的研究方法应用于法西斯主义的研究,并将波拿巴与法西斯主义进行了比较。

在人类社会的发展史上,哲学家不能忽视波拿巴和法西斯主义之间的联系,瓦伊达也不例外。基于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立场和马克思在路易·波拿巴的《雾都十八》中对波拿巴的分析,瓦伊达遵循马克思的阶级分析方法来解读法西斯独裁。瓦伊达肯定了其他哲学家在比较法西斯主义和波拿巴的本质方面的价值。“尽管它从未提供理解特定历史现象的关键,但通过这种类比,他们正在完成一项理论任务:他们正在重新解释马克思最杰出的分析之一,即把政治规则、政治结构和经济关系作为一个综合体来分析的最杰出的例子。”[1]96此外,瓦伊达认为,“马克思对波拿巴的分析非常适合作为分析法西斯独裁的出发点。”[1]106它为理解法西斯主义提供了一种研究方法,揭示了法西斯主义和波拿巴之间的相似之处。

瓦伊达认为,通过分析马克思的《路易·波拿巴的雾18》,可以看出在波拿巴和法西斯政权中,资产阶级表现出政治角色与其经济地位相分离的特征。资产阶级不是在任何情况下都坚持政治统治,特别是在这两个政权中,资产阶级不是直接统治的阶级,也不是直接行使国家权力的阶级。在波拿巴政权中,波拿巴就像一个傲慢的流氓无产者,他可以用肮脏的手段统治,而不是无耻的资产阶级。它想要实现社会价值的唯一途径是获得行政权力,而行政权力不同于它所获得的行政权力,它本身是软弱的。然而,与依靠无产阶级相比,资产阶级更倾向于将国家权力移交给这样一个在社会中没有任何作用的阶级,而这种阶级只能通过实施行政权力来获得其作用。因此,资产阶级的政治角色和它在波拿巴政权中的经济地位是分开的。法西斯政权也有同样的特点,即资产阶级退居二线,只有在自身利益受到侵犯时才成为政治力量。法西斯政权的诞生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资产阶级的选择。他们让小资产阶级在法西斯主义没有侵犯其利益的前提下发动群众运动,并试图利用法西斯主义的力量镇压无产阶级。根据瓦伊达的说法,马克思在路易·波拿巴的《雾都十八》中揭示,资产阶级自愿将行政权移交给其他阶级和那些只维护资产阶级自我中心和物质利益的阶级。从这一点来看,资产阶级在波拿巴和法西斯主义中处于同样的地位。同时,瓦伊达也清楚地分析了波拿巴和法西斯主义的区别。

首先,瓦伊达用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分析方法阐述了波拿巴和法西斯主义最重要的区别,即阶级基础的区别。马克思在路易·波拿巴的《雾都十八》中写道:“国家权利在空没有被中止。波拿巴代表一个阶级,也代表法国社会中最大的阶级——小农。”[2]565马克思认为,由于法国农民对拿破仑的传统迷信和对拿破仑三世的轻信和幻想,小农阶级完全支持波拿巴,成为波拿巴的阶级基础。然而,瓦伊达认为,小农阶级不能称为阶级,因为他们之间没有共同的关系或政治组织。只有在生活方式、兴趣和教育水平方面与其他班级成员不同,并且彼此敌对的情况下,才能称之为班级。在分析法西斯主义时,瓦伊达根据卢卡奇的阶级分析理论,把人类社会分为大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小资产阶级成为法西斯主义的阶级基础,并在这场运动中形成了自己的政治组织和战斗部队。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资本主义社会陷入了经济危机。社会上的小资产阶级甚至丧失了他们的社会地位,他们的生活条件越来越差。他们迫切需要强大的力量的保护。结果,在政治、经济等方面的推动下,一场以小资产阶级为基础的法西斯群众运动出现了。

其次,从德国政权的发展来看,瓦伊达批评了德国法西斯主义是波拿巴的观点,认为只有巴本政权是波拿巴,希特勒政权应该是法西斯主义。瓦伊达引用托洛茨基的观点,即历史现象永远不会完全重复。布鲁宁是前波拿巴,只有当巴布恩政府到来时,真正的波拿巴教义才得以实现。巴本政府符合波拿巴的特点,即在两个政权的夹缝中生存,依靠无产阶级上层的支持,中和无产阶级和法西斯主义两大阵营,用其专断的权利掩盖软弱的本质。直到希特勒政权,德国才走向法西斯主义,有自己的组织形式和长期目标,并形成自己的战争形式。与波拿巴相比,法西斯主义拥有更强大的权利,可以在不依赖任何人的情况下维持其专制统治。

在瓦伊达的法西斯主义批判理论体系中,从比较的角度研究差异有助于我们直接观察不同国家法西斯主义的不同成因和治理特征。瓦伊达将他的理论应用于法西斯国家的实际研究,试图获得一个新的理论视角。与其他哲学家一般将法西斯国家归为一类不同,瓦伊达从政治、经济和历史等方面论述了法西斯主义在意大利和德国的起源和特征,并对波拿巴和法西斯主义进行了比较研究。瓦伊达的法西斯主义批判理论站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上,运用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理论。他的理论不仅是对马克思主义经典分析的重新阐释,也是对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方法论的完善和创新。

[参考文献]

[1][匈牙利]瓦伊达。法西斯主义是一场群众运动[。孙殷鉴译。哈尔滨:黑龙江大学出版社,2015。

[2]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二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