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幽默 > 构成美国文学幽默特性的基本要素分析,美国文学史上的几个时期

构成美国文学幽默特性的基本要素分析,美国文学史上的几个时期

构成美国文学幽默特性的基本要素分析

美国文学史上有几个时期的特点是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高,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请注意。初二是一个非专业的问题!但只回答某些问题!我会尽力的!绝对保证质量!打造你知道的品牌!所以请尊重我和我的工作!如果你不能做得更好,请不要发表不好的评论!罚[认】。][如果再版加

对美式幽默影响深刻的美国文学

白皮肤的幽默风格是讽刺和讽刺。1.白色皮肤文化的根源必须追溯到古希腊。2.例如,如果你想在不久的将来寻找英国文学,莎士比亚笔下的威尼斯商人有明显的讽刺和幽默。3.现代美国幽默风格应该建立在20世纪60年代的嬉皮士运动中。在战争期间的紧张和严格控制之后,嬉皮士们放弃了他们的幽默。

美国文学史上的几个时期

美国文学史上有几个时期的特点是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高,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低,请注意。初二是一个非专业的问题!但只回答某些问题!我会尽力的!绝对保证质量!打造你知道的品牌!所以请尊重我和我的工作!如果你不能做得更好,请不要发表不好的评论!罚[认】。][如果再版加

对美式幽默影响深刻的美国文学

构成美国文学幽默特性的基本要素分析范文

我梦中的幽默文学

美国文学的发展史与梦有关,而梦与现实之间的鸿沟构成了美国文学的幽默特征。美国文学起源于一个关于宗教信仰的梦。在16世纪的英国,随着宗教改革的深入,清教运动取得了巨大的进步。然而,在17世纪,英国的国内环境变得对清教徒运动不利。玛丽女王暴力镇压了清教徒运动,之后詹姆斯一世也对清教徒采取了更强硬的态度。英国清教徒可以分为两派:不顺从者和改革者。前者比后者表现出更“左倾”的变革意识。面对当权者的力量,革命者开始计划在美国找到一个梦想的地方,建造他们自己的教堂,并以独特的方式管理它。这个计划最终得以实施的原因与其深远的神话渊源密切相关。

在《圣经》中,上帝向摩西许诺,他将把迦南地赐给人类,这是一片“流淌着牛奶和蜂蜜的美丽而广阔的土地”[1,也是人类曾经失去的伊甸园。迦南王国一直是基督教的梦想。对英国的清教徒来说,与其在家里被压制,不如远离对与错的地方,去寻找神话般的梦幻王国。他们认为自己梦想的地方是美洲,这是哥伦布在15世纪发现的新大陆。1620年,五月花号从英国出发,经过几个月的颠簸终于到达美国。当旅行者踏上美洲大陆时,现实和理想之间的反差对他们产生了强烈的影响。贫瘠的自然、恶劣的天气、原始文明和艰苦的生活环境与迦南王国“流淌着蜂蜜和牛奶”大不相同。五月花号包含102名殖民者。到1621年春天,他们中的一半已经死于失调。当梦被反映在不协调的现实中时,“断裂效应”激发了未来美国文学的幽默特征。

在解释幽默起源的三种理论中,不协调理论认为幽默是“断裂效应”的结果,并试图从最普遍的意义上揭示幽默的根源。亨利·柏格森还在《笑声》中解释了不协调理论,并肯定了“任何喜剧效果...包含一些矛盾的“[2”。从这个角度来看,“矛盾”是现实生活中幽默的主要来源。就美国历史而言,当怀有美好宗教梦想的殖民者来到挣扎中的美洲大陆时,理想和现实之间的巨大差距让他们束手无策。同时,这种差异技巧是一种不诚实,从而实现了独特的美国幽默。幽默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差距所造成的尴尬,成为殖民者在恶劣环境中生存的最后一根稻草。从文学上来看,早期殖民文学不仅包含了深刻的清教思想,表达了对上帝最真诚的崇拜,还无意中表达了对现实的不满甚至愤怒。为了平衡精神信仰和物质欲望,文学作品在其不准确之处植入了喜剧因素。

殖民作家威廉·布拉德福德在《普利茅斯种植园史》中真实地记录了殖民者从1620年到1647年在美国荒野的开拓历史。在梦想和现实的关怀下,普利茅斯拓荒史不仅有着深刻的宗教情结,还有来自现实的困惑、不满甚至愤怒。在现实与梦想的鸿沟下,许多殖民文学已经成为理想与物质的矛盾复合体。在表达宗教信仰的同时,它也意味着对现实的不满。1630年,被称为“第十缪斯女神”的安妮·布雷迪·斯特里特和她的丈夫西蒙来到马萨诸塞州。作为一个虔诚的基督徒,布拉德·斯特里特也有一个美丽的梦想。然而,在经历了严寒、饥饿和瘟疫之后,他的作品无意中给现实带来了怀疑和不满。

美国在18世纪初开始的“西进运动”也与梦有关。经过艰苦努力,殖民者逐渐适应了美洲大陆的生活。他们发现尽管食物和衣服的基本问题得到了解决,但仍远非最初的梦想。为了找到现实的基石来实现他们的梦想,殖民者把目光转向了仍然是处女地的“西部”。现实与理想之间的差距导致殖民者采取西进运动的步伐,所谓的“西进运动”开始了。弗莱德里克·特纳(Flederick Turner)在他的文章《美国历史上边疆的意义》中提出,“西进运动带来了新的机遇和无限的再生机会,这使得美国社会生活的流动性,使殖民者能够不断接触到原始社会的简单性,这是美国性格建构的基本要素”。[3]

广阔的西部地区意味着无限的可能性,美国梦的实现似乎指日可待。因为“西方”代表未来和梦想,追逐梦想是“西方”的驱动力。然而,“西方的未来”最终脱离了梦想,祖先们所遇到的理想的充实和现实的支柱在西方人的生活中得以再现。他们意识到历史在重复,现实从未停止攻击梦想。在平衡现实和梦想之间的差异时,幽默逐渐融入美国人的性格,而幽默文学真实地记录了发生在殖民地的一些故事。

詹姆斯·费尼莫尔·库珀(James fenimore cooper)的“皮革袜子故事集”系列小说在想象的基础上勾勒出了一幅西进运动的壮丽画面。库珀不是西进运动的积极分子。他写的大多数印度图片来自想象中的世界。尽管如此,读者可以从库珀的想象世界中读到美国人固有的“西进趋势”,站在苍白的现实中想象隐藏在荒原深处的梦想之地。库珀的《皮革袜子故事集》由五部小说组成。根据小说的出版时间,这一系列的故事大致按照相反的时间顺序讲述了主人公内特·班伯(Nate Bamber)从老年到青年的历程空。劳伦斯提出“系列小说中的袜子故事集...是在相反的时间里讲述的空,从老年到黄金青年。这是真正的美国神话”。[4]

美国诞生于古老的欧洲文明,幅员辽阔,是一个更有活力和希望的新国家。“西部”已经成为最具地理意义的美国单词。它代表梦想、未来和希望。它已经成为被困在“东方”现实中的作家们想象的天堂。库珀的故事充满理想主义色彩,主人公班博神奇地将白人制度理念和印度荒野文明完美结合,体现了美国人在西进运动中的浪漫情怀。因为梦的色彩太浓,与现实形成了巨大的反差,马克·吐温的责任感也在不知不觉中为他的作品带来了喜剧。班伯笨拙地徘徊在两种身份之间,作者库珀试图通过人物形象解决长期存在的种族问题的“一刀切”的做法也是幼稚可笑的,因为太牵强了。

作为一个“本地化”的高加索人,班博用弱肉强食挑战文明社会的规则。尴尬的身份激发了故事的喜剧元素。此外,班博的演讲风格明显模仿了英国绅士的“贵族品味”。文明人的语言习惯并不自然地与当地人的原始信仰结合在一起,这使得读者更加开心。美国幽默文学源于作者的地理意识,这不仅与“迦南王国”和“西进运动”有关,也与横跨大西洋的欧洲文明之间的对话密不可分。

二。跨大西洋对话

美国是一个多民族国家。不同文明之间的对话和兼容,实现了美国文学独特的幽默内涵。在《美国文学地理学:时间空行为与文化成长:1500-1900》(美国文学地理学:空间实践与文化生产1500-1900)中,作者马丁·布拉克纳指出,“通过有意识地详细描述地理特征,自觉的美国作家接受了欧洲文学传统,重塑了美国景观中的传统文学类型”。[5]欧洲,特别是英国传统文学中的对话,已经成为美国文学建设的动力。

作为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新生美国的当务之急是给自己一个清晰的定位和准确的自我认同。在特定的历史背景下,地理和文学自然地结合在一起以实现这一目标。一方面,文学研究的因素已经渗透到地理领域。“领土的独立和完整”已经成为美国文学和英国文学对话中的一个关键词。从盲目模仿开始,到人格的成长和成熟,再到独立和力量,美国文学最终以更强的姿态站在了英国传统文学的对立面。对话中两者的差异和矛盾也成为激发美国文学幽默的重要因素。

在讨论欧洲文明对美国文化的影响时,西方批评家乔治·桑塔纳(George Santana)提出了所谓的“上流社会的传统”,认为对这一传统的反叛最终使美国文学走向成熟和独立。桑塔纳指出,“温和传统”属于欧洲主流意识形态,不适合新生的充满活力的美国。他将这一传统比作具有女性气质的“美国智慧”,但认为真正能表达美国性的是具有极其男性化精神的“美国意志”[6]。首先是“精神”,然后是“意志”。一个来自欧洲,另一个来自美国。它们都是美国文化意识发展不可或缺的要素,体现了美国文明的地理特征。根据不协调理论,由于两种文化的断裂和融合,激发幽默效果的种子自然隐藏在美国文学文本中。

殖民时期和早期浪漫主义时期,美国文学主要模仿欧洲文学,尤其是同语系的英国文学。在美国快速发展的同时,英国文学正经历第二个繁荣时期。本文从胡韦林·希思·培根的论文论证入手,从英国上层绅士的角度深入细致地探讨了社会问题。当散文在英国学术界逐渐走向成熟时,刚刚站稳脚跟的殖民作家也开始从“高调”的角度写论证。无论是约翰·史密斯船长的《新英格兰的描述》还是威廉·布拉德福德的《普利茅斯探险的历史》,作者们都把自己装扮成英国绅士,用纪录片的口吻讲述殖民时期的故事。有趣的是,尽管生活条件极其恶劣,早期殖民作家总是违背自己的意愿,将美国描绘成一个梦想中的迦南王国。例如,史密斯船长对欧洲读者喊道:“在这里,如果人们自由工作,他们可以成为土地所有者...即使他们一无所有,只要他们努力工作,他们也能变得富有”[7]这种逃避沉重和忽视光明的呼声发展了最初的美国梦,吸引了成千上万的梦想家在接下来的几个世纪里踏上美国土地。现在,它似乎被高度怀疑是“空口语”。作者的傲慢和读者的轻信使得看似真实的“现场报道”和发自内心的哭泣变得滑稽可笑。美国文学除了叙事基调外,还将地理特征融入到传统的英国文学模式中,通过“戏仿”创造自己的文学,这也成为美国幽默文学建设的主要因素之一。

英国宏大的英雄叙事始于盎格鲁-撒克逊时期。经历了盎格鲁-诺曼时期的传说后,它终于迎来了以乔叟的《坎特伯雷故事集》为标志的成熟时期。在大洋的另一边,“模拟英雄”模式受到美国作家的喜爱。在美国作家看来,由于英雄叙事模式已经被读者所接受,以这种模式创作的作品迎合了读者的口味。在看似相同的叙事模式下,美国作品根据地理特征创新了故事内容,使美国的“英雄叙事”成为对英国作品的“戏仿”,并无意识地给作品带来幽默。例如,1692年,一位名叫理查德·弗雷姆(Richard Frame)的作家发表了叙事诗《宾夕法尼亚州的简短描述》。在这首诗的开头,他用“英雄对联”的方式模仿了英国传奇“贾文和的绿骑士”。在这首诗的开头,作者说,“我也会告诉你”[8。“耶”这个词显然是模仿欧洲英雄的叙事诗。像《贾文和的绿骑士》一样,富勒姆的诗歌使用了无所不知的叙事视角来概括地讲述故事的背景,并在童话中添加隐喻。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模糊地勾勒出一位“老学究”美国作家在诗歌空之外的形象。正是他的矫揉造作使得“模仿英雄”的叙事变得滑稽可笑。《贾文和的绿骑士》以宏大的叙事模式从特洛伊开始,然后将故事背景扩展到整个欧洲,最后在英国结束。这一系列的叙述符合英格兰的地貌特征——一个希望与欧洲大陆相连的岛屿。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宾夕法尼亚短篇小说中描绘的美洲历史简单得可笑,只有“裸体印第安人”,没有书面记录可供参考。幽默的背后是美国的地理特征——寻求身份认证的广阔处女地。

这种将传统叙事模式与美国地理特征相结合的写作方法深深植根于美国作家的创作理念之中。例如,薇拉·凯瑟的《啊,拓荒者》就是传统叙事模式与美国地理特征相结合的产物。作者讲述了女主人公亚历山德拉在北美殖民过程中的种种遭遇以及她与卡尔的爱情故事。在《简爱》和《远离声音》这样的爱情叙事模式中,灰姑娘曾经在边疆变成了一个强硬的开垦者,在故事的结尾以一种强烈的态度表达了美国人对土地的依恋:“土地属于未来...我们都是旅行者,只是土地保持不变。只有那些真正热爱并理解它的人才能拥有它一段真实而短暂的时间。”[9]

虽然读者被主人公强烈的地理意识所感动,但不难理解故事本身对叙事模式的影响以及由此产生的令人发笑的不协调。可以看出,随着美国文学个性的日益凸显,盲目模仿英国文学变得越来越不合适。在这次跨大西洋对话中,美国作家在平衡“模仿”和“独立”的同时,创作了具有独特美国风味的幽默作品。正如桑塔亚那所说,幽默作家不能完全放弃“温柔的传统”,因为“如果他们完全放弃它,他们的幽默将失去其原有的味道”[6。从“模仿”到“戏仿”,美国文学逐渐找到了自己的文学表达方式,变得独立、成熟和强大。

与英国文学的“精致”相比,美国幽默文学包含更多的暴力因素。受地理因素的影响,“生存”是早期殖民者最大的生存目标。在最恶劣的生活环境中,身体是他们对抗自然的最直接、最悲惨的工具。环境塑造了早期美国殖民者的强烈形象,也在美国文学中制造了更加血腥和暴力的场景。1835年,美国幽默作家A B .朗斯特里特首次出版了一本名为《乔治亚场景》(Georgia Scenes)的短篇小说集,勾勒出早期殖民城市生活的生动画面。兰斯洛特在他的小说中着重渲染暴力场景,在地理意识的基础上为他的作品增添现实主义色彩。例如,在故事《战斗》(The Fight)中,作者这样描述鲍勃和比利之间的裸战:“我看到鲍勃的左耳被扯掉,脸颊左侧的一块大肉被扯掉。他的左眼淤青,血从伤口汩汩流出...比利还在打他,血从鲍勃的耳朵、脸颊、鼻子和手指流出。场面如此血腥,以至于每个人都侧目而视,以免眨眼“[10”。这部小说被林恩称为“噩梦般的暴力笑话”,因为暴力场面太多了,[11]

在文明社会中,对血和肉的正面描述不仅表现出隐藏在人体内的狮身人面像因素,而且由于与文明背景不相容,显得荒谬可笑。美国早期文学中的暴力因素依然存在于马克·吐温和福克纳的作品中,并融入了20世纪60年代黑人幽默故事的创作机制。在“模仿”与“独立”的平衡中,美国文学逐渐独立成熟,在与大洋彼岸的英国文学对话过程中获得了独特的幽默灵感。考虑到北美的地理因素,美国幽默文学的形成也离不开不同地区幽默之间的对话。

三。

随着先锋们的逐步推进,美国幽默文学在对话的三个维度下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并逐渐成型,即“东方幽默”、“西南幽默”和“文学喜剧”。“北方幽默”是美国幽默文学最完整的雏形。传统文学强调简洁的语法和优美的写作,但缺乏“炉边故事”的灵活性和亲和力。“北方幽默”文学是两者的有力结合。现在看来,文学文本和口头故事的结合已经成为美国幽默故事的最早雏形。它还反映了宗主国和殖民地这两个地区以及文明和野蛮文明之间的对抗和对话。华盛顿·欧文(Washington Irving)的一系列幽默短篇小说集中在《北方幽默》中英美文化的对抗和融合。欧文的小说简洁幽默,具有散文的特点。从短篇小说集《素描本》(The Sketch Book)中,我们可以看出他的写作风格深受理查德·爱迪生《大洋彼岸的旁观者》的影响。欧文认为“美洲大陆是一片尚未开发的处女地,只有欧洲大陆才是所有时代的精华”[12。因此,他打算将两者融合在一起,让欧洲传统民间故事之花在美国的处女地再次绽放。例如,《沉睡谷的传说》是从一个德国民间传说改写而来的,其主角伊卡博德·克雷恩(Ichabod Crane)成为“美国佬”形象的代言人。

《美国佬》是美国幽默文学中最经典的地理意象之一。“美国佬”一词最早是由英国将军詹姆斯·沃尔夫创造的。它指的是北美当地的英国殖民者,具有相当歧视和贬低的意义。从18世纪开始,它逐渐消除了贬义,成为自嘲的美国人最喜欢的自我参照。《美国佬》聪明、流畅、老练,已经成为北方幽默文学不可或缺的代表形象。最早的“扬基队”主要由两个人物代表:托马斯·钱德勒·哈利伯顿的山姆·斯利克和塞巴·史密斯的杰克·唐宁。这些生动的“美国佬”形象对后来的幽默文学产生了重要影响。无论是欧文的克莱因,霍桑的丁梅斯代尔牧师,梅尔维尔的亚哈船长,海明威的弗雷德里克·亨利,还是菲茨杰拉德的盖茨比,他们的身体都表现出“美国佬”的特征。他们的故事都闪烁着文明和野蛮之间文化碰撞的火花。

自19世纪30年代以来,幽默文学在美国西南部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与北方不同,“西南方”是美国向西扩张边界的最前沿。拓荒者的身份极度分化。他们要么是体力劳动者,要么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政府或文职人员。写炉边故事的任务自然落在后者身上。正因为如此,美国西南部的幽默作家通常兼而有之。在日常生活中,他们可能是律师、牧师、政治家、记者,甚至是小贩或农民,但在业余时间,他们会记录自己听到的故事,并化身为西南幽默文学的重要继承者,包括朗斯特莱特、约翰逊·胡珀(Johnson J. Hooper)、乔治·华盛顿·哈里(GeorgeWashington Harri)、托马斯·邦斯·索普(Thomas Bangs Thorpe)等。受《大洋彼岸的旁观者》杂志散文的驱动,受社会地位和身份的制约,西南幽默作家的创作总体上具有简洁、生动、直觉和本土化的特点。西南幽默故事继承了英国“流浪汉小说”的主题,引入了苏特·洛温古德(Sut Lovingood)和西蒙·索格斯(Simon Suggs)等经典形象作为说谎者和小人物。在荒野的边缘,不同身份和背景的拓荒者建立了一个眼睛和珍珠混杂的复杂社区,郝浩先生在这个社区享有舒适的地位,有利也有弊。他说南部阿巴拉契亚方言,喝酒追逐女孩。他只关心自己潇洒的快乐,从不关心别人的感受。借助郝浩先生的小人物视角,作者向现代读者揭示了当时的一系列社会问题,并进一步探讨了这些问题的根源。

当幽默故事在南北对话层面走向成熟时,美国社会进入了一个现代工业快速发展的时期。在上世纪初,西进运动完成后,美国经济逐渐转向工业化。随着工业化的深入,美国社会的商业氛围变得更加浓厚,不同地区之间的交流也更加频繁。由于地理关系的变化,文学创作领域也发生了变化。“文学喜剧”是这一时期特定的文学产物。

霍雷肖·阿尔杰是最具代表性的“喜剧作家”之一。他以现实主义的方式写了一百多个“穷小子对富人”的幽默故事,每部小说都是畅销书。随着商业化的深入,幽默文学不仅服务于休闲娱乐,也成为作家谋生和商人获利的重要途径。在这种背景下,马克·吐温的作品应该不时诞生。吐温幽默故事的出现是不可避免的,是美国不同地区幽默文学积累和对话的成果之一。马克·吐温出生于密苏里州,从小就受到西南幽默文学的熏陶。因此,小说的情节大多是以西南幽默故事的模式建构的。同时,吐温意识到只有赢得北方读者的认可,他的作品才有可能扩大市场。因此,当他写作时,他迎合了北方读者的口味,并最终通过纽约出版商取得了巨大成功。西南幽默和北方幽默、文化背景和商业利润、地方色彩和美国特色、英国传统和美国习俗,在多维对话的基础上,马克·吐温的作品很快赢得了最广泛的受众,并取得了“吐温”的品牌效应。

美国幽默文学是在多维对话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商业元素的加入整合了文学的整体创作风格和理念,最终形成了美国幽默文学的独特个性。幽默故事中文化因素与商业因素的融合不仅是社会发展的必然,也是对商业社会最大的讽刺。美国人的性格兼具理想性和语用性,这决定了幽默文学商业化的必要性。商业取向影响了“美国梦”的发展,改变了20世纪末美国幽默文学发展的整体格局。

综合来看,美国幽默文学的成长与作家的地域意识密切相关。当殖民时期的伊甸园梦想在现实的寒冷中迷失,当追逐梦想的西进运动的步伐带来更多失望,当新的美国文明模仿和反叛传统的欧洲文化,当美国不同地区之间的文学对话和融合发生时,幽默被悄悄地融入到作家的作品中。可以说,地理意识是美国文学幽默成长的决定性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