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中国美术学院 > 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区中王澍的设计理念,向王叔咨询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区的建筑规划...

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区中王澍的设计理念,向王叔咨询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区的建筑规划...

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区中王澍的设计理念

请向王叔咨询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区的建筑规划。规划越详细越好...除了他自己和施工队,谁有这个计划?谷歌似乎可以从地球上看到这个计划。这是山南的11栋建筑

中国美术学院象山中心校区是王澍设计的吗

2013年,美国当地时间2013年4月18日,《时代》杂志发布了2013年全球最有影响力的100人名单。中国美术学院建筑艺术学院院长王澍入选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区、宁波博物馆、杭州南宋御街、上海世博会腾头馆、苏州大学郑文学院图书馆、吴三楼等。都属于他。面对当前中国城市大规模拆迁改造的现象,设计师从浙江省象山新校区拆迁现场回收了700多万块不同年代的旧砖瓦作为垃圾处理,有效控制了成本,展示了中国可持续的建筑传统

向王叔咨询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区的建筑规划...

请向王叔咨询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区的建筑规划。规划越详细越好...除了他自己和施工队,谁有这个计划?谷歌似乎可以从地球上看到这个计划。这是山南的11栋建筑

中国美术学院象山中心校区是王澍设计的吗

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区中王澍的设计理念范文

摘要:以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区为例,分析了王澍的建筑设计思想和方法。阐述了象山校区的规划设计理念,包括尊重自然的设计理念、注重历史文脉的设计理念、眼前景观的设计方法、模块化设计理论和异同设计原则五个方面,并从多个方面探讨了王澍建筑设计理念与中国古典园林美学、中国传统文化和地域文化的渊源和联系。

关键词:自然之路;我们面前有一个场景。材料;模块化;相似性和差异性;相似性原则;

摘要:本文以象山校区为例,分析了王澍的设计和施工方法。摘要:从设计语境、设计本质、设计校园五个方面阐述了象山的规划设计理念:重视景观理念、注重历史的设计理念、模块化的理论和相似的设计原则。论述了王澍园林、中国建筑设计理念与中国古典文化、地域文化、美学等诸多方面的传统关系。

关键词:自然哲学;朝向有远景的景色;材料;模块化;相似性;相似性原则;

作为中国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普利策奖获得者,王澍的作品已经成为中国建筑界关注的焦点。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区无疑是展示王澍设计理念的最重要的作品。

目前,对王澍作品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对传统的材料和延续上。例如,白薛婧在《材料意志——王澍在空之间的设计理念研究》中,通过对王澍材料应用和表现方式的研究,探讨了材料在空之间设计中的作用;高晓雨在《新与旧:王澍关于旧材料在建筑创作中的应用的研究》中,注重基于自然方式的材料应用。此外,也有一些论文试图总结他的设计理念,如李阳的文章《解读王澍的建筑设计理念》,从空中总结王澍的设计理念、材料、建筑形式、造园手法和意境。虽然文章内容详细准确,但在组织上仍有不足。此外,王澍的设计思想并不局限于文章中所述的观点,尤其是忽略了王澍对现代建筑的探索。

以王澍设计的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区(一期、二期)为例,结合文献调研和实地考察的方法,总结了王澍的建筑设计思想,主要包括尊重自然的设计理念、注重历史文脉的设计理念、景观设计方法、模块化设计理论和异同设计原则五个方面。

1。自然之路:利用自然,尊重自然

象山校区位于杭州南部群山的东部边缘。它被香山环绕,高约50米,北面和南面有两条小河。校园建设分为两个阶段。香山北侧的第一期工程始于2001年,于2004年竣工。它包括10座建筑和2座廊桥,面积约70,000平方米。南区项目的第二阶段始于2004年,于2007年完成,也包括10栋建筑和2座盖梁,面积近80 000平方米(见图1)。

1.基于自然的选址

在选址方面,王叔等人放弃了位于杭州北部地势平坦、交通便利的政府规划的大学公园,选择了杭州南部的山的东缘和香山周围的土地(见图2)。王叔对景观环境更感兴趣——“按照中国文化的传统,环境中的景观在建筑选址中比建筑更重要”[1。基于此选址,象山校区获得了独特的自然环境,建筑师也拥有丰富的展示空间空。

图1象山校区平面图

图2象山校区地图

2.尊重自然的规划

虽然象山被称为山,但它实际上是一个只有50米高的土堆。校园的位置确定后,王叔并没有砍伐这座山来创造更多的可用面积。相反,他保留了香山,并围绕它设计了校园,使香山成为一个突出的景观。在设计上,该建筑力求与象山和谐共处(见图3)。原始的水系统也被保存了下来。甚至,建筑物和道路以外的土地被转租给农民,他们的土地被征用来种植作物[1]。王澍对自然景观的保护体现了他对“自然之道”的尊重——“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建筑只是景观中不可忽视的次要事物”[2。

象山校区的建筑规划遵循自然规律。象山一期是作为一个花园建造的。空的开始和转向从宏观上看是清晰的。建筑群分为10个建筑单元,分散在香山脚下。前者被视为一个半封闭的庭院,开口朝向香山,或一个独立的完全封闭的庭院。完整性是通过[3]的统一订单获得的。开放式庭院在介绍自然的同时,将自然与自然和谐地结合在一起。

象山二期,王澍通过书法的“自然摆动”处理建筑群体的整体关系。建筑的趋势和起伏的山脉相互呼应(见图3 (a))。

二。关注历史文化:区域文化的渗透

1.建筑型式

王树认为传统符号不等同于传统。“一座现代化的办公楼是否能与‘思是一个卑鄙的房间,但吴德信’的文化精神相结合,绝不能取决于办公楼上是否有一个古色古香的屋顶。当传统被简化为装饰性符号并强加于现代建筑的表面时,它恰恰扼杀了传统的真正意义。”[4]香山校区的建筑既熟悉又前所未有。在第一阶段,庭院是独立的,或者与其他庭院相结合,形成一个相互渗透的建筑空。建筑的水平网格和木窗扇从细节上体现了传统。在第二阶段,建筑形式更加丰富。双向坡屋顶不受传统坡屋顶形式的限制,但由于其同源性和异质性,自然让人想起中国传统的大屋顶。贯穿建筑内外的走廊有江南园林的意味。建筑墙壁上不规则的洞似乎让人们真正进入江南园林。

图3香山校园建筑与香山

2.建筑材料

“在中国传统建筑中,材料的选择必须是第一件事。“物质”这个词不准确,因为事物有“物理属性”,而且它们是活的。”[[5]王澍对材料的态度深受罗兰·巴特符号学和弗兰·普雷斯顿建构理论的影响。在选材方面,象山校区遵循乡土材料的原则,使用具有地方特色的材料作为建筑材料。由于江浙两省竹子资源丰富,大量竹子被用来制作栏板或装饰和维修构件,或用竹模板浇筑混凝土,使混凝土形成特殊纹理[6]。这种做法也使建筑与自然有了更完整的印象。

“旧材料的新用途”是另一个特点。700万块旧砖和旧瓦在[1号校园内使用(见图4 (a)-(c))。这些旧材料来自当地和历史。它们的使用给了新建筑一种历史感和归属感。王澍认为,旧材料在重复使用后会恢复原来的尊严。此外,旧材料的使用节约了资源,避免了浪费,这也将影响师生的生态观念[1]。

图4传统材料和施工技术

王澍对传统的关注也体现在对传统建筑技术的运用上。例如,“瓦床”砖是浙东一种独特的传统建筑方法,用来切断材料与原有房屋的联系,让工匠们可以自由玩耍[7]。19世纪中国工匠发明的“推覆墙”用于香山校区的建筑外墙(见图4 (d)),这种传统工艺创造的墙面纹理简单,适合攀援植物。裸露的石头混凝土被用来铺设地面。王澍利用这些传统技术创造了象山“中国风味”校园。

3。景观:中国古典园林技术的应用

王澍曾称自己为“17世纪的学者”[8。17世纪是江南私家园林建设的高潮。王叔表达了他作为学者的感受。象山一期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中国传统园林的精神,因为它关注“园林”——曲折多变的道路,以及对建筑的观察和观察,从而营造出中国传统园林整体的氛围。第二阶段的重点深化到“路径”——对中国传统园林“曲折”的现代解读。观众在建筑物内、建筑物之间、建筑物与自然之间“漫步”,或者对空感到好奇,或者回忆起传统的音阶[8]。童珍在《江南园林志》中提到的造园三大境界都在象山校区得到了体现:适度的密度、淋漓尽致的曲折和眼前的风景。

1.密度是合适的

作为空中的次要事物,建筑通过与香山的对话与环境有机结合,而建筑与建筑之间的对话实现了整个建筑序列的实际情况和密度的变化。

从校园整体情况来看,香山稀疏,校园建筑密集。就校园建筑而言,校园的第一阶段是稀疏的,第二阶段是密集的(见图5)。然而,校园第二阶段的建筑密度仍有变化。“象山二期不是为了比较基础的复杂性和建筑类型的简单性,而是为了模拟基础的复杂性和建筑的复杂性...因此,焦点不再是建筑物和空山上残留水的白色场景...密度并不发生在建筑和香山之间,而是发生在不同类型的建筑之间,”董豫赣在香山校园二期评论道。

图5象山校区密度分析

2.波折淋漓尽致

“花园里至少有两条路。一是功能性、标准化、便捷化。另一个是高和低,上和下。你可以说这是一条哲学之路,但它至少是两条路,永远不会是一条只有纯粹功能的路。”王澍已经将李渔在“休闲随笔”中提到的“哲学轨迹”渗透到设计中。例如,二期实验中心大楼设计了一系列连续的路径来包围大楼的内部和外部(见图6)。这些道路既不是方便的功能性道路,也不能简单地归类为装饰性部件。这可能是王澍提到的“哲学轨迹”。这种道路形式在一定程度上模拟了中国园林建筑的走廊。

图6象山二期建筑外墙折叠廊

3.我们面前有一个场景。

“我们面前有一个场景”是王童先生认为的花园的最高境界。在象山校区,许多地方都使用古典园林框架和其他技术在他们面前创造一个场景。

(1)帧场景泄漏场景

象山校区布置有各种类型的风景框架,根据其形式大致可分为五种类型:方形风景框架、方形组合风景框架、太湖石风景框架、空复合型风景框架、瓦漏墙风景框架[9],漫步象山校区,风景无处不在。

一期工程3号楼有一扇6 m高的门(见图7 (a)),其长宽比参照范宽的《西山旅游图》。透过门回望青山,景深得到加强,巨大的开门尺寸与周围的小门框形成强烈对比,王叔称之为建筑中的“蒙太奇”[10。

王澍扩大了图书馆正面的旧格栅窗(见图7 (b)),满足了照明和通风的需求,同时创造了独特的窗户效果,这更有可能激发人们从内而外观看[10的兴趣。这种立面生成技术也已应用于其他建筑。

图7方形场景框架

王澍“对形式怀旧没有兴趣”,他对传统元素的运用更多的是关于转型。象山校区的建筑立面使用了大量太湖石头剪影(见图8),看起来很随意,但很迷人。砖砌的漏墙构成的风景框架具有朦胧的视觉效果,使风景具有“吉他后面还藏着半张脸”的美感。

(2)借景

象山校区的建筑布局没有轴线,但看似随意的布局“不知不觉地受到了某种视觉联系的限制”[11。这在第二阶段尤为突出。

香山二期16号包豪斯收藏楼和17号管理楼之间的公共场所,以香山为背景,朝北为14号建筑学院教学楼(见图9 (a))。通过14号楼,我们甚至可以看到南边的16号和17号楼。这三座建筑包括它们之间的公共空构成了看和被看之间的关系。

图8太湖石形镜框

图9香山二期庭院关系

通过建筑物15的门开口,建筑物14是观察的对象(见图9 (b))。建筑物18和建筑物19设置有建筑物外部的折叠走廊,在看见和被看见之间具有相同的视觉关系(见图9 (c))。王叔还表达了他对设计草图中视线的考虑(见图10和11)。

图1 0香山二期建筑景观分析

图1王书《1 1号楼素描》视野研究

四。异同:异同

王澍对建筑异同的研究最早是在他的博士论文《虚构的城市》中发现的。其中,他多次提到晚清西丰的全貌。王澍从类型学的角度对此进行了阐述,将村落的结构分解为由“诗性个体”组成的类别之间的各种排列和组合,这些相似的个体不是简单的克隆体。后来,王澍也把这种相似性差异称为“相似性与差异性”[12。

象山校区的设计渗透着王澍的异同思想。象山校区两个阶段的建筑风格明显不同,但建筑似乎很和谐。这种协调源于建筑之间的相似性。稍微观察一下就会发现建筑、庭院和庭院、窗户和窗户之间的区别...

1.建筑与自然

王澍认为,“自然山水的形状影响着人们的生活状态和命运”。在他看来,花园不仅仅是花园,而是另一种针对基本建筑观点的方法论,他的视野正在转向“自然形态”的世界[13。

象山校区(特别是二期)的屋顶形式从起伏中呼应着山,这是建筑对象山形的分形同构。其他“自然形态”的模拟也反映在一系列太湖石质风景框架和校园单体建筑中。这些单体的形式都是基于太湖之石,但它们的具体表现包含了无数的变化。

2.建筑与建筑

建筑物之间的相似性一方面是由于它们形态的“同源性”,另一方面是由于模块的应用。自然事物在相似性上交织在一起,同时,找不到两片完全相同的叶子。由相似图形构成的建筑立面和由相似平面布局构成的建筑主体(见图1第一阶段的4、5、6、11和18号建筑)…相山校区随处可见相似和不同的设计策略。

3.团体和个人

从建筑群体的角度来看,第一阶段主要以化合物的形式出现,化合物与化合物之间存在形式上的差异。第一期的四栋建筑均为复式,其中三栋建筑四面封闭,不同于其他三栋建筑三面封闭,一个开口。然而,由于人们的格式塔心理,这四座建筑的平面形式仍将被视为大小相似的正方形(见图12 (a))。

在建筑的第二阶段,各个单元的组成和群体的布局是相似的,就像一次完成的书法作品(见图12 (b))。

图1-2象山校区单体和群体的相似性

五.模块化:现代化和高效率

传统概念中的“相似性和连续性”世界观通过捕捉图像和拼贴组合,建立了一套“模块化”类型符号系统作为建模手段,从而在事物之间产生连续的差异,从而“模仿自然”[12。

王澍在他的住宅设计中完成了一个模块化实验,将花园风格空融入到空建筑的建造中(见图13)。分布在建筑各处的物件、[/k0/]或家具或器具被反复操纵,并以与人相关的几种不同尺度拼凑在一起,这也成为王书一贯的“造字方法”[12。

秋瑾叶在他的文章《凝视与瞥》中将王澍的模块化语言分为三个层次,即“建构层次”(笔画),即建构实验;单体层面(母题),如吴三楼、瓦源楼、太湖石楼等。这个级别还包括几个不同的级别。群体组织(构图),即所谓的“绘画观念”和“书法构图”[12。

图1 3王叔家中的模块化实验

1.写作风格

写作技巧是建构层面的“造字方法”。王澍的一系列建构实验为这种“造字方法”提供了强大的生命力。象山一期在建筑外墙水平排列密集的瓷砖屋檐,不仅降低了外部观察者的视觉尺度,也实现了建筑与历史的对话。象山二期工程使用了瓷砖墙,使得长期以来丢失的传统建筑技术得以重新应用。冲压技术、钢玻璃、预制混凝土和瓷砖结构……一起形成了这一层的模块。

2.动机

主题是单体层面的“造字方法”。2005年,王澍在宁波鄞州公园设计了五栋小楼,名为“五间散置屋”。这五栋小楼的形式和施工方法为香山校区二期建设积累了宝贵的经验(见图14)。“五散屋”中的建筑被定义为几种不同的类型——“山房”、“水房”和“庭院”,这已成为王澍独特的设计语言。象山校区二期,王树通过这些类型变化的组合,设计了具有相似特征的建筑群体(见图15)。太湖石屋是这一层次的另一种语言形式。

图1 4宁波五三坊与象山校区二期类比

图1 5象山校区二期设计手稿模块

3.作文

组合是集团组织层面的“造词方法”,用于规范不同层次模块的组织方案。构图主宰了王树的整个模块化系统,是最能反映他设计思想的模块化层次。

王澍最大限度地将这种“写作方法”运用到象山二期校园。第二阶段的整个校园由书法构成,但看似随意的建筑布局很好地处理了各个单元之间的关系,同时绘画理念的方法贯穿其中。正是这种融入校园空的全球构图方法,在绘画概念方法下,花园式建筑空也显得更加生动。

王澍的模块化实践也为中国传统建筑的现代化提供了可能。同时,象山校区从设计入手,以少土方、就地取材、新老材料利用、模块使用等策略是节能、省时、省钱的有效措施。

六。

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区是王澍设计思想的缩影:他追求传统,反对复制和表现历史。因此,他对传统的把握更多地在于空情感的建构和材料历史情感的传递——他的作品不是传统的,而是充满了自然的文化气息。他用现代建筑技术和现代模块化理论建造了一座建筑,但他使用的模块不同于西方的组装模块,而是基于现场的,充满了变化。他从自然的角度出发,因地制宜,减少土方工程,将旧材料用于新用途,这些都体现了节能的理念。

王澍是中国建筑界的一个特殊人物。他出生在中国正统的建筑教育体系中,但他更像一个学者、诗人、书法家和画家。童鸣评论说,王澍是“一个来自中国建筑业土壤的外国人”。他不想听从别人的意见,也不想无知。他坚持对中国传统的理解和改造,最终形成了独特的建筑设计方法。王澍为他的作品写了很多文本,但他并不打算解释建筑,更像是一种诗意的解释,这也受到罗兰·巴特(Roland Barthes)写作理念的影响。因此,阅读王澍的作品更像是一个重写的过程。

参考

[1]王叔,卢文宇。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区[。建筑杂志,2008 (9) :50-59。

[2]王叔。我们需要一种回归自然的哲学,[。《世界建筑》,2012 (5) :20-21。

[3]王叔,凌杰,李鲍彤。比例。行走:中国美术学院象山一期和二期工程比较[。室内设计与装饰,2008 (3) :50-60。

[4]我相信思想的力量:王舒[专访。[2017-11-01]。http://www.ikuku.cn/article/w oxiangxin sixianglealieedjazahua-nfang Wang。

王叔。简介[。时代建筑,2012 (2) :81-88。

太阳文清。符号翻译:以象山校区为例,探讨王澍建筑的地域特色[。山东工业技术,2013 (7) :114-116。

[7]王叔。自然形态的叙事与几何:宁波博物馆创作札记[。时代建筑,2009 (3) :66-79。

秋瑾·耶。王舒:也谈当代文人建筑师现象、传统建筑语言的现代转型等问题[。建筑师,2013 (1) :6-14。

[9]秦佩蓉。“框架观”在新中国建筑中应用的微观探索[。郑州:河南理工大学,2015。

王叔。那天[·杰]。时代建筑,2005 (4) :96-106。

[11]彭一刚。中国古典园林分析[。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5。

秋瑾·耶。凝视和瞥[。建筑杂志,2014 (1) :18-29。

童鸣。在零[写作。建筑杂志,2012 (6) :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