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38120字硕士毕业论文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体系研究

38120字硕士毕业论文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体系研究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38120字
论点:中美,对话,战略
论文概述:

中美对话其核心主要在于:解决现实的问题、探索规则和规范,构建中美关系模式。随着中国的崛起,美国深陷反恐战的泥潭,中美实力对比已经改变。为此,在布什政权的后期,美国也改变了

论文正文:

一、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机制创造的战略环境

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机制的建立有其特定的战略背景和客观基础。理论上,机制的建立通常取决于对协议的需求、问题密度的增加、对原则和规范的需求以及对特定信息的需求。[22]因此,建立一个机制必然是解决这些需求和问题的体制安排。从这个角度来看,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机制本身的建立是发展中美关系、处理中美关系中的问题、在新的国际国内战略环境下进行未来战略设计等各种需求共同推动的结果。

(一)国际环境:中美大国间的协调与冲突
21世纪以来,国际政治、经济和安全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以中国为首的新兴大国集团的迅速崛起导致了传统大国或美国等大国集团的相对衰落。传统大国和新兴大国已经进入相互包容、合作、竞争和治理的时期。他们的互动正在塑造一个新的国际核心结构和战略态势。[23]国际体系进入了一个巨大变革和调整的时期。中国的崛起改变了中美之间的实力对比。美国已经从绝对优势转向相对优势,进一步缩小了中美之间的实力差距。2000年,美国国内生产总值是中国的8倍,2010年不到中国的3倍。[24]中国和其他新兴国家正在国际舞台上获得影响力,而美国等传统大国的影响力相对下降。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发达国家的总份额从65.4%下降到57.7%,而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份额从34.6%上升到42.3%。中国升至6.394%,成为第三大股东。在世界银行,发展中国家和转型国家的投票权增加了3.13个百分点,达到47.19%。中国的投票权从2.78%上升到4.42%,成为第三大股东。美国的投票权从16.36%下降到15.85%。[25]总的来说,中美权力关系的变化与新兴国家和传统大国权力比较的变化是一致的。尽管西方大国在世界上仍然拥有相当大的优势,但新兴国家的实力正在迅速增强。根据《世界经济展望》报告,2012年和2013年亚洲新兴经济体的增长率分别为6.7%和7.2%,将是同期全球经济增长率的两倍。[26]在这种变化中,中美两国的份量和作用日益突出。中美关系日益提升到全球水平。中美关系更加平等和战略性。因此,在新的基础上,中美“解决结构性矛盾,制定新的制度博弈规则迫在眉睫”[27]中美关系不再是单纯的双边关系,而是与世界体系密切相关的大国之间重要而复杂的关系。
随着国际大环境的变化以及中美实力和地位的变化,中美之间的矛盾和问题越来越明显。2008年之前,中美贸易、人权、对台军售等问题一直存在摩擦。特别是在军事和地区战略上,中美对抗日益明显。2009年,美国宣布高调“重返亚洲”,并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试图从战略上“对冲”中国。2009年,美国加快了TPP进程,打破了建立东亚共同体以平衡中国在亚太地区持续增长的影响的进程。2011年,美国重返东南亚,介入备受瞩目的南海和东亚东海海洋领土争端。2012年,网络安全问题成为攻击中国的新借口,“中国的网络威胁”成为中国威胁理论的新内容。总的来说,美国对中国奉行“战略再保证”和“战略再平衡”的双轨政策。一方面,它寻求与中国在地区和全球层面的深入合作,欢迎中国的崛起,欢迎中国成为美国体系的支持者;另一方面,中国的战略将被阻止和威慑,其在亚太地区的“前沿部署”将得到加强,多层次的联盟安全网络将得以建立。这些问题是一个崛起的大国和一个防御大国的结构性问题。它需要在中美之间找到一个合理的解决方案。上述整体环境的变化要求中美之间进行客观合理的定位,寻求超越冷战“零和思维”的模式和制度框架。尽管美国强调中国的崛起不同于19世纪美国和20世纪日本的崛起,但美国仍对“中国威胁”或“未来不确定性”深感担忧。同时,中国也非常担心美国“遏制+接触”的进攻性预防政策。因此,一个体制框架和富有成效的机制可以缓解结构性冲突的升级,改善信息交流,降低交易成本,并建立未来的期望。这样,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机制的建立实际上具有非常重要的战略价值。

二。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的产生和进程

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是中美之间最高级别的对话机制。自2009年以来,对话已经举行了四次,并在中国、美国和世界产生了极其强烈的反响。审查该机制的建立并梳理其发展过程是评估和评价该机制的先决条件。在创造、促进和发展方面的讨论和争论也反映了中美关系的时代特征。

(一)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
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机制建立于2009年。其前身是中美战略对话机制和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机制。中美战略对话机制成立于2005年,是一个部长级对话机制,主要讨论中美之间的安全、军事和国际问题。中美战略经济对话机制(SED)成立于2006年,是副总理一级的对话机制,专注于整体、战略和长期问题,包括经贸、能源安全和气候变化。2005年8月至2008年12月,中美举行了六次战略对话。2006年12月至2008年12月,中美举行了五次战略经济对话。2008年底美国政权的更迭和奥巴马当选美国新总统给两国对话机制的形式和内容带来了许多不确定性。该机制是否将继续维持;哪个部门将领导两国未来的对话?如果保留,未来对话应包括哪些主题等。,都给SED和SD机制的前景打上了问号,成为当时讨论的焦点。早在2008年美国总统竞选期间,奥巴马就致函美国驻北京商务办公室,称:“美中两国有必要继续深化经济、安全和全球政治问题领域的高层对话机制。”[35]希拉里·克林顿还提议加强中美战略对话,希望建立由美国国务院而不是财政部牵头的全面对话。奥巴马2009年1月就职后,他提议将中美之间最初的战略对话和战略经济对话合并,并将合并升级为相关领域更全面的对话。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在2009年2月13日对美国亚洲协会的演讲中表示,由美国财政部牵头的美中战略经济对话模式将在未来进行调整。希拉里·克林顿于2009年2月20日访问中国,并在原则上就建立战略和经济对话达成协议,这消除了此前的许多疑虑。克林顿明确表示,定期磋商的高级别机制将继续下去,但强调将调整规格和范围。关于未来对话的内容,显然,除了保持广泛的议题外,具有强烈共识和许多利益重叠的议题将被选为对话的新焦点。[37]2009年4月1日,胡锦涛和奥巴马在20国集团伦敦金融峰会上首次会面。两国元首同意共同努力,建立“21世纪积极、合作、全面的中美关系”,并同意建立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机制。[38]迄今为止,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机制终于建立,对话机制的重要性已成为中美之间的共识。

iii。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的主题、议题和成果...16
(一)对话的主题和影响...16
(二)对话的主要议题及其变化...17
(三)对话的主要成果及其评价...18
四、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机制........21
(一)战略问题:强调战略和经济问题........21
(二)话语权问题:对话的平等和有效性........22
(三)机构动力学:惯性维护和机构创新........22
五、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机制及中国未来对策........24
(一)新团队、新问题和新流程........24
(二)中国的政策与对策........25

结论

鉴于上述情况的变化,中国需要考虑具体的对策。中国新领导人将保持以往经济政策的稳定,并加强与美国的关系。主题不会改变。然而,如何在对话中合理设置话题,引导对话进程,有效反映中国的关切需要认真考虑。从中方代表来看,汪洋副总理长期担任省级领导职务,对经济问题和中国国情十分熟悉。国内经济问题将是他的长期目标。因此,他很可能应对美国在宏观经济政策、人民币汇率等问题上的高强度压力。国务委员杨洁篪曾是外交部长,也被称为“美国运通”。他对美国有丰富的外交经验,处理国际关系的能力很强。因此,在控制战略对话方面,他应该与美国的克里平起平坐。两位新领导人都经历了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了解了整个对话过程和形势,这是他们作为国家元首代表参与对话的极为有利的条件。
从中国面临的问题来看,保持中国经济持续增长仍然是新一届领导人的核心问题。继续调整产业结构和深化国际合作也将是两项重要任务。因此,在汇率问题、人民币升值问题和中美亚太经济合作问题上,我们需要为与美国的长期谈判做好准备。特别是,新任美国财政部长雅各布·卢更精通预算问题。他的主要任务是解决财政赤字。因此,中美贸易平衡、中国购买美国国务卿克里将改变美国“重返亚洲”的基本姿态,倡导“亚太再平衡”的再平衡,这将普遍缓解安全问题上的对抗。然而,美国因此将在网络安全等新兴问题上加大对中国的压力,中美之间关于网络安全的辩论将会加剧,这已成为可预见的事实。中美在互联网空上的竞争也将升温。中美“网络战”背景下的规则、秩序和规范的讨论将正式浮出水面。这些都是2013年中美战略对话中不可回避的话题,其影响将是长期的。

参考
1。倪世雄。当代西方国际关系理论[。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01。
2。阎薛彤和孙雪峰。国际关系研究的实用方法[。北京:人民出版社,2001。
3。李·邵军。[国际政治导论。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2.
4。刘明。游戏:冷战后的美国和中国[。北京: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2005。
5。唐笑和约翰·杨。政治学基础[。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2007。
6。王缉思、倪锋和余万里。美国在东亚的角色:观点、政策和影响[。北京:吉吉出版社。2007.
7。施尹红。三十个战略问题——中国对外战略思想[。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8。
8。熊志勇。中美关系60年[。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9。约翰·米尔斯海默(美国)。大国政治的悲剧[。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
10。约翰·米勒·怀特(美国),戴敏。中美关系新战略——零和博弈中的双赢之路[。北京:中信出版社,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