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史学 > 音乐学研究方法与音乐史学方法的学习,音乐史学与音乐考古学的联系与区别

音乐学研究方法与音乐史学方法的学习,音乐史学与音乐考古学的联系与区别

音乐学研究方法与音乐史学方法的学习

音乐史学与音乐考古学的联系与区别音乐考古学是一门以各种音乐活动遗留下来的物质对象为基础研究古代人类社会音乐史的科学。从广义上说,这是音乐史的一部分。其研究目标接近音乐史。它是“古代人类的音乐状况”或“古代人类社会的音乐史”。除了主要依靠音乐学,音乐考古学还必须

音乐学概论课程讲些什么

我不明白我学到了什么,但我糊涂了...以下是音乐学第一章的列表。音乐学概论。第一节音乐学的定义。第一节主体名称的来源。第二节研究对象和学科范围。第三节主题研究方法。第二节音乐学分类体系。第一节罗马体系。第2节阿德勒系统 从德国回来后,他向中国介绍了西方音乐理论。除了音乐理论的基础知识,他还是中国比较音乐学的创始人之一。除了翻译和介绍西方比较音乐学的概念,他还使用了比较方法。

音乐史学与音乐考古学的联系与区别

音乐史学与音乐考古学的联系与区别音乐考古学是一门以各种音乐活动遗留下来的物质对象为基础研究古代人类社会音乐史的科学。从广义上说,这是音乐史的一部分。其研究目标接近音乐史。它是“古代人类的音乐状况”或“古代人类社会的音乐史”。除了主要依靠音乐学,音乐考古学还必须

音乐学概论课程讲些什么

音乐学研究方法与音乐史学方法的学习范文

通过这段时间的学习,我发现了中国音乐史更加广阔的天地,又重新认识了这门学科:它不仅仅是对基础知识的稳固掌握,也要注意音乐史学方法的学习,注意音乐学研究方法的学习,这样才能向前走得更远。虽然取得的进步还很有限,但我还是想把这段时间对中国音乐史的学习做一个总结与回顾。

一、音乐学研究方法研究

在《汉魏琵琶源流史料分析考证》中,作者遵循了“史料+问题+讨论”的思想。作者认为汉代琵琶没有起源于“乌孙理论”的原因,有三个原因。这有三个原因。1.“乌孙理论”:非理性之一。作者运用历史与逻辑相统一的方法,解释了“乌孙理论”的民间传说是以历史事件为基础,被夸大了。历史的原貌没有提到琵琶的制作,这是一个传说的错误。其次,笔者根据《乌孙理论》的记载,运用分析和综合的方法来推断乐器的演奏,对此进行了否定。不合理3、从历史命名的经验中推断和分析否定。2.“弦理论赋”是原因之一。作者引用段安的《乐府札鲁》和杨晨的《乐书》文献记载,从历史文献中演绎,运用历史与逻辑相结合的方法证明弦乐器是历史上乐器家族的一员。第二个原因是,从三国到唐代,文献记载圆音箱琵琶起源于弦鼩,并进一步梳理文献记录来判断弦鼩的合理性。第三个原因是圆音箱琵琶是根据弦鼩的形状和性能由弦鼩发展而来的。在这个不合理的论点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作者对历史和逻辑统一方法的应用。

一般化是指基于事实和对个体物体的观察陈述而上升到普遍性的知识。他通过归纳来完成它。强调创新时,概括是一个重要因素。当使用一般化方法时,他应该注意1。概括必须与抽象相结合,对观察到的材料进行比较、区分和抽象,找出共同的本质特征,从而概括和获得原则。在《聂耳性格特征中的批判性特征》一文中,作者关注聂耳性格特征的形成和升华,以及在艺术批评中对第一手资料即聂耳日记的连续解读中的表现。作者充分利用广义经验方法,抽象聂耳性格特征中的批判精神,准确地确定了这一批判性格特征在无产阶级世界观形成中的作用。2.泛化必须与演绎相结合。概括的过程首先是归纳的过程,它具有一定的可能性。为了避免这种可能性并作出有规律的概括,推论必须作为指导。在《中国音乐史研究中的反向调查》一文中,作者首先总结了11个反向调查结果,然后从总结中演绎出中国古代音乐和姐妹艺术的四个不同特征,最后演绎得出五个推论。

在《聂耳创作中的音乐意象》中,作者运用归纳法对聂耳的音乐意象进行了分类,如工人意象和女性意象。在《回顾20世纪20年代和40年代中国新音乐的理论与实践(上)》中,作者运用分析和综合的方法探讨了对20世纪和40年代中西音乐关系的理解。在《中国古代音乐史研究中的反向调查》中,作者采用归纳演绎的方法,从11个反向调查结果的归纳中进行演绎,进而演绎出五个结论。此外,还应注意从抽象到具体的方法。

二。音乐史学的学习方法

中国古代音乐史的研究方法一般都是技术性的和导向性的。

1.技术方法主要包括音乐史料的收集、鉴定和分析。音乐史料分为音乐本体史料和音乐外围史料。音乐本体的史料主要指乐谱、声学、人物、文物等内容。音乐外围史料(Historical materials of music)主要是指与音乐相关的音乐本体之外的史料,如音乐家的书信和笔记,音乐家生活的社会环境留下的各种历史文献等。在音乐史学技术方法的具体实践中,音乐本体论的史料分析往往与音乐外围史料分析相结合。在《唐礼寿墓石刻壁画及坐着和站着的表演者出现的时间》一文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理解这两者的结合。笔者认为李寿墓石刻壁画(音乐本身的史料)不符合文学(音乐外围的史料)中记载的作为表演者坐着和站着的情况,所以它不是作为表演者坐着和站着的形象,而是私人女性音乐即民间音乐的写照。(1)麻衣子:作者首先在石头刻画中描述了舞妓的数量和服装,然后引用了唐杜佑的《童店》中六首乐曲和八首乐曲的数量和服装,从而得出结论,图像中的女舞者不是坐在看台上的那个。(2)乐器:根据唐代《通典》、《乐泰灵璧集》和隋书《乐记》中所记载的坐直表演者的乐器组合特点,指出与李寿墓石刻中乐器的六大差异。从乐器的角度来看,壁画不是秋子音乐,也不同于燕乐。(3)对音乐品位不满意:坐式和站立式表演者的音乐是皇帝制作的,其规模、形状和特点与普通音乐和舞蹈不可同日而语。作为臣下,李寿不能使用坐和站表演者的音乐,音乐等级也不匹配。笔者在分析音乐本体史料和音乐外围史料有机结合的基础上,对这三个方面进行了论述,得出了一个合乎逻辑、令人信服的结论。

2.定位方法主要包括横向研究、纵向研究和反向调查方法。横向研究是音乐史研究与当时经济、政治、思想文化背景的联系,如《唐宋社会生活与唐宋遗产》;纵向研究是从音乐发展的连续联系中探索音乐发展规律的一种方法,如《西方音乐传入中国考》;逆向检验的基本方法是从今天到过去,如“中国古代音乐史研究中的逆向检验”。

对这些音乐学研究方法和音乐史方法的研究,有助于增强我们的逻辑思维能力,理解和区分事物,增强我们对复杂事物的洞察力,有助于我们在音乐史研究中更进一步。此外,这些理论知识往往是穿插和组合在一起的,我们应该注意通过全面的学习和灵活的应用来掌握它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