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38693字硕士毕业论文论五四女作家“姐妹情谊”写作的困境

38693字硕士毕业论文论五四女作家“姐妹情谊”写作的困境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38693字
论点:情谊,姐妹,女性
论文概述:

本文是文学论文,笔者认为从建构到解构,从堆砌到瓦解,无不显示出五四女作家“姐妹情谊”书写的困境,也无不体现出其充满智性的女性意识。

论文正文:

第一章五四女作家写作的姐妹情谊背景第一节历史因素——主流文学中的空自古以来,中国文学的主权一直掌握在以儒家传统为核心的男性作家手中。主流文化和主流文学也在男性话语中建构 在古代社会,男人的话语权控制着整个语义系统。他们“创造了妇女的文字和角色,创造了妇女的价值观、妇女的形象和行为准则,从而创造了所有关于妇女的言论”。甚至像“妻子”、“妾”和“女人”这样与女人的生活和情感密切相关的词也不是来自女人的话。他们依靠宗法文化坚不可摧的大门,坚定地“封闭了女性从历史文化中觉醒的可能性”。他们用“扭曲”、“逃避”和“抹杀”的语言策略来虚构男性统治下的女性世界,使女性群体在数千年的历史沉浮中被塑造成“虚构的另一个”。同性友谊的书写揭示了这一历史话语分布的不公平。 熟悉古代文学史的人都知道,在男性书写的主流文学叙事中,男性友谊的书写无处不在,并层出不穷。男性作家总是沉迷于编织“英雄珍惜英雄”的男性神话 无论是“与柳树分离”还是“饮血宣誓效忠”,都表达了人类之间坚不可摧的兄弟情谊。“友谊”这个词已经成为兄弟情谊的同义词,兄弟情谊已经在一起生活了几千年,血浓于水,生死相依。 此外,许多正统的文学作品都融入了“同性恋者”的元素。它的悠久历史可以追溯到先秦时期的“比淘气的男孩大”和“英俊”的理论 后来韩乐府的《别氏》用“鸳鸯”、“树枝树”等意象表达了友谊之外的男性同性爱情,这就是所谓的“此外,我是一棵树,我和儿子一样” 过去他们是恋人,现在他们参加了仪式。 阮籍的《咏怀》在魏晋是第十二部。它还用再续前缘“携手等待爱情,留在过去,分享同样的衣服和衣服”的语气描述了安·凌俊和龙阳君之间的同性恋爱情,“画家们写下明确的誓言,在使用时不要忘记”。这种“龙阳的好”和“破袖的爱”从此逐渐上升为文学创作中被广泛认可的同性恋标签。 直到明清时期,“男性文化”盛行,“男性小说”盛行,将同性恋题材的写作推向了历史的巅峰。 《姐妹情谊》写作的萌芽..............................尽管主流文学中“姐妹情谊”的书写被男性谎言所遮蔽和压制,但有了伪装就有力量去抗争,有了谎言就有指责去揭穿谎言。 当男人用自己的想象为女人说话时,那些被说话的女人在唤醒了她们的主体意识后,逐渐学会了在主流历史的边缘掀起浓密的网。他们在黑暗的表面下摸索和呼唤被男性力量分开和分散的姐妹同胞。她们通过姐妹之间线索的接触,在现代文学中建立起“姐妹情谊”写作的文学走廊,为后来的女作家写“姐妹情谊”奠定了历史基础。 1.明清男性作家笔下的“姐妹情谊”古代男性作家的作品中出现了许多关于“姐妹情谊”的叙事,如《芬芳的伴侣》中的崔云剑、曹玉华、《聊斋志异》中的冯三娘、樊氏娘、《浮生六记》中的陈云、韩媛、《玉香梨》中的白龚宇、鲁李梦等。这些女人之间的关系,除了爱情和姐妹之间的友谊,还模糊地揭示了女同性恋者的情感倾向 以狐狸精小说闻名的蒲松龄曾在他的《聊斋志异》中生动地描述了普通人的妻子樊氏娘和狐狸精冯三娘之间的爱情和分离。 当两人第一次见面时,他们“用胳膊笑着,说话温柔”。结果,他们彼此相爱了很长一段时间,并且彼此依恋。\" 他们像普通男女一样交换金色发夹和绿色发夹。他们互相聊天来解决他们的感情。离开后,他们赢得了许多无聊、对未来的希望和相思病。 然而,两个美女之间的爱情不能在她们希望的社会环境中自由进行。他们不仅要担心“仆人和仆人互相看着对方”,还要担心“那些说话生东西、飞得短、流得长的人”。他们的爱只能秘密进行。由于缺乏自由,十一娘一再敦促范十娘“不如皇帝的计划好”,为了“相聚一百年”,干脆嫁给孟生 然而,这两个女人相爱了,但是由于易装癖者的不同方式而结束。 这不禁使我们思考,作者在这个异装癖爱情故事背后的意图是什么?他是不是希望通过这部小说来抵制异性恋机制并证明姐妹情谊是正当的?或者是为了实现男人通过他人的感情来观察的愿望,比如花鬼、狐狸精等等,暗示姐妹的感情是脆弱和虚幻的?这部小说的悲剧结局恰恰指向了后者的写作动机。尽管浪漫主义作家蒲松龄意识到“姐妹情谊”的可能性,但他强烈的男性话语霸权迫使他屈从于现实。因此,他很自然地用“异装癖者和魔鬼不同的方式”来分组的方式来阻止女人的爱。即使冯三娘和樊氏娘终于走到了一起,那也只是一种虚假和象征性的完美。 第二章..............................五四女作家对“姐妹情谊”的表达 然而,在对“姐妹情谊”的研究中,尤其是对“五四”时期的“姐妹情谊”的研究中,许多学者习惯于将这种情感命名为“同性恋爱”或“同性恋爱”。这种只关注一个角落而忽略整个情况的命名是有偏见的。 在我看来,“姐妹关系”特别强调“姐妹关系”,即亲密朋友意义上的女性之间的情感,“女同性恋者”特别强调“爱”,即在姐妹关系基础上产生的吸引力、爱、依恋甚至性取向关系。这个“女同性恋”显然是“姐妹情谊”的延伸。虽然它代表了具有最明确性别取向的“姐妹关系”的一部分,但它并不代表所有的“姐妹关系” 从上述划分来看,“姐妹关系”似乎比“女同性恋”涵盖的范围更广。它们可以是包容与包容、基础与延伸的关系。如果仅仅用“女同性恋”来概括五四女作家作品中姐妹之间的感情,似乎有点狭隘和偏颇。 为了更详细、更客观地界定“姐妹情谊”的情感范畴,本文作者将对“五四”时期将要讨论的“姐妹情谊”进行具体分类。根据它的表现形式与姐妹情谊之间的递进关系,我将它分为以下三种类型:互助模式、知己模式和爱情模式 其中,“互助模式”是指遭受同样悲惨命运的妇女之间的相互安慰。他们彼此不太熟悉,只是因为同样的命运不经意间走到了一起,开始彼此同情。 “知心朋友模式”是指在生活中拥有共同兴趣和理想、充满默契和理解、愿意为共同目标而共同努力的女性之间的纯粹友谊。 “爱情模式”是指女人和女人之间的爱情关系。他们互相欣赏,彼此暧昧,害羞,甚至有一些身体接触或渴望结婚。一般来说,像“爱”和“爱”这样的词在文本中出现得很清楚。 第二节“姐妹情谊”的虚假结局..............................尽管女性作家尽最大努力以主题话语的方式构建她们理想化的姐妹关系,但她们试图通过姐妹关系逃离男性主导的现实世界,实现女性之间的相互关怀、爱和安慰。通过写《姐妹情谊》来赢得女性的主观性别意识,女性的情感自我关怀、自我欣赏和自我拯救在异性恋盛行的社会中得以实现。 然而,他们从未料到女性之间的这种情感表达只在形式上发生了变化,内容的连续性和持久性往往会因为异性机制的干扰和女性自身的情感困惑和矛盾而瓦解。女性作家倾尽全力创作的“姐妹情谊”集体体验词往往无助地淹没在时代词汇的海洋中,如异性爱情、情感和智力冲突、社会革命等,使她们在创作之初就失去了独特性。 这让每一个看似美丽的姐妹,要么是\"风和云\",要么是\"死于心脏病\",最后无法隐藏无助的叹息和无助的悲伤!异性恋机制的阻碍-我们的敌人来了!几千年来,传统社会中“家庭与国家一体化”的文化体系赋予了人们各方面无限的生存权。父子关系已经形成了社会最基本的单位——“家庭”。通过这一血液起源的垂直轴,“国家”进一步扩大并形成了一个政治和社会共同体。 因此,在传统的性别观念中,男性一直处于性别的主导地位。 长期以来,“仁、义、礼、智、信”和“君为臣、父为子、夫为妻”的三纲五常伦理都成为封建时代人类关系的基本原则。 如果“父子”关系构成了“家庭-国家”文化遗产的核心要素,那么“夫妻”关系就是实现这一核心轴心的必要基础,也是儒家社会极其重要的文化象征,所有这些关系的形成最终取决于“异性”婚姻制度的实施和维护。 当新时代的女儿们第一次意识到性别觉醒,想要以“姐妹情谊”的方式反抗男性霸权,摆脱男性主导的“非自由”和“非自主”异性恋婚姻命运时,她们的想法过于简单直白,凝聚力远不如想象中的强大和坚定。 因为,实践经验证明,当“父子俩”继承的文化体系自五四运动以来遭到严厉批评和否定时,唯一没有动摇的文化符号就是“夫妻” 当男性占主导地位的系统用它最敏锐、最迅速的触角感觉到对其统治的威胁时,他们首先会尽力赢得周围所有力量的支持,以引诱女性并摧毁他们难以建立的“姐妹情谊”。他们永远不会给他们机会以性别为主体讲述他们的共同经历、共同情况和共同利益。这主要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第三章................................五四女作家“姐妹情谊”的艺术策略............................第451封日记信:空狭隘的语言之心..............................452经典情感:浪漫悲伤的情感种子................................483“梦”叙事:逃离现实世外桃源..............................50第三章:五四女作家的“姐妹情谊”写作艺术策略除了思想内容的独特性之外,五四女作家还将女性独特的审美体验和艺术策略融入到她们的“姐妹情谊”写作中,使每一篇文本都散发出女性话语的独特气质特征。 这种独特的艺术策略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日记书信体的广泛运用、诗歌的古典悲情和幻想想象的叙事特征。 然而,必须指出,所有的文本形式都服务于内容。 当我们欣赏五四女作家“姐妹情谊”写作的艺术风格时,我们也应该深刻认识到这种艺术策略背后的写作悖论,并找出她们的生活经历是如何文本化的,以及她们在进入文本时是如何消失在文本中的。 一封日记信:空伴随着“五四”动乱的狭隘的思想对言论。除了“人性的解放”和“女性的解放”,小说世界的革命也是学术界许多知识分子激烈争论的话题。以下是话语形式和文学体裁的革命。 如何将文学视为人类觉醒和人格解放的高地?如何在浩如烟海的作品中体现时代的反复无常和反叛?如何在历史的巨浪中展示自己的声音和灵魂?这成了当时许多学者共同关心的话题。日记和书信体小说由于强调主观情感宣泄和自我人格张扬,自然出现在现代文学转型中。 正如陈平原在《中国小说叙事模式的转变》一书中所说:“个人主义和民主自由意识的出现,独白(包括日记和书信体小说)几乎已经成为五四作家最喜欢的小说形式。” 这种文学体裁的诞生,不仅是中国古典文学官方书信的延续,也是西方书信文学翻译和引进的结果 它的繁荣为中国现代文学开启了一个浪漫而抒情的时代,让那些“不会说话的哑鸟”可以“张开喉咙唱歌” 在这首满天阻力和独白的“歌”中,我们可以清楚地听到不同音色所代表的不同含义。其中一些在高度上波动,一些在中间摇摆,一些在边缘摇摆。 有些人用日记和信件来表达他们对常见社会问题的关注,如冰心的超人、无聊、南归、庐隐的一封信等。一些伪造的日记和信件表达了她内心的情感和兴趣,如丁玲的《萨菲女士的日记》、《郭沫若的落叶》、《郁达夫的迷羊》等。 ................................五四女作家“姐妹情谊”写作的意义与反思纵观五四女文坛,冰心、庐隐、石萍梅、凌叔华、谢冰莹等女作家在“人性解放”的浪潮中实现了人性的觉醒,在“女性解放”的口号下实现了女性性别的集体觉醒 在觉醒的过程中,女性深深感受到男性主导社会巨大的精神网络所带来的压迫和生活负担。 为了追求女性内心世界的精神自由和高昂的精神,为了不再生活在男性霸权空的低空中,她们建造了高磊,将自己与这个男性主宰的世界隔离开来,在自建的姐妹国家创造了独特的艺术想象空并以握手的姿态实现了姐妹群体的拥抱和友谊。 然而,在这种友谊的背后隐藏着各种各样的潜流,让它感到不安。异性恋机制的阻碍、女性的积极背叛以及社会革命话语的力量都将“姐妹情谊”推向了瓦解的边缘。 同时,女性作家自身的审美意识和写作风格也暴露了“姐妹情谊”写作的困境。 他们希望通过创作日记和信件为女性建立一个私人空空间进行交流,但却发现背后是一个更狭窄的“话语禁令”。他们希望通过古典诗歌的情感诉求为“姐妹情谊”创造浪漫抒情的叙事风格,但却发现自己陷入了情感宣泄的痛苦泥沼。我希望以一种梦幻的方式为女性开辟一个心灵休憩花园,但只是为了再次将女性群体与世界的边缘隔离开来。 这充满了建设的激情和解构的无奈。它的文本结构和艺术策略都指向“姐妹情谊”的写作是一个错误的结局。 他们尽力在自己的文本中实践女儿国家的“造梦空时期”,但现实的残酷不断侵蚀着他们的梦想。对他们来说,“梦想啊,竞争去做,竞争去做,但是做不到” 然而,存在是合理的 尽管女作家无法描绘出“妇女解放”漫长历史中最美丽的结局,但她们为“姐妹情谊”建筑砌砖的努力和决心值得肯定。 这充分反映了“五四”文化热土中新女性性别觉醒的一个维度,涌动着新女性对自由生活的渴望,呼应着新女性对突破身心牢笼实现彻底解放的深切诉求。 它在以下几个方面具有明显的进步意义 参考文献(省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