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28232字硕士毕业论文任虎·乌列格的《薛刚反唐》及其对中国原创作品的创新

28232字硕士毕业论文任虎·乌列格的《薛刚反唐》及其对中国原创作品的创新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28232字
论点:蒙古族,格尔,人物
论文概述:

本文是文学毕业论文,笔者深入探寻布仁巴雅尔演唱中所表现出来的蒙古族独特的生活方式、风俗人情、思想心理、民族气质和民族性格等艺术审美特色,挖掘胡尔奇在对汉文原著改编过程中所

论文正文:

1.引言(1)选题的意义和价值1。选题缘由对于早期游牧定居的蒙古农牧民来说,乌利格在任虎的出现和存在极大地丰富了他们的业余精神生活。它是内蒙古东部蒙古族最流行的艺术形式,也是蒙古族文学艺术的代表艺术 在当代,乌力格在任虎的研究和发展对于蒙古族传统艺术的传承仍然具有很强的“现代价值” 在任虎·乌利格早期从事说唱工作的大多数胡尔奇都是残疾人。他们把说唱作为谋生手段。 今天的浩特施人不仅身体健康,而且精神水平和文化水平也有了很大提高。 具有“传统艺术”地位的任虎·乌列格的传承一直受到高度重视,但不得不承认,任虎·乌列格的发展面临着地域认同、语言环境、出版展览等方面的限制等严峻挑战。 因此,它是任虎乌里格遗产保护中的一个重要环节。作者以任虎·乌列格的《薛刚反唐》为例,探讨蒙汉文化的融合。 2.研究对象本文以清代儒林居士的任虎·乌力格《薛刚反唐》和薛刚《反唐》为研究对象,从人物、情节和语言三个方面探讨了任虎·乌力格《薛刚反唐》的继承与创新,并分析了二者的异同及其原因。 例如,连居士的《薛刚反唐》是一部兼具历史浪漫和英雄传奇双重性质的小说(以下简称《鲁本》),是清代中期“唐系”浪漫小说的重要组成部分 清代中后期的中国小说《薛刚反唐》传入内蒙古东部。它被蒙古胡尔茨改编成蒙古说唱的“书故事”,由胡俟伴奏 著名说书人布莱姆巴亚尔(Brembayal)的说唱《薛刚反唐》(以下简称《布本》)以鲁本为基础,对薛刚的反唐故事进行口头解读,历时43小时完成。 ............................(2)研究综述任虎·乌列格作为蒙古族审美特征深刻的文学形式,其表达的内容和形式深深植根于蒙古族的文化土壤中 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任虎对乌利格的研究出现在中国。第一批作品是郝杰、钱敏的《内蒙古民间艺术家——帕杰》和齐家的《民间艺术家——毛伊汗》。他们第一次向学术界介绍了胡尔茨著名的帕杰和毛伊汉的生活、演唱曲目和艺术风格。 这篇文章发表后,引起了学术界的注意。大量学者开始收集整理任虎乌列格的历史事实资料,更多地关注于对胡尔茨各流派著名作家和文章的研究,研究内容涉及定义、产生时间、传播方式等。 这一时期,任虎Uliger的研究尚处于起步阶段,整理和研究还不够全面,但为任虎Uliger后期的研究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开端。 十年“文化大革命”期间,任虎对乌力格的研究处于断裂阶段。 直到1978年,学术界陆续出现了关于查干驳船(Chagan Barge)、额尔德内·巴哈德(Erdenen Bajard)、白音纳、泰格达斯(Tegadas)、阿拉坦·巴根(alatan Ba Gen)等的文章。 然而,这些文章与文化大革命前“十七年”期间进行的研究相似,这是对以前理论的重述,研究成果没有新的突破。 作为隋唐薛家将领故事系列的一部分,《薛刚反唐》的中译本至今鲜有学术研究。相关研究论文包括卢叔同、牛李鸿的《薛刚曾经反王堂吗——薛家将考》 本文认为历史上没有薛刚这样的人,薛刚故事在民间的传播影响了人们对历史事件的真实判断。 本文作者没有看到历史小说存在的历史价值。 ................二、任虎·乌力格的《薛刚反唐》对中国原创作品的创新(1)人物胡尔奇的重构作为一个讲故事的人,具有惊人的故事结构能力和艺术创作冲动 它们不是对中国故事中情节和人物的简单改编,而是简单的转换,使之符合蒙古故事的口头表现形式。 为了活跃气氛,满足不同受众层次的需求,hultsch对故事中的人物添加了个人评论,或者增加了他最喜欢的故事情节的权重,延长了唱歌的时间。 (1)次要人物的删除(1)非主角的数量减少了,因为本书涉及的人物数量众多且复杂。 比如杨秀娘的牵线搭桥,田辉俘获四个英雄,京辉护送出长安,罗佳的铁钩枪指令,罗颖拯救龙文的计划,汤唯拯救将军的命令,罗昌参军秘密帮助唐骏的计划,秦文寻找一个难得的男人,吴全忠偶然遇到一个漂亮的女孩,瞿霞设计伤害一个人, 方彪入狱见主人,吴钊怒令吴亚,秦文突然反叛周朝,吴钊反殷楚乌鸦之战,薛云夺当阳之计,吴丹池顺之女归唐,苏黑虎之集归 首先是舞台上人数的减少。 例如,书中出现的人物不仅包括支持整个故事完整发展的薛刚、武则天、李习安和李丹(李煜),还包括各集团下的贤臣、武将、道士和老祖。《薛刚反唐》故事中这些看似次要的人物,被莲花等俗人赋予了各自的出场顺序、职责和功能。《丫鬟》和《典当》每一页都有自己的名字和事件,范围丰富,张力十足,从而形成了《反唐帮》的故事。 然而,《布本》中出现在舞台上的角色数量明显少于《鲁本》。除了保留主要人物和那些对剧情发展有很大影响的人物外,只出现一次的人物,如杨秀娘、金辉、罗颖和罗昌,已经被删除,很快将不再继续扮演下面的角色。 二是有影响力的二级人物的精心设计 在薛刚反唐的整个故事中,人物的善恶分明。这是一群英雄和一群叛徒之间的斗争。好人聚集在一起思考正义,而坏人聚集在蚂蚁和老鼠的窝里。例如,字符链是分散的,而Buben中的字符是集中的。布本喜欢反复指定那些似乎在设计情节和延续故事的角色。 例如,在布本,京辉没有出现,但多次出现的吴奇和马赞宝离开了长安。 他把更多精力放在描绘那些有重大影响和不可或缺的人上。 ..............................他对情节的重新创作集中在事件和情节上,这些事件和情节是文学的、哲学的、可读的、快节奏的和说教的,但缺乏生动性和情感体验。逻辑和细节相对粗糙。有时,情节不可信,细节经不起推敲。 相比之下,本巴亚尔在演唱任虎·乌利尔的《薛刚与唐》时,注重故事逻辑的完整性和故事情节的回应。在构建故事框架的过程中,由于个人说话和歌唱惰性的需要以及观众的偏好,他重构了原有的结构顺序。 布本更加人性化,更加戏剧化,更加集中于故事情节,逻辑思维更加严谨,情节更加完整,更加曲折迷人,从而减少了意想不到的思念和从天而降的感觉。 在接受这本书的过程中,伯恩巴亚尔首先删除了许多在蒙古文化和语言环境下无法理解和接受的情节。同时,他添加了抒情叙事和更多的逻辑细节,添加了大量的对话和情节来突出人物的性格特征,添加了一些排比、隐喻和夸张的句子,并无意识地赋予人物和事件一些蒙古特色。 1.情节删除。布莱姆巴亚尔以茹连居士的《薛刚反唐》为“故事的基础”。虽然在情节中经历了大量的水火不相容的过程,但这不是一个直接简单的翻译和复制,而是一个选择性的删除、重构和再创造的过程 Brembayal删除了中文诗歌和难以用蒙古语翻译的诗歌,并删除了神化和不朽等超自然现象的情节。 他不仅删除了对情节发展无用的人物,还删除了与主线发展无关的情节。 民间艺术家在讲述和演唱故事时,会即兴创作并删除歌手难以翻译和蒙古观众难以理解的部分。 例如,在这本书的每一章的开头,都会有一首诗作为引言,总共有14首诗。 在布本,布恩巴亚尔完全删除了它们,或者用一些简单易懂的口语来解释它们。 ..............................三.任虎《薛刚反唐》对中国原著改编的艺术性.......37(一)通俗生动的蒙古语.......37 (b) hultsch的叙事魅力……403.任虎的乌力格的《薛刚反唐》突出了改编中国原著的艺术性(一)通俗生动的蒙古语任虎·乌力格的《薛刚反唐》蕴含着鲜明的蒙古民族意识 在语言建构过程中,伯恩巴亚尔借用了大量汉语词汇进行蒙古语顺应,增加了许多新颖的句法和修辞手段。通过蒙古文化意识对数字和时间表达的重新解读,他赋予了由短语、句子和词语共同构成的歌词话语体系通俗、口语化、幽默、生动,展现了蒙古语言艺术的独特美 随着蒙古对大陆文化和历史的了解日益加深,混有蒙古语和汉语、熟悉汉语的蒙古人口日益增多,许多音译汉语词汇已经被引入蒙古的日常生活中。 许多胡尔契多人生活在大陆,接受中国文化教育,从小就受到蒙古和中国文化的影响。 因此,任虎乌列格有大量汉语借词,这是蒙汉文化交融的一个明显例证。 任虎·乌列格的《薛刚反唐》通过对日常词汇、成语和谚语的描写,反映了汉族文化和蒙古族地区日常习俗的文化渗透 根据实地调查记录,许多专业hultsch随身携带一本小册子,其中记录了大量可能在说唱过程中使用的中国名言,并附有相应的蒙古语翻译,因此每个hultsch都有自己的节目和主题数据库。 ..............................当一个国家接受另一个国家的文学作品时,它通常不是对主题的否定接受,而是对主题的积极选择。 任虎·乌列格的《薛刚反唐》是一种文化交流形式,也是中国原创作品的文化过滤器 Hultsch Brembayal即兴删节并增加了说唱故事的内容,从而使他的说唱活动往往具有再创作的性质,具有很强的艺术吸引力。 两种不同民族文化的融合使得人们可以用比较的眼光来观察它们的异同。 还讲述了一个完整的“薛刚反唐”故事,例如,本与波旁之间有着明显的区别,区别在于hultsch Brembayal在演唱和演唱的过程中,以汉族故事为基础,不仅在自我选择和接受后有“忠于原著”的部分,而且还有结合蒙古族审美趣味和民族性格的再创造。 如这和布这反映了蒙中文化在忠诚和强奸对立、惩恶扬善等人性挖掘方面的共同点 在人物的再创造、情节的删除、添加和重构过程中,波旁威士忌凸显了蒙古人民对英雄的崇拜和对女性的钦佩。 在故事情节的建构过程中,伯恩巴亚尔借鉴了蒙古英雄史诗的叙事传统,增加了蒙古生活的元素,展示了蒙古民族文化的渗透。 在运用语言艺术的过程中,布莱姆巴亚尔对汉语词汇进行了改编和重新定义,以展示霍奇普受欢迎的幽默的叙事魅力和教育意义。 布本赞颂人性、生命和权力的美,为蒙古观众创造了一组符合蒙古审美体验的英雄形象,从而创造了符合蒙古审美习惯和理想的薛刚反唐故事 参考文献(省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