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职称论文 > 21000字职称论文论回应型法律模式

21000字职称论文论回应型法律模式

论文类型:职称论文
论文字数:21000字
论点:社会学,法律,回应
论文概述:

回应型法是伯克利学派在美国的社会背景之下、在马克斯·韦伯及昂格尔等法社会学家法律类型划分的基础上,经过分析与研究,从而提出的一种法律模式。该学派的主要创始人塞尔兹尼克继承

论文正文:

一.产生基于应对办法的背景

(1)[伯克利学校的起源/br/]菲利普·塞尔兹尼克出生于美国新泽西州纽瓦克。1961年,塞尔兹尼克建立了伯克利法律和社会研究中心,该中心汇集了许多以其弟子农内特为首的法律社会学学者,并成立了“伯克利学校”。在过去30年里,他们不断探索如何使法律更好地适应社会需求,如何更好地解决社会实际问题。伯克利学派的学术目的具有强烈的改革和应用倾向,积极为解决各种社会问题提供方法和策略。他的研究方法不是大规模的集体工作,而是在整体统一下保持自身特色的松散协作方式。诺内特谨慎地称这种共同的学术方向为“伯克利观察方法”。基于发展模型,伯克利观察法将规律分为三种类型,即抑制法、自控法和反应法。这种法律类型的分类不同于马克斯·韦伯(Max Weber)和昂格尔(unger)等法律社会学家提出的法律分类。它是独一无二的,从某种意义上说,它是法律、政治秩序和社会秩序之间关系的进化阶段。当然,这种法律类型的划分是在先前思想的基础上继承和发展的。伯克利学派(Berkeley School)在关注社会现实的基础上提出了回应型方法,并借鉴了涂尔干、马克斯·韦伯、庞德、富勒等学者的思想,试图将这些理论整合到一个开放的体系中,从而形成一个以主动性、开放性和完整性回应社会的法律模式。

(2)回应法的出现
自20世纪60年代末以来,美国社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越南战争的扩张和挫折导致了社会信仰危机。贫富两极分化、环境污染、城市忽视、犯罪激增和民权运动正在兴起,“大量的社会问题导致国家合法性的削弱,从而产生了“软法治”而不是“硬法治”的要求。”这种社会危机是指“权威的侵蚀、对其合法性的普遍怀疑和缺乏共识削弱了公共道德的有效性;公众舆论和集体行动加强了对可容忍混乱的感知限度;巨大的社会分化使得单一司法系统的活力成为一个问题。异化是如此普遍,以至于人们认为法律权威是建立在过于狭隘的参与和一致的基础上的。”因此,为了克服政治统治危机,国家必须采取相应措施进行社会改革。塞尔兹尼克和内特倡导的回应型法律模式就是在这种背景下产生的。作为伯克利学派的杰出代表,塞尔兹尼克从新的角度重新审视了法律的历史发展过程。他不仅对过去的法律做了详细的总结和概括,而且对未来的法律发展方向提出了更清晰的轮廓和模式,并做出了展望。他指出,法律现实主义和社会学法学的目标应该是回应法律,这为社会法学派的学者们指出了新的研究思路和新视角,具有一定的现实启示意义。

第二,三段论和法律社会学发展中的三种法律
在详细介绍回应型法律模式之前,我们有必要了解塞尔兹尼克的法律社会学发展观和他提出的法律发展模式,从而帮助我们理解三种法律,更好地解释回应型法律。

(一)三段论
塞尔兹尼克指出:“法律社会学可以被视为一种探索社会生活的自然要素,并将相关知识与由特定目标和理想调节的持久事业相结合的理论。”因此,法律社会学类似于工业社会学和政治社会学等社会分支。他强调法律本身是一种社会现象和社会控制的手段。从这个角度来看,法律社会学对于解决相关社会问题将具有一定的理论指导意义。赛斯认为法国社会学的发展可以分为三个阶段,即启蒙阶段、社会学工匠阶段和理性自主和成熟阶段。

1.启蒙阶段
在这一阶段,人们将相互孤立的领域融合成一个具有基本和普遍社会学真理的整体。这一阶段的特点之一是对日常社会经验的理论探索和分析。这些理论研究在一定程度上是系统的,但大部分是功能描述性的。在法律领域,这些描述性研究并不特别重要,部分原因是司法判决的作用和具有丰富法律事务经验的人所写作品的影响。赛斯指出,虽然这项理论工作是由欧洲社会学家完成的,但真正将社会学与法律结合起来的任务是由受欧洲社会学家和一些头脑清醒的上诉法官影响的美国学者完成的。这一阶段的主要代表是罗斯科·庞德、霍姆斯和欧洲大陆的一些法学家,他们为法律和社会的研究提供了理论框架,但很少进行实证研究。当然,即使是实证研究也主要集中在法律实体的问题上,而不是法律体系的运作上。

2。社会学工匠阶段
塞尔兹尼克认为,社会学工匠阶段的特点是人们将社会学分析应用于法律理论和法律制度的具体研究,技术人才在社会发展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当人们对交换意见不满意时,他们会自发地找到解决具体问题的方法,并扩大研究领域的深度和广度。这一趋势导致了特定的社会学技术和概念。人们已经开始关注法律研究的具体方法。法学家们在研究法律现象时已经开始使用统计学和控制论。因此,一些对法律理论感兴趣的法律从业者可以很容易地与社会学学者保持密切联系,但法律社会学只能遇到范围狭窄的问题,很少得出有意义的结论。

(二)发展模式.................................................................................................13-14
(3)三种法语.................................................................................................14-20
三、应对方法的内容.................................................................................................20-34
(一)合法性和宗旨.................................................................................................20-24
(2)自然法和道德.................................................................................................24-28
(3)秩序观和法律观.................................................................................................28-32
(4)义务与文明.................................................................................................32-33
(5)诚信和开放.................................................................................................33-34
四,对应对方法的评论.................................................................................................34-42
(一)应对法的缺陷.................................................................................................34-35
(2)应对法的改进.................................................................................................35-38
(3)回应法的启示.................................................................................................38-42

结论

回应法(Response Law)是伯克利学派在美国社会背景下,基于马克斯·韦伯、昂格尔等法律社会学家通过分析研究对法律类型的分类而提出的一种法律模式。该学派的主要创始人塞尔兹尼克(Selznick)继承了古典法律和社会科学的思想,引入了古典自然法。他在自然法哲学的指导下研究法律现象,并以一定的价值判断标准作为制定和运用法律规则合理性的基础。他还对自然法进行了全面的研究,并详细论述了如何使实在法符合合法性的要求。压制法、自控法和回应法三种法律的划分,旨在解决法律的公开性和完整性之间的矛盾。压制性法律使法律机构能够被动地适应社会环境;自治的规则是保持组织的完整性。这是一种没有区别的公开反应,是一种盲目接受诚信的形式主义。然而,回应法可以处理开放性与完整性之间的矛盾,调节二者之间的张力。本文从合法性与目的、道德与价值、秩序与法律、义务与文明、诚信与开放等角度探讨了回应型法律模式存在和发展的合理性。它具有现实意义。它能发挥应有的作用,促进社会秩序的良好运行。因此,从这个角度出发,提出了构建良好的社会秩序,以有效维护社会秩序,促进全社会的和平、和谐、进步和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