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中国 > 中国近现代莎士比亚戏剧改编与演出的探索分析,莎士比亚的戏剧是如何在中国改编的?

中国近现代莎士比亚戏剧改编与演出的探索分析,莎士比亚的戏剧是如何在中国改编的?

中国近现代莎士比亚戏剧改编与演出的探索分析

莎士比亚的戏剧是如何在中国改编的?例如,《夜宴》是《哈姆雷特》的中文版本

莎士比亚戏剧改编的电影

《复仇者王子》和《西部生活故事》还记得2014年3月劳伦斯·奥利弗奖年度提名公布时,《每日电讯报》报道了《莎士比亚英雄与恶棍争夺最佳男演员》,因为四名最佳男演员提名中有三名来自莎士比亚戏剧《[1》 这不是莎士比亚近年来的第一部戏剧。1996年加拿大电影《现代罗密欧与朱丽叶》由巴兹·鲁曼执导,从1996年11月1日至1997年2月14日共赚得147,543,381美元 在这部高投入、高张力的改编电影中,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和克莱尔·丹尼斯扮演了一对悲剧恋人。 截至20日,

莎士比亚的戏剧是如何在中国改编的?

莎士比亚的戏剧是如何在中国改编的?例如,《夜宴》是《哈姆雷特》的中文版本

莎士比亚戏剧改编的电影

中国近现代莎士比亚戏剧改编与演出的探索分析范文

19世纪初,莎士比亚的名字和一些翻译作品逐渐进入中国。迄今为止,莎士比亚的作品仍然为中国戏剧舞台上优秀作品的排练提供了大量高质量、高水平的脚本材料。 本文试图探讨近代以来莎士比亚戏剧在中国的发展,并在这一历史进程中提出自己的思考。 关键词:莎士比亚戏剧;现代中国;断层发育;莎士比亚的戏剧以其永恒的艺术魅力,巧妙地实现了意境和想象,书写了人们的思想,质疑了人们的心灵,探索了人性。同时,它们也表达了人作为个体在世界和外部环境之间的矛盾和辩证关系。 震撼世界戏剧世界莎士比亚的戏剧在中国也得到了全新的发展,并对中国的戏剧创作和表演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因此,我们需要重新梳理近代以来莎士比亚戏剧在中国的发展历程,总结其规律,并对其进行深入思考。 20世纪10年代上半叶,中国最早的戏剧形式——文明戏剧在上海诞生并繁荣 文明戏剧采取对话戏剧的形式,但它并不完全等同于今天众所周知的戏剧。 文明戏剧没有完整的正式剧本,其表演形式反映并保留了中国传统戏剧。 因此,从1903年出版的《屯外集谭》到1904年出版的《阴边艳遇》,它们都为文明戏剧等舞台表演形式提供了最好的排练材料,这些都是根据情节大纲即兴创作的。 (1)首先,《屯外集谭》和《阴卞延瑜》将莎士比亚的戏剧作品作为传奇故事改编成中国故事,而不是翻译原著 第二,翻译工作不完整和片面,因为基础版来自莎士比亚故事集。 然而,正是由于文明戏剧的出现和阴变严羽的改编与表演,中国观众才第一次对莎士比亚有了初步的了解。 然而,从《屯外集谭》和《阴变艳遇》的出版内容来看,它们并不属于完整的莎士比亚写作内容:屯外集谭在查尔斯·兰姆编纂的20部莎士比亚小说中选择了10部进行翻译,而《阴变艳遇》则由林纾和魏毅联合翻译,20部已全部翻译完毕。 然而,在编写《阴变艳遇》的过程中,译者都是以小说的形式进行翻译的。 可以看出,当时的译者没有充分把握和理解小说与戏剧的区别,从而增加了舞台表演创作的难度和与原作的区别,同时为舞台表演提供了书面材料。 然而,这里应该指出的是,查尔斯·兰姆的莎士比亚故事集,翻译的最后一版,也把原作加工成小说和故事。因此,可以看出当时理解莎士比亚作品的方法非常有限。 因此,从当时的表现和剧本内容的发展来看,这一时期没有真正正式的莎士比亚作品。 文明戏剧幕布制度的形成决定了这类戏剧表演对原剧本的忠实再现程度不高。缺乏完整的翻译也使得莎士比亚戏剧的原文几乎完全丢失。 20世纪二四十年代初,在新文化运动的影响下,中国现代戏剧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 1921年,田汉出版了他的《哈姆雷特》中文译本,标志着中国第一次拥有莎士比亚作品的完整戏剧形式。 受此影响,中国人对莎士比亚本人的理解逐渐从以前认为的小说家转变为诗人和剧作家。 在此期间,认真严格排练莎士比亚戏剧的专业组织应属于20世纪30年代应云卫领导下的戏剧协会。 从1923年在上海成立的戏剧协会过去十年的表现来看,戏剧协会在国内外尝试了不同的戏剧。在组织结构重组和应云卫成为其领导者后,戏剧协会对当时中国戏剧的形势和处境进行了思考和选择,为莎士比亚戏剧《威尼斯商人》在中国戏剧中的首次完整、严格和严肃的演出奠定了基础。 应云卫认为,戏剧协会的发展首先必须找到合适的发展模式和剧目安排。其次,对于剧本的选择,需要有一部能够满足舞台上广大观众审美需求的作品。第三,从今天继承下来的经典剧目的选择,其作为经典作品的历史性、传播性和可靠性,都为戏剧俱乐部的剧目排练提供了一定的保障。 (2)因此,莎士比亚的戏剧已经从文明戏剧的“碎片化”和“虚构化”的即兴创作,走向了正式规范的创作方式,这也使观众第一次正式正常地感受到莎士比亚戏剧的魅力和影响。 1930年5月,莎士比亚全集《威尼斯商人》在莎士比亚作品更完整的翻译基础上上演。这标志着中国戏剧和中国观众理解和研究莎士比亚及其作品的开始。 现阶段更重要的是,梁秋实、朱生豪、卞支林、孙大禹等学者和翻译家积极参与莎士比亚独幕剧和全集的翻译。迄今为止,它们对莎士比亚戏剧产生了里程碑式的影响,为莎士比亚戏剧的表演和改编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国家戏剧学院(现中央戏剧学院)的学校领导在安排学生实际作品时,仍采用大量莎士比亚戏剧进行排练,包括几次公开演出,具有一定的影响力。 第二,莎士比亚戏剧在中国现代的发展和影响从20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有几个不同的特殊发展阶段。 首先,在20世纪50年代,苏联展示了大量关于莎士比亚的研究和艺术。根据苏联的社会主义文学批评理论,莎士比亚的戏剧创作需要与社会主义社会以人为本的思想相协调。 由于这一时期中苏两国文化教育交流水平较高,对莎士比亚作品的这种理解和解读在一定程度上对中国戏剧工作者产生了很大影响。 (4)其次,在20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中期的特殊时期,除了教育机构维持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系统教学模式,在教学实践中排练莎士比亚作品外,全国各地的专业剧团(剧目轮演团)基本上没有上演莎士比亚作品,这对莎士比亚戏剧在中国的发展产生了断层般的影响。 从20世纪70年代末到90年代,莎士比亚重新进入了人们的视野。虽然与苏联的文化和教育交流已经结束,但各种教学机构和地方剧团仍在大量排练和尝试莎士比亚的戏剧。就连中国的传统戏剧也在20世纪80年代毫无例外地将莎士比亚的作品与中国传统戏剧艺术形式和西方古典文学艺术内容融合在一起。 这一时期可以说是我国莎士比亚戏剧发展的一个上升时期。它也给观众带来了全方位的戏剧感受,观众对莎士比亚作品的接受度也有所提高。 同时,通过呈现不同的戏剧形式和各种莎士比亚作品,也为观众提供了一个更好地理解莎士比亚及其当时作品的艺术推广平台,让观众从人、心和人性的角度感受和感知莎士比亚作品带来的真挚情感色彩。 20世纪90年代,林兆华导演的开创性实验戏剧《哈姆雷特1990》从导演独特的视角和手法对莎士比亚的作品进行了新的诠释和戏剧尝试。这是由于时代的需要和艺术家的更高要求。 同时,他的作品在经历了一段缓慢的戏剧发展后起到了警示作用,让一些知识分子重返戏剧,增强了戏剧存在的意义。 21世纪初至今,莎士比亚戏剧的大部分公开演出都是由国家级剧团进行的,如中国国家剧院、北京人民艺术剧院、上海戏剧艺术中心等。 其次,当地剧团以“低产量高质量”的方式创作和演出莎士比亚的戏剧。例如,2016年重庆歌剧院首演的《麦克白》,由国家级导演陈大连执导。创作者运用丰富和充分的想象力来创作和设计莎士比亚的戏剧,其动机是以惊天动地的方式“杀人和偷窃”。麦克白夫妇和班柯之间的竞争只解释了导演心目中的“麦克白”和“麦克白世界”。 在这个以池为中心的广场舞台上(后来因剧情推进而变成了“血池”),莎士比亚的欲望“魔鬼代言人”(The Devil \' s Promote)被高度象征性和寓意性地展示出来,以现实主义和诗意的方式展示了“欲望”和“血液”之间的关系,为莎士比亚的戏剧创作和发展提供了一个符合当代戏剧导演审美标准和要求的新突破。 应该说,目前,中国戏剧的发展水平、导演艺术创作造诣与莎士比亚作品的结合进入了一个新的繁荣时期和发展高度。 第三,莎士比亚戏剧在中国近代的发展及其对莎士比亚及其戏剧作品的影响在历史上相对较短。同时,莎士比亚戏剧在中国的整体发展呈现出断层型的非线性发展过程。 从莎士比亚戏剧在中国的发展和专业戏剧表演的范围和时代来看,除了停滞期之外,文明戏剧作为早期中国戏剧的雏形,从20世纪20年代莎士比亚作品的小说译本出现开始,为理解莎士比亚戏剧及其创作提供了机会。20世纪30年代由应云卫领导的戏剧协会,使中国观众首次正式、全面、规范地介绍莎士比亚戏剧成为可能,并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逐步兴起和发展。20世纪80年代中国戏剧和专业剧团的蓬勃发展,再次以政府的名义,将莎士比亚以中国传统戏剧形式创作的戏剧作品介绍给中国乃至世界观众。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戏剧及其导演对莎士比亚作品的深入创作,使观众获得了更加充实和人性化的莎士比亚戏剧。同时,中国戏剧对莎士比亚戏剧的改编,在融合中西戏剧艺术的同时,丰富了戏剧的表演内容。 对于中国现当代戏剧和莎士比亚戏剧的发展来说,从上述发展趋势中我们唯一能看到的就是戏剧的当前发展和莎士比亚戏剧的生存状态。作为一名戏剧从业者,我们需要找到一个突破口来弥补历史基础的不足。这不仅使观众和未进入剧场的观众更全面地理解莎士比亚的作品,而且是戏剧工作的重中之重,因为所有戏剧形式的呈现都必须以观众为基础才能完成。 文艺复兴是一场深刻影响人类思想和文化变革的运动。在时代背景的要求和影响下,文艺的思想表达更加以人为本,体现了人文思想。(5)它以人的思想感情和人格解放为主要表现手段,从而肯定了人在当今生活中的意义。 文艺复兴时期英国的代表人物是莎士比亚,他的作品将戏剧推向了空之前的水平,并一直影响到现在。 然而,从莎士比亚戏剧在中国的发展开始,莎士比亚戏剧在中国的发展并没有完全遵循艺术发展的客观规律。 在其发展停滞期,只有莎士比亚研究的学者一直在努力学习和探索,因此,从文学的角度来看,“复活”的莎士比亚戏剧可以在舞台上创作和发展。 这种继承不是基于舞台实践,而是基于从一个接一个的书面材料中获得的情感。 因此,今天的莎士比亚戏剧大多是以创新的方式创作的,参考价值有限。 作为一名戏剧工作者,只有不断创新和提高莎士比亚戏剧的产量,才有可能形成前后比较和借鉴的价值。否则,每一部戏剧作品都将成为一个没有参照物的独立的“个体”,使得后者不可能找到一个可测量的参照物标准。 (4)莎士比亚戏剧在中国的改编与演出探索莎士比亚戏剧在中国的发展有两个重要阶段。一是莎士比亚戏剧的改写,符合中国独特的审美创造方法,将中国传统戏曲与莎士比亚的诗歌作品相结合。这一尝试一直持续到今天。二是集中翻译戏剧教学实践及其创作 前者不仅珍惜中国传统民族文化,也反映了剧目范围的变化。后者从现代戏剧艺术发展的角度进行追溯,体现了当时莎士比亚戏剧创作的“高峰期”。 中国传统戏曲以其独特的戏剧形式和审美艺术,创造并融合了大量莎士比亚戏剧。 从艺术美学及其创作的角度来看,中国戏曲是一种表演艺术,它以规范的、程式化的动作进行表演,描绘“一人一物”,反映生活。 (6)中国戏曲更注重人物心理活动之间的表达空。它更注重人物情感的表达,而不是情节叙述。主观心理活动的体现过程成为歌剧的重要表现载体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后,莎士比亚的戏剧作品和中国戏曲不断被创作。这为歌剧观众提供了更具戏剧性的体验,具有一定的内在基础。它无疑促进了莎士比亚戏剧在中国传统戏剧中的发展,也为中国传统戏剧的选择增加了更多的内容和表达方式。 从两者融合与创作的原因来看,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中国戏曲观众流失的逐渐增加,而地方戏曲的发展却不尽如人意。 一方面,两者的融合是社会结构变化和社会发展过程带来的需要。另一方面,这也是因为重视中国戏曲形式美的重要价值更多地体现在莎士比亚的戏剧作品中。换句话说,优秀的剧本内容和完美的表现形式相结合可以产生巨大的艺术能量。 然而,两者之间有着不同的文化和戏剧表达方式,所以从剧本的应用角度来看,剧本必须经过一定程度的改编后才能用于歌剧排练。 首先,不同的歌剧有不同的程式化规范要求和表现形式,所以它们不能复制和粘贴剧本。其次,由于文化认知的差异,以及中国戏剧独特的形式美和空之间特殊的心理表达,莎士比亚戏剧中的人物和情节无法完整地描述,因为这样,无论是戏剧化的莎士比亚戏剧还是莎士比亚戏剧都无法完美地融合。第三,就中国戏剧的戏剧思维而言,如果我们坚持强调政治、教育和原始审美要求的影响,就不能充分展示莎士比亚戏剧的人文体现。 如果戏剧作品不参与社会或直接影响社会,那么所有的戏剧效果和戏剧效果都将是“负增长” 如前所述,20世纪30年代,应云卫排练的翻译剧《威尼斯商人》是莎士比亚戏剧在中国的一大进步。1935年成立的国家戏剧学院(国家戏剧学院)对莎士比亚戏剧的认可和独特的排练模式,为中国这一时期莎士比亚戏剧的发展带来了丰硕的研究成果和可靠的现实意义。 尽管由于当时的社会背景和恶劣的战争条件,学校的场地不断发生变化,但保持不变的是对莎士比亚本人及其作品的一致肯定。 在国家戏剧学院作为中央戏剧学院成立之前,莎士比亚的戏剧有四场演出。即使在特殊战争期间,《奥赛罗》和《哈姆雷特》(焦菊音执导)仍在重庆国泰大剧院和重庆实验剧院上演。 (7)俞尚远校长从戏剧专业和戏剧发展的角度出发,首先认为戏剧专业的戏剧教育需要用世界名著的高标准来改进和锻炼。同时,为了实现中国戏剧的高水平发展,有必要吸收莎士比亚戏剧的优秀养分。两者都是基于戏剧本身作为一种发展要求而提出的,没有追求利润和取得近乎成就的观点。 在特殊的社会背景下,国家戏剧学院为莎士比亚戏剧在中国的发展和历史的建立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也可以看出,余尚远对戏剧的发展有着明确的高标准和高目标,在戏剧教育上与应云卫有着一定的艺术默契和高度共识。 无论莎士比亚的戏剧是进入中国传统戏剧表演体系还是在戏剧表演体系中创作,无论是改编剧本还是翻译,莎士比亚戏剧在中国的创作和推广目的都应该是将世界文学巨擘莎士比亚及其作品从“遥远”的状态“向下”向观众介绍到观众积极接受和理解的现状。 从艺术创作的角度来看,莎士比亚戏剧创作作品的选择,秉承应云卫、余上元等艺术前辈的态度,可以为中国戏剧创作的剧目标准、范围和质量提供实践性和研究性很强的坚实基础。 总之,莎士比亚戏剧在当代中国的发展是非常特殊的。在这个过程中,知识界和艺术人才对莎士比亚的作品持真诚严谨的态度,并不断进行艺术探索、实践和研究。 当代莎士比亚戏剧在中国的不断发展就是在这个历史基础上发生的。 可以说,中国现当代莎士比亚戏剧的发展经历了不同的理解和诠释。 在这背后,是几代戏剧研究者、戏剧创作者、戏剧教育者甚至戏剧观众对莎士比亚及其作品的不懈追求,使得莎士比亚的戏剧得以不断回归舞台。 我们可以看到这部不朽的杰作对中国戏剧发展的影响不亚于中国本土戏剧。中国剧作家和导演在戏剧创作理念上广泛采用和运用这一理论,为中国戏剧在不同时期和阶段的发展和艺术实力的储备提供了有力的支持。 注1 (2) (3) (7)濑弘:《中国莎士比亚——中国莎士比亚接受史》,广东人民出版社,2017年版,第5、108、109、169页 2曹树军和孙富良:《中国舞台上的莎士比亚》,哈尔滨出版社,1989年,第115和121页。 3李伟民:《中国莎士比亚批评史》,中国戏剧出版社,2006年版,第45页。 4陈士雄:《戏剧思维》,厦门大学出版社,2012年版,第69页 中国近现代史六篇指导论文:第一篇:第二篇:浅谈中国现代钢琴音乐的发展:第三:从中国近代史的角度分析音乐教育的意义;第四:法国文学对中国现代文学的影响分析:第五:莎士比亚戏剧在中国现代的改编与表演分析:第六:中国现代平面艺术与海报艺术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