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中国近代史 > 阐释中国近代史在史学领域的应用,中国近代史的历史经验可以从中国当前的改革中吸取什么教训?

阐释中国近代史在史学领域的应用,中国近代史的历史经验可以从中国当前的改革中吸取什么教训?

阐释中国近代史在史学领域的应用

中国近代史的历史经验如何借鉴中国当前的改革开放和中国近代史研究的繁荣与发展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近代史学术界一直是“热点”,在文革前已经有了相当多的研究领域,如太平天国运动、义和团运动、辛亥革命等许多领域都开始了新一轮的实证研究。同时,现代史学界对鸦片战争和洋务运动的认识也有所加强。

求一篇与中国近代史有关的历史论文

历史是人创造的,所以对历史人物的研究自然成为历史研究的主题之一。 在中国近现代史研究的50年中,历史人物研究的数量和突破最多。 对过去50年来中国现代历史人物研究成果的全面回顾超出了作者的能力范围。这篇文章打算尽力处理所有方面的相似之处。与前两年相比,中国近代史上历史管理的“休克-反应”模式在物质评价问题的提问类型上基本没有实质性变化。它仍然是主要观点加材料分析模型。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一方面,从物质资源上理解“冲击-反应”模型的内涵;另一方面,这个视图是通过结合图形材料来评估的。“五四”以来,中国史学通过选题,在资料收集、整理、出版和问题研究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 自20世纪初以来,一些有价值的史料相继被发现。经过整理,它们为历史研究提供了极其有利的条件。 这些史料包括:①《北京人》、《山顶穴居人》和《杨虎城》的考古发现,蒋廷黻先生反对传统的“治史书不治史”的历史研究方法。他采用了一种“强调综合、分析和全面把握”的史学新方法,并将其引入了现在已是沙漠的现代史领域。因此,他取得了巨大的成就,被称为史学的“先驱”。 蒋廷黻可以说是中国近代史研究的发起人。他写道:“中国,这是一个开放的问题:答案1:如果他支持“冲击-反应”模式,他应该强调从外部因素的角度给予肯定。 注意从西方政治、经济和意识形态的角度分析西方文明的先进性与现代中国文明的落后性之间的对比,以及西方入侵中国后中国人是如何从工具、制度和意识形态层面向西方转移的,

中国近代史的历史经验可以从中国当前的改革中吸取什么教训?

中国近代史的历史经验如何借鉴中国当前的改革开放和中国近代史研究的繁荣与发展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近代史学术界一直是“热点”,在文革前已经有了相当多的研究领域,如太平天国运动、义和团运动、辛亥革命等许多领域都开始了新一轮的实证研究。同时,现代史学界对鸦片战争和洋务运动的认识也有所加强。

求一篇与中国近代史有关的历史论文

阐释中国近代史在史学领域的应用范文

中国近代史纲要第四篇论文

主题:解释中国近代史在史学中的应用

摘要:2018年8月3日至6日,中国社会科学杂志《历史研究》编辑部与河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在河北省张家口市联合举办了“首届中国近代史前沿论坛”。会议的主题是“中国近代史的解读与文本建构”(详见本期报纸第二篇报道)。改革开放以来,中国近代史研究领域不断拓宽,研究方法日益丰富。其中,诠释学理论越来越受到历史研究者的关注。其中,借鉴公共解释学理论方法,提高对中国近代史的理解,构建新的历史解释词汇,成为近年来关注的焦点。本报编辑应邀出席会议,并邀请陈廷祥、董蓉、齐冯春、李文彭等专家就会议主题撰写这组书面谈话。专家们从不同的角度对相关问题作出了杰出的解释,现已在小组版上发表,以帮助诠释学理论及其在历史领域的应用。

一、革命历史观下的中国近代史解读

“革命”是当代中国的历史主题,必将成为这一时期历史学家的主要历史“兴趣”。1918年,孙中山在《革命战略》中指出,从钟惺委员会成立到辛亥革命的20年间的“革命简史”,是革命历史观解释历史的具体运用,形成了第一部用革命价值观解释辛亥革命历史的文本。

孙中山写辛亥革命前的几年后,李大钊也以“革命”为价值解释了“五四”前的历史。指出这一阶段的历史“是中国人民反对帝国主义的民族革命的完整历史”。“民族压迫”和“民族革命”的所有价值观都被用来解释5月30日之前的中国近代史。

不久前,蔡和森对1924年以前的中国近代史作了较为全面的解释。他把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的历史解释为主要反对帝国主义,反对清朝和后来的军阀统治。蔡和森的解释表明,反帝反封建的具体革命方式已经成为历史学家研究中国近代史的兴趣所在。

新历史解释体系的形成经历了一个发展过程,并被许多研究者所认可和采用。1939年,毛泽东发表了《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把中国近代史清楚地看作是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逐步把中国变成半殖民地和殖民地的过程,是中国人民反帝反封建的过程。他在论述中引用了这一过程中以往所有革命运动的许多重要事件,这实际上为历史学家从革命历史的角度阐述中国近代史指出了讨论的焦点。

毛泽东在1940年发表的《新民主主义理论》中分两个阶段解释了中国人民的反帝反封建革命。即五四运动前的旧民主主义革命和五四运动后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毛泽东进一步指出,旧民主主义革命是资产阶级世界革命的一部分,新民主主义革命是无产阶级世界革命的一部分。这样,革命历史观的价值和相对具体的基本观点得到了充分阐述,以革命历史观为价值标准的中国近代史解释体系形成了完整的理论体系。

毛泽东的中国革命历史观形成后,华岗和胡华是著名的历史学家,他们用这一历史观来充分解释中国近代史。1949年初,华岗撰写并出版了《中国近代史》。在这本书的序言中,作者提出了以下结论:“在中国近百年的历史中”,中国人民争取民族解放和社会解放的斗争是充分的。这一结论表明,华岗的《中国近代史》是在毛泽东革命历史观的指导下写成的。

胡华于1940年开始写《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史》,当时毛泽东的《论新民主主义》出版了。这本书出版于1950年。《人民日报》于1950年4月20日发表了一篇重要的书评。《书评》指出,胡华的《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史》把共产党领导的人民革命视为近代史的主流,“这符合客观历史的现实”。《人民日报》书评和《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史》的标题表明,胡华写这本书时,更清晰地反映了从革命历史观对中国近代史的解读。

华岗的《中国近代史》和胡华的《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史》是第一部用革命史的解释体系来解释整个中国近代史的著作,为中国近代史的解释提供了一个范式。在这种范式下产生的更重要的现代革命历史书是胡生的《从鸦片战争到五四运动》。经过40多年的思考和写作,这本书于1982年出版。胡绳作品的突出特点是他明确提出了中国近代史上三次革命高潮的理论。三次革命高潮理论作为胡绳理解中国近代史的原始价值和方法论,确实为中国近代史的解读提供了方向性的启示,是中国近代史研究和教学的重要解读范式。

在革命历史观的解释体系下,中国近代史研究(广义上)产生了极其丰富的学术成果。从根本上说,中国现代革命史著述丰富的终极价值体系和标准都建立在革命历史观的基础上。事实上,不仅中国大陆近代史领域是如此,台湾学者在讨论中国近代史时也无意识地运用了革命历史观。虽然他们研究的具体问题和结论与大陆学者有很大不同,甚至完全相反,但他们仍然用“革命”和“非革命”来判断历史事件和人物。用革命历史观解释的中国近代史确实是一个时代的“历史”。

二。从近代史的角度解读中国近代史

狭义的中国革命从1840年到1956年,社会主义革命任务的完成应该说已经结束。从此,历史的实际运行进入了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建设”和“发展”是相对于推翻旧体制的革命而言的一个新时期。新时期有了新的历史主题,必然会引起历史学家新的“兴趣”。1958年,《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通史》的李新、彭明等主编仍在很大程度上渗透了革命历史观,但也呈现出一些新的因素。作者在序言中指出,“这本书是写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后半期——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历史,这是现代史的一部分”。《中国近代史的一部分》不是一个简单而随意的判断,而是一个声明,尽管这本书仍然以革命史为中心,但它应该以更全面的方式展示现代社会发展的目标。

中国的现代化早在1954年由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提出。1964年,周总理在第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正式提出建设四个现代化强国的宏伟目标,并将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列入中国治国的议事日程。这显然将对中国近代史的解释产生重大影响。1992年,陈旭麓的《现代中国社会的新陈代谢》出版。虽然作者没有使用“现代化”的概念,但他的作品实际上是用现代历史观解释中国近代史的重要典范。

罗荣渠是用现代历史观解释中国近代史的最有代表性的学者。1992年,罗氏出版了《现代化新论:世界与中国的现代化进程》一书。这本书的第一个标题是“大变革时代的新历史观”。本文提出了用“现代历史观”解释中国近代史的独特命题。罗荣渠把百年现代史看作是中国人探索中国现代化道路的过程,构建了中国现代史“现代历史观”的完整解释体系。当时,中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正在改变中国的所有社会领域,也在彻底改变中国人民的观念。罗荣渠现代化观的形成显然是历史学家理解这一现实的结果。

此后,现代历史观的形成和发展呈现出快速发展的趋势。在仅仅20多年的时间里,它已经成为中国近代史领域中广泛使用的解释系统,产生了可以称之为近代史学术史上的一个时代的学术成果(当然,它不会影响其他历史学派的发展)。

三。从社会文化史角度解读中国近代史

2017年,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提出了“新时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命题。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时代”有着非常广泛的内容,特别是中国社会重大矛盾发生了重大变化的理论。会议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后,中国的“主要社会矛盾已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改善生活需求与发展不平衡和不充分之间的矛盾”并明确指出,在这个时代,人们对“美好生活”的需求日益广泛,“不仅对物质文化生活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而且对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安全、环境等方面的要求也日益增加。”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新时代定义实际上表明,普通人在形成日常生活新物质需求的同时,创造了许多新的精神需求。人们追求多样化和高层次的美好生活已经成为中国新的客观社会存在。

中国社会已经进入了一个人们追求“美好生活”的时代。改革开放以来发生的社会变革进一步加快,导致社会生活和文化不断复杂演变。这一快速变化将不可避免地在历史学家的头脑中“回响”,为历史学家解释历史形成一个新的热点。然而,由于“新时代”社会变革前所未有的复杂性,历史学家历史解释体系的变化也比以往“革命历史观”和“现代历史观”的形成过程复杂得多。

学者戴洪亮指出,“80年代中期”,中国史学中社会史的“复兴”发生了“重大变化”。这是当时现代史研究领域真实社会发展的直接反映。

到了20世纪90年代,虽然各种历史解释体系继续多样化和平行化,但现代历史学家将社会文化史引入了中国近代史的解释体系。学者梁景河认为,中国社会文化史是中国史学自身发展的结果,“是中国文化史、社会史和社会文化史发展链条中的一环”。他说,改革开放的进程导致了“文化史的复兴”,改革开放的深入发展导致了“社会史的繁荣”。“文化史研究重在精神层面”、“社会史研究重在社会层面”、“社会文化史研究重在两者共生共荣”和“两者结合研究”成为“社会文化史”。梁文指出,中国社会文化史的概念与新西方文化史有关,但它绝不是新西方文化史理论的延续,而是中国学者创造的一种新的历史解释体系。

关于社会文化史的对象有很多解释,理论上有细微的差异,观点也无止境。然而,从根本上看,社会文化史研究的最重要特征是梁静河关于社会生活与文化有机结合的论述。此外,学者刘秦致、左雨荷、常建华等。也对社会文化史的研究对象提出了一个普遍一致的观点:即社会文化史把生活方式的改变和价值观的改变设定为因果关系。

中国改革开放带来的社会快速发展和前所未有的复杂性推动了社会文化史的发展。社会进化的加速和国家的复杂化必将为社会文化史的发展提供越来越深厚的土壤。因为所有的历史研究兴趣都是由社会现实问题引起的,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所带来的巨大社会变革及其引发的问题必将越来越强烈地触动更多历史学家的心灵,并在他们的头脑中提出更多需要从历史中得到回答的问题。因此,中国社会的巨大变化必将促使更多的历史学家从历史,主要是中国近代史中寻找现实的社会变革,并回答变革带来的问题。

现实的迫切需要和研究基础的优化,特别是史料基础的进一步拓展,将为从社会文化史的角度解读中国近代史提供更大的动力。中国现代人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的解读呈现出鲜明的多样性特征,但毕竟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主流史学。社会文化史的研究对象和价值体系似乎更适合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新时代的需要,并可能对新时期史学的形成做出主导性贡献。

范文-1:中国近代史纲要论文(6篇精编)
范文-2:讨论“中国近代史”
范文-3:探索中国近代史上的各种思想斗争
范文-4:解释中国近代史在史学中的应用
范文-5:探索军阀张左林敌视苏联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