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化 > 马克思批判资本主义文化理论的系统研究,詹姆逊关于资本主义经验三个阶段的“文化分期”理论...

马克思批判资本主义文化理论的系统研究,詹姆逊关于资本主义经验三个阶段的“文化分期”理论...

马克思批判资本主义文化理论的系统研究

詹姆逊关于资本主义经历三个阶段的“文化分期”理论——詹姆逊的后现代主义文化研究一、文化与文化分期不同的人对文化的概念有不同的理解,而对詹姆逊来说,“文化”有三层含义。他分别从三个角度出发:第一,从浪漫主义的角度来看,它具有人格形成和个人修养的意义;第二,人类学

意大利马克思主义政治理论家( )在分析西方资本主...

葛兰西马克思主义作为在欧洲民族土地上发展起来的科学理论,在近代以后被中国社会和民族所接受和中国化。这首先在于马克思主义理论本身的本质要求,这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奠定了逻辑前提。当时中国拯救国家免于灭绝的历史任务需要一个全新的理论。詹姆逊理论框架的理论框架有三个前提,以马克思主义为逻辑起点。 从理论前提分析入手,从逻辑的角度梳理理论框架。 这有利于对詹姆逊“晚期资本主义文化逻辑”的客观理解和合理借鉴 丹尼尔。贝尔是当代美国著名的思想家和社会学家,批判社会学和文化保守主义的代表。 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他一直是哥伦比亚大学和哈佛大学的社会学教授。 他曾参与建立美国社会科学领域著名出版物《公共利益》(Public Interest),并在美国知识精英的综合调查中得到评价。1.工业革命的深化促进了资本主义的迅速发展,为马克思主义的诞生奠定了社会经济前提。 自19世纪60年代以来,到19世纪上半叶,英国基本完成了工业革命,大规模机器生产基本取代了工场手工业,这不仅促进了社会生产力的提高,也造成了社会结构的变化。

詹姆逊关于资本主义经验三个阶段的“文化分期”理论...

詹姆逊关于资本主义经历三个阶段的“文化分期”理论——詹姆逊的后现代主义文化研究一、文化与文化分期不同的人对文化的概念有不同的理解,而对詹姆逊来说,“文化”有三层含义。他分别从三个角度出发:第一,从浪漫主义的角度来看,它具有人格形成和个人修养的意义;第二,人类学

意大利马克思主义政治理论家( )在分析西方资本主...

马克思批判资本主义文化理论的系统研究范文

文摘:近年来,学术界对马克思的文化思想进行了系统的研究。然而,马克思对资本主义文化批判的研究仍然处于支离破碎的状态。缺乏系统性和可扩展性的研究。就现有研究成果而言,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马克思对资本主义文化历史合法性的研究、非理性研究和马克思对资本主义文化批判价值主旨的探索。为了促进他的理论的进一步发展,扩大和深化文本研究,从总体上把握马克思的逻辑理论和资本主义文化批判的历史逻辑;拓宽研究视角,综合多层次分析理论;基于“新时期环境与文化发展”的现实,凸显了马克思对资本主义文化批判的沉思。

关键词:马克思;对资本主义文化的批判;研究综述;

第十九届全国代表大会提出促进“和谐但不同和包容的文明交流”,[1]这是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应有意义。在经济全球化和市场经济体制的双重环境下,全球文化生态系统中的中国民族文化正在吸收外来文化因素,以实现创新转型。同时,文化体系的开放性也考虑到中国民族文化应对挑战的能力。特别是在资本主义文化和社会主义文化长期并存的情况下,如何认识西方文化的思想本质,如何防范资本主义文化负面影响的广泛渗透与资本主义文化先进因素的运用之间的关系,是实现我国文化现代化需要解决的理论问题。马克思主义创始人抛开阶级偏见,以唯物辩证的方式审视资本主义文化,试图唤醒无产阶级的阶级意识,从而推翻旧世界,建立新世界。资本主义社会的文化现象是马克思主义创始人一直关注的一个重要领域。然而,通过文献综述,我们发现目前学术界很少有人直接系统地研究马克思资本主义文化批判理论,大多分散在对马克思文化观的研究中。今后,我们应加强对马克思资本主义文化批判的系统而广泛的研究,以巩固马克思主义文化的理论基础,为新时期文化发展找到理论支撑和价值导向。

一、马克思对资本主义文化和历史的辩护研究

本质上,任何文化都是意识形态的体现,是人类社会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资本主义文化作为资本主义社会生活理念及其方式的表达,有其自身的历史必然性。但是,我们往往对资本主义文化有一种先入为主的消极看法,即它是维护资产阶级统治的思想基础。马克思主义从不称赞这种单向的思维方式,这种片面的解释往往使我们忽视马克思对资本主义文化历史作用的揭示。

这一历史功能主要从社会发展维度和个人生存与发展维度来探讨。就社会发展而言,胡海波教授认为马克思并没有停留在资本主义文化的简单消极层面,而是从宏观角度和客观态度对资本主义文化进行了全面的批判。也就是说,在特定的历史阶段,资本主义文化在新的社会形态下,在促进生产力发展、推动社会变革、为文化发展奠定思想资源方面发挥了历史性的进步作用。[2]另一个例子是方长顺,他从马克思的资本主义观点出发,阐述了马克思主义创始人对资本主义的辩证态度。也就是说,由于世界历史的开放,“资本主义把人类的精神生产转化为世界生产”。[[3]另一方面,就人类生存和发展的维度而言,资本主义文化通过消除封建和宗法观念对人类的束缚,极大地解放了人们的思想。例如,彭宏伟和李彬彬认为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精神作了客观公正的分析。资本主义精神在特定的历史阶段有其合理性。马克思从个人和社会层面解释了这种合理性。也就是说,与传统社会中被压抑的个人存在相比,资本主义文化是一种先进的文化精神,它维护人性,为个人的发展提供平等的机会,并形成一种新的平等交易的市场文化。[4]总之,资本精神在摧毁封建制度、打破宗教束缚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从而促进了历史的发展。

二。马克思对资本主义文化的批判研究

马克思主义创始人一生都在深刻批判资本主义,文化作为社会有机体结构的重要组成部分,必然会成为马克思批判资本主义的一个重要维度。然而,由于社会客观历史条件的限制、理论研究背景的限制以及自身的历史使命等一系列因素,马克思主义创始人并没有系统地阐述资本主义文化批判思想。学术界在研究这一课题时,必然会面临理论和实践的双重困惑。因此,学术界对马克思批判资本主义文化思想的研究明显薄弱。具体来说,它主要侧重于对具体内容的探索、资本文化意识形态本质的揭示以及世界历史条件下资本主义文化扩张带来的危害的揭示。

首先,就批判的具体内容而言,张秀芹教授认为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社会的批判是全面的,其中对文化现象的批判是一个重要的维度。她指出,马克思对资本主义文化的批判主要体现在他对拜物教和宗教思想的批判上,拜物教是资本主义奴性经济的文化表现。然而,基督教是资产阶级社会中一种独特的宗教形式,它用新的枷锁固化了人们的心灵,为新的奴隶制制度铺平了道路。[5]其次,就文化的意识形态批判而言,胡海波教授认为,在唯物史观的指导下,马克思以辩证的思维方式对资本主义文化的意识形态本质进行了全面的批判。也就是说,它主要关注资本主义文化对资本主义生产观念的维护,对资产阶级政治制度的维护以及文化逻辑对日常生活意识的影响。[2]最后,有学者从历史向“世界历史”的转变的角度来解读马克思的资本主义文化思想。峻青指出:马克思认为资本主义文化将以西方为中心,向世界各地传播,但这种传播应该辩证地理解。[6][和胡芳基于东方社会发展的视角,指出马克思在许多经典著作中表达了资本主义文化对东方社会的危害。在全球扩张的同时,资本主义正在推动一种资本主义文化,这种文化主张对东方社会或不文明和半文明国家无限制地追求资本利润,并将资本主义文化的“奢侈风格”特征植入东方社会。[7]

三。马克思批判资本主义文化的价值取向研究

逻辑是事物发展的内在原则和规律。资本主义文化作为历史发展特定阶段的必然现象,包含着共同文化——精神性的内容,也保持着自己独特的逻辑。马克思对这一特定历史阶段的文化形式作了批判性的解释。一方面,它是为了解释世界,即揭示文化的本质、文化发展的规律、文化与社会结构各种要素之间的相互作用等基本理论,这些都被文化史的观点所涵盖,以便人们能够形成对文化的正确理解。另一方面,是改变世界,即通过改造资本主义社会和进行文化解放来实现人的自由和全面发展。学术界在这个问题上基本达成共识:马克思对资本主义文化的批判旨在建立一种适合未来社会的新的文化形式,从而实现人的自由全面发展。

在这一终极价值原则下,有两个基本问题:

一是马克思批判资本主义文化的具体目标。胡海波教授指出:“马克思批判资本主义文化生态,旨在建立适合未来社会的文化形态,增强无产阶级自我解放的意识,从而实现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的价值要求。”[[8]另一个例子是,侯佘艳也做了同样的解释。他认为,在马克思看来:“资本主义文化具有内在矛盾,随着历史的进步,它也在一定程度上表现出世俗化甚至颓废的倾向”。这种内部对立的矛盾只是暂时的存在,最终将被新社会形态的文化观念所取代。[9]

其次,基于建立新型社会形态新文化的目标,论述了新文化的具体特征。胡芳认为,马克思通过揭示资本主义文化的矛盾,指出资本主义文化是人类漫长历史中的一个阶段。随着资本主义文化的消亡,未来的社会文化将包含先进的自由平等精神,这最终在于建立一个与“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相适应的共同联盟。”[10]此外,李治江认为,马克思基于对人性和文化本质的分析,提出文化异化是劳动异化的一部分,消除异化的途径是将对资本主义精神文化的批判与现实批判相结合。此外,人们认为马克思文化批判的最终目的是建立科学与人文、理性精神与感性精神相结合的新的文化形态,从而实现人的回归和解放。[11]

[/s2/]四。[研究展望/s2/]

学术界从不同角度探讨了马克思批判资本主义文化的思想,并在一些问题上达成共识,取得了一定的研究成果,为后续的理论探索工作奠定了基础。然而,与此同时,应当指出,理论界对这一课题的研究总体上处于分化和肢解的状态。大多数学者只在自己的研究领域提到或提及这个问题,很少进行系统的研究,更不用说形成整洁、有机、立体的研究成果。因此,今后需要从深度上加强对这一问题的研究,从广度上拓展研究,以便从理论上全面把握马克思资本主义文化批判思想。

(a)研究视角需要扩大,研究内容需要深化

目前,学术界对此问题从三个方面进行了探讨:马克思对资本主义文化历史合法性的揭示,对资本主义文化非理性的批判,以及批判的价值主旨。然而,这些研究视角并没有引起学术界的太多关注。因此,研究成果往往以“自足”的形式呈现,没有空空间讨论某一主题。没有理论的“矛盾点”,仅仅支持理论的不断研究和深入发展是不够的。

就现有的研究视角而言,研究这一问题主要属于哲学范畴。首先,从文化哲学的角度来看,这一视角为研究马克思对资本主义文化的批判提供了理论基础,但这一切入点将文化的内涵界定为一切“人性化”的东西,难以把握资本主义文化的“精神”本质特征。在资本主义社会有机体中,更难弄清文化、经济和政治之间的联系。要全面把握马克思批判资本主义文化的思想,必须理清历史发展的逻辑,深入挖掘社会有机体中各种结构和要素的内在本质和联系,使文化批判思想成为一个完整的有血有肉的统一体。二是狭义文化的唯物史观。从这个角度,学者们讨论了马克思对资本主义文化非理性的批判及其价值取向。然而,内容仍需深化。例如,马克思对资本主义文化之外的道路、马克思设想的未来社会文化的特征以及马克思如何揭示世界历史条件下资本主义文化全球扩张的危害的研究存在明显的弱点。

事实上,马克思对资本主义文化的批判问题不应局限于哲学解释,也不应局限于国内研究。我们应该拓展研究视角,这值得从两个方面来探讨:一是从人文科学、社会学等学科的角度来研究这个问题。马克思主义创造生活的理论和实践都是在人、自然和社会的统一中进行的。他们从来不同意对自己理论的形而上学理解。因此,只有从多学科、多角度研究马克思的文化理论,才能全面、准确地把握其本质。二是重视西方马克思主义文化理论,借鉴现有研究成果。面对资本主义的新形势,西方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开辟了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文化阐释之路。他们对文化在社会有机体中的作用的阐述和对文化主题的讨论,都为中国马克思主义文化理论的研究提供了思想资源。

(二)拓展和深化文本研究

陈先达教授曾指出,在研究经典著作时,“没有必要故意歪曲它们,只有不完整的数据和薄弱的技巧才能导致错误的结论”,[12]这足以说明文本解读的全面性和准确性对于理论研究的重要性。学术界对马克思资本主义文化批判的考证主要集中在《德意志意识形态》、《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和《共产党宣言》上。然而,仍有一些经典文本没有被彻底研究,甚至没有被纳入研究视野。就研究的深度而言,《资本论》作为马克思批判资本主义的重要著作,经常被学术界归入经济学范畴。此外,“文化就是文化”的先入为主的观念经常被忽视,《资本论》中蕴含的深刻文化主题也经常被忽视。马克思对资本主义文化的批判并没有停留在抽象概念层面或道德层面,而是最终指向了对现实的批判,即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批判。《资本论》为我们研究马克思超越资本主义文化的道路提供了丰富的理论资源。就研究的广度而言,《法国阶级斗争》探讨了资本主义制度下意识形态的发展特点以及如何在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对抗中增强无产阶级意识。此外,对马克思东方社会著作的研究也很少。马克思主义创始人的愿景不仅限于西方国家。19世纪中叶,马克思对东方社会的发展进行了深入研究,包括对东方专制文化、封闭保守的文化传统以及世界历史条件下资本主义文化扩张对东方国家的影响的研究。然而,学术界很少有人关注这一问题领域,这使得我们很难全面把握马克思批判资本主义文化的思想。

我们常说“历史是原作,文本是复制品”。这是我们在研究经典作品时应该坚持的一个原则,即处理好历史发展语境与文本理论解读的关系,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全面准确地把握作者的写作意图。马克思不是天生的历史唯物主义者。马克思早期思想的发展从黑格尔开始,经过费尔巴哈,最后“成为马克思”。同样,马克思的文化观也经历了从理性主义文化观到历史唯物主义文化观的转变。学术界对马克思资本主义文化思想的考证主要集中在理论成熟期马克思主义创始人的著作上,但对其晚年的早期著作、书信和读书笔记缺乏深入研究。这种研究状况制约了我们对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内在历史逻辑和理论逻辑的全面把握。因此,我们面临着难以解释的理论困惑,如马克思对资本主义文化内涵的界定、马克思资本主义文化批判的理论渊源、马克思资本主义文化批判的理论转型等基本问题。因此,我们有必要对文本进行准确、系统的研究,挖掘马克思关于资本主义文化的批判思想。

(三)立足于“新时代”的文化发展,突出马克思批判资本主义文化理论对现实的沉思

任何形式的文化都是社会实践的产物,社会物质生产实践和精神生产实践的互动构成了文化发展的一般事实。马克思批判的资本主义文化起源于特定的历史时代,是资本主义自由竞争阶段的社会生活意识形态及其方式。马克思在这个问题上的基本观点不会自发地产生对当代社会发展的理论思考。我们必须立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发展的现实,探索历史理论与现实社会状况的逻辑联系,从实践出发,不断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代表时代精神的文化思想。然而,我国学术界大多从理论层面讨论马克思对资本主义文化的批判,很少有学者系统阐述这一理论对现实的指导意义。

从实践的角度来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事业的建设和“新时期”中国人民精神生活的实践需要以“透彻”和完善的理论为指导。就中国发展现状而言,中国面临着经济全球化和市场经济体制带来的文化转型的双重局面。随着经济全球化趋势的不断加强,其影响日益渗透到政治、文化、社会、生态等各个方面。西方国家依靠自己在全球化进程中的主导地位,强行将所谓的“普世价值”概念和意识形态引入非西方国家,意图在意识形态上控制非西方国家,从而实现“西化”的政治目标。在这样的文化背景下,中国的主流意识形态受到了西方各种政治思想和文化观念的影响。一方面,在文化全球化进程中,中国不仅要保持自己的民族文化特色,坚持中国民族文化的主体性;另一方面,应创造性地改造传统文化的内容和形式,以适应国家的现代化进程。因此,如何处理好民族传统文化与民族现代文化、民族文化与世界文化的关系,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的重要环节,也是马克思主义文化理论需要不断解决的理论问题。

就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人的生活条件而言,马克思对人的生活方式与社会物质生产的关系作了深刻的解释,即“物质生活的生产方式制约着社会生活、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的全过程”[13]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极大地改变了整个社会运行机制,从根本上动摇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结构。市场经济中利益主体的多样化使公众主体的精神文化状况发生了变化,转向了经验主义和自然主义。人们的观念和价值选择日益多样化,处于相互冲突的状态。特别是随着西方社会思想融入日常生活,人们在许多意识形态观念中失去了价值,从而无法做出正确的价值选择和价值判断。此外,市场经济的深入发展增强了资本的扩张性。资本逻辑,即追求剩余价值的本质,不仅制约着市场经济各要素的运行和流动,而且渗透到大众的日常意识形态中,影响着人们的意识形态和社会交往。马克思曾深刻批判资本主义文化中人的异化。因此,要加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领导能力建设,帮助人们理解西方文化的意识形态本质,进而寻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自信的价值论支撑,就需要深入系统地挖掘马克思批判资本主义文化的思想资源,实现理论对现实的有机指导。

参考

[1]决定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赢得新时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胜利——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报告[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

[2]胡海波,郭冯至。马克思恩格斯文化观研究[。北京:中国图书出版社,2013。

[3]方广顺。马克思恩格斯的资本主义观及其当代发展[。理论月刊,2014 (10)。

[4]彭宏伟,李彬彬。马克思对资本文化及其价值的批判[。湖北社会科学,2017 (08)。

[5]张秀芹。马克思意识形态批判的维度和问题领域[。河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4 (01)。

[6]峻青,胡长栓。马克思主义文化理论研究[。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7。

[7]胡芳。论中国摆脱资本主义文化危害的可能性和困境[。理论月刊,2012 (09)。

[8]胡海波。马克思恩格斯的文化生态思想探讨[。马克思主义研究,2015 (07)。

[9]侯佘艳。《资本主义文化价值观的两重性分析》,[。北京行政学院学报,2011 (03)。

[10]胡芳。《批判与进化:资本主义文化矛盾的马克思主义理论解释》,[,1999年。社会主义研究,2013 (03)。

[11]李治江。马克思文化批判的当代意义[。理论研究杂志,2008 (09)。

[12]陈先达。走向历史的深度——马克思历史观研究([)。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6。

[13]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二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