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价值观 > 高职生就业能力中职业价值观的作用探讨,高职英语教学中如何渗透职业教育价值观

高职生就业能力中职业价值观的作用探讨,高职英语教学中如何渗透职业教育价值观

高职生就业能力中职业价值观的作用探讨

如何在高职英语教学中渗透职业教育价值观1。实施“三节三爱”教育。这也是我们学校德育的特点。(1)以开学为重要时间节点,开展“三爱三节”教育活动。“三爱三节”的教育内容融入开学典礼、“学期第一课”、新生军训、学校纪律教育、学校历史教育等活动中,让广大学生通过大力宣传和学习树立勤奋。

高职课堂教学如何渗透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对高职学生爱国情感的培养、思想道德素质的提高和职业素质的培养具有重要的指导作用。 高职院校教师应带头,积极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将核心价值观教育与学生培养教育、职业道德教育整合到课堂教学中,以多种方式推进高职院校的发展。

高职英语教学中如何渗透职业教育价值观

如何在高职英语教学中渗透职业教育价值观1。实施“三节三爱”教育。这也是我们学校德育的特点。(1)以开学为重要时间节点,开展“三爱三节”教育活动。“三爱三节”的教育内容融入开学典礼、“学期第一课”、新生军训、学校纪律教育、学校历史教育等活动中,让广大学生通过大力宣传和学习树立勤奋。

高职课堂教学如何渗透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高职生就业能力中职业价值观的作用探讨范文

采用职业价值观问卷、心理资本问卷、心理自立问卷和就业能力问卷对768名高职学生进行了调查。调查结果分析表明,心理资本对职业价值观与就业能力之间的关系有部分中介作用。心理自立对心理资本的中介作用有调节作用。心理自立调节着中介过程的后半部分。职业价值观对高职学生就业能力的影响是中介效应。因此,学校和教育部门不仅要不断提高高职学生的就业能力,促进他们职业能力的发展,使他们顺利就业,还要帮助他们树立正确的职业价值观,增强他们的心理资本和自立能力。

关键词:职业价值观;心理资本;心理独立;就业能力;大学生;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科教兴国、人才强国”的发展战略将中国带入了社会经济快速发展的新时代。高职院校学生作为一种宝贵的人力资源,其开发和配置关系到教育的成败、国家的经济建设和社会稳定。就业是高职学生人力资源配置的最佳途径。然而,近年来,随着高校招生规模的逐步扩大,高职院校的毕业生数量迅速增加。2017年,高职院校毕业生人数增长3.9%,达到795万人。高职学生就业形势越来越严峻,“就业难”问题越来越突出。高职学生的就业能力也引起了人们的关注。以往的研究结果表明,提高就业能力可以有效解决高职学生的就业问题。良好的就业能力可以减轻高职学生的就业压力,帮助高职学生在激烈的竞争中找到自己喜欢的工作。高职学生就业能力强,职业发展良好。因此,高校应重视高职学生就业能力的发展,提高他们在职业教育中的就业能力。

一、高职学生就业能力相关研究

就业能力的定义是充分利用自己的能力,在工作中获得长期收获、丰富和创造。具体而言,就业能力包括获得就业、维持就业和在工作场所良好发展的能力。对于尚未进入职场的高职生来说,就业能力是指在学习过程中学习专业知识、发展综合素质,从而实现就业目标、实现自身价值和社会价值的素质。回顾以往的研究发现,职业价值观作为一种个体特征,会影响高职学生的就业能力。一方面,职业价值观具体指的是一个人对自己职业的信念和态度;另一方面,职业价值观是个人在职业生涯中所持有的价值取向,即一种相对稳定、普遍和激励的信念体系,适用于个人职业的范围。职业价值观是职业教育领域的重要内容。只有当学生的职业价值观清晰时,他们的职业发展才能得到促进。目前,关于职业价值观对高职学生就业能力影响的机制研究相对较少。为了更好地提高高职学生的就业能力,应该探索职业价值观对高职学生就业能力的中介机制。分析职业价值观对高职学生的中介机制,有助于阐明职业价值观如何影响高职学生的就业能力。心理资本可以分为四个方面:自我效能、希望、乐观和韧性。它指的是个人在成长和发展过程中积极的心理成长状态[1]。心理资本的主要效应模型提出心理资本的增益效应对个体水平有直接的影响,[1]。现有的实证研究表明,心理资本对高职学生的就业能力有显著的正向预测作用,[2]。高职学生的心理资本越高,其就业能力就越高。此外,实证研究还发现,职业价值观可以显著预测心理资本。职业价值观得分越高,心理资本就越高。因此,本研究认为,职业价值观可以通过增强高职学生的心理资本来提高他们的就业能力。据此,本研究提出假设1:心理资本是影响高职生就业能力的中介变量。

虽然职业价值观可以通过心理资本对就业能力产生深远的影响,但这种影响可能受到某些条件的限制。因此,有必要研究职业价值观通过心理资本对就业能力的影响是否受到其他因素的调节,以进一步探讨职业价值观对就业能力的作用机制。心理自立是个人在积极接受外部事物的基础上规划和发展自己的过程。这个过程包括破除迷信、顺从、依恋和对权威和亲近的人的过度依赖,从而相信和依赖自己,对自己的言行负责,控制、管理和调节自己的心理资源和行为。这一过程有两个核心特征:自主性、自控性和社会性。以往的实证研究表明,高职生的自主能力会影响他们的就业能力[3]。而以往的研究也表明,高职学生就业能力的缺乏主要是由于他们无法面对就业环境、依赖性强等原因。心理自立程度高的高职学生具有较高的就业能力。因此,心理自立是高职学生就业能力的重要保护因素。“保护性因素-保护性因素”模型表明,两种保护性因素(如心理资本和心理独立性)对结果变量(就业能力)具有交互作用。具体来说,心理资本水平相近的高职学生,由于心理独立程度不同,可能会有不同程度的就业能力,这将调节心理资本与就业能力的关系。本研究将利用“保护性因素-保护性因素”模型(“促进性假设”和“排斥性假设”)的两个假设,探讨心理自立对心理资本与高职学生就业能力之间关系的调节作用。现有研究发现,心理资本和心理自立对高职学生的就业能力有积极的促进作用。根据“保护因素-保护因素”模型的“促进假说”,心理自立可以促进心理资本对就业能力的促进作用。这时,心理自立的调节作用是“锦上添花”的模式。根据“排斥假说”,心理自立会抑制心理资本对就业能力的提升,即心理自立的调节作用是“美与美的”模型。因此,本研究提出假设2:心理自立调节心理资本与高职学生就业能力的关系。

总之,本研究提出了一个受监管的中介模型(见图1)。本研究的主要目的是:(1)探讨心理资本对职业价值观和就业能力之间的关系是否有中介作用;(2)本研究探讨心理自立对中介过程是否有调节作用。本研究建立的模型更清晰地指出了职业价值观与就业能力之间的关系。它不仅解释了职业价值观如何影响学业成绩的过程,还解释了这种影响何时更强或更弱。

图1概念框架

二。研究方法

(a)学习科目

选取某地区768名高职学生作为调查对象。男生315人,占总数的41.02%。453名女孩,占总数的58.98%;新生270人,占总数的35.1%。261名大二学生,占总数的33.9%;初中生237人,占总数的30.8%。

(2)研究工具

1.职业价值观问卷。

本研究采用凌文权等人[4]编制的职业价值观问卷,共22项。问卷包括声望、保健和发展三个维度,采用李克特五级评分法。本研究量表的α系数为0.92。

2.心理资本问卷。

本研究采用勒温等人修订的心理资本量表[5],共24项。问卷包括自我效能、希望、韧性和乐观四个维度,采用李克特五级评分法。本研究量表的α系数为0.85。

3.就业能力问卷。

本研究采用王元编制的《[就业能力问卷》,共23项。问卷包括认知能力、个体可靠性、沟通合作和自我意识四个维度,采用李克特五级评分法。本研究量表的α系数为0.90。

4.心理自立问卷。

本研究采用夏凌香[7]修订编制的心理自立问卷,共21项。问卷包括自主性、自控性和社会性两个维度。采用李克特五分评分法,从“非常不一致”到“非常一致”,分别为1-5分。本研究量表的α系数为0.81。

三。研究和分析

(a)每个变量的描述和统计

每个变量的相关矩阵如表1所示。职业价值观、心理资本和心理自立与就业能力显著正相关,表明它们是高职学生就业能力的促进因素。职业价值观与心理资本呈显著正相关,表明职业价值观是高职学生心理资本的促进因素。

表1变量的描述性统计

(二)职业价值观与就业能力的关系:一个温和的中介模型检验

根据文林忠和叶宝娟提出的规范中介检验流程,进行统计检验。结果如表2所示:等式1中的职业价值观对就业能力有显著的正向预测作用(β=0.25,t=11.06,p)。为了进一步探讨心理自立是如何调节心理资本对高职学生就业能力的作用机制,将心理自立的Z值分别取正负1,并绘制了交互作用效果图。在图2中,可以清楚地看到心理资本对就业能力的影响是如何被心理自立所调节的。简单斜率检验表明,对于心理自立水平较低的高职生(Z=-1),随着心理资本的增加,高职生的就业能力也呈现出非常显著的上升趋势(β=0.49,t=9.25,p表2大学生就业能力模型检验

心理资本与就业能力关系的心理自立调节

四。研究结论

价值观是个体人格系统和精神系统中的核心概念,对个体行为具有导向作用。职业价值观作为高职学生的内在价值取向,是内外因素共同作用下形成和发展的结果。[4]。职业价值观作为一种人格特质,会影响高职学生的就业能力。[4】。本研究发现职业价值观对高职学生的就业能力有积极影响。职业价值观得分越高的高职学生的就业能力得分也越高,这与以往的研究结果一致,也表明职业价值观对高职学生的就业能力有积极的影响。因此,在高职学生的培养过程中,应该树立正确的高职学生职业价值观,提高他们的就业能力,进一步促进他们的职业发展。因此,学校和教育部门在对学生进行职业教育时,应重视学生职业价值观的培养。

与以往的研究结论相似,职业价值观可以提升高职生的心理资本,而心理资本可以提升高职生的就业能力[6】。本研究的重点是职业价值观影响就业能力的心理机制。结果表明,心理资本在职业价值观对高职学生就业能力的影响中起中介作用。换句话说,职业价值观不仅直接影响高职学生的就业能力,还通过影响他们的心理资本来影响他们的就业能力。因此,我们必须重视心理资本在提高高职学生就业能力中的重要作用。这说明在实际干预中,我们不仅要树立高职生良好的职业价值观,还需要培养他们的心理资本,从而提高他们的就业能力。此外,先前的研究结果也表明心理资本对个人幸福感有显著的积极影响。因此,提高高职学生的心理资本不仅有利于提高他们的就业能力,帮助他们获得更好的就业,而且有助于提高他们的职业幸福感和就业质量。因此,学校和教育督导在对学生进行职业教育时,不仅要培养他们正确的价值观,还要注重提高他们的心理资本,进而提高他们的就业能力,从而促进他们的职业发展。

本研究的另一个重要发现是心理自立的调节作用,具体来说,心理自立调节心理资本对高职生就业能力的影响,即职业价值观通过心理资本对高职生就业能力影响的中介过程的后半部分。与心理自立水平较低相比,心理自立水平较高时,心理资本对高职学生就业能力的促进作用会减弱。本研究的结果支持“保护因子-保护因子”模型的排除假设。应该指出,这并不意味着心理自立是高职学生就业能力的一个风险因素。从图2中可以清楚地看出,心理自立水平较高的高职学生的就业能力普遍高于心理自立水平较低的高职学生。心理自立与心理资本互动时,心理自立起着“美丽”的作用,即对于心理自立程度高的高职学生来说,他们的就业能力较强,心理资本的增益效应较弱。然而,对于心理自立水平低的高职学生来说,他们的就业能力相对较弱,因此心理资本的增益效果相对较强。此外,以往的研究结果也表明,自立作为一种人格特质可以提高高职学生的职业成熟度。因此,在今后的干预活动中,应更加关注心理自立水平低的高职学生的就业能力。学校和教育部门也应重视提高学生在职业教育中的心理自立能力,从而提高他们的就业能力,促进他们的专业发展。

综上所述,本研究建立了一个调节中介模型,从心理层面揭示了职业价值观对高职学生就业能力的作用机制:心理资本的中介作用和心理自立的调节作用。本研究的结论丰富了职业价值观在职业教育领域对高职生就业能力的影响机制,对干预提高高职生就业能力也具有实用价值。首先,我们必须重视职业价值观在高职学生就业能力中的重要作用。鉴于当前的就业环境,学校和教育主管部门应重视在职业教育中培养大学生积极正确的价值观,使高职学生在求职和就业中有良好的心态,从而更好地求职有利于他们的成功就业和职业发展。其次,为了更好地提高高职生的就业能力,学校和教育部门不仅要让高职生具备良好的职业价值观,还要注重增加自身的心理资本,培养他们的心理自立能力,使高职生有足够的信心和能力应对激烈的就业环境,从而使其更容易成功就业,做好职业规划,促进职业发展。

参考

[1]卢丹斯,f .,阿沃利奥,B.J .,阿威,J.B .,诺曼,S.M .积极心理资本:测量及其与绩效和满意度的关系。人事心理学[>,2007,60 (3) :541-572。

[2]王姚俊。心理资本对大学生就业能力影响[。应用心理学,2013,19 (1) :65-71。

[3]赵小磊。[《韩国大学生职业价值观、心理资本与学业倦怠的关系研究》。延吉:延边大学,2013。

[4]凌文权、方罗丽、白立刚。中国大学生职业价值观研究[。心理学杂志,1999,31 (3) :342-348。

[5]勒温,73岁,张玉柱。心理资本问卷的初步修订[。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2009,17 (2) :148-150。

[6]王元。大学生职业价值观、就业能力与就业绩效的关系研究[。杭州:浙江大学,2006。

[7]夏凌香。当代大学生心理自立问卷的初步编制[。重庆:西南师范大学,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