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明亮 > 约翰�济慈传记电影《明亮的星》评析,约翰·济慈的代表作

约翰�济慈传记电影《明亮的星》评析,约翰·济慈的代表作

约翰�济慈传记电影《明亮的星》评析

约翰·济慈的代表作有《斯宾塞类》、《伊莎贝拉》、《圣阿尼日前夜》、《希普林》、《夜莺颂》、《古希腊瓮颂》、《秋颂》、《忧郁颂》、《逝去的一天》、《生命之手》、《安迪·米恩》、《希普林》、《桑德斯和蟋蟀》、《每当我害怕》、《哦,孤独》、《明亮的星星》、《生命》

济慈的《明亮的星》是写给谁的?

范妮·布劳恩的情人有一部名为《亮星》的电影。你想用这首诗买一本诗集,还是只想知道这首诗的起源?如果你购买它,它是“济慈诗歌”,英文版的原始来源:济慈诗歌(1829)

约翰·济慈的代表作

约翰·济慈的代表作有《斯宾塞类》、《伊莎贝拉》、《圣阿尼日前夜》、《希普林》、《夜莺颂》、《古希腊瓮颂》、《秋颂》、《忧郁颂》、《逝去的一天》、《生命之手》、《安迪·米恩》、《希普林》、《桑德斯和蟋蟀》、《每当我害怕》、《哦,孤独》、《明亮的星星》、《生命》

济慈的《明亮的星》是写给谁的?

约翰�济慈传记电影《明亮的星》评析范文

约翰·济慈(1795-1821)是19世纪英国浪漫主义诗人。他的诗才华横溢,和雪莱和拜伦一样有名。他一生中只有26岁。然而,他剩余的诗歌却举世闻名,被认为是欧洲浪漫主义运动的杰出代表。济慈在《希腊古瓮颂》中提出了“美即真,真即美”的命题,“美”是他作品中最常用的名词。济慈在1818年给美国朋友乔治的一封信中说:“我认识一个外表美丽、举止优雅的女孩。她只是有点固执和愚蠢。我想我恋爱了。”济慈英年早逝。在他26岁去世之前,他既沮丧又贫穷。

然而,他的代表作如《夜莺颂》、《古希腊翁颂》、《秋颂》以及莎士比亚对开本上即兴创作的《亮星》,都是在短暂而美丽的爱情中孕育出来的。两百年后,这个爱情故事在相机的循环中仍然鲜活生动。2009年,澳大利亚女导演简·坎皮恩带着《亮星》来到戛纳她说,“我不是来领奖的。我刚刚写了一首关于范妮对济慈的爱情故事的诗,并读给全世界听。”

这部电影的情节很简单。美丽的富家女范妮(艾比·考尼什饰演艾比·考尼什)陶醉于时尚。为自己设计和制作衣服是她最大的乐趣。偶然,她看到济慈(由本·卫肖扮演),一个隔壁的穷男孩,他不是一本畅销书。她被这些话吸引住了,并寻找一切机会接近这位年轻而虚弱的诗人。在济慈的影响下,范妮开始学习和欣赏诗歌。在相处的过程中,两人深深相爱。然而,这种关系从一开始就遭到了各种各样的反对。在我们在一起的日子里,一对夫妇通过书信表达了彼此心中的爱。回来的济慈给了范妮一枚爱情戒指和一首名为《明亮的星星》的爱情诗。很快济慈的新书终于出版了,但此时他患有严重的肺结核,不得不去罗马接受治疗。他最终死在了异国他乡。

看电影的时候,有一些时刻是恍惚的,英国的寒风吹过脸颊,寒冷中有悲怆。济慈和范妮互相敲打墙壁。初春时,他们闻到花园里到处都是花,寻找最美丽的香味。济慈昨晚用他的小梦想向范妮要了一个吻。沉浸在爱河中的范尼收集了一个满是蝴蝶的房间。济慈生病时,范妮在门下塞了一张写着“晚安”的纸。正在康复的济慈透过窗户看着草地上的范妮。订婚那天,范妮和济慈及其家人在花园里跳舞...所有的小细节向现代电影观众敞开了19世纪恋人的心扉。

这部电影非常直截了当,轻松愉快。除了几次阅读字母之间的转换之外,它不做任何结构运动。《明亮的星星》有交替的暖色和冷色段落。区别是显而易见的:哥哥的死、对情书的误解、不辞而别、济慈的病和独自离去。室内对话主要集中在中间场景,门框和窗框不断强调人物之间的距离和视角。当切换到外部场景时,电影会有一个完整的视图和空场景,以及表达角色感受的段落,例如方尼在一个大的风信子上读一封信。

这部电影的标题是诗人写给方尼的十四行诗。在导演坎皮恩的电影叙事中,这种真正的爱是非常美丽和浪漫的,但它充满了真正的监禁和无助。整部电影中男女主角最亲密的场景是坐在河边亲切地窃窃私语(亲密持续不到五分钟,因方倪姐姐的到来而停止)。他们大多数人面对面坐着谈论诗歌,或者通过落地窗面对面坐着。虽然简·坎皮恩(Jane campion)凭借钢琴课获得了金棕榈奖,但她没有在钢琴课中重复强烈的激情色彩,也没有用传统形式的传记片来描述济慈像流水一样短暂的一生。相反,她从情人范妮的角度看济慈。通过女性特有的视角,她选择了济慈生命的最后三年,用克制和温柔的情感来刻画人物,以细腻感人的方式展现济慈的爱情,让人难忘。

这幅画很美,气氛安静而恍惚,音乐含蓄而简单。这部电影的第一个镜头定下了基调。从特写镜头打开整块,在柔和温暖的白光下,一块柔软温暖的布料突然被针扎破——范妮正在缝纫。又厚又硬的暗针慢慢穿过织物,看起来完美又温暖,但最终被摧毁了。在电影的最后一幕,范妮剪掉了头发,穿着她缝制的便衣。在一个下雪的冬天早晨,她一步一步默默地背诵了歌曲《明亮的星星》,走进了她与济慈共度美好时光的树林:明亮的星星/我像你一样坚定地祈祷/但是我不想夜晚高高挂起空/独自发光/只能永远睁着眼睛/像一个自鸣得意/失眠的隐士...然后,黑屏,压抑的大提琴声在电影中第一次响起,伴随着女高音的歌唱和诗人济慈背诵的《夜莺颂》,电影在这样的诗歌中逐渐结束,轻轻地触摸着爱人的脸。

范妮一出现,就和济慈的朋友布朗针锋相对。这两个人之间的蔑视和敌意是这部电影长期以来情节冲突的焦点。范妮是英国农村的一个普通未婚女子。她健康活泼。她说话直接而自信。她擅长设计和缝纫。她在经济上是独立的。她不是一部浪漫戏剧的女主角,这部戏剧整天都在赞美有天赋的学者和梦想。方尼从小就吃得很好,很傲慢,目中无人。她可以毫不畏惧地反击对方轻蔑和讽刺的话语,或者她可以毫不畏惧地对男人说讽刺的话。故事发生在19世纪初的伦敦,一个男人主宰的时代。女人通常只需要调情和跳舞。布朗还认为美丽的范妮是游戏中的蝴蝶,并以收集恋人为荣。如果说济慈在电影中惊人的天赋令人钦佩,那么方尼对爱情的坚持和决心也令人钦佩。为了爱情,她有勇气尝试从未涉足的诗歌领域。她毫无顾忌地向失业又没钱的济慈表达她的爱。她仍然坚持订婚,尽管她知道济慈又穷又病,将来也不会有了。她会欣喜若狂地收到情书,亲吻她在风信子盛开的山野的姐姐,并为信中冷漠的话语割伤自己。这些特点让许多观众不太适应,认为女主角阿比·康沃尔(abbie cornish)体格过于丰满,气质过于现代,无法融入19世纪英国的古典情境。

这部电影的主人公是出生在贝德福德县的英国演员本·卫肖(1980—),这是一个典型的英国年轻形象。在活跃的娱乐圈里,本·卫肖是一个被疏远的人。他看起来像一个敏感的独立乐队的主唱。他头发凌乱,眼睛充满感情。他表演时非常激动,但在观众中他很内向害羞。他因2006年汤姆·提克威执导的《香水》而在电影界成名,这部电影成功地代表了一种“朦胧的天真”和一种完美的“绿潮”。简·坎皮恩(Jane campion)称他是一只没有控制欲望的雄性动物,而花痴说他就像一首诗,晦涩而神秘,并回忆起两次见面时说:“记得在试镜室外面见本·卫肖。我看着他的脸,像猫一样美丽而阴郁。当他说话时,我知道他是济慈。口音不优雅,带有一点伦敦口音。在试镜过程中,他非常勇敢,情绪上完全释放自己,表现得非常情绪化或性感。他和和他一起演出的“范妮”女演员非常亲近。在接下来的排练中,我发现他的存在令人上瘾。本不爱说话,但他很真诚。”

本·卫肖忧郁的英国诗人气质和他低沉的嗓音完美地诠释了济慈。济慈是多愁善感的。他富有诗意,但他无法与生命的无常相提并论。济慈父母早逝,弟弟因病去世,他总是被生活的阴影所困扰。当爱情悄悄到来时,他剩下的时间太少了。济慈有一种想去爱但却无法去爱这种看似崇高的爱的感觉,因为他身体虚弱,经济状况不堪忍受。在电影的叙述中,坎皮恩的确展示了女导演细腻的情感和精湛的技巧。范妮和济慈由于距离远,经常发生小冲突。范妮热情大方,济慈安静敏感。范妮可以穿针引线养活家人。另一方面,济慈从未有过真正的家,因为他漂泊不定并得到了帮助。即使在外表上,范妮也比瘦瘦的济慈大。济慈的命运很糟糕,甚至比他写诗时收支相抵还要糟糕。不幸的是,济慈不仅要与时间抗争,还要与疾病抗争。在电影中,布朗递给方尼一封情书来逗她,“亲爱的爱人,我是应该亲吻范泽的琥珀色迷人的眼睛,还是应该扇你一巴掌?”济慈对此十分愤怒,冒着大雨疯狂地在范妮的房子外面徘徊。对别人来说,对爱情误解的愤怒似乎是小题大做,但对他来说却很敏感。他会与爱情诱惑作斗争,用言语刺伤范妮,但当他来找她时,他生病了,差点死在她的花下。

尽管济慈是《明亮之星》中的英雄,但它绝对不是一部普通的传记电影。在简·坎皮恩的指导下,它更像范妮的爱情散文。从电影开始时方尼一丝不苟的拼接,到她在爱情面前的主动和大胆,最后到她收到坏消息后令人窒息的啜泣,这部电影更像是一个固执偏执的女人在爱情面前的所有勇气和坚持,仍然没有脱离简·坎皮恩一贯的女性意识。济慈充当了一个被观看和注视的对象,这恰恰解释了为什么济慈很少在电影中写诗来挑灯夜战,但他更多地通过画外音来朗读。

这部电影极具文学性,济慈至少写了10到20首诗,从诗集《恩底弥翁》到代表作《夜莺颂》。从1818年到1820年,济慈处于诗歌创作的巅峰,也是济慈和范妮在电影中相爱的时期。他先后完成了著名的长诗,如伊莎贝拉,圣阿尼节的前一天晚上,和希伯来文。《夜莺颂》、《古希腊翁颂》和《秋颂》等最著名的诗歌也是在这一时期创作的。电影中还有一部关于鱼和鹅的诗一般的传记,属于济慈和范妮的最佳时光:“我最亲爱的女士,此时此刻我正舒适地站在窗前,像戴一样眺望群山,像天空一样眺望大海。晨光温暖,我能在这里调整心情享受生活的原因是因为你甜蜜的回忆。你几乎是残忍的。我不能自拔,放弃自由。像你一样优雅,当我想说出我的心声时,我无言以对。没有多少精彩的词语可以形容它。我希望你和我,成为一只蝴蝶,一生只有三个夏天,和你在一起,三天的快乐胜过五十年的孤独。”

这部电影充满了文学气息,宁静而经典,但充满了澎湃的激情。这部罕见的电影给人的印象是它来自上个世纪。对一些观众来说,大量引用诗歌可能会提高电影的门槛。然而,如果你沉浸在电影的意境中,用心去触摸、倾听、品味和感受,那一定会是一次难忘而优雅的经历。正如《卫报》的电影评论家所说,“电影已经结束,但是男主角和女主角之间的化学反应越来越强烈。我们知道这是爱”。一方面,这种感觉可以归功于所有演员细腻深情的表演,更重要的是导演简·坎皮恩(Jane campion)呈现的宁静动人的世界、流畅的剧本、迷人的摄影、诗意的风景、优美的音乐和音效...创作了一首悲伤的视觉长诗。似乎电影艺术的所有魅力都浓缩在这部电影里。当范妮和济慈从心底里知道他们再也见不到面并互道再见时,他们的台词非常悲伤和优美。

“亮星”音乐并不轰动,表演也不是很受欢迎。坎皮恩似乎想保留这份爱的最初味道。突如其来的冲动、渴望和激情最终变成了坚持、无助和痛苦。她用摄影捕捉美丽的瞬间,放大墙壁和天鹅之书之间的距离细节,并完全复制女性的直觉。这些线条画细致入微,传达出一种古典和浪漫的美,并因平衡、优雅、透明和卓越的恰到好处的极限而展现出一种古典精神。

许多人看完电影后感到无聊。整部电影没有高潮,也没有惊喜,只有絮絮叨叨的对话和悠闲的情感氛围。然而,正是这部电影缓慢的情感基调让隔墙谈论彼此的爱,牵手和亲吻更加出乎意料和精彩,含蓄的克制更加珍贵,更加接近完美。

这部电影中的大部分段落都是室内戏剧。最著名的图像之一是方尼房间里的窗帘,它们被阳光明亮地反射。随着风的流动和卷起,无尽的爱和暗示被唤起。与此同时,电影中的许多场景也被门、窗和走廊紧紧封住。这种封闭感甚至在外部场景中也能看到。然而,这是一部非常美丽的电影。在柔和优雅的音乐下,英格兰的乡村风景像油画一样美丽。那里的山川清澈美丽,四季变化,天空晴朗,四周环绕着巨大的色彩系统。在坎皮恩的镜头里,那种轻风稍稍解除了纱窗的忧虑,蓝色的铃铛花溢满了山野的激情。

非常有诗意。特别感人的是电影的结尾。济慈去世后,方尼悲痛欲绝,捻下长发,戴上寡妇帽和黑色纱布带,冒着风雪为她吟唱济慈写的《亮星》,走进雪中黑暗的森林,那里曾经到处都是迷人的风信子。电影结束了,但现实生活将会继续。济慈死后,范妮要么整天为这些信哭泣,要么独自在丛林深处游荡。有时她直到深夜才回来。六年后,范妮脱下了她的黑色连衣裙。十二年后,她嫁给了著名的犹太家庭路易斯·林多,并生下了孩子。她从未谈起济慈,但她从未摘下济慈送给她的镶有深红色石榴石的戒指。

《亮星》可能与济慈的诗歌无限接近,但在当今浮躁的世界里,它太安静了,太美了,不会产生矛盾的疲劳。这部电影如此干净,以至于无可比拟,而且它也无意走得更靠近大众爱情的道路。

虽然两个人之间的爱情是主线,但情节太少,无法将其归类为纯粹的爱情电影。如果把它算作传记片,它只能截取济慈一小部分时间。情节的缓慢进展和跳跃,与爱情本身的密度和质地相对应,抽象的爱情和永恒的爱情击败了名人轶事的挖掘。然而,特定的文化背景使它显得过于优雅,今天的观众可能无法完全消化这种古典爱情。英国文化圈的积极评价也没有帮助,因为即使是英国学院奖也是聋哑人。大卫·登比在《纽约客》上评论道:“坎皮恩没有炫耀那个时代。她成功地展示了人们是如何依赖自己拥有的东西并过上最好的生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