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手稿 > 探讨马克思《资本论》中“机器”章中蕴含的科学文化,马克思为《资本论》写了多少手稿

探讨马克思《资本论》中“机器”章中蕴含的科学文化,马克思为《资本论》写了多少手稿

探讨马克思《资本论》中“机器”章中蕴含的科学文化

马克思为《资本论》写了多少手稿?马克思对《资本论》的研究已经进行了40年。所有手稿都写好了。当《资本论》没有完成时,它还在进行中。《资本论》所留下的逻辑的完整性使得手稿和草稿能够不断积累。著名的是1844年、1857-1858年、1861-1863年以及晚年的历史笔记。捍卫《资本论》百度百科版本历史2016-09-19 15:01新

简述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卷第一章中是怎样探究\"...

《经济地平线》杂志2017年第8期《经济地平线》——徐光伟《资本论》辩证法的三个认知维度——兼析马克思思想的生成性研究[摘要]对“资本”的研究需要“多学科”的同时运用,但“资本”不能局限于历史事件本身或诠释学的“表现”。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指出:“复制资本”:资本家是资本的人格化,“资本来到这个世界,血液和脏东西从头到脚滴在每个毛孔里”。“资本是死劳动。像吸血鬼一样,它必须先吸收活劳动才能生存,吸收得越多,它的生命力就越强。”根据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学观点,资本是一种人力资源。在马克思的《资本论》中,资本的原始积累说,“资本来到这个世界,从头到脚把血和脏东西滴在每个毛孔里。”1.杀戮过程迫使他们屈服于资本统治和掠夺。资本原始积累的血腥历史已经得到充分证实。 为了筹集更多的资本来发展资本,新兴资产阶级和新封建贵族摘要:分工是一种重要的社会现象,在社会生活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作为历史唯物主义的一个范畴,自发分工涵盖了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如经济、政治、意识形态和文化。它是指具有固定职业分工的社会活动形式。 分工(包括分工和分工)设备,寻求“母子”的批判方法 大师的思想是有先见之明的,包括资本再生产的方式和现实生活中人的异化。看看工业革命后的欧洲和美国,疲软的拉丁美洲,几十年前的日本和今天的中国。发展道路和困境都在印证着大师过去的批判。当然,不同的时代也要求我们与时俱进。

马克思为《资本论》写了多少手稿

马克思为《资本论》写了多少手稿?马克思对《资本论》的研究已经进行了40年。所有手稿都写好了。当《资本论》没有完成时,它还在进行中。《资本论》所留下的逻辑的完整性使得手稿和草稿能够不断积累。著名的是1844年、1857-1858年、1861-1863年以及晚年的历史笔记。捍卫《资本论》百度百科版本历史2016-09-19 15:01新

简述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卷第一章中是怎样探究\"...

探讨马克思《资本论》中“机器”章中蕴含的科学文化范文

摘要:在《资本论》的“机器”一章中,马克思对机器和资本主义使用机器进行了详细的分析和强烈的批判。同时,他揭示了科学的社会本质、生产力的特征、科学与社会文化的异化、科学与人的异化等。他从文化的角度深刻阐述了科学的文化本质,形成了独特的科学文化观。深入挖掘马克思《资本论》一章所蕴含的科学文化,有利于进一步加深对科学哲学的理解和把握。

关键词:马克思;机器;异化;科学文化观;

自古以来就有无数的文化定义。一些学者从一般意义上定义了文化的概念,而另一些学者从特定的领域定义了文化:他们从时间的维度来解释文化,空,也从意识形态和社会实践的角度来解释文化。一般来说,总体概括是从文化形而上学的精神层面和物质层面做出的,形而上学和物质层面都与科学密切相关。从这个角度来看,科学在文化价值观的产生、发展和演变中发挥着重要作用。马克思认为,文化促进人的进步和社会的全面发展。它是一个国家和民族创造力和凝聚力的源泉,并将人类推向真理、善良和美丽自由的最高境界。人类的某种生产生活方式体现了文化的本质,“科学文化是人类文化的一种形式和重要组成部分,是人类众多亚文化之一。”在《资本论》、《机械与大工业》第十三章中,马克思从经济、科技、社会和人文等方面分析了整体科学文化观。

一、社会劳动实践中的科学文化一、社会劳动实践中的科学与文化

广义上的文化可以定义为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这主要体现在提高人的能力和实现自由上。劳动实践不仅包括体力劳动,还包括脑力劳动。劳动不仅包括物质产品的生产,还包括理论知识的创新和科技创新,从而转化为生产力。劳动不仅指人类改造自然的体力活动,也指利用大脑进行脑力活动和发明机器工具的过程。恩格斯认为,“劳动包括资本,除了资本,它还包括经济学家没有想到的第三个要素。我指的是简单的劳动、物理因素、意想不到的发明和思想的精神因素”。因此,从这些方面来看,社会劳动实践在提高人的能力和实现自由的过程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因此,社会劳动实践本身就是一种文化形式。

这就引出了两个问题:科学文化、科学和社会文化。一方面,科学可以从两个维度来理解:一个是纯粹的理论知识体系;第二,人类利用科学技术改造自然,这是一种社会实践活动。在某种程度上,科学可以归结为两个层面:物质层面和精神层面。换句话说,科学的发展促进了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的发展,是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与时俱进的助推器。马克思在《资本论》第13章中指出,“在工场手工业中,大工业的原始科技要素就是这样发展起来的”。“从劳动数据中获取机器的物质存在方式要求自然力取代人力,并有意识地应用自然科学取代从经验中得出的规则。”显然,科学技术及其应用和相关产品是物质文化的一部分。科技创造的机器、工具、设施、新产业等物质产品促进了社会生产力的发展,成为社会文明进步和蓬勃发展的重要标志。不难发现,科学技术已经成为新石器时代、旧石器时代、手工业时代、蒸汽时代和电力时代划分的重要标志。同时,人类的日常生活、人类的发展进步、人类的生产和劳动都与科学技术的作用密切相关。此外,科学技术孕育着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二者相辅相成,共同发展。科学技术也是精神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人类精神文化在理解世界、社会和人类的过程中也是自我约束的。在这个过程中,人类形成了科学知识体系、工具理论、机器理论等。是人类智慧的结晶,是极其重要的精神财富。它们不仅包含在科学技术及其应用的科学精神、科学气质和现实的科学研究态度中,对科学技术的发展、人类进步和思想解放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另一方面,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是所有社会和文化的基础。在大工业时期,“科学、巨大的自然力量和社会的大量劳动都体现在机器系统中。”机器作为科学的代表产品,规范人们的生产生活方式,塑造人们的价值观和精神状态,改变社会生产力和生产关系,进而对经济、政治、文化、艺术等产生巨大影响。对于科学与社会文化思想之间关系的本质,英国学者伯纳德(Bernard)在他的著作《科学的社会功能》中做出了很高的评价。他认为:“马克思主义使科学脱离了它想象的完全超然的地位,并证明了科学是经济和社会发展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正是通过马克思主义,我们认识到了科学发展的力量,这是前所未有的。”从这个角度来看,社会文化的发展水平与科学的发展水平密切相关,也就是说,科学的发展决定了社会文化的高度。

二。人文视角下的科学与文化

物质生产方式是人的全面发展的根本因素,决定着人的价值和生活条件。马克思批判地继承了黑格尔和费尔巴哈的人性思想,提出了“科学技术是人性力量的体现”的重要结论。科学最终将帮助人类成为人类的主人。在马克思看来,人不是在一定的条件下复制自己,而是产生他的全面性。科学应该成为人类基本力量发展的驱动力,并促进人类自由化的发展。然而,在资本主义社会,功利主义在大工业时期越来越流行,主导着社会和人文观念。资本主义使用机器完全是为了创造财富。人作为机器的生命附属物,跟随机器。精神被摧毁,身体被利用。资本家使用机器的物化过程已经转化为无情的人的纪律,导致了人的整体异化。在《资本论》第13章中,马克思对资本主义使用机器进行了理性批判,充分揭示了资本主义制度下科学使用所造成的异化现象。马克思认为机器的出现和进步推动了资本主义社会的巨大进步。然而,资本主义对机器的使用加剧了机器和劳动者之间的对立,劳动者和劳动产品呈现出异化的形式。在工场手工业社会中,工人占据主导地位,劳动资料以人为本,人的本质和精神价值得到凸显。在资本主义制度下,生产力的提高以牺牲工人为代价,机器逐渐成为剥削工人的统治者的执行者。工人成为机器的活组织,事物与人不同。\"随着科学作为一种独立的力量被纳入劳动过程,智力与工人疏远了.\"资本主义对机器的使用延长了工人的工作时间,增加了工人的劳动强度,更令人憎恶的是“把工人的妻子和孩子扔在首都萨格勒布格纳特的车轮下”。

马克思认为,机器作为科学的物质表现和社会文明发展的标志,应该是促进人的自由全面发展和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处。矛盾的是,资本和资本主义的使用加剧了资本家和工人之间、工人和工人之间、人和自然之间以及科学和劳动之间更深层次的对立。资本主义制度下科学的应用已经成为加剧人类整体异化的过程。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科学产生了非人化的结果,这正是科学与人类对立的最根本原因。

三。从自然和整个社会的角度看科学和文化的体现

马克思认为科学与社会和自然紧密相连,相辅相成。科学通过其在大规模工业生产中的转化和应用,为改造自然、重建社会关系、促进人类的全面发展和自由彻底解放提供了物质条件和技术支持。然而,作为文化体系的一个组成部分或亚文化,科学的发展不可能一帆风顺,必然会受到不同历史时期的社会、经济、政治、制度和其他总体文化因素的影响。因此,马克思在充分结合文化和历史的基础上,结合自己的实践,抓住问题的实质,从整体的角度深刻分析了科学文化观。在《自然辩证法》中,恩格斯还从整体性的角度深刻论证了科学与自然、经济、社会、人文、思想等相关因素的关系,指出“科学与实践相结合的结果是英国的社会革命”,揭示了科学文化观的形成过程。

马克思认为,推动人类历史上分工和生产方式转变的决定性力量是科学在家庭手工业、农业、畜牧业、纺织工业、金属加工业和其他工业中的实际应用。对于机械和大工业的出现,马克思研究了科学、自然和生产的相互作用,指出“大工业将巨大的自然力和自然科学融入生产过程中”,“机械和发达的机械系统,大工业特有的劳动数据,在价值上是手工业和工场手工业的劳动数据无法比拟的”,“机器有时挤进工场手工业的这个局部过程,有时挤进那个局部过程。这样,从旧的劳动分工中产生的工场手工业组织的坚固晶体就会溶解并不断变化以腾出空间。”作为代表科技进步的典型机器,机器的出现是为了弥补劳动力的不足,减轻工人的劳动强度。然而,机器已经成为资本主义社会资本的一部分,充分发挥了资本的创造力和本质,成为剥削工人的有力工具。

在《资本论》的“机器”一章中,马克思从经济和社会关系的角度分析了科学及其文化发展的内在机制。马克思恩格斯去了当时英国工业发展水平相对较高的伦敦和曼彻斯特,深入工厂车间,接触生产工人,进行了充分的调查、科学论证和详细的判断,并进一步指出资本是工业社会的物质基础,而科学技术的应用是工业发展的引擎,资本主义机器的应用是最好的例子。资本主义生产意味着社会生产过程进入了一个新时代,也引发了科技变革。马克思认为资本主义社会为自然科学的进步创造了强大的发展环境,并为自然科学的研究、实验和论证提供了一定的手段和财政支持。资本家会毫不犹豫地投入巨资来支持科学的发展。因此,可以看出机器对资本家有多重要。机器已经成为推动资本主义经济发展的制胜法宝。科学资本主义的应用同时增加了工人的纪律和剥削。“从一开始,机器就提高了剥削水平,同时增加了个人剥削的材料,即扩大了资本固有的剥削领域。”尽管资本不能直接创造科学,但它可以利用科学。科学的应用给了资本主义腾飞的翅膀。资本家利用科学的巨大能量,通过机器建立适合自己的生产模式。资本从使用科学技术中获得了丰厚的回报。有鉴于此,资本家投资资本和大力发展科学技术的热情得到了进一步激发。

参考

[1]李兴民。科学的文化意蕴[。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7.30。

[2]马克思和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67.97。

[3]马克思。资本(第一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4.449.443.444.454.484.487。

[4]伯纳德。科学的社会功能[。陈铁芳,翻译。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3.483。

[5]马克思和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