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价值形式 > 马克思《资本论》中的价值形式的意义探讨,谁能讨论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商鞅的第一篇文章...

马克思《资本论》中的价值形式的意义探讨,谁能讨论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商鞅的第一篇文章...

马克思《资本论》中的价值形式的意义探讨

谁能讨论“商”的第一篇文章...从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中的360种简单的、个别的或偶然的价值形式?这种价值形式可以用下面的等式来表示:2只羊= 1把斧头;或者一粒熊粮=一头牛。这是初级商品交换的价值形式。商品交换最初发生在原始公社之间。原始部落都处于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中,因为自然环境并非如此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探讨价值关系或价值形式,目...

寻找“母子发生”的批判方法 大师的思想是有先见之明的,包括资本再生产的方式和现实生活中人的异化。看看工业革命后的欧洲和美国,疲软的拉丁美洲,几十年前的日本,以及今天的中国。发展道路和困境都在印证着大师过去的批判。当然,不同的时代也要求我们与时俱进。莎士比亚在英国写的电影剧本《亨利四世》描述了酒店的女主人库兹·库兹:她和约翰·福思吵架,约翰·福思称她为“瘫痪的女人”和“不可预知的事情”。\" 你们都知道我是一个诚实的女人。马克思从来没有指出:“货币作为一种资本流通形式的出现与早先解释的关于商品、价值、货币和流通本身性质的所有法律相矛盾。” “这句话表明,资本公式的矛盾在于,无论价值倍增和等价交换之间的矛盾如何颠倒,结果都是一样的。 如果是等价交换而不是生产,我认为历史原则应该是正视历史。 资本在生产过程中以两种形式存在:生产资料形式和劳动力形式。 根据这两部分资本在剩余价值生产中的不同作用,马克思把资本分为固定资本和可变资本。 1.生产资料形式的这部分资本的物质形式是在生产新产品的过程中消耗的 它,

谁能讨论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商鞅的第一篇文章...

谁能讨论“商”的第一篇文章...从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中的360种简单的、个别的或偶然的价值形式?这种价值形式可以用下面的等式来表示:2只羊= 1把斧头;或者一粒熊粮=一头牛。这是初级商品交换的价值形式。商品交换最初发生在原始公社之间。原始部落都处于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中,因为自然环境并非如此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探讨价值关系或价值形式,目...

马克思《资本论》中的价值形式的意义探讨范文

马克思《资本论》中的价值形态理论对理解马克思的哲学方法论革命具有重要意义。思想史上对这一理论进行哲学阐释的尝试值得我们回顾。“新马克思阅读”在思想史上首次提出并系统化了这一问题。他们阐述了价值形式中所包含的主客体统一的辩证法,并将这种辩证法解释为一种双重运动过程。通过价值形态辩证法的重构,“新马克思阅读”为批判理论奠定了政治经济学基础。塘沽的行人认为,马克思在价值形态理论的基础上,按照康德完成了思维结构的跨越式转变,这具体表现在他同时超越了李嘉图和贝利,在价值形态上,他完成了生产和交换的结合。齐泽克指出,马克思通过价值的形式发明了症状,从而揭示了先验范畴网络。这三种哲学解释都强调马克思主义哲学方法论在价值形态基础上的突破,但也存在致命缺陷。对价值形式问题的哲学解读应该成为当今我国《资本论》哲学研究的一个主题。

关键词:价值形式;资本。新马克思阅读;古山的行人;Zizek

马克思的价值形态理论主要在《资本论》第一卷第一章系统阐述。价值形态理论揭示了从商品形态到货币形态的发展演变过程,以及价值形态的完整形态:货币形态的特征和规定性。在对马克思《资本论》的哲学解读中,人们往往首先关注与价值形态理论密切相关的“商品拜物教特征”一章。然而,价值形式理论很少被中国学者进行哲学上的考察。马克思在《资本论》序言中强调了价值形式的重要性。虽然“以货币的形式作为价值形式的完成形式,它是极其无内容和极其简单的。然而,人类2000多年来探索这种形式的努力没有产生任何结果。”只有“抽象力”可以用来研究这种极其无内容、极其简单的价值形式。“对资产阶级社会来说,劳动产品的商品形式,或商品的价值形式,是经济的细胞形式。对浅薄的人来说,分析这种形式似乎微不足道。这确实是一件小事,但这是显微解剖必须做的小事。”[1] (P7-8)马克思对《资本论》中价值形式的研究吸引了后来的学者。列宁在《哲学笔记》中的论断“资本,尤其是它的第一章,除非读黑格尔的《逻辑学》,否则是不能读的”,这加强了后代探索其中思想宝藏的意志。那么,2000多年来,马克思关于超越人类的价值形式的论述在哪里呢?价值形态分析中“抽象力”的内涵是什么?这些问题只是显示了价值形式概念的关键意义。这些问题的答案需要对价值形式理论进行哲学解释。

回顾思想史可以发现, 对《资本论》中价值形式理论的哲学内涵的探讨, 在国外马克思主义理论界其实已经得到深入推进, 并取得了丰硕成果。这其中, 尤其以20世纪六七十年代联邦德国的新马克思阅读 (die Neue Marx-Lektüre) 理论运动和日本马克思主义的价值形式理论研究为卓越代表。这些研究影响深远, 构成了当代国外马克思主义理论和激进哲学重要的深层线索。在本文中, 我们就将选择价值形式的哲学解读的三个经典范例:新马克思阅读、柄谷行人和齐泽克, 考察价值形式概念的哲学意义。这三个对象之所以具有典范意义, 就在于他们一个在思想史上首先对价值形式的辩证法进行系统研究, 并构成了法兰克福学派批判理论在政治经济学批判领域的重要推进;一个吸收并发挥了日本马克思主义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前后政治经济学探讨的精华, 深入阐释了马克思价值形式之上的跨越性思维结构转变;而一个则将价值形式理论与当代激进理论的重要范式:拉康的心理分析理论进行了巧妙嫁接。这三个不同的阐释路径之间, 又有着或隐微或清晰的内在关联。对价值形式理论的这三种阐释, 又分别运用了三种不同的哲学方法论, 激发了价值形式这一看似“极其空洞、极无内容”的理论的巨大爆破力。回顾思想史,我们可以发现,《资本论》关于价值形态理论的哲学内涵的论述在国外马克思主义理论界实际上已经深入推进,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其中,特别是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的新马克思-列克特尔理论运动和日本马克思主义的价值形态理论研究是杰出的代表。这些研究影响深远,构成当代国外马克思主义理论和激进哲学的重要线索。在本文中,我们将通过选择三个经典的价值形式哲学解释的例子来考察价值形式概念的哲学意义:新马克思阅读、唐古步行者和齐泽克。这三个对象之所以具有示范意义,是因为它们首先系统地研究了思想史上的价值形式辩证法,形成了法兰克福学派批判理论在政治经济学批判领域的重要进步。一是吸收和传播了日本马克思主义在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前后政治经济讨论的精髓,进一步解释了马克思价值形态的跨越式思维结构变化。然而,其中一人巧妙地将价值形态理论与拉康的精神分析理论相嫁接,后者是当代激进理论的一个重要范式。这三种不同的解释路径之间有微妙或清晰的内在联系。对价值形式理论的这三种解释,分别运用了三种不同的哲学方法,激发了价值形式理论的巨大爆炸力,这似乎是“极其空空洞和极其缺乏内容的”。

一、新马克思解读:批判理论的价值形态辩证法和政治经济学基础

对我国大多数学者来说,新马克思的阅读仍然是一个陌生的概念。这一理论运动始于20世纪60年代中期的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并在20世纪90年代蓬勃发展。这一理论运动根植于法兰克福学派批判理论的土壤中。它以价值形态理论为主要研究对象,主张重建价值形态辩证法,为批判理论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奠定基础。这一理论运动自20世纪90年代末开始复兴,越来越受到德国乃至英美学术界的关注。[[2]新马克思对价值形态辩证法研究的解读直接导致了20世纪70年代对德国“稳定论”的争论,并构成了当代国家理论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20世纪20年代出现的新辩证法学派,甚至齐泽克的理论建构,也可以看到新马克思的理论形象,无论是明示还是暗示。这一理论运动的开创性文件是汉斯-乔治·巴克豪斯的价值形式辩证法。

新马克思对价值形态辩证法的重构源于两种理论冲动。首先,回应新古典经济学对马克思劳动价值论的批评。在他们看来,马克思只是李嘉图学派的一个支流。新古典主义主张从效用的角度解释价值,否认价值实体即社会必要劳动时间的存在。其次,为法兰克福学派的社会理论奠定了政治经济学基础。新马克思阅读的先驱巴克豪斯和莱希尔都向阿多诺学习。在他们看来,价值形态理论是批判理论的政治和经济基础。

价值形式辩证法的重建首先凸显了“形式”问题的关键。在巴克豪斯和莱希尔看来,这是马克思从根本上超越古典政治经济学家的地方。李嘉图揭示了商品的价值取决于工作时间。马克思和李嘉图的区别在于,他问为什么价值的内容采取这样的形式。在这个问题上,巴克豪斯明确指出:“从形式逻辑的角度来看,马克思的辩证法不能简单地理解为交换价值与价值或价值形式之间的现象和本质,或个体与一般之间的等级关系。辩证法不能简单地通过追溯现象的形式到本质来满足。他们还应该指出为什么本质只是采用这种或那种形式的现象。”[3] (P57)价值总是以形式表达的,没有形式就没有价值实体。价值形式的完整形式:货币形式掩盖了资本主义社会关系中的所有矛盾,即一般与特殊的矛盾、整个社会与私人生产的矛盾、作为客体的社会与作为主体的生产者的矛盾。这种矛盾表现为流通中的价值形式。

因此,在价值形式上存在着主客体统一的辩证法。价值的形式不是简单的对象或经验对象,而是主体参与其中的概念。价值形式,即“客观思维形式”(Objektive Gedankenform),实际上是由主体的生产和交换活动构成的。因此,巴克豪斯指出:“将政治经济学范畴概念化为‘客观的思维形式’和‘社会的存在形式,存在提供’——这是在‘真实的抽象’中进行的——似乎暗示了它作为监督者的提供——客观的统一,作为超个体主客体的统一,以及作为超越个体的社会经济‘思想存在的统一’的有效表现。”[4] (P20)通过强调价值形式主体和客体的内涵,巴克豪斯同时指出,政治经济学批判实际上是对价值形式中包含的一系列政治经济学“范畴”的批判。这些作为“客观思维形式”的经济范畴一方面作为客观“整体系统”的“客观联系”而存在,而主体也包含在其中。另一方面,它不是脱离意识,而是必须通过人类活动来再现,所以它具有主观性的特点。[5] (P69)具体地说,在马克思的《资本论》及其手稿中,价值形式的辩证法是以“二元性”概念为中心的。

巴克豪斯的理论战友赖赫特在《马克思资本概念的逻辑结构》中深刻阐述了价值形式的内在二元运动。商品具有使用价值和价值,是有用劳动和抽象劳动的凝结产物,但是,“为了表明它是哪一种,它必须使它的形式加倍。......如果从质的方面考察这两种商品之间的关系,就会发现价值形式的秘密是在价值的简单表达中发现的,因此简而言之,货币的秘密是在“[6”(P28-29)中发现的。所谓二元性,是指商品在流通和交换中内部矛盾的表现。价值形式的内在二元运动,即商品对商品和货币的二元性。这一运动过程,赖赫特具体解释为“思想的二重性”和“现实的二重性”两个环节。在这里,莱伊·赫特将货币的三个“功能”解释为具有内在逻辑联系的三个规定,这是我们通常理解的。思想的二重性体现在货币的第一规定性和价值尺度上。在这个环节中,价值形式仍然是头脑中的“观念之物”。另一方面,在第二个规定,即流通手段中,价值形式以“硬币”的形式存在于现实中,这就完成了“现实的二重性”。第三个规定,货币,形成了“价值尺度”和“流通手段”的统一,成为黑格尔意义上的“组合”。货币作为价值的完整形式,包含了价值形式的所有矛盾。赖赫特指出:“二元性建立在自我矛盾的世俗基础上;只有在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在本质上发生颠倒的情况下;只有当人类生活成为个人生活的一种手段时,人类的共同本质才能成为并且必须以相反的方式来表达。在这种背景下,从根本上说,对第三次货币监管的分析是从它衍生出来的发展的延续。”[7] (P223)因此,价值形式辩证法中作为核心环节的双重概念是由社会本身的内在矛盾所驱动的。作为价值形式的货币范畴,它是资本主义社会中社会劳动和私人劳动、一般劳动和特殊劳动之间矛盾和冲突的必然结果,或者它以神秘的方式掩盖了资本主义社会的内部冲突。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价值形式的辩证法本身完全回答了拜物教的问题。

价值形态辩证法的重构已经成为一个重要的理论节点,具有重要的意义。巴克豪斯指出,价值形式的辩证重建有三层含义:第一,它为社会理论和经济理论的结合提供了可能性;第二,建立独特的货币理论;第三,它为意识形态批判提供了基础。[3] (P57)这三个功能是新马克思阅读理论建构的三个方面。这里我们集中讨论第一点。辩证法在价值形式上的重构为社会理论和经济理论提供了一个结合点。具体来说,它为批判理论和政治经济学批判提供了一个结合点。如上所述,价值形式作为一个经济范畴,包含概念和现实,是主体和客体的统一。因此,对作为“客观思维形式”的政治经济学范畴的批判成为批判理论与政治经济学批判之间的桥梁。这是新马克思解读法兰克福学派批判理论奠定政治经济学基础的关键。这也为霍克海默奠定的批判理论跨学科研究的基本范式提供了理论支持。在现代学术体系中,学科之间的障碍越来越明显。经济理论和社会学理论被严格区分为不同的学科,霍克海默和阿多诺坚决反对。巴克豪斯还指出:“从某种意义上说,研究马克思理论的任务现在在于克服科学理论的二分法。”[3] (P135)

二.塘沽的行人:价值观、隐喻思维和视差

与新马克思的阅读观点相一致,塘沽行人也肯定了价值形态理论是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中最大的革命。在《跳跃批判》一书中,他甚至直接提到阿多诺的弟子们对价值形式理论的研究。在价值形式问题上,德国新马克思主义解读与日本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家上野弘在许多方面有相似之处。他们都高度肯定《资本论》的科学意义,认为《资本论》是马克思思想的巅峰。小野弘(Ono Hiro)不同于政治经济学中正统的政治经济体系的基本观点是,在“原始理论”中提出流通理论、生产理论和分配理论三个部分,以流通理论为基础,从而强调重建以价值形态理论为核心的对资本主义的理解。小野弘对马克思价值形态理论的研究对塘沽的行人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借助对价值形式问题的哲学阐释,塘沽步行者可以说是20世纪六八十年代日本马克思主义价值论研究中最重要的成果之一。

早在1978年,在确立其理论地位的马克思的可能性中心,塘沽步行者就已经表明了以价值形式为核心的研究思路。他强调:“马克思价值形式主义的丰富之处在于它能够带来‘尚未考虑的东西’。《[8》(P17)2塘沽行人从文学理论上指出,这个“尚未被思考的东西”是一种“隐喻性思考”和“无法控制的东西”。换句话说,它是一种隐含的思维结构。那是什么?也就是说,使商品成为商品的思维结构,价值以价值的形式表现出来,正是马克思在塘沽路人眼中所创造的。

在2001年出版的《跨越批判:康德与马克思》一书中,唐古进一步立足于价值形式问题,分析了马克思哲学方法论与康德哲学的一致性和继承关系,从而更全面、更深刻地阐释了马克思在价值形式基础上完成的思维结构革命。

塘沽行人强调的问题是,在价值形态的概念中,有流通和生产两个视角。正是这种差异形成了价值形式的基础。也正是在价值形态的概念上,马克思真正超越了古典政治经济学。塘沽的行人表达了与新马克思相同的观点,即古典政治经济学缺乏对金钱的分析。例如,亚当·斯密“看到商品交换和社会分工的发展改变了社会”但是他没有看到商品交换和社会分工只能通过货币来实现,而这些东西是作为资本运动来实现的“[9”(P115)。

然而,价值形式及其必然衍生的金融资本已经成为马克思所面临的英国社会治理的基本原则。德国的概念理论在这里受到嘲笑,因为“思辨哲学已经成为惯例”[9(P116-117)。这种常规思辨哲学的出发点是价值的形式。在这里,塘沽步行者提出了一个著名的判断,即马克思对古典政治经济学在价值形式上的超越所带来的巨大变化,恰恰符合康德对现代经验主义和理性主义哲学的超越,即哲学方法论上的“哥白尼革命”。塘沽的行人指出:“对马克思来说,贝利对李嘉图的批评与休谟的批评相似,后者使康德“从教条主义的梦中醒来”。“也就是说,如果李嘉图是教条主义(理性主义),那么贝利就是休谟的怀疑主义(经验主义)——这与休谟自己的经济理论无关。另一方面,康德既不是理性主义也不是经验主义。他试图观察存在于这些思想之前但尚未实现的“形式”。这是先验的回顾。同样,马克思接受了贝利对里卡多的批评,也批评了贝利。他想追溯的是贝利和里卡多都没有放在他们眼里的价值形式,即促使某物成为金钱和商品的“形式”(价值形式)。[9] (P163-164)价值形式的结构性存在在于“在价值形式中,一种商品的价值是用其他商品的使用价值来表达的”[9)(P164)。塘沽行人通过语言中的声音和韵来说明价值形式,正如声音是物质的,而韵是象征意义上的形式一样;马克思引入价值形式后,他追溯的不是商品和货币,而是商品和货币的语言形式“[9”(P164)。也正因为如此,价值形式本身的形成是视差交织的产物。作为一种语言形式,价值形式的出现并不仅仅是从理解商品或货币对象的角度,而是从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商品生产和交换的关系角度交织而成的。

正如康德在现代哲学中超越理性主义和经验主义一样,马克思在价值形态理论中超越了作为经济理性主义代表的李嘉图和作为经验主义代表的贝利。仅仅恢复工作时间的价值是不够的,仅仅将价值视为交换的产品也是不够的。价值形式的表现形式恰恰是在流通中确立的社会必要工作时间,是通过流通手段将社会必要工作时间分配给私人劳动。“因此,《资本论》中价值形式的引入是马克思态度的划时代变化。尽管黑格尔辩证法发展的叙事形式依然存在,但马克思所要做的是颠覆当前意识为自己辩护的东西,即实现先验追踪。从其他角度来看,马克思态度的转变意味着它不是物质,而是物质所在的关系领域处于优先地位。”[9] (P165)因此,价值形式的理论超越强调流通和生产的重要性。这对我们理解《资本论》中的唯物史观具有重要意义。在唯物史观的基本原理中,流通和交换是次要的和决定性的,生产是决定性的环节。然而,商品生产过程中注入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只能通过商品交换以价值的形式来表达。因此,没有交换,也没有价值形式。这一超越价值实体理论和效果理论的飞跃,是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引入的价值形态理论所完成的一场重大理论革命。

在对价值形态理论重要性的理解上,唐古的《步行者》与新马克思的《读书》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这并不奇怪,因为塘沽行人思想的重要来源——上野弘(Hiro Ueno)早在20世纪70年代就已经被德国学者注意到,德国和日本学者在这个问题上的许多重要判断不谋而合。然而,与黑格尔辩证法相比,在新马克思试图解释马克思的价值形式表现的过程中,唐古的人们在价值形式理论上却试图走康德的道路。巴克豪斯和勒希尔强调了马克思在讨论价值形式时所运用的“抽象权力”,即黑格尔辩证法。马克思对价值形式辩证法的揭示,也是黑格尔神秘思辨辩证法的现实揭示。然而,唐古强调,马克思已经完成了康德先验的价值形式思维结构理论。因此,新马克思的解读和唐家的行人只是向我们展示了对价值形态概念的两种不同的哲学解释。

接下来,我们将看到价值形式的另一种哲学解释,这就是齐泽克的拉康式解释。

三。齐泽克:价值形式和症状

尽管齐泽克近年来一再提出“回归政治经济学批判”的口号,但他对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的关注贯穿于他的主要著作之中。他的著名著作《意识形态的崇高对象》已经试图把拉康和马克思在价值形式(商品形式)上联系起来。我们有必要指出,塘沽人对新马克思的解读和对价值形态的研究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齐泽克对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和价值形态问题的理解。有趣的是,齐泽克在他的主要作品中注意到了对新马克思阅读的相关研究,他厚厚的专题名也直接借用了塘沽步行者的观点——视差。但同时也应该指出,齐泽克的解释更为复杂,因为他把价值形式的分析置于拉康的精神分析语境中。

在《意识形态的崇高目标》的开头,齐泽克借用了拉康的判断:“马克思发明了症状”[10] (P3)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判断。马克思发明了什么症状?“在马克思对商品的分析和弗洛伊德对梦的分析之间,血液和水之间有着同源的关系。在这两种情况下,关键是避免对所谓隐藏在形式背后的“内容”的盲目崇拜。通过分析揭示的“秘密”不是形式(商品的形式和梦的形式)隐藏的内容,而是“秘密”。[10] (P3)可以说齐泽克实际上揭示了价值形式的一个关键问题:为什么劳动的社会特征必须采取价值形式?这个问题和新马克思阅读时提出的问题完全一样。问题的关键不在于将商品的价值追溯到社会必要劳动时间,而在于为什么社会必要劳动时间采取特定的形式来表达自己?齐泽克特别问:“真正的问题不是渗透到商品的‘隐藏核心’,即根据劳动产品中消耗的劳动量来判断劳动产品的价值,而是要解释:为什么劳动采取商品价值的形式,为什么只有劳动产品才能采取商品的形式来确认劳动的社会特征?”[10] (P4)

齐泽克指出,马克思对“商品形式的秘密”的分析与弗洛伊德的论述完全一致。马克思也应该首先打破商品形式的表象,探索这种形式来表达背后的秘密。与此同时,更重要的是,仅仅发现这个秘密是不够的,还要探索这个秘密是如何以这种形式表现出来的,也就是说,要分析商品形式的形成过程。[10] (P7-8)“与商品形式本身相比,商品形式内部肯定有更多的利害关系。正是这种“更多”散发出迷人的魅力。”[10] (P9)关于价值形式内部结构的“普遍延伸”问题,齐泽克转向阿尔弗雷德·索恩-雷瑟,指出“先验主体”可以在商品的形式中找到,这在前提下解释了康德的先验主体,“构成‘客观’科学知识先验框架的先验范畴网络”[10(P10)。“先验主体”和“先验范畴网络”的表达与塘沽行人的“未被思考的事物”和“隐喻思维”密切相关。事实上,齐泽克对价值形式“症状”的解释与塘沽行人对价值形式的解释有着深刻的内在一致性。塘沽行人以价值的形式追溯马克思的意识形态革命,追溯到康德的哥白尼革命,以完成关系结构视角的转变,这就像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一样。它划时代的特征在于无意识“先验”结构的发现。这正是齐泽克指出的。他受塘沽行人启发的“视差图”清楚地显示了这种一致性。

正是在这里,作为“症状”的价值形式可以与弗洛伊德对梦的形式的分析联系起来,因为价值形式源于现实世界中矛盾无法解决的“症状”。或者,正如齐泽克所指出的,支持商品形式(价值形式)的先验主体和先验范畴网的是一个现实的病理过程。这个过程到底是什么意思?齐泽克只是跟随索恩-雷尔回到商品交换过程的抽象现实。然而,为什么真正的商品交换必然产生价值形式?齐泽克对此没有给出明确的回答。作为一种“症状”,价值形式揭示了资本主义商品生产方式的内在矛盾,这实际上是一个阶级对另一个阶级的剥削交换,即剩余价值的生产。剩余价值生产的内容以一种平等和自由的外部形式表达。这是价值形式的完整形式,即货币形式。为了掩盖资本主义社会的实质不平等和不可解决的矛盾,必须采取平等的形式,正如梦的形式本身是人们现实生活中矛盾和冲突的表现一样。

齐泽克对价值形式的讨论,无论是索恩-雷瑟还是柄谷的路人,最终都是为了服务于他的“理论脱口秀”。在拉康无休止的独白中,他对商品形式(价值形式)的解释是联系他和马克思的重要理论中介。

四。结论

从解读新马克思到解读塘沽行人和齐泽克,他们抓住了价值形态理论在《马克思的资本》中的关键作用,并将其提升到马克思最重要的思想革命的地位。新马克思的解读更像是黑格尔主义。价值形式背后的主客体矛盾以及由此带来的价值形式发展的二元化辩证法,为批判理论和政治经济学批判提供了重要的交汇点,也为批判理论奠定了政治经济学的基础。唐古认为价值形式是哲学史上马克思和康德在“哥白尼革命”中的一次巨大飞跃。在价值形式上,马克思完成了李嘉图生产(实体)和贝利交换(效果)的视角转换,从而完成了隐性思维结构的飞跃。齐泽克对价值形式的拉康式解释也深化了价值形式作为资本主义社会“症状”的意义。综上所述,首先,这三种解释方式都强调形式的重要性,也就是说,他们都认为,在马克思看来,问题的关键不仅仅是强调生产和劳动的基础,而是为什么这个基础采取价值表达的形式。其次,他们都强调马克思在价值形态基础上完成的方法论变革,尽管对这三个问题有不同的理解。最后,三种解释模式都认为价值形式是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内在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隐藏了资本主义社会的内在矛盾。

这三种价值形态解释模式对我们今天解读资本哲学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如何思考价值形态理论在马克思哲学方法论中的意义,很少进入我们的视野。价值形态背后隐藏的资本主义矛盾是什么,价值形态理论与剩余价值理论是什么关系,这些问题值得我们深入思考。但与此同时,这些哲学解释也存在着致命的问题,这首先体现在它们将马克思的价值形态理论从《马克思的资本》整体中分离出来。马克思批判政治经济学的重要方法是从抽象上升到具体,价值形式正是马克思对资本主义最抽象的把握。这种抽象只有在一般的理论环节中才能得到最好的理解,如剩余价值生产、平均利润率和收入三位一体的公式。与这一点密切相关的是,这些解释的第二个缺点是,在价值形式的哲学解释中,它们完全停留在交换环节上,这可以被视为生产关系的维度。然而,他们有意或无意地避免了生产率如何在这一交换过程中发挥决定性作用。

事实上,除了上面列出的三种解释模式之外,思想史上还有许多价值形式的哲学解释方式。例如,齐泽克引用的阿尔弗雷德·索恩-雷瑟是价值形式哲学解释的重要开拓者。他对阿多诺有着非常重要的研究,其意义不可低估。此外,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英国学术界出现的“新辩证法学派”也试图从价值形式的角度重新思考马克思与黑格尔在辩证法问题上的关系。新马克思主义阅读的先驱巴克豪斯和莱希尔自霍克海默以来一直坚持价值形态理论是批判理论的重要政治和经济基础。如何思考这个问题以及由此引发的西方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基础,在今天也具有特殊的意义。

参考

[1]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5卷)[·米]。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2]李甘坤。“新马克思阅读”运动——新世纪以来德国马克思研究新纲领的探索[。山东社会科学,2015,(10)。

[3]汉斯-乔治·巴克豪斯。Wertform方言:Untersuchungen zur Marxschen?科诺米克里克。弗赖堡:凯拉-弗拉格,1997年。

[4]汉斯-乔治·巴克豪斯。死Anf?新马克思-列克图勒的变化,见:维尔特form方言。弗赖堡:凯拉-弗拉格,1997年。

[5]汉斯-格奥尔格·巴克豪斯:在政治的开端?科诺米“和克里克”是马克思和法兰克福学派的代表。In:Hrsg。冯·斯蒂芬·多努夫和赖因哈德·皮奇:沃尔夫冈·哈里奇·祖姆·格得?奇尼斯。在zwei B有一个Gedenkenschrift吗?nde,第二乐队,慕尼黑,1999年。

[6]卡尔·马克思。《资本论》(德文,第1卷,第一版)[。北京:经济科学出版社,1987。

[7]赫尔穆特·赖切特。卡尔·马克思对知识产权结构的逻辑思考。弗赖堡:凯拉-弗拉格,2001年。

[8](日)古山的行人。马克思,可能性的中心[。约塞米蒂·中田,翻译。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2006。

[9](日)古山的行人。大步批评-康德和马克思[。赵京华,翻译。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2010。

[10](斯洛文尼亚)斯拉沃热·齐泽克。意识形态的崇高目标[。纪广茂,翻译。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2014。

笔记

20世纪80年代,我国一些学者对价值形式的辩证法给予了关注,认为这是一种罕见的专门针对价值形式的哲学解释。参见:朴姬敏,《价值形态发展中的辩证逻辑》,延边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79年第4期;王伟忠和洪大林,《商品价值形态发展的辩证法》,学术月刊,1980年第9期;李建平,《价值形式辩证法探索——读《资本论》,福建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82年第2期。

塘沽步行者的中文翻译中,“价值形式”(德语Wertform,英语价值形式)通常用日语翻译成“价值形式”。在本文中,引用被改为“价值形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