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南沙群岛 > 美国对南海航行自由问题上的施压升级研究,什么是南海问题

美国对南海航行自由问题上的施压升级研究,什么是南海问题

美国对南海航行自由问题上的施压升级研究

什么是南海争端-南沙争端南海,又称南海,涵盖大小岛屿,包括东沙、西沙、中沙和南沙群岛。目前,在南海的四个岛屿中,西沙群岛和中沙群岛实际上是由中国控制的,而东沙群岛则是由台湾控制的,而南沙群岛的情况要复杂得多:越南非法占据南沙群岛的西部水域,而菲律宾则非法占据它们。

为什么美国在南海一直强调航行自由

首先,南海非常大,因为中国实际上并不控制南海。南中国海的大部分被越南和其他国家分割,这些国家都声称是自己的领土,因此形成了一个12海里的专属经济区。在说12海里是公海之后,你必须从南中国海的角度来看。据美国媒体7月21日报道,如果从中国的角度来看,整个南中国海是中国的领海,那么没有哪个国家能够做到这一点。特朗普政府批准了五角大楼的年度计划,要求美国军队“例行和定期”在南中国海开展“自由航行行动”,这将使美国海军能够更自由地开展此类行动,相关的航行请求将“更快获得批准” 评论称,这意味着美国将更频繁地在南海巡航。 今年4月,南海是中国的南海,而不是公海。仅仅因为美国太强大,自由才在南中国海肆虐。美国官员24日表示,美国海军当天正在南海恶作剧礁附近海域巡航。 《华尔街日报》24日称,这是美国总统特朗普今年1月和去年10月上任以来的首次“航行自由”行动。 此举意在向中国发出一个信号,即美国希望保持太平洋主要航道的开放。 据报道,首先,判断美国行为的国际法标准是从国际法的角度来判断美国行为。首先,有必要找出哪些国际法适用于美国,从而可以作为判断标准。只有对美国有约束力的国际法规则才能作为判断标准。 国际社会承认的国际法渊源的权威表述载于《国际法院规约》第三十八条第一款。

什么是南海问题

什么是南海争端-南沙争端南海,又称南海,涵盖大小岛屿,包括东沙、西沙、中沙和南沙群岛。目前,在南海的四个岛屿中,西沙群岛和中沙群岛实际上是由中国控制的,而东沙群岛则是由台湾控制的,而南沙群岛的情况要复杂得多:越南非法占据南沙群岛的西部水域,而菲律宾则非法占据它们。

为什么美国在南海一直强调航行自由

美国对南海航行自由问题上的施压升级研究范文

特朗普任期内,美国战略压力的焦点逐渐转移到中国。它对南海航行自由的压力是前所未有的。与此同时,美国对中东等传统热点地区的外交和军事关注大幅下降。该预测小组认为,美国对中国军队的压力将在不久的将来继续增长。上述判断可以从航行自由和外交力量的分布中得出。首先是航行自由。数据显示,美国的航行自由更集中在亚洲,尤其是中国。其次,是外交权力的分配。特朗普任期内,他打算让一些大使处于非提名或空空缺状态,特别是在中东和北非等热点地区。显然,美国已经将其外交重心从中东转移到亚太地区。

中国[美国免费导航升级/s2/]

美国在南中国海的航行自由可以被视为美国政府对华政策的可靠信号,因为美国军舰和军用飞机进入争议目标12海里以内需要国防部或白宫的批准,这是美国政府意图的直接体现。此外,航行自由本身就是一种军事行动,有时甚至无视对方军队的警告和声明,并通过武力军事行动直接展示美国政府的意愿和要求。1

美国自1991年以来发布了其年度航行自由报告。根据美国国防部的报告,到2017年,美国拥有379项航行自由。报告中的次数是根据年份/国家计算的,也就是说,每年只要有针对有关国家的任何行动,就被视为自由航行行动。

图1是根据美国国防部从1991年到2017年发布的所有自由航行报告编制的。可以看出,航行自由行动的目标区域越来越集中在亚洲,特别是东南亚。亚洲地区的国家,如中国、菲律宾、印度尼西亚、伊朗和印度,是航行自由行动的最大目标。

图1 1991年至2017年美国的航行自由频率

注:根据国家基金的报告,截至2017年12月,区域规模代表频率。

美国对中国的航行自由行动可分为三个阶段:1992年至1996年是一个低强度时期,主要基于无害通行权的要求,即反对中国要求外国军舰必须事先获得许可才能进入中国领水。从1997年到2006年是一个平静的时期,在此期间,美国没有对中国发起航行自由行动。从2007年到2017年是一个强度升级的时期,航行自由在索赔数量和类型上都有了很大增加。美国反对所谓的领海基线“过度”延伸、基于国内法的专属经济区刑事管辖权、专属经济区内空域的管辖权,以及2014年后在航行空识别区内限制不打算进入领海空的外国飞机。2

从特朗普2017年1月就职到同年11月不到一年,美国海军和空陆军实施了多达9次自由航行行动。例如,2017年5月4日,杜威号军舰首次以无害通行权为由被派遣穿越中国南沙群岛。由于淘气礁6海里范围内史无前例的进入,这一举动被美国海军新闻网称为对中国南海主权主张的最严重挑战。3

二。美国在中东的外交投资削弱了

特朗普政府上台已经两年了,但外交决策职位和外交职位都有大量空缺,特别是来自许多国家的大使的空空缺。许多研究人员认为这一现象是外交政策混乱的集中表现,但忽视了这一信号所表明的美国战略重心的转移。

从图2可以看出,缺少美国大使空的地区集中在撒哈拉以南非洲、美洲、中东和北非,而亚太地区的空最少。截至2018年10月12日,21个国家的大使仍然空缺,30个国家的大使仅被提名,但尚未就职。这包括土耳其,一个重要的北约盟友,自2017年以来一直与美国在国内政变和库尔德人问题上存在争议。它还包括沙特阿拉伯和卡塔尔,沙特阿拉伯是除以色列之外美国在中东最持久和稳定的盟友之一,卡塔尔是美国在中东最大的军事基地和中央战区的前沿总部所在地。巴基斯坦是美国在阿富汗问题上的重要盟友,但尚未任命大使,除土库曼斯坦外,阿富汗周边的中亚国家都没有就职。

图2缺少美国大使空

注:根据《外交政策报告》,自2018年10月起自制。

这表明,与亚太地区相比,美国在传统战略重心中东地区投入的政治资源大幅减少。由于一个国家的外交目标和资源都依赖于稳定的外交渠道来实现和传递,如果没有足够的外交人员,可以判断美国干预这些地区的意愿和重视程度正在下降。

3。美国及其盟国在南海问题上深化了军事合作,[/s2/]

目前的主流观点是,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奉行的“美国第一”政策已经逐渐疏远了与大多数盟友的关系。例如,波森认为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已经把美国变成了一个专制的霸权。美国已经放弃了与其盟友平等和尊重的关系,不再依赖自由价值观,而是依靠硬实力来对待联盟关系。6

美国及其传统盟友,如欧盟、日本和加拿大,在贸易问题上的分歧越来越大。美国还经常批评盟国在安全问题上没有承担足够的责任。然而,我们注意到,南海问题,特别是围绕南海的军事行动,呈现出相反的特点。日本、英国和法国从未与美国在军事上合作对抗或平衡中国在南海的影响。

特朗普时代,日本的军事实力大大增强。最明显的一点是,2018年新版国防计划大纲明确定义了将船只改造成航空母舰的计划。与此同时,在南中国海的军事演习越来越频繁。2018年3月,日本“史燚”直升机航母和美国军方在南中国海进行了军事演习。2018年8月至10月,日本“卡嘉”直升机航母与美国军方在南中国海和印度洋进行了联合演习。2018年8月7日,日本攻击潜艇有史以来第一次与美国军队在南中国海争议水域进行演习,并陪同“卡嘉号”前往越南。1818年10月,日本两栖部队和为“夺取该岛”而建立的美军前往菲律宾进行演习。这是战后日本首次在海外展示两栖部队。9

特朗普时代,日本也加强了与东南亚国家的军事外交合作,军事情报合作大幅增加。2017年4月,日本将越南和菲律宾大使馆的武官人数增加到2名。2018年3月,日本将马来西亚大使馆的武官人数增加到两名。日本选择增加驻外使馆武官数量的三个东南亚国家都是在南海问题上与中国有争议的一方。他们的职责是收集周围的事件,并注意可能影响国家安全的信息。10

2017年之前,英国主要通过外交辞令表达其对南海问题的态度,但自那以后,英国一直积极派遣军队干预南海事务。2017年7月,英国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在访问澳大利亚时承诺,在建造中的两艘航空母舰完工后,英国的首要任务将是参与自由航行,并宣布军舰将于明年被派往南海地区。2018年2月11日,英国反潜护卫舰萨瑟兰号(Sutherland)穿越南海,宣布其航行自由权。12

法国和英国持同样的立场,即通过展示军事力量来表达对南海问题的关切。2018年5月底,法国派出攻击舰“迪克曼德号”(Dixmude)进入南沙群岛,围绕一些岛礁航行。这是法国第一次直接向有争议的岛屿和珊瑚礁航行。2018年10月13日,法国国防部长宣布,“戴高乐号”航空母舰将在未来一年被派往印度和太平洋地区保护航行自由。14

自特朗普政府上台以来,美国航行自由行动的频率和强度大幅增加,对中国在南海的主张构成了直接挑战。在外交资源分配上,美国大大削弱了对中东传统热点的关注,并向亚太地区转移了更多的外交资源。与此同时,美国的主要盟友日本、英国和法国在南海问题上与美国密切合作。他们在南中国海的军事巡逻和演习日益制度化和正常化,并且靠近有争议的岛屿和珊瑚礁。根据上述分析,预测小组认为,2019年美国在南海问题上将更加强大,其与盟友的军事合作也将得到加强,中国将承受更多的军事压力。


1美国国防部导航自由计划,https://policy.defense.gov/portals/11/dod% 20 fon % 20计划% 20摘要% 2016.pdf?Ver=2017-03-03-141350-380,访问时间:2018年12月28日。
2国防部年度航行自由报告,https://policy.defense.gov/OUSDP-Offices/FON/,访问时间:2018年12月22日。
3 samlagerone,“中国人工岛6英里内的美国军用骆驼”,访问时间:2018年12月21日。
4罗比·格拉默,“无影响区”,外交政策,2018年4月,第228期,第10-11页。
5伊丽莎白·迈尔斯和罗比·格拉默,《大使馆大使》,访问时间:2018年12月21日。
6巴里·r·波森,“非法霸权的崛起特朗普惊人的宏伟战略”,外交,affairs.com/articles/2018-02-13/rise非法霸权,访问时间:2018年12月21日。
7“日本直升机驱逐舰与美国飞机训练”,访问时间:2018年12月21日。
8“首先,日本潜艇在有争议的南海进行演习”。日本时报. co . jp/news/2018/09/17/national/politics-diplomacy/first-Japan subside-conducts-driels-disposed-south-China-sea/# . xcj 4ys8 zywo,访问时间:2018年12月21日。
9“日本两栖士兵与美国海军陆战队第七舰队在菲律宾海滩登陆”,访问时间:2018年12月21日。
10“日本派遣军事顾问到马来西亚”,访问时间:2018年12月21日。
11“英国向有争议的亚洲水域派遣‘巨型’新战舰”,最终访问时间:2018年12月21日。
12 \" HMS Sutherland to sail through disposed south China sea \",http://www . the military times . co . uk/hm-forces/HMS-Sutherland to sail through disposed-south China sea/,访问日期:2018年12月21日。
13“法国在南海的挑战”,访问时间:2018年12月21日。
14 \" 2019年戴高乐机场任务\",www . lepirien . fr/international/Le-porte-avions-Charles-de-Gaulle-en-mission-dans-l-ocean-Indien-en-2019-10-2018-7923081 . PHP,访问时间:2018年12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