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南京 > 民国时期南京中央政治区的规划建设,南京民国建筑的发展

民国时期南京中央政治区的规划建设,南京民国建筑的发展

民国时期南京中央政治区的规划建设

民国时期南京建筑的发展(1912-1919)1912年,孙中山在南京就任临时总统,结束了延续2000多年的封建帝制,建立了中华民国。然而,这并没有改变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性质。由于孙中山就任南京临时总统前后只有三个月,他还没有时间规划南京的城市建设。

谁有南京民国时“首都计划”的规划图啊?

首都计划于1927年将南京定为国民政府的首都,1928年将南京定为特殊城市。1月,成立了基本建设委员会,开始基本建设规划和建设,并设立了基本建设设计和技术专员办公室。 本着“从外部使用材料”的原则,国家政府聘请了美国建筑师墨菲和工程师古丽奇(Gulich)来“负责此事”,并聘请了吕彦直建筑师等国内专家。民国时期,国民政府的中央行政机构由五个法院的18个部门和6个委员会组成。这些由中央政府统一建造的行政建筑规模宏大,气势非凡,是南京独有的。 其中,国民政府旧址有9个点,即考场旧址、总统官邸旧址、中央监察委员会旧址、中央党史博物馆旧址等。美国著名建筑师亨利·墨菲(Henry Murphy)是南京建筑规划顾问,清华大学赴美留学学生吕彦直是顾问助理。 常委:赵戴文、孔祥熙、宋子文、孙克、刘纪文 书面材料中还没有找到总设计师。 基本建设计划由国家设计和技术专员办公室编制 在中华民国首都南京的规划设计中,1912年1月1日,孙中山在南京宣誓就任中华民国临时政府主席,中华民国建筑史由此开始。 自1949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日起,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后的38年里,在中国的三个首都南京、上海、北平、天津、武汉,以及随行的重庆、广州、厦门、青岛、烟台等地。不,从1912年到1927年,中华民国的首都仍然是北京,当时北京仍然是最高的地位,从1927年到1949年,当时南京是政治中心,上海是经济中心

南京民国建筑的发展

民国时期南京建筑的发展(1912-1919)1912年,孙中山在南京就任临时总统,结束了延续2000多年的封建帝制,建立了中华民国。然而,这并没有改变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性质。由于孙中山就任南京临时总统前后只有三个月,他还没有时间规划南京的城市建设。

谁有南京民国时“首都计划”的规划图啊?

民国时期南京中央政治区的规划建设范文

1927年,国民党完成北伐,并在南京正式建都,孙中山先生就驻扎在南京紫金山。 这些国民党人早年追随孙中山,推翻了满清和北洋政府,现在站在雄伟的孙中山陵墓前,俯视新首都南京,他们都觉得自己的时代即将来临。 国民党以前曾发誓要复兴国家,实现国家现代化,现在是时候把南京树立为国家现代化建设的典范,甚至是一个“堪比欧美”的世界著名城市 她所承载的不仅仅是首都的功能,也是那个动荡时代中国的荣耀和梦想。 为了更好地建设首都,国民政府于1928年1月成立了国家设计技术专员办公室(以下简称“国家办公室”),由孙中山的儿子孙克领导,著名设计师林一民领导。 与此同时,为了借鉴欧美的规划经验,本着“向外应用人才”的原则,我们还聘请了两位在美国康奈尔大学学习的美国设计师毛菲和古丽希以及吕彦直来帮助我们。 1929年底,经过国家行政机关一年的努力,“百年使用”的美好蓝图诞生了《首都规划》空,这是中国现代城市规划的杰作。 导演林一民在开始时做了一个大胆的声明:“所有的计划都是为一百年设计的,而不是临时使用的。在该计划中,国务院办公室采用了世界先进的城市设计理念,在宏观层面采用了欧美规划模式,在微观层面采用了中国传统形式。” 城市空的布局是“同心圆均匀分布在四周,逐渐变成圆形”。它明确提出要避免城市发展的“狭窄形态”和“一个太繁荣,一个太混乱”的不平衡发展 道路系统引入了新的规划概念和内容,如林荫大道、环形道路、环形辐射和矩形道路网。 在配套设施方面,国家建设办公室还希望建设一批大型机场、一座巨大而现代化的五台山体育场、遍布全市的公园、一座太和殿式的火车终点站、一个庄严而优美的城市行政区和全国第一的下关港。 南京是中央政府所在地,但最重要的是中央政治区的建设。 在《中央政治区的位置》一文中,林一民比较了紫金山南麓、明故宫和紫竹林三个地区。 指出紫金山南麓的五大优势:一是面积充足;第二,位置合适;三、易于装修管理;第四,军事防御很容易。五、在民族思想上有改革和更新的影响 在林一民的设计方案中,中央政治区的建筑比中国历代宫殿更宏伟。 最高的中央党部象征着政治监护时期的最高权力,并结合了天坛和美国国会大厦的特点。政府机构沿着中轴线在两边排成一行,就像支撑拱门的翅膀。 园林湖泊沼泽点缀着它的尊严和光彩,也善于赢得林泉的风景。 令林一民惊讶的是,在《基本建设计划》提交上级基本建设委员会(以下简称“基本建设委员会”)的第18天,国民政府突然发布命令,要求中央政治区位于明故宫地区。 早在1928年,关于该遗址的位置就有长期的争议,国民党内部就呼吁在明故宫指定一个中央政治区。 同年9月28日,南京市政府第十五次市政会议讨论通过了刘纪文市长提交的《首都行政区规划》,主张中央政治区应设在明故宫博物院。 半个月后,《南京市政府公报》披露,该计划获得了一名党的领导人的批准和财政部长宋子文的财政支持。 人们不禁怀疑刘纪文和蒋介石在1928年就明故宫计划达成了协议。 然而,刘纪文选择该计划地点的原因含糊不清,无法解释原因。它只是笼统地说,中国“有自己的国情”,首都的建设应该“体现国情,让世界知道我是一个古老的文明国家”。这句话似乎一针见血,但实际上很荒谬。中国历史悠久,举世闻名。但是为什么它需要这样的手段来表达它呢?在明故宫建设中央政治区,我们如何“展示国情”?未来发布的南京市公报也大致解释了这些建筑在中央政治区的位置。中央党位于前皇宫的中央,而国家政府在中央政府之下,行政院大概是洪武皇帝召集大臣商议的地方。 这显然不是巧合。这可以说是刘纪文的特殊安排。 正如他所说的,“从过去宝贵的古代经典中吸取教训”,这种安排恰恰是从明故宫借来的故宫制度。一方面,它突出了国民党的最高地位;另一方面,它也显示了中国传统秩序对国民党的制约。 然而,由主要国家建立的孙克不同意明故宫的计划。 1929年7月12日,孙克向国民政府提交了一份报告,强调紫金山南麓的优势,批评明故宫计划,提出将明故宫地区作为商业用地的想法,试图以巨大的利润前景抵制明故宫案 如果紫金山南麓的位置象征着国民党对欧美文化和现代化的向往和追求 那么,明故宫的选址就是为了观察和弘扬中国传统文化和秩序。 国民党在这两个地方的斗争也是其矛盾心态的缩影——决心建设中国的现代化,但无法从传统的中国社会中抽身而出。 黎明时分,又发生了一场争论,但接下来的事情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10天后,国家政府通知孙克,第三十六届国务院已决定紫金山南麓为中央政治区所在地,并将于6月提交新成立的“基本建设委员会”(以下简称“第一建设委员会”)讨论决定。 第二天,政府还通知孙克立即处理国家机构办公室并入第一建设委员会的事宜。 一个月后,孙克在第一届建委第三次常务会议上承认,第一届建委为国家设立了更高的权力,但作为交换,第一届建委必须同意中央政治区设在紫金山南麓。 9月3日,第一建设委员会基本同意孙克的条件,四天后通过决议,并提交国民政府批准。 此时,随着双方的妥协,中央政治区的建设似乎取得了很大进展。 不仅领导机关已经决定,而且最有争议的选址问题也已经决定。 中央政治区的建设也应该走光明之路。 然而,仅仅一个月后,南京市政府的三名高级官员公开挑战孙克 市政府秘书长张建明、市政公用工程主任陈鹤甫、社会事务主任马益群三位与交通建设无关的市政官员,通过对首都道路系统的审查,突然抨击了孙克的计划。 他们在提交的文件中声称,将中央政治区设在紫金山南麓将使所有其他城市地区无法发展。 三人的职位与城市建设无关,专业知识明显不足。然而,在审查中,他们绝对肯定。不难相信这是受刘纪文市长的启发。 正当孙克和林一民准备反驳他们的时候,另一位重量级设计师宣布支持明故宫计划。 他是著名的设计师吕彦直 在美国学习的设计师与美国顾问古丽奇(Gulich)等人的想法明显不同。 在第一建设委员会官方期刊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他明确支持刘纪文的计划。 在文章中,他提出了一个很少有人想到的问题:南京的发展方向是东南,这将使明故宫成为未来首都的中心。 正当这场争论如火如荼的时候,随着国家机构办公室的撤销,以前沉默的中央政府终于发出了自己的声音。 1930年1月17日,蒋介石发布了一项命令,命令中央政治区设在明故宫博物院。 这个变化让孙克和林一民非常不高兴。毕竟,基本建设计划只提交了18天。用这种方式改变地址太草率了。 而是因为国家机构办公室已经被废除 尽管孙林和孙林威胁要辞职,但他们只能接受。 在中央政府选择了地址之后,重启中央政治区的设计和建设还为时不晚。 4月15日,第一建设委员会开始征集中央政治区的建筑工地。孙克和德国顾问舒巴德都提出了计划。时任第一建设委员会工程建设小组主席的孙克在提交给政府的正式文件中强烈赞扬了他的计划的优点,并提出了舒巴德计划的八个缺点。 然而,第一建设委员会最终采纳了舒巴德的计划。 孙的案子和舒的案子最大的不同是孙的案子说中央政治区整体上位于中山路以南,而舒的案子使中山路跨越了政治区。 任何有一点常识的人都能看出让一条从一辆车到另一辆车的交通干道通过政治区是多么愚蠢。 因此,政府采纳了蜀国的案例,一方面,它当然决定把政治区放在明故宫的遗址上(中山路与明故宫的遗址交叉);另一方面,也有压制孙克的嫌疑。 由于中央政府已经指定了蜀国案例,工程建设团队只能将其作为设计的精神指南。 1930年10月,一份自制的设计图在上面提交。 这种设计的最大特点是中央党位于北方,是最宏伟和高贵的。甚至未来的国民议会也将伴随着它。各部和各委员会的职位是根据国家政府的“文吴栋·Xi”列出的,这有部长们上法庭的感觉。 然而,由于各种原因,直到1935年年中,国家政府才正式确定设计方案并向公众公布。 中间的五年白色时期空给政治地区甚至首都的建设带来了极其严重的不利影响。 施工中有许多困难,百年计划成了梦想。自1930年该地址确定后,市政府就不允许该地区居民买卖土地或建造新房。它将不再被征收,导致人民的极大不满。 因此,当正式征收该税时,不仅公民不配合,市政府也犹豫不决,没有向前迈进。 收集土地有许多困难。 不仅如此,在明故宫地区建立中央政治区的弊端也逐渐显现出来。 该地区东部被明城墙挡住,西部被明宫机场挡住,北部被市政府规划的文化建设用地挡住,南部的土地由市政府向公众开放出租。 因此,可用的土地很少。 尽管南京市政府、国民政府、军事参议院、中央政治区土地规划委员会等机构都在积极参与集思广益,但仍难以做出明确的决定。 南京市政府给军事参议院的最后一封公函是在1938年8月24日 市政府仍在尽力协调各建筑物之间的土地冲突,但日寇已经登陆上海,历史不再给国民党犹豫的时间。 这些宏伟的建筑在建造之前就已经消失在世人的眼中了。 “百年使用”的宏伟蓝图变成了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