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再造 > 在中国文化艺术中体育对其再造功能,《胡士传(1891-1929)》读后的评点——重建文明的尝试

在中国文化艺术中体育对其再造功能,《胡士传(1891-1929)》读后的评点——重建文明的尝试

在中国文化艺术中体育对其再造功能

钱穆先生喜欢说:中国史学以“人”为中心,西方史学以“物”为中心。这可能经不起严格的审查:至少,“中国史学”和“西方史学”的含义没有详细的时间和空间定义,或者不无“说出真相”的嫌疑。然而,跟随钱先生的“文化史”思想一段时间后,它

美术对当代社会的影响

艺术对当代有很大影响。你的日常生活离不开它。你想装饰你的住所,你穿的衣服,日常用品等等都包括艺术。艺术在全世界都被使用。

《胡士传(1891-1929)》读后的评点——重建文明的尝试

钱穆先生喜欢说:中国史学以“人”为中心,西方史学以“物”为中心。这可能经不起严格的审查:至少,“中国史学”和“西方史学”的含义没有详细的时间和空间定义,或者不无“说出真相”的嫌疑。然而,跟随钱先生的“文化史”思想一段时间后,它

美术对当代社会的影响

在中国文化艺术中体育对其再造功能范文

摘要:现代体育属于体育与文化的均衡发展模式,它体现了自然、健康、综合的体育形式。中国现代体育的不发达是由儒家思想对游戏、比赛和身体的歧视造成的。儒家思想对梦想、游戏和儿童利益的相对漠视也导致了国家创造力的下降,并限制了体育法律体系的发展。现代中国运动员以文化为主体,而现代运动员本身以非文化为主导力量。中国现代体育总体上属于英美体育法律体系,呈现出运动的活化、日常使用和时尚的模式,而中国现代体育模式沿袭了德日体育法律体系的外衣,具有古罗马帝国繁荣模式的基因。两大体育法律体系在中国的重新整合是中国人面临的新课题。关键词:身体游戏;体育形式;儒家思想;国家体系;文化和艺术;摘要:现代体育属于体育与教育均衡发展的模式,它与教育不可分割。它展示了自然、健康、和谐的运动形式。中国现代体育发育不良是由儒家思想在游戏、比赛和身体上的歧视造成的。儒家思想对梦想、游戏和孩子般的兴趣相对冷漠,也导致了国家创新的衰落,限制了体育法律体系的发展。中国现代体育人口主要是受过教育的人,而当代体育人口主要是未受过教育的人。中国现代体育属于英美体育法律体系,呈现出逼真、日常、时尚的模式。中国当代体育模式遵循德日体育法律体系,德日体育法律体系以古罗马帝国的繁荣模式增殖了这一基因。中国大陆两大体育法律体系的重新整合是摆在中国人民面前的新任务。关键词:物理游戏;体育形式;儒家思想;整个国家体系;文化和艺术;现代和当代中国人的奥林匹克梦以及伴随而来的金牌焦虑症都是真实的历史存在。新中国成立后,对奥运金牌的渴望受到国家机器的推动,发展成为全国的焦虑障碍。曾经,中国运动员无法赢得奥运会金牌,中国也无法赢得举办奥运会的权利。中国人民还背负着“东亚病夫”的额外耻辱。这是中国现当代体育、文化乃至民意领域的现状。由于儒家文化对身体的歧视性影响,体育在现代中国无足轻重的地位已经成为常态。那时,奥运会存在的合理性可能会被中国体育遗忘。特别是在抗日战争时期,当救国救民势不可挡的时候,中国人民对奥林匹克运动的想象几乎完全封闭了。随着和平时代的到来,中国的奥运金牌梦再次被激发。中国人对西方现代体育的热情几乎超过了体育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