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博士毕业论文 > 95699字博士毕业论文教育意识视角下的思想政治教育研究

95699字博士毕业论文教育意识视角下的思想政治教育研究

论文类型:博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95699字
论点:思想政治教育,自觉,教育
论文概述:

本文是教育论文,本文的研究具有宏观性、针对性、探索性的特点。就其宏观性而言,主要是针对目前思想政治教育研究的微观性而言,目前的思想政治教育理论研究主要是针对教育者教师。

论文正文:

第一章总结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快速发展,对教育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使得教育的发展面临许多艰巨的挑战。 面对挑战,发展教育、提高教育效益离不开教育意识。 同时,文化反思与批判、认同与选择、危机与挑战、对话与交流、创新与发展离不开教育。要实现文化意识,必须实现教育意识。 意识本质上是理解和把握规律性和必然性,并忠实地行动。文化意识的内容需要通过教育来彻底实现,教育本身应该实现意识,即教育主体本身应该实现文化意识和教育意识。 文化意识和教育意识具有极强的价值取向。文化的核心是价值观。文化意识内在地具有实现文化价值的行为的属性和特征。文化意识这一基本属性的实现,必须依靠思想政治教育的教育意识和思想政治教育的主体。 第一部分从哲学的角度深入分析了教育意识的概念。可以发现,意识是一个多层次的概念,有三层含义:(1)它是在“意识”的意义上使用的,即人类有不同于动物本能的意识意识 这是人类意识最常见和最基本的形式。它构成了人类意识的最低层次,可以称为“有意识的一般” (2)在社会运动中使用“个人意图和目的”作为意识,即“个人意识”,它表现出个人活动的更明确的目的 (3)自由,马克思对人类意识的最高渴望 只有当人们有意识地改造自己和世界共产主义社会时,这种意识才能真正实现。 三种自我意识相互关联、辩证统一,形成了完整的人类自我意识结构,是人类自我意识能动性在不同社会发展水平上的体现。 作者总结了从不同角度解释的常见问题,认为自我意识意味着自我反思和内省。良心就是认识、认识或深刻理解。有意识地表达为主体对活动的某种观点和态度,这是在主体对活动对象的理解的基础上形成的;自我意识是对法律的理解,是从实现自由的必要性中解放出来的。自我意识是自由。 无意识自发的,不知道或不知道的,带有盲目性和盲目性 意识和无意识是相反的。当人们意识到做是有意识的,他们意识到不做是无意识的。忠诚的做是有意识的,不忠的做是无意识的;遵守法律是有意识的,违反法律是无意识的。 因此,自我意识是在深刻理解的基础上忠实地按照法律行事。 当然,这种深刻的理解或理解是符合法律、科学、真理、善与美的,相反,它是不自觉的。 这种意识和无意识的概念也符合日常生活,包含了现代汉语词典的三层含义。 第二部分,教育意识产生的背景西方学者没有像费孝通先生那样提出文化意识的概念,但他们对文化反思与批判、文化差异与冲突、文化创新与发展进行了相当深入的研究。 在《西方的衰落》一书中,斯宾格勒将人类文明分为八种文化形式:“埃及文化、巴比伦文化、印度文化、中国文化、古希腊罗马文化、墨西哥玛雅文化、西亚北非伊斯兰文化和西欧文化。” 学者埃德加·莫林(edgar morin)也指出,“西方文明的福祉只是隐藏了它的诅咒:它的个人主义包括以自我为中心的闭锁和孤独;盲目的经济发展给人类带来了道德和心理上的迟钝,导致各领域的孤立,限制了人们的智力。科学技术促进了社会进步,但也给环境和文化带来破坏,导致新的不平等。新奴隶制取代了旧奴隶制,尤其是城市污染和科学盲目,给人们带来紧张和伤害,并导致人们核毁灭和生态死亡。 亨廷顿在他的《文明冲突与世界秩序重建》一书中指出,“每个文明都把自己视为世界的中心,并将自己的历史写成人类历史的主要戏剧场景。” “一些民族”认为他们的文化绝对优越,禁止讨论其可能的缺点,反对与其他文化交流,害怕污染,采取孤立和孤立的政策,害怕新的发展,压制不同的意见,特别是扼杀自己文化中的创新和变革的积极因素,导致顽固、僵化和好战的极端。 “文化意识、社会发展和人类解放相互促进 学者陈柯俊从人文精神的角度阐述了文化意识与社会发展、人的发展和人的解放。 陈柯俊认为,“人文精神是一种自觉的文化精神,在这种精神中,人类为自己的生存、发展和自由而奋斗,以人类解放为核心,不断追求真善美的价值观和理想” “人文精神是以人的解放和发展为基础,以人的解放为核心,与文化意识本质上是一样的 文化意识以人的解放为核心内涵,以人的解放为最高目标,人类社会的发展也以人的解放为最高价值目标。 文化意识促进社会发展和人类发展。建立以文化意识为核心的人文精神是促进社会发展的根本途径。 周永平研究了全球化条件下青年人的文化意识和发展。他认为双重人格和封闭信息阻碍了我国青少年的发展,也阻碍了青少年健康人格的形成。 二元人格意味着“你说的和你做的不一样,你想的和你说的不一样,你在公共场合说的和你在私人场合说的不一样。”文化自觉是指从全球化的视角审视传统文化的消极方面,不断消除二元人格文化,坚持实事求是、知行合一,从而促进青少年健康人格的形成和完善。 第二章从教育意识的角度探讨思想政治教育中存在的主要问题。教育意识视角下我国思想政治教育存在的主要问题是指思想政治教育实践过程中思想政治教育的理论误区和实践问题,即思想政治教育中存在无意识,从而揭示了从实际层面教育意识视角研究思想政治教育的必然性。 本文具体论述了全球化背景下我国思想政治教育的误区、主体理论的误区、灌输理论的偏差和思想政治教育实践的偏差。 上述问题是思想政治教育的核心和宏观问题。如果这些问题得不到解决,思想政治教育的不断实践将导致主体缺乏信心和客体缺乏认同,思想政治教育难以达到预期的效果。 第一节全球化背景下思想政治教育的误区1。误解1:全球化是马克思主义信仰的根本威胁。人类是群居动物。人的本质是交流和社会联系。没有一个人。 从家庭到社区到国家,人们必须有归属感。 人们热爱他们的家庭、他们的团体和他们的祖国。 人们的感受来自家庭、团体和国家,它们能给他们安全感、温暖感和家的感觉。 如果家庭、团体和国家让人们没有归属感,那么在团体的某些地方或某些方面肯定会有错误和问题。 目前,人们感到在全球化的条件下,信仰危机和爱国主义的传播受到威胁。敌对势力的渗透充其量是一个外部原因,但根本原因是许多党员和领导干部丧失了马克思主义信仰,许多党员和领导干部腐败,许多党员和领导干部在中国赤身裸体,他们的子女享受到了其他国家的“自由”。 内因是事物变化和发展的根本原因,决定着事物的发展方向。外部因素是事物变化和发展的条件,影响事物的发展和变化,但它们不是决定性因素。 全球化是社会主义发展的外部原因,是对马克思主义信仰和爱国主义的继承。全球化不能归咎于马克思主义信仰和爱国主义的根本威胁。 如果把外部条件作为根本原因,那就违背了马克思主义。 如果全球化是马克思主义信仰的根本威胁,那就违背了我们“机遇大于挑战,我们将在更大程度和更深程度上融入全球化”的正确理解 我们必须通过反腐倡廉和思想政治教育来弘扬马克思主义信仰和爱国主义。 反腐败必须发展全面民主,实施有效监督,使制度系统化。 政府和领导干部必须贯彻党的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打破官本位,打破单向的“公务员热”,最终使权力在阳光下行使,走上社会主义轨道。 “反对,要党;“不反腐败,亡国”这句话说明了反腐败的巨大社会影响,但真正的反腐败既不会摧毁党,也不会亡国。 腐败在任何朝代或任何时候都是不允许的。腐败带来的社会影响是不公平的,人们失去了精神追求。正义和精神追求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和一个社会的必要财富。 同时,国家必须加大教育投入,改善教师待遇,择优选拔教师,消除当前单向追求的“公务员热” 社会需要提倡仁爱,领导干部关心群众,教师关心学生。 爱是一股暖流,将会传遍整个社会。 被爱的人肯定会爱别人。 领导干部和教师有崇高的共产主义信念,这种信念必将传递给广大群众和祖国的未来——学生。 因此,要振兴中华民族,我们必须振兴教育。 我们必须充分发挥党员领导干部和教师在引领社会风尚中的重要作用,解决信仰危机和爱国主义传承面临的威胁问题,在全球化的大潮中向前迈进。 事实上,党员、干部和教师必须成为思想政治教育的主体。只有有信仰的人才能教育有信仰的人。 第二部分从教育意识的角度探讨思想政治教育的主体。思想政治教育学科是思想政治教育学科的核心问题,也是一个热点和前沿问题。 思想政治教育主体理论不明确,整个思想政治教育理论和实践都存在严重的思想政治教育无意识。因此,必须明确思想政治教育的主体理论。 一、思想政治教育主体的确定思想政治教育的核心理念是思想政治教育。从思想政治教育的定义可以推断,思想政治教育的主体是一个国家的阶级、政党和社会,不能得出受教育者是思想政治教育主体的结论。 胡耀邦曾强调,“我们党的思想政治工作是解决人民的思想、观点和政治立场问题,动员干部群众为实现当前和长远的革命目标而奋斗。” 在这里,胡耀邦认为,思想政治工作是我们党的思想政治工作。我们党主导思想政治工作,通过思想政治工作解决人民的思想问题和政治立场问题,把干部群众的思想和立场同我们当前和长远的革命目标统一起来。 张耀灿对思想政治教育的定义如下:“思想政治教育是一种社会实践,在这种实践中,某些阶级、政党和社会团体以某些思想观念、政治观点和道德标准对其成员施加有目的、有计划和有组织的影响,从而形成满足某些社会和某些阶级需要的思想道德活动。” “从思想政治教育的定义可以看出,思想政治教育的主体是一定的阶级、政党和社会群体,思想政治教育的对象是社会的一员,思想政治教育的主体应该通过思想政治教育的实践活动促进思想政治教育的对象形成符合思想政治教育主体需要的思想道德品质。 陈正毅认为,“思想政治教育是以思想政治教育为核心和重点的思想、道德和心理的综合教育实践,是由某个阶级或政治团体为了实现其政治目标和任务而进行的。” “思想政治教育的主体是某一阶级或政治团体,在阶级社会中是统治阶级,为了实现统治阶级的政治目标和任务而进行的思想政治教育实践活动;在我国是我们的党,为了实现共产主义理想的思想政治教育实践活动 孙强把思想政治教育定义为“思想政治工作是某个政党或社会组织要求进行的社会实践活动,目的是教育人们思想道德,培养新人,动员每个人有目的、有组织地为当前和长远的目标奋斗” “思想政治工作的主体是某个政党或社会团体,这样的政党和社会团体通过对人进行思想道德教育来培养新人,显然新人是思想政治工作的对象,是思想政治工作的对象,而这两个职位是不能互换的 王君栓认为,思想政治教育的主体和客体的作用是确定的,不能改变。事实上,它们是无法改变的。如果有变化,就不是某个阶级或政党的思想政治教育,思想政治教育的性质也发生了变化。思想政治教育始终是单向的、一维的“灌输”活动,寻求受教育者认同教育主体的合法性及其所代表的政治权力 (4)任青把思想政治教育定义为“某一阶级或政治集团的社会行为,它有目的地对人们施加思想影响,以达到某一政治目标,从而改变人们的思想,引导人们的行动”。\" 第三章从教育意识的角度探索思想政治教育的路径。第一节:教育意识视角下的思想政治教育的重要原则。............................851、党的领导:思想政治教育的基础............................85第四章教育意识视角下的海外思想政治教育参考文献第一节教育意识视角下的欧美国家参考文献第一节参考文献……120第五章教育意识视角下的教育意识下一章思想政治教育目标的实现..............................134第五章教育意识视野下思想政治教育目标的实现教育意识视野下的思想政治教育是指对思想政治教育有科学理解和深刻理解,并在思想政治教育实践中忠实地按照这种理解和理解行事的思想政治教育主体 只有思想政治教育主体的教育意识才能实现思想政治教育的根本目标,即思想政治教育应促进社会和谐与进步,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发展人的自由人格。这些思想政治教育目标只有在思想政治教育主体教育意识实现的基础上才能实现。 同时,教育意识视角下的思想政治教育能够实现时代的创新要求,提高人们的创新素质。 第一节教育自觉促进社会和谐与进步社会和谐与进步包括人与自然的和谐、人与社会的和谐、中国与世界的和谐。 人们应该控制自己的欲望,节约能源,减少排放,从上到下,从我做起,带头前进,因为人是自然人,一刻也不能离开自然。 霍尔巴赫强调:“人是自然的产物,存在于自然中,遵守自然规律,不能超越自然,即使通过思考,也不能一步步离开自然。” “教育意识视阈下的思想政治教育促进了人与自然的和谐,这意味着思想政治教育主体形成了对人与自然关系的正确认识并付诸实践。通过思想政治教育,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意义和重要性,并认真遵循自然规律。 “人与自然的关系从根本上取决于人与人的关系、不同个人之间的关系、个人与集体之间的关系以及不同集体之间的关系 “因此,促进人与自然和谐的思想政治教育必须实现思想政治教育主体的教育意识 从教育意识的角度进行思想政治教育,促进人与社会的和谐,意味着思想政治教育主体对人与社会的关系形成正确的认识并付诸实践。通过思想政治教育,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人与社会和谐的意义和重要性,并认真遵循社会规律。 结论教育意识视角下的思想政治教育要求思想政治教育主体形成正确的思想政治教育理论,在实践中忠实于这些理论,形成理论与实践的一致性和互动性 在许多情况下,思想政治教育难以达到理想效果,因为思想政治教育薄弱,思想政治教育主体不能正确开展思想政治教育。 在全球化背景下,对思想政治教育的一些误解、对思想政治教育主体理论的理解偏差和对灌输理论的错误理解正在弱化思想政治教育。 在全球化背景下,对思想政治教育的误解主要在于将思想政治教育问题归咎于他人。对思想政治教育主体理论的错误理解主要在于推卸主体的责任,而推卸主体对客体的责任无助于思想政治教育问题的解决。灌输理论的错误几乎直接否定了思想政治教育。从教育意识的角度看,思想政治教育最根本的任务在于解决这些问题。 教育意识视阈下的思想政治教育,要求思想政治教育主体能够直面问题,直面自身存在的腐败堕落,完善民主理论,发展民主实践,将灌输的内容和实现的目标与现实紧密联系起来,真正实现发展成果对人民群众的益处,弘扬真善美, 在教育意识的视阈下,打击虚假丑恶,实现言行一致,促进思想政治教育中人的自由全面发展 本文的研究具有宏观性、针对性和探索性的特点。 就其宏观性质而言,主要针对当前思想政治教育研究的微观性质。当前思想政治教育理论研究的主要对象是教育者、教师和学生之间的关系。教育主体仅限于教育者或教育者和教育对象。思想政治教育主要局限于学校,没有着眼于社会。没有发现思想政治教育无处不在,教育主体不限于教育者或教育者和教育对象。 就针对性而言,主要是针对思想政治教育的效果。大多数思想政治教育研究者和教育工作者认为,当前思想政治教育效果不佳,群众对思想政治教育不屑一顾。笔者希望通过本文的研究,解决思想政治教育的效果问题和群众对思想政治教育工作的误解问题,从而增强思想政治教育工作者对思想政治教育的信心。 就其探索性而言,教育意识和思想政治教育意识这两个范畴是全新的范畴,思想政治教育教材中没有这两个概念。因此,笔者也非常害怕在学术界提出思想政治教育意识的概念,希望学术界的前辈和同事能够给予支持和指导,希望通过笔者的贡献,思想政治教育意识能够在思想政治教育的理论研究和思想政治教育工作者的工作实践中得到落实。 参考文献(省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