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25622字硕士毕业论文顾长伟电影画面造型研究

25622字硕士毕业论文顾长伟电影画面造型研究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25622字
论点:镜头,长镜头,画面
论文概述:

本文是文学毕业论文,本文从摄影视点、长镜头、色彩、镜子的运用、倒置影像、两极镜头等六个方面对顾长卫电影画面造型进行分类研究,这也只是众多顾长卫电影画面造型研究中的极小部分

论文正文:

第一章顾长卫电影摄影视点的选择 \"镜头角度也被称为拍摄角度,它是拍摄过程中建立的视点.\"这个角度有两个含义。一个是相机镜头和物体在水平方向上形成的角度。这个角度叫做方向 第二个是摄像机镜头和物体在垂直方向上形成的角度,我们称之为高度(1) 前者中的一些被称为“拍摄方向”,而另一些被直接称为“拍摄角度” 两者都对观众的观看态度有影响。“这为表达事物的典型特征、美化和丑化它提供了物质基础。从哪一个方向表达它,突出物体的哪一面给作者提供了一个表达倾向性的选择。”镜头的不同水平和垂直角度对内容的表达形成不同的造型效果和情感感染。“结合对顾长伟电影画面造型的分析,摄影画面的情感态度主要是由摄影高度决定的。 摄影高度是摄影镜头相对于对象的高度。 在顾长卫电影中,拍摄高度通常采用平角,即镜头和被摄体的高度等于或类似于被摄体的高度。在有人造物体的电影中,平角等于人眼的高度。 在平摄的照片中(即直角拍摄),视觉效果与人们的日常观察体验相同,给人一种自然、客观、公正的感性印象。这是形成摄影冷静视角的重要手段。 在电影《孔雀》中,有一个场景是母亲向受伤孩子的家道歉。这一场景是以与人眼基本一致的平角拍摄的,给人一种平静观看的感觉。 这就像是一个路人和目击证人,目睹并听到了整个事件的过程。 这一分钟长的镜头最初是以移动的方式拍摄的。照片显示蹒跚学步的一家人坐在特写窗口的桌子旁吃饭。蹒跚学步的母亲抱着头上缠着绷带的孩子,对着母亲大喊大叫。 相机慢慢向右移动,在移动过程中向左平移。受伤孩子的爷爷奶奶也受到了大声斥责。 照相机继续转动。打开窗户玻璃后,母亲出示了照片。她像小学生一样恭敬地站着。相机此时暂时修好了:听到申斥后,母亲向家人鞠躬,从房子里走了出来。 然后相机向左转,跟着母亲,掀开窗帘,走出了房子。站在门口的姐姐展示了这幅画。照相机静止不动。在中间的场景中,母亲和妹妹一前一后走回镜头前,来到小巷的角落。 在整个场景中,母亲和姐姐都没有说话。他们的沉默和平角拍摄镜头形成的冷静视角形成了默契,这进一步增强了事件的客观性和真实性。 在第二季度...................在美国摄影中,照明的选择需要获得平静检查的画面效果。摄影照明需要自然现实,不能夸大。因此,自然照明效果成为顾长伟电影摄影照明的基础。 “自然灯光效果”是纪录片风格在灯光造型中的体现。它强调在生活场景中现有光源的再现,或者用人造光在生活中自然光照明的再现,从而在画面上创造真实的自然光效果,从而营造真实的环境氛围”。无论是室内光、室外光、自然光还是人造光,都力求真实、自然、贴近生活、贴近现实。 顾长伟的电影摄影在白天使用自然光,而在晚上使用或模拟普通灯光,试图使主体的图像和颜色与表演和规定的环境相一致,从而获得可信、真实和自然的画面效果。“这种诉诸动漫剧的方式是非常合理的,只要动漫剧能让人们觉得它忠实地再现了现实世界。” 电影《孔雀》中人们在春节附近买爆米花的照片,白天被阳光照射,使用的是一个正面平坦的摄影角度。 从照片中人的亮部和阴影来看,阳光和相机之间的水平角度接近90度,这是正侧光。 在固定的全景图中,前景是门洞两侧的灰色墙壁。这两扇门向两边敞开。透过垂直的长方形门框,可以看到院子里的人在排队等候。他们后面是一栋建筑的两列,一列在左边,另一列在右边。 大人拿着装满玉米的簸箕,而孩子们则站在一旁。 在队伍的最前面,爆米花机正在摇动机器手柄。 过了一会儿,他站起来,把一个长布袋放在爆米花机上,准备煮锅。附近的孩子们很快捂住了耳朵。 他打开盖子,砰的一声,一罐爆米花滚进了长袋子里。 因为这张照片采用自然光,以平角拍摄,所以构图严谨自然,仿佛是中国民俗的生动写照,真正代表了普通人现实生活中的一个生动场景。 当《宠儿》中的发热病人都来到学校生活时,聚集在厨房讨论集体烹饪的小全景场景主要由室外自然光组成 老朱坐在窗前,面对着左边的炉子。大嘴巴、赵大义和其他人都围着炉子坐着。 在图片的左侧是一个大窗户,光线主要从窗户照射到房间里,形成正面光线。 在正面光线的照射下,大壁炉很亮,照亮了人们,使他们的脸朝向图片的右边和窗户。炉膛上炖药的药罐也不断向上放出热气。 整个画面的拍摄角度是基于人的坐姿高度,属于平角拍摄。 在自然光主导的灯光效果下,画面中的人物自然真实,观众似乎也在其中侧身,在静态观察中一起感受到每个人和彼此活泼的戏谑和戏谑。 ..............................第二章顾长卫电影长镜头设计 无论是静态构图还是动态构图,固定长镜头都是用画面的静止来衬托和强化画面中物体的运动状态或人物内心感受的变化过程。 在顾长伟的《孔雀》、《春之初》和《龙头记》电影中,固定长镜头被广泛使用。 《孔雀》开始了一个五口之家在走廊吃饭的场景,这是用50秒固定长镜头拍摄的。 在固定镜头全景图中,五个人坐在各自的小凳子上,围着一张小圆桌吃饭。人们不时经过。突然,许多人跑了过去。显然,走廊外的街上发生了一些事情。我哥哥站起来,想出去看看,但他被父亲的“归来”拦住,又坐下来吃饭。 在整个画面中,摄像机的位置根本没有移动。除了图片中其他字符的移动,镜头的内容几乎没有变化。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这幅画给人们留下了更深刻的印象,“因为外部活动的停止促使他们与人物有更强的内在交流”。伴随着哥哥低沉沙哑的叙述,这一长镜头客观冷静地将观众带入电影中提到的20世纪70年代末的历史场景,让人们用平静的目光重新审视过去的事件。 我姐姐拉手风琴的场景是另一个50秒固定长镜头。 在特写照片中,站在前景的姐姐正在拉手风琴。钢琴听起来缓慢、悦耳、悲伤。附近炉火上的水壶喷出空气,嘶嘶作响,唱着不和谐的歌。在背景的长廊里空空,一位老人坐在那里,拄着拐杖,仿佛被钢琴声陶醉了。 我姐姐家在孔雀打煤球的场景是一个典型的长景深镜头,持续2.044秒。它也给人一种客观、真实、可信的画面印象。 在水平拍摄的全景照片中,一楼建筑的三扇窗户、走廊下堆积的煤球、四根垂直走廊立柱上的装饰以及干衣服在背景中清晰可见。 在照片的前景,所有五个家庭成员都很忙:姐姐和哥哥用铲子转动,妈妈用抓钩搅拌,爸爸和弟弟用煤球机敲打,他们身后是一大块排列整齐的煤球。 在背景中,一个人正在慢慢推他的自行车。背景下,突然下雨了。有些人收集衣服烘干。五个人匆匆忙忙地找了些东西来做煤球。 五个人画了一会儿画,然后回来,用砖块和泥土把煤包起来,用雨布把煤球盖上。 在这一切之后,他们躲在走廊里避雨。过了一会儿,他们的妈妈又出来了,用泥堵住了煤。姐姐出来滑倒了。 在这个近三分钟长的镜头中,镜头是固定的,这是典型的静态构图。 这种客观的视角,加上符合时代特征的人物造型和环境造型,以及演员纯朴自然的表演,生动地再现了特定的场景 “长镜头的高度真实性接近纪录片,散发出简约的魅力”。这个真实的形象让人们对那个时代既熟悉又悲伤。正如克拉考尔所说,“看到什么在我们的早期生活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并且永远不会被忘记,将会特别令人兴奋。” ............................s 2nd Sports Long Shot Sports Long Shot是指在体育摄影模式下拍摄的长镜头,即通过推、拉、摇、动、跟、举、落等一种或多种拍摄方法获得的长镜头。 移动长镜头“从客观的角度来看,相机的移动比更换镜头的拼接更接近我们真实世界的真实体验,时间空的统一性更明显,而空之间的变化更真实。” 我姐姐报名参加孔雀伞兵队的照片是一个体育的长镜头。 首先,我姐姐跑出走廊的场景出现在全景照片中。然后相机向左滚动,跟着我妹妹往前走。我妹妹暂时从左边画。然后摄像机上升向前移动,穿过人群。在头顶的照相机里,我姐姐从左边画。摄像机跟着我妹妹从空来到招聘登记处的门口。 运动长镜头结合了平移、跟随和升降等多种运动拍摄方式,完整展现了我妹妹穿越庭院到注册地的全过程。 “立春”之初的亭子肖像镜头也是一个典型的长镜头:在背光的照射下,镜头从亭子顶部缓缓摇下,亭子的彩檐、斑驳的柱子和冰冷的平台基础一个接一个地展现在观众面前。镜头呈现的图像然后被折叠成展馆的大画面。 高高在上的亭子似乎也代表着王彩玲的命运。她有丰富多彩的梦想,想飞,但她根本不会飞。 当王彩玲回家和父母一起庆祝春节时,她用一个长长的移动镜头更详细地展示了展馆。长镜头持续时间更长,达到40秒,镜头安排也更复杂:首先,展馆是用镜头降落法从上到下拍摄的。在镜头掉落过程中,增加了一种移动拍摄方法。镜头移到亭子下面后,镜头向前移动并穿过亭子,就像一个人走过亭子一样。 这个长镜头展示的亭子比第一个要亮得多。展馆的亮度增加,色彩纯度加深。背景从前一天的蓝灰色空变为蓝天的浅蓝色。整个画面的阴影与王彩玲心态的变化高度一致,生动地说明了王彩玲从不切实际的追求梦想到关注现实的心理调适过程。 《宠儿》的开头也用了一个长长的运动镜头来介绍故事发生的娘庙的环境。 “对环境的描述是艺术的一个重要主题,因为人类不是孤立存在的。他的性格、气质、品味等都与他生活的环境密切相关。 如果环境暴露得不好,角色就没有立足之地。 对于电影来说,环境描写更为重要,它可以直接起到塑造人物、表达情感和表达思想的作用。\" 在这个用于环境描述的交代透镜中,透镜从天空空缓慢地向下摆动,长期视野覆盖着铅灰色的云。从头顶的长远来看,这个小山村的周围环境一目了然。 这个看似中性的镜头似乎也带来了天堂的同情,从天堂的高度,它看着被悲伤笼罩的人类世界。 在电影的结尾,一个长长的运动镜头也被用来再次展示这个小山村,但是这次拍摄的方向与前一次不同。从被大山包围的娘娘庙头顶的镜头中,它慢慢地向上晃动,最后是头顶的广阔天空空。导演似乎用镜头语言在讲述死去的赵肖鑫时暗示了天堂 ..............................第三章顾长卫电影中的色彩处理...17第一节彩色图片……17第二节装饰图...26第四章镜子在电影中的应用...28第一节特色场景的构图,丰富画面的构图........28第二节丰富画面内涵,增强哲学表达……30第五章倒影在顾长卫电影中的运用……31第1节表达意思的趋势……32第二节强调隐喻和象征……33第6章双极性镜头在顾长伟电影中的使用第1节双极性镜头的含义近年来,双极性镜头的角色受到许多导演的青睐,双极性镜头在电影中也出现得更频繁。 什么是双极透镜?“双极性透镜是指代表同一对象的两个大跨度透镜的组合,以达到令人震惊的效果 从造型的角度来看,标准的二极镜头展现了“极”的概念,即全景显示宽范围,特写显示细节淋漓尽致 它打破了传统的透镜组连接顺序。透镜组连接不再是近景-近景-近景-中景-全景-远景的递进句或后退句序列。它实现了类似场景的“全景-特写”或“特写-全景”或跳转连接。“它是进行性句子抽搐或反向句子抽搐的变体。它有很强的视觉冲击力,干净利落,在推进剧情和刺激戏剧方面有着其他镜头无法比拟的出色表现。 双极透镜是透镜中“两极”的组合,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理解。就焦距而言,是固定焦距透镜中的两极,即长焦距透镜和短焦距透镜,或者是可变焦距透镜焦距间隔中的两极,即最长的长焦距段和最短的短焦距段。从景观的角度来看,是指景观的两极,即最大景观和最小景观,即远距和近距或全距和近距 然而,“双极透镜是一个感觉清晰但极难定义的概念。” 它没有严格的创作标准。这不是某个镜头的概念,而是镜头和镜头之间的相互关系。它本身是一个极端的概念,同时也是一个相对的概念。 \"...................本文从摄影视点、长镜头、色彩、镜面应用、倒像和极镜头六个方面对顾长伟的电影图像建模进行了分类和研究,这只是顾长伟电影图像建模研究的一小部分。 在研究顾长伟电影的画面时,本文基本上是“逐案”的,并紧紧跟随顾长伟电影的画面。引用的例子只有顾长伟导演的五部电影,即《孔雀》、《春之初》、《宠儿》、《龙头记》和《小爱》等。被摄影师排除在许多电影之外。 虽然这清楚地界定了范围,减少了非顾长卫电影的干扰,但也丢弃了许多有价值的材料。客观地说,由于材料有限,人们不可避免地怀疑顾长卫电影的特点和风格以及所使用的技术是“概括”的。 此外,“这篇文章不能仅仅通过回顾这篇文章来理解”。由于历史上和同一时期其他导演执导的电影之间没有参照和比较,尤其是电影画面风格相同或相似的导演与电影之间的横向比较,如导演侯孝贤和贾张克的比较研究,对顾长卫电影的理解必然不能有一个清晰的“历史定位”和“定性”,这无疑给本文增添了许多遗憾。 此外,顾长伟的个人生活故事,尤其是电影创作的方式,很少涉及,这对于理解和掌握顾长伟的电影观念对画面的影响也是一个遗憾,因为“一个导演的个人生活状况将是形成他的电影观念和叙事观念的极其重要的基础” 郭晓鲁在评价侯孝贤和安二郎的电影时表示,他们的电影”...体现了对生活的简单关心和世界的人道主义精神。” 他们作品中呈现的叙事理念和意象风格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东方传统文化的内在精神,渗透了东方传统艺术理论的气质和诗意表达。 “我认为这段话也非常适合用来评价顾长伟的电影及其画面形式。 参考文献(省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