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40000字硕士毕业论文中国武术与日本武士文化作品的比较研究

40000字硕士毕业论文中国武术与日本武士文化作品的比较研究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40000字
论点:武士,精神,武士道
论文概述:

事实上,作为“武”家人,无论是成长于中国的武侠,还是形成于日本的武士,他们的气质无不有几分相似。或许因为他们都是国家力量的体现者,又或许他们皆是社会秩序的捍卫者,也有可能

论文正文:

1.武术文学与武士文学的历史溯源

1.1中国武术文学的历史轨迹先秦时期的刺客是典型的冒着生命危险报恩的古代侠客。例如,余响暗杀了赵襄子,聂政暗杀了雷寒,荆轲暗杀了秦王。此外,这时还有一个香清人。为了与世界上的智者交朋友,他们通常拥有最受尊敬的地位,无论是作为王子或大臣,还是作为封臣的亲戚,物质条件相对较强。最著名的是战国时期的四位王子:齐国孟尝君的田文、魏国新凌俊的魏无忌、赵平原君的赵胜和楚国沈骏的黄燮。他们支持大量的用餐者,并帮助有困难的下层侠客。它们体现了为正义和金钱而战、急需人的侠义精神,如辛凌俊暗中营救赵兵、春沈骏向楚国进谏。先秦时期骑士精神的基调确立了我国骑士精神的主流意识形态,并对后世的骑士观念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汉魏六朝是侠士多元化发展的时代。汉代布衣侠士基本保持了古代侠士的精神品格。他们把人们从危险中解救出来,并给了他们钱。西汉时期的贾珠、郭洁、孟剧就是这种侠客的代表。
《史记·游骑兵传》记载,郭杰的侄子因其叔叔的影响而强迫他人饮酒,此人被可耻地杀害。郭杰得知凶手逃跑和侄子被杀的真相后说:“公众应该杀了他。我儿子不是异性恋。”他认为错误是他侄子,不是凶手,所以他放了凶手。郭杰因其正直的行为而声名鹊起,受到所有人的喜爱。此外,汉代游骑兵明显表现出异化倾向。汉代游侠传(班固)中提到“长安繁华,街上满是侠客”。可以看出,世界上有很多侠客,比如汉武帝,他们嗜酒如命,以上级为荣,尊重下级,喂饱顾客,钓老百姓,称霸一方。汉武帝时期的宁城也是一个侠义而暴力的人,深受村民的怨恨。”韩吉(荀悦)对这样的侠客做出了中肯的评价:“侠客是指为了在世界上出类拔萃而设定自己的动力、充当祝福、形成人际关系的人。汉代的游骑兵比先秦时期的游骑兵有些堕落,善少恶多。然而,越来越多的文献记载了骑士精神,这表明骑士精神已经作为一个特殊的社会阶层进入了政治舞台。然而,骑士精神仍然需要一个从历史事实到小说的过渡时期。汉代中国古典小说处于小说的初级阶段。因此,汉代武侠小说只能视为武侠小说的雏形。”《吴越春秋》中的《吞丹》和《越女》是早期的古典武侠小说。这两部作品都是武侠小说,没有骑士精神,只有武术。它们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武侠小说。然而,他们毕竟开创了古代武侠小说,为后来武侠小说的成熟提供了基础。
直到魏晋六朝,中国小说才开始形成,但当时出现的怪小说只是武侠小说走向成熟的准备阶段。其中,甘宝(?——336)《搜神记》中的许多侠义形象,如《李记》、《三王墓》。《世说新语》中也有戴源和周的作品。隋唐时期,骑士精神非常流行。正义是作为骑士精神的一个基本而重要的品质被首次提出来的,骑士精神渗透到社会的各个层面和角落。然而,骑士精神的概念是在这个时候发展起来的。中唐时期,唐传奇诞生于文学风格之中。直到唐代,中国武侠小说才逐渐发展出自己的三大特点:“小说、武侠幻想”和“侠义精神”。这三大艺术特征是中国武侠小说的独特风格。可以说,中国武侠小说的历史在唐代开始成熟。古代侠客在中国小说史上第一次展现了他的艺术才华。”《昆仑奴》和《大胡子传》首次将爱情和武术结合起来。此外,聂隐娘、辛努红等女性侠客为剑客树立了先例。同时,文人侠义也是唐代的一个特点。骑士精神在唐代得到发扬。唐代咏史诗有两种类型。一种是赞美游侠无拘无束生活的诗歌,如王维的《儿童之旅》、孟郊的《游侠之旅》和贾岛的《剑客》。二是歌颂侠义英雄的边塞诗,如王长龄的《边塞》、李白的《西游记》和陆伦的《边塞》。

1.2日本武士文学的历史进程
自古以来,武士道精神无处不在,文学也是武士精神传播的地方。回顾日本文学的历史进程,不难发现每个时期都出现了不同类型的武士相关作品。日本军国主义精神的最早证据是《古代编年史》,其中清晰地展现了苏桑诺(SUSANOO)一生、奥久宁奴士(Okuninushi)一生和倭黑猩猩(Bonobo Jian)一生的勇敢无畏的个性。倭黑猩猩的健康生活更被称为“日本的武尊”,受到所有战士的崇拜。传说倭黑猩猩剑是景兴皇帝的儿子。他被皇帝的熊攻击,然后他向东去平定东方。据说他使用的传说中的草薙剑保存在名古屋的古塔神龛里,是日本皇室的三大器物之一。随后,日本将其首都迁至北京平安,从而开始了有400年历史的平安时期。这一时期,贵族文学是文学发展的主流,但也有一些历史故事,如曾静、金静、水镜、大静和花荣·武玉。
历史轶事通过历史参照将文学与历史有机地结合起来,达到文学解释历史和历史启蒙文学的功能。然而,关于武士斗争的军事故事开始的作品通常是第一个出版的,文学界认为它是军事故事的鼻祖。“平安时期的另一部名著《过去与现在的故事》(The Tales of Pass and Present)(12世纪上半叶),展现了对下层阶级和贵族社会的延伸的关注,也展现了社会丑陋而悲惨的黑暗面。除了零散的武士题材作品,《今昔物语》生动地描绘了这个朝代“世俗部门”第25卷中武士的活动、生活和伦理道德。平安时期的这些作品为武士时代的到来奠定了基础,为新军事故事的叙事开辟了一条新路。

2武术与武士气质之比较

2.1剑士和武士的品质特征
对比气质,在《辞海》中解释为:相对稳定的人格特征和人类的风格容忍度。在他们的形成过程中,侠客和勇士不仅在历史的轨迹上留下了自己的一面,而且他们的气质也让世人记住了他们,正是他们的气质让我们津津乐道。首先,勇气是他们的第一素质,无论是作为中国的侠客还是日本的战士。正如孔子在《论语》中所说,“如果你不做正确的事,你就不会勇敢。”愿意冒险和冒着生命危险死去都是勇气的表现。作为一个“军人”,勇敢、坚毅、勇敢、无畏和勇气是最基本的品质。在《飞狐的故事》中,傅康安举行了一次世界领导人会议。胡斐知道有许多危险,但他没有退缩。他在世界领袖大会上大出风头,揭露傅康安与朝廷的阴谋,打破秦慈的玉杯,利用混乱杀死冯天娜。在日本,武士甚至从小就使用残忍的方法来训练他们的勇气。命令幼儿向完全陌生的人发送信息;在寒冷的冬天,让学生赤脚走到老师家进行早读。甚至让少年去刑场、墓地、鬼屋等地方看可怕的场景,独自在黑暗中去刑场,在被砍下的头上留下痕迹...没有勇敢的品质,他就没有资格成为游侠或战士。此外,如果用一个词来概括中国的侠客,“义”是最恰当的词。这正是所谓的“义不侠,侠不义”“正义”一词的基本解释是正义。然而,它不一定适用于侠客。武术的“义”更多地体现在助人的品质上。也就是说,“当道路崎岖不平时,拔剑相助。”在《水浒传》中,申智慷慨地给了金家钱,并给了他们钱让他们回家。他还给了他们正义,并三击杀了关西镇。另一个例子是石秀,他说,“如果你有一个正直的生活,看到道路上的不公正,你将献出你的生命来保护自己”。当他看到杨雄被一群地痞流氓围困和殴打时,他主动帮助杨雄脱离危险。在武士道中,新渡户稻造在第一章描述了“义”的武士道特征。他指出,“正直的人”的头衔仍然被认为比任何擅长学习或艺术的通用术语高得多。

2剑士与武士气质之比较..........................................17-25
2.1剑士和武士的品质特征比较..........................................17-20
2.2女战士和女战士的异同..........................................20-25
3武术与武侠文学英雄观之比较..........................................25-32
3.1做一个国家和人民,侠客..........................................25-27
3.2忠于上帝..........................................27-32
4武术与武士文学的社会意义比较..........................................32-39
4.1通过武术文学促进文化..........................................32-35
4.2武士文学的社会责任..........................................35-39

结论

武术文学一直是世界喜爱的文学形式。无论是高雅还是庸俗,不可否认的是,它的文学形式是存在的,而且有着悠久的历史。经过时间的沉淀,武侠文学逐渐脱离了武侠英雄的原始想象世界。这并不意味着武侠小说逐渐崩溃。相反,武侠小说越来越多样化,武术精神也越来越牢固。
武术作为一种精神不仅局限于武侠小说,还存在于鲁迅、老舍等文学大师的作品中。与此同时,谭嗣同、秋瑾、李大钊等人等具有侠义精神的人,都亲自向世人讲述了什么是侠义精神,什么是侠义精神。武士道文学甚至更融入日本人的生活。毕竟,作为统治阶级的战士,武士道思想已经潜移默化地融入了日本的文化土壤。武士道是一种民族信仰精神,更被视为日本人在历史发展过程中倡导的一种生活标准。与此同时,不可否认的是,时间冲走了历史的进步。当新鲜的空空气充满现代和当代日本人的文化空空气时,武士道精神似乎正在消失。然而,值得肯定的武士精神,如诚实、勤奋、毅力和其他一些优秀品质,仍然存在。
本文试图比较两种民族精神:武术精神和武士道精神。通过探讨武术文学和武士文学的演变,考察武术精神和武士道精神的发展。此外,在追溯其思想渊源的过程中,也验证了文化土壤是如何培育这两种精神的。此外,值得一提的是,本文创造性地将女性骑士精神与女性武士道进行了比较,突破了以男性为中心的思维定势的束缚。最后,本文上升到两个层次。一方面,讨论了英雄概念在武术和武士道文学中是如何表达的,以及如何定义的。另一方面,我们应该突破文学的瓶颈,探索文学的文化意义和社会价值。寻找真正的武术精神和武士道精神。虽然本文到此为止,但我仍然感到不满意,许多问题没有深入讨论。未来仍有待进一步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