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30000字硕士毕业论文契诃夫戏剧《文本到舞台》在中国

30000字硕士毕业论文契诃夫戏剧《文本到舞台》在中国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30000字
论点:契诃夫,戏剧,多幕剧
论文概述:

在契诃夫的接受上,国人经历了一个由文学到戏剧,由著名篇章到创作整体的过程;在戏剧接受上,则有一个由独幕剧到多幕剧,由著名剧目到戏剧整体的过程;呈现上,则是由单一的现实主义

论文正文:

一般

虽然契诃夫一生中只创作了几部长篇戏剧和几部独幕剧,但他的作品在当今世界舞台上的频率仅次于莎士比亚。更多的批评家经常把戏剧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以莎士比亚为代表的传统戏剧,另一种是以契诃夫为代表的现代戏剧。
相比之下,契诃夫的戏剧几乎与易卜生的戏剧同时推出,但契诃夫似乎从未在对中国现实主义戏剧产生巨大影响的两位人物中获得易卜生的地位和影响。契诃夫在中国的地位和影响更多地归功于他以短篇小说为代表的文学创作,而不是戏剧。这不仅不符合戏剧创作在现当代戏剧史上的重要地位,也不符合戏剧在国际舞台上竞相上演的趋势。然而,随着时代的发展,尤其是新时期以来,契诃夫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2004年,国家歌剧院的“国际戏剧季——契诃夫万岁”甚至在中国掀起了契诃夫的新热潮。此外,自从契诃夫的小说和戏剧传入中国以来,对他的研究从未中断过。
总的来说,契诃夫的接受经历了一个从文学到戏剧、从著名章节到整体创作的过程。就戏剧接受而言,从独幕剧到全景剧,从名剧到戏剧整体都有一个过程。就表现而言,它是一个从单一现实主义到多种技术的独特发展过程。这一过程不仅符合文化交流和接受的普遍规律,而且展现了国内文学(戏剧)主体意识觉醒和发展的鲜明轨迹。
然而,到目前为止,对契诃夫戏剧的研究大多集中在文本对其戏剧内涵和表现形式的现代性上,而对表演的研究大多集中在对特定表演得失的评论上,缺乏长期的统筹安排。因此,本文在研究当时演出的评论和反应的基础上,考察了不同时期人们对契诃夫戏剧的理解,以及这种理解是如何在创作者的创造性思维中表达出来,然后在舞台表演中体现出来的,这正是本文试图解决的问题。

第一章:契诃夫在中国的戏剧

第一节契诃夫戏剧翻译概述
契诃夫作为小说家首次被介绍到中国。这种介绍发生在中国文学融入世界文学潮流的过程中。
鸦片打开了中国的边境。西方文化也开始渗透。翻译正处于巅峰。然而,在骚动开始时,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实际上是最重要的。这表达了人民拯救国家和增强自己的愿望。因此,在1840-1894年间很少有文学翻译。然而,1898年改革运动前后,特别是1899年以来,梁启超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先后提出了“诗性革命”、“文学革命”和“小说革命”的口号。在他的号召和影响下,文学翻译开始增加。其原因更多的是政治变革的需要。“改善群众治理”,启迪人民智慧,启迪有识之士,努力学习外国文学,改造甚至重建中国文学,正是唤醒和拯救国家的需要。
在清末民初的外国文学翻译浪潮中,中俄文学的比例很小。直到辛亥革命前后,俄罗斯文学中一些真正具有文学价值的作品才开始陆续进入中国,契诃夫的作品也在此过程中被引进中国。然而,就戏剧而言,只有宋春芳在1916年的《世界新剧谭》中第一次提到“欠壳老公”这个名字。契诃夫戏剧的翻译要等到五四运动之后。原因不难想象:功利主义不可避免地会影响戏剧的风格选择,一方面,当时中国没有戏剧作为一种文学风格,人们很难理解它;此外,就戏剧本身而言,契诃夫的戏剧与传统戏剧不同,极具挑战性和创新性,中国人仍然难以接受。
随着契诃夫小说翻译的逐渐增多,他的戏剧吸引作为世界著名戏剧大师的翻译家的注意只是时间问题。1920年,《解放与重建》第2卷第12期出版了耿继之翻译的契诃夫的独幕剧《建议书》,这是迄今为止可以看到的契诃夫戏剧的最早译本。此后,契诃夫的独幕剧,如《傻瓜》(中文译为《熊》、《熊》、《傻瓜》等)、《求婚》、《婚礼》、《天鹅哀歌》等,相继被翻译。1921年,共产主义学会编纂了《俄罗斯文学丛书》,出版了《俄罗斯戏剧丛书》。其中包括契诃夫的长篇戏剧:《海鸥》由郑振铎、伊万诺夫、范亚叔叔翻译,而《樱桃园》则由耿史鸷逐字翻译成俄语。1925年8月,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了曹靖华翻译的《三姐妹》。从那以后,契诃夫的主要长篇戏剧都被翻译出版了。这是契诃夫戏剧翻译从开始走向繁荣的一个阶段。但是,总的来说,这一时期由于强调作品的实用功能、思想内容及其对社会的影响,自然在作品的选择和价值判断上有着严重的功利主义倾向,这与当时倡导的“为了生活”的理念相对应,不能从审美层面来考虑。这使得契诃夫的翻译总体上比较狭隘。与长篇戏剧相比,独幕剧由于其灵活性、多样性、严谨的结构和短小精悍的风格,更有可能成为早期模仿现代文学的典范。

第一章:契诃夫的戏剧........................................................中国
第一节契诃夫戏剧翻译........................................................2
第二节契诃夫戏剧研究概述....................................................................5
第三节契诃夫戏剧表演概述..........................................................12
第四节概述.....................................................................15
第二章现实主义契诃夫戏剧.............................17
第一节探讨现实主义的内涵。......................................................17
具有与第二部分相同的现实主义。……20
第三章现代主义契诃夫戏剧..............................27
第一节从形式到内涵——契诃夫戏剧现代主义.........27
第二节新形式探索——现代主义表现...................31
第四章后现代主义契诃夫戏剧..............................39
开..................................................................................43
参考.......................................................................45

剩余

为什么你今天还得阅读和演奏契诃夫?这个问题可以用汤明道先生关于“三姐妹”的一篇文章的标题来解释:“你为什么活着?为什么会痛?”这是困扰现代人的一个难题:当物质发展到一定阶段,人们不再需要为食物和衣服而辛苦劳作时,为什么我的内心深处仍然有一个难以填补的巨大缺口,为什么空空虚和痛苦仍然让人们追随和困惑?
”契诃夫写的不是吃饱穿暖的痛苦,而是吃饱穿暖的痛苦。......这是来自灵魂的痛苦。”正是在这一点上,契诃夫的戏剧给现代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引起了他们的精神共鸣。如果说前一部戏剧把人类理想描述为由于社会因素的阻碍而失败,契诃夫尖锐地将矛头指向了人类自己,而对他自己来说最大的障碍是由人和人组成的环境。尽管人们仍在要求答案,甚至批评契诃夫没有解决问题而只是提问,指责他缺乏戏剧中“诗性正义”的建立所给予的情感和道德满足,但尊重个体生命价值、倡导“每个活着的个体都是独特和不同的”的契诃夫却无法得出统一的解决方案。他只是描述和展示它,从而激励每个人去了解、理解和解决它,并给每个人自己。因此,契诃夫戏剧的核心是“寻求自我存在的价值,寻找生活的出路”,这也是契诃夫戏剧与现代戏剧相联系的地方。也正因为如此,契诃夫的戏剧表演更具有现实意义。
西方国家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开始越来越重视和表演契诃夫。可以说,它有这样一个社会物质和精神基础。然而,契诃夫由于审美习惯和价值取向等多种因素,在中国并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直到社会转型期的人们开始感受到同样的痛苦,他们才重新发现契诃夫。从这个角度来看,童明道认为中国戏剧落后于世界30-40年。
幸运的是,中国人终于开始关注契诃夫了。2004年,由国家戏剧剧院主办的“国际戏剧季——纪念契诃夫逝世100周年”甚至掀起了契诃夫戏剧表演的热潮。中国戏剧走向世界,与世界戏剧对话是一种冲动。与此同时,它也可以说是中国戏剧世界意识觉醒的表现,是契诃夫戏剧热在世界上被开始意识到这一点的中国人滞后的回应。许多由国内外戏剧家表演的契诃夫戏剧是同时上演的,尽管它们既是契诃夫的一个又是不同的契诃夫。
契诃夫全长剧于2006年登上中国舞台,由中央戏剧学院03表演系甲班演出伊万诺夫。赵志成老师谈到表演的特点和意义:首先,中国风格的服装艺术等等,加入了许多中国元素的形式;其次,导演自己说,“什么是俄罗斯戏剧?”真实的现实,真实的。”“最重要的是生活的现实,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强调演员扮演自己。自从俄罗斯导演排练俄罗斯戏剧以来,这些表演也有助于俄罗斯文化的引进和中俄关系的发展。
也许这个时代的戏剧已经越来越远离我们所需要的,所以人们希望契诃夫能够重新发现戏剧的遥远记忆。也许这个时代的痛苦已经渗透到每个普通人的心中,所以他们契诃夫的诗意忧郁会感染那么多人。然而,不管导演的处理方法和态度如何,这表明在契诃夫戏剧逐渐被重视的过程中,人们已经开始有了更大的自由感和更大的自主性空在现代艺术和表演多元化的背景下重新诠释经典。这也提醒我们,不仅契诃夫,而且不仅现实主义,还有更多传统的东西需要我们关注,我们需要与现代联系起来。无论它是大师、经典还是传统,在现代土壤中重塑它才是有意义的。在这方面,我们仍需做出更多努力。

参考
1契诃夫:“契诃夫的笔记”,转。贾植芳,浙江人民出版社,1982年。
2契诃夫:契诃夫:《契诃夫的速写》,朱伊森译,安徽文艺出版社,1988年。
3巴金:《论契诃夫》,新文学艺术出版社,1957年。
4巴鲁哈蒂:《契诃夫的戏剧艺术》,转。贾植芳,上海文化工作局,1951年。
5陈记德:《中国当代先锋戏剧:1979-2000》,中国戏剧出版社,2004年。
6埃尔米洛夫:《论契诃夫的戏剧创作》,中国戏剧出版社,1954年。
7叶乃芳:《契诃夫戏剧中的暗流》,俄苏文学,1980年第4期。
8纪念契诃夫特刊,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54年。
9朱立元:《接受美学》,上海人民出版社,1989年版
10契诃夫高尔基书信集,石毅译,上海海岩书店,1951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