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23332字硕士毕业论文康洪磊军事题材电视剧研究

23332字硕士毕业论文康洪磊军事题材电视剧研究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23332字
论点:狂欢,电视剧,巴赫
论文概述:

用巴赫金的狂欢化理论重新解读康洪雷军事题材电视剧,无疑是一次崭新的尝试。康洪雷军事题材电视剧无论从内容和形式上讲,都有着巴赫金狂欢理论的影子,巴赫金的狂欢化理论颠覆了传统

论文正文:

据说,2001年10月,电视连续剧《激情燃烧的岁月》首次在北京电视台播出时,收视率达到了12%。在接下来的六个月里,这部没有强大制作团队和明星阵容的电视剧应观众要求在北京电视台播出了五次。可以说,这部电视剧创造了中国电视广播史上的奇迹。 也正是因为这部成功的电视剧,首次独立执导这部电视剧的导演康·洪磊变得非常受欢迎。 2007年,康洪磊继续努力。一场“士兵突击”将他推上了中国顶级电视剧导演的行列。完成特种部队的洗礼后,康·洪磊转向鲜为人知的远征军,拍摄了《我的上校,我的团》 这部特别的军事剧并没有首先上市。根据中央电视台索菲的统计,“我的头和我的团”开始广播两天。播出该剧的三家卫星电视台分别同时获得了全国卫星电视台前十名的收视率。 可以说,康洪磊在处理军事电视剧方面有着非凡的天赋。他的军事电视剧突破了军事电视剧的旧模式,为军事电视剧的创作带来了不同的视角。 江苏卫视曾经用“康居来”作为金字招牌,用“康洪磊”这个名字来吸引观众的注意力。 那么是什么让康洪磊电视剧一度成为热点呢?专家学者的解释无非是电视剧设置的必要因素,如“生动的人物塑造”和“深刻的主题诉求”。然而,笔者认为,就这些问题来讨论康洪磊的电视剧是相当肤浅的。可以说,有无数具有形象刻画和崇高主题诉求的电视剧。然而,除了这些特点之外,康洪磊的电视剧也有一些内部因素起着主导作用。 因此,本文在分析康洪磊电视剧时,总是注重对康洪磊军事电视剧的整体考量,从而发现康洪磊军事电视剧的一些共性,并挖掘出这些共性的突出之处。 同时,这些共性被提升为理论分析。 总的来说,他的电视剧主题超越了传统,在人物塑造上追求平等的视角。同时,电视剧中反映在屏幕上的画面轻松幽默,甚至包含一些戏谑和恶作剧的成分。这些因素升华到理论层面进行考察,这恰好与关注公共生活的前苏联著名文学理论家巴赫金提出的狂欢化理论的独特观点相吻合。 巴赫金对狂欢理论的解读可以分为狂欢式和狂欢式。狂欢节风格主要体现在狂欢节上,狂欢节的特点是随意而亲密的接触,人类行为、姿势和语言从限制中解放出来,言论自由。这些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转化为某种与之相似的艺术形象语言(如舞蹈)(具有特定的感性性质),当然也可以转化为某种文学语言。 狂欢节变成了文学语言,就是我们所说的狂欢节[1] 狂欢化主要表现在一系列的实践中,这些实践减少了风格,变得平淡无奇,从而使神圣的联系变得粗俗、崇高到卑微、伟大到渺小、智慧到愚蠢。 康洪磊导演的电视剧摒弃了现实生活中的严格规范,生活细节取代了宏大叙事,权威被解构,政府被颠覆。在他拍摄的三部军事电视剧中,无论是《激情燃烧的岁月》、《士兵突击》还是《我的上校和我的军团》,电视剧中的人物总是脱离主流。他们可以随意说粗话,就像巴赫金所说的,打破了各种语言的禁忌、限制和礼貌。 当然,仅仅分析这些肤浅的因素不足以支持康洪磊电视剧的狂欢化。因此,本文深入研究电视剧的必要因素,即场景、人物和情节,系统提炼电视剧的狂欢因素,然后通过电视剧的特殊表达,从视听语言的角度阐述对狂欢理论的阐释,从而审视康洪磊电视剧的狂欢需求。 作者认为,对康洪磊电视剧的狂欢化分析触及了康洪磊电视剧流行的关键。 同时,狂欢化理论是一种文学理论,它来源于生活的现实,康洪磊的电视剧也是从生活的微观层面出发,面向大众,这与狂欢化理论是一样的。 因此,笔者认为,以狂欢化理论为切入点,可以将我们对康洪磊军事电视剧的理解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平。 第一章外部狂欢节场景:2002年康洪磊导演的狂欢节场景和人物《激情燃烧的岁月》在电视上非常受欢迎。这部电视剧把将军们的家庭生活搬上了电视屏幕 也正是这部电视剧,广大电视观众认可了军事形象——石广荣,这不同于以往的军事电视剧,石广荣的偏执性格和他与秦楚的生活成为了饭后观众有趣的谈资 此后,康洪磊的电视剧《士兵突击》和《我的上校和我的团》受到观众的好评。 这一系列引人入胜的军事电视剧确立了康·洪磊在军事电视剧创作中的一流导演地位。 看着这些电视剧,康洪磊对电视剧精神核心的把握也有同样的效果。 这些电视剧往往通过场景的创造和生动的人物塑造,直接触及观众的内心,给观众一种不同的感觉——狂欢感,从而建立起电视剧的外部狂欢景观。 可以说,康洪磊在军事电视剧创作中的独特思想出人意料地回应了巴赫金上个世纪最著名的狂欢理论。 追溯狂欢理论的发展历程,民间幽默文化是狂欢理论产生的沃土。 巴赫金对狂欢节的三种基本形式进行了分类研究:“首先,它是狂欢节最原始的含义——遵循仪式的表演形式,即以各种狂欢节活动为模板的广场表演;其次,它是狂欢节推广的意义——各种以搞笑为主要表现形式的戏谑和嘲弄的文学作品。第三,它是狂欢节广场对话的延伸意义,有各种形式和流派[2] “这三种形式,涵盖了身体表演和抽象文学作品,体现了狂欢节的价值取向,都围绕着狂欢节理论的核心,即狂欢节理论所指向的世界观——“在颠倒生活的自然规律空,人们在日常生活中会经历或正在经历等级划分和制度枷锁,同时建设一个从未见过的、壮丽的狂欢节国家[3] “这个世界是理想化的,在现实生活中很少实现,但康·洪磊已经将这种精神能量注入到他的军事电视剧中,打破了等级森严的军事世界,在公众意识范围之外的银幕前构建了一个狂欢世界。 第一章外部狂欢场景:狂欢场景与人物,第一节,广场概念隐喻,第二节,狂欢人物,第二章内部狂欢感受:电视情节与语言,第一节,加冕与加冕,第二节,语言狂欢17第三章影视狂欢特征:视听语言22第一节视觉语言:直觉狂欢体验22第二节声音语言:狂欢渲染26结论用巴赫金的狂欢理论重新解读康洪磊军事电视剧无疑是一种全新的尝试 在内容和形式上,康洪磊的军事电视剧都有巴赫金狂欢理论的影子,颠覆了传统的思维方式,而康洪磊的电视剧也突破了传统的军事剧创作方式。狂欢思维具有“快乐的相对性”,因此摧毁了绝对的概念和权威。 同样,康洪磊的电视节目通过电影和电视向观众展示了一系列权威的瓦解。在《激情》中,史光荣的军事地位在家庭中并不为人所知,从而塑造了他成功的父亲形象。在《士兵突击》中,表现了不受赏识的许三多的成长,以及像高连长这样的军队的权威,都表现了许三多从不屑到真诚的转变。在《我的上校和我的军团》中,余晓庆被龙的文章完全驯服,成为余晓庆的智囊团,而余晓庆的团队最终瓦解,权力被解构。 狂欢节理论中最重要的仪式加冕和加冕是贯穿三部电视剧的康洪磊电视剧的主要解构方法。因此,在狂欢化理论的影响下,康洪磊的作品在轻松幽默的氛围中,体现了深刻的思想,具有独特的狂欢化特征,使观众回味无穷。 通过对康洪磊军事电视剧的进一步解读,我们可以看到他和其他人的不同,这无疑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独特的视角,开阔了我们的视野。可以说,这是对我们电视剧创作“民主化”的大胆尝试,达到了“贴近生活和现实”的效果,从而使公众产生了良好的共鸣,为电影情节和人物进入公众心理铺平了道路,实现了电视剧的巨大成功。 康洪磊军事电视剧的成功已经成为一个非常成功的案例。如何将“嘉年华”进行到底,为电视剧注入新的活力,已经成为广大电视创作者的另一个重大课题。 笔者认为,应该从细节入手,“小切口看大精神”,让一些崇高的主题走向神坛,找到生活的一面,拉近与公众的距离,充分做好扬弃“狂欢”理论的工作,创造更多的文化盛宴。 参考[1]白春仁,顾亚玲译,巴赫金。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诗学[。上海:三联出版社,1992: 175。[2]钱中文编辑。巴赫金全集(第6卷)[·米]河北:河北教育出版社,1998: 6,11。[3]杜·华政。刘立荣。当代军事电视剧的狂欢视野——以“历史日空”为例。[,《电影文学》,2010 (01)。[4]严明。狂欢节:现实还是想象——狂欢节理论的应用与反思[。信阳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1 (02)。[5]程郑敏。巴赫金的文化诗学[。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1: 94,128。[6]夏钟先。巴赫金的狂欢诗学研究。俄罗斯形式主义研究[。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0。[7]徐芬。大众文化语境中的巴赫金狂欢理论[。文学教育,2007 (02)。[8]田吴均。张柏科。《阿q·[真实故事》中的狂欢因素。广西社会科学,2008 (01)。[9]胡烨。巴赫金狂欢理论视角下的网络传播[。理论建构,2006 (05)。[10]段建军。生命的狂欢——论巴赫金的狂欢文化观[。理论指南,2000 (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