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38600字硕士毕业论文地方金融理念投资研究

38600字硕士毕业论文地方金融理念投资研究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38600字
论点:投入,科技,财政
论文概述:

通过分析广州市近年来政府财政科技投入的方式、对象、绩效,研究国内外先进地区政府财政科技投入的经验,对比寻找目前广州市财政科技投入体系存在的问题,就完善广州市财政科技投入体

论文正文:

第一章导言

1.1选题的背景和意义
随着新技术革命的发展,发达国家已经把政府对科技投入的资金分配、研究方向的选择、研究机构的调整等问题作为科技政策的重要重点。政府制定和调整政策的一个重要途径是科学地预测、分析和评估这些政策和计划的执行结果。随着各国政府越来越重视科技创新,政府财政科技投入的理论研究和实践探索也不断深化。(1)政府科技财政投资对经济增长影响的评价与研究国外学术界早在20世纪初就开始研究政府科技投资与经济增长的关系。20世纪30年代,美国著名数学家柯布和经济学家道格拉斯(P.H.Douglas)共同研究了投入与产出的关系,得到了C-D生产函数:y = alαkβ(α> 0;β> 0),其中y是输出,k是资本,l是劳动力。参数α和β分别是产出对资本和劳动力的弹性。a是技术进步参数。柯布-道格拉斯(Cobb-Douglas)可以用三维生产函数来计算某一时刻的技术水平,从而计算技术进步对新产值的贡献,或者技术进步对新劳动生产率的贡献,但不能直接计算技术进步对产值增长率的贡献[2]。1956年,麻省理工学院的经济学家索洛(Solow)发表了他对经济增长理论的贡献,并提出了著名的索洛模型和索洛余数,即在经济增长中排除资本和劳动力的增长因素后,研究剩余的增长因素。在中性生产函数假设下,推导了增长率方程,并对美国的技术进步进行了实证研究,揭示了技术进步对经济增长过程的影响,从而极大地推进了对生产函数
1)宏观层面
利维和塔拉卡(Levy&Terleckyj,1983)从国家层面分析了R&D政府资助的效果。他们利用国家科学基金会1949年至1981年的数据,分析了国家科学基金会合同资助和其他资助方式对[全国企业研发支出总额的影响。莱文和赖斯(1984)建立了一个结构方程,发现政府对R&D的支持强度对[工业企业的R&D强度有显著的促进作用8]。曼斯菲尔德等人(曼斯菲尔德,1984)发现,政府R&D融资对企业R&D行为的影响是不对称的。当政府对R&D的资助增加时,行业内企业研发支出的增加大于政府对[的资助减少时企业研发支出的减少。的研究。罗默(1990)将技术变革与垄断力量相结合,建立了基于内生技术变革的垄断竞争均衡增长模型。在这个模型中,假设经济中有两个部门,一个是生产产品的部门,另一个是增加知识存量的研发部门。研发部门的物质资本和知识积累决定经济增长,参数β+θ和L的比较决定规模收益的变化。简而言之,在这种有研发部门的经济增长模式下,只要有足够的知识存量,资本边际产品的下降趋势就会克服
2)微观层面的
国外学者在研究政府科技金融投资对个体企业行为的影响时,一般认为政府R&D资助是一个外生变量,并利用政府R&D资助的金额对被资助企业的R&D支出金额或R&D强度进行回归分析。林克(1982)将企业的研发支出分为三个部分:基础研究、应用研究和实验开发。他发现公众R&D降低了企业基础研究的强度,但促进了其应用研究和实验开发
参考
[1]赵建强。中国地方政府科技投资行为研究。大连理工大学[分校]。北京:商务印书馆,1999
[3]潘世源,史晋川,内生经济增长理论:文献综述[。经济学。2002(4):753-786。
[4]罗默,《内生技术学——http://sblunwen.com/czlw/变化》,[。政治经济学杂志,1990(10):71-102。
[5] Coe和E.Helpman,“国际R&D溢出效应”。《欧洲经济评论》,第39卷,第5期,1995年:。
[6]莫拉莱斯。研究政策和内生增长[。西班牙经济评论,2003(3):179-209。
[7]利维,大卫·M &内斯特·特尔莱克基,《政府R&D对私人研发投资和生产率的影响:宏观经济分析》,[·J]。贝尔经济学杂志,1983(14):551-561。
[8]莱文,理查德,彼得·莱斯。熊彼特式的R&D模型和市场结构的测试,载于Zvi Gri l iches编辑。,R&D,专利和生产力[。芝加哥:芝加哥大学出版社,1984年。
[9]曼斯菲尔德、埃德温和洛恩·斯威策。联邦支持对公司融资研发的影响:能源案例[。管理科学,1984(30):562-571。
[10]林克,阿尔伯特·牛顿。R&D消费结构分析[。《南方经济学杂志》,1982(4):342-349。。马尔努涅斯(Malnuneas)和纳迪里(Nadiri)对美国制造业的研究(1996)表明,接受补贴的企业将增加研发投资,而不接受同一行业补贴的企业将减少研发支出。他们认为,被资助企业的R&D可能产生“技术溢出”,从而使竞争对手受益,并对其竞争对手[的R&D投入产生替代效应。卡普伦1998年的一项研究表明,在七国集团(G7),长期以来由政府资助的领域(如个人电脑、通信技术等)。)对R&D的企业[有明显的刺激作用。多米尼克(Dominique)和布鲁诺(Bruno)(2000)研究了17个经合组织国家(1981-1996年)政府科技投资对企业支出的影响(互补效应和替代效应),并认为政府对企业R&D活动的财政支持和税收激励将刺激企业增加研发支出。然而,政府直接补贴和政府税收激励的功能是相互替代的。同时,还发现这种杠杆效应与政府对企业R&D补贴率(即政府对企业R&D补贴金额与企业研发支出之比)之间的关系呈现“倒U型”曲线,即这种杠杆效应随着政府对企业R&D补贴率的增加而增加,达到临界点后,这种效应随着补贴率的增加而降低,但这种补贴率继续增加。当超过一定比例时,政府补贴将对企业研发支出产生替代效应。多米尼克和布鲁诺认为,在经合组织国家,政府科技投资的杠杆作用大于替代效应[13]。。1995年,科尔和赫普曼(Coe & Helpman)在22个国家的样本中研究了科技投入与全要素生产率之间的关系。这项研究发现,R&D国内和贸易伙伴的投入可以解释该国近50%的生产率增长
第二章地方政府财政科技投入的理论分析。莫拉斯(2003)将R&D分为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并讨论了政府研发支出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她认为税收激励、R&D对企业的补贴和公共研发机构的基础研究对经济增长有明显的积极影响,而政府从事应用研究则因挤出效应而产生消极影响[6】。(2)政府金融科技投资对企业R&D行为的影响研究国外关于政府金融科技投资对企业R&D行为影响的研究分为微观和宏观两个层面,微观层面的分析侧重于政府研发援助对个体企业R&D行为的影响。宏观分析主要研究政府公共R&D对全社会产业或企业研发支出总额的影响。

[3]

[4]

[5]

2.1相关概念
2.1.1科学和技术活动的定义
根据教科文组织《科学和技术活动评价国际标准化提案》的原则,科学和技术活动被定义为与在各个科学和技术领域产生、发展、传播和应用科学和技术知识密切相关的所有活动。根据这个定义,科技活动的内涵可以如下图所示:根据金融科技投资的主体划分,金融科技投资可以分为四种类型:政府投资、企业投资、第三方机构投资和私人投资。政府对科学技术的财政投资也称为对科学技术的财政投资。根据我国的实际情况,政府财政科技投入可以分为两种类型:中央政府财政科技投入和地方政府财政科技投入。本文中,地方政府的概念涵盖了除中央政府以外的各级地方政府。由于数据的限制,本文主要研究广州市政府的财政和科学投资。从图2-2可以看出,自2005年以来,中国金融科技总配置年均增长24%,地方金融科技配置增速快于中央金融科技配置增速,自2007年以来逐渐超过中央金融科技配置规模。可以看出,地方政府的财政科技投入在我国政府科技投入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第三章广州市政府金融科技投资现状分析.......21
3.1广州市政府金融科技投资基本情况.......21
3.2投入绩效:金融科技投入与产出相关性检验.......28
3.3现有问题分析.......30
第四章先进区域政府的金融和技术投资........32
4.1发达国家地方政府的金融和技术投资.......32
4.2国内发达区域政府的金融和技术投资.......37
4.2.1北京政府财政科技投资的特点和经验.......37
4.2.2上海市政府金融科技投资的特点和经验.......39
4.2.3深圳市政府金融科技投资的特点和经验.......41
4.3对广州的启示........42
第五章广州金融科技投资的完善.......46
5.1目标和原则......46
5.1.1目标.......46
5.1.2原则.......4
5.2完善广州市政府金融科技投资体系.......47

结论

广州作为中国五大中心城市之一和珠江三角洲的核心城市,在建设国家创新型城市和发展高新技术产业的进程中遥遥领先于深圳,其次是佛山和珠海。面对地方财力有限和世贸组织规则的挑战,广州市政府应按照目标性、指导性、效率性和系统性的原则,积极应对和加强金融科技投资法制建设。加大科技投入,完善多元化科技投入体系,建立健全中小企业支持体系,加大基础研究、大学和科研机构投入,实现自主创新和加快发展高新技术产业的目标。由于水平和数据的限制,本文的研究还存在许多不足。首先,由于数据资源的限制,相关数据主要是2003-2008年的数据,统计样本太少,无法对广州市财政科技投资的分类和对象进行进一步的详细分析,如不同规模企业投资比例的研究。其次,大部分数据是现有统计结果的间接数据。数据的准确性需要讨论(如R&D在全市的投资金额),这可能会影响本文一些结论的准确性。此外,广州市金融科技投资的绩效分析仍然薄弱,金融科技投资的贡献无法全面分析。上述问题将在今后的研究中逐步解决。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