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23658字硕士毕业论文外国观察家的女性话语——论张玲小说中的女性写作

23658字硕士毕业论文外国观察家的女性话语——论张玲小说中的女性写作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23658字
论点:女性,历史,命运
论文概述:

本文是文学论文,本文认为作为一名跨越东西方文化冲突的大爱主义者,张翎坚信爱的力量,她的作品总是讲述女性的情感故事,看似冷眼审视着小说中的女性世界。

论文正文:

一、女性情感间的妥协与斗争空自从人类历史进入宗法社会,女性就屈从于宗法统治,被迫成为社会的“第二性”,她们的生活状态和真实经历被完全忽视。 张玲发现,与苗条敏感的女性在一起,女性总是处于弱势地位。在她的作品中,她塑造了各种个性鲜明的女性形象。她从性别的角度感受到了女性鲜为人知的痛苦,挖掘出她们深深的悲伤,并将这些痛苦和悲伤渗透到她们各自的命运中,在生存、爱情和亲情的缝隙中流露出来。 张玲将女性置于生活的困境中,让她们在各种痛苦中不断妥协和挣扎,从而展示了女性在不同生活情境中的生活体验,从而引发了对现代人,尤其是现代女性生活困境的深入思考。 (一)在中国数千年封建专制制度压迫下艰难的生存命运中,女性始终被折磨和摧残在生活的底层,并一再被命运戏弄。他们的生活完全证实了一句话:“你会特别不幸,因为你是一个女人。” “几句简单的话揭示了几千年来封建社会妇女的悲惨命运。 张玲作品中的女性也在经历着命运赋予的各种人生悲哀。他们无法逃脱命运的安排,只能被命运的车轮无情地碾碎,留下无数的伤痕。 在她的作品中,张玲充分挖掘了女性内心的伤痛,即使伤口已经愈合,也真实再现了女性生存的困境。 1.生活的感觉:痛苦的感觉张玲曾经说过:“痛苦给我们生活的感觉”。这是她个人经历给她的深刻感受,也是她作品中女主人公生活命运的写照。 在讲述女性故事的过程中,张玲更加关注女性生活中的各种痛苦以及她们在痛苦中的真实经历。 张玲首先关心的是女性的身体疼痛。 也许经过十多年的海外艰苦奋斗,张玲对痛苦的描述非常生动逼真,仿佛他亲身感受到了。 在《睡吧,flo,睡吧》中,flo的生活充满了痛苦。 她的第一次疼痛始于松开她的脚:Flo解开裹脚布,弄断了她卷曲的脚趾。“疼痛就像一根针。” 一个接一个,她的脚被盖住了。 她拉出了这个和那个,但她不知道从哪里拉出来...在去巴克维尔镇的路上,Flo在马背上的每一分钟都是痛苦的:“第一件事就是灼热。”。\" 从烫伤开始,钝痛逐渐发展,钝痛又逐渐发展成刺痛。 马每走一步,马鞍就在她两腿之间摩擦。 首先,它是在皮肤上研磨的。皮肤被彻底磨碎后,就被磨碎放在肉上。 后来,她觉得肉已经穿破并直接粘在骨头上了。 马鞍是硬的,骨头是硬的,两个硬东西磨在一起,磨出来是无水的干痛 吉姆用刀割破脸后,Flo的疼痛更加刺痛:“好痛,好痛。” 疼痛就像一只尖喙和猴子脸颊的鸟,用一个撕裂的钩子去抓她脸上的肉。 一拉钩子,她的心就缩了。 到现在,我的心已经缩成一颗小小的蚕豆。 “痛苦贯穿了Flo的一生,直到她静静地躺在巴克维尔镇的地下 然而,Flo每次面对痛苦都没有妥协。正是这种持续的痛苦给了她活着的感觉,并成为她坚强生存的原因。 Flo就像一条充满活力的河流,不断流过各种障碍。 (2)饱受爱情和婚姻折磨的不完整的张玲总是贯穿着爱情和婚姻的故事,关注女性在爱情和婚姻生活中的情感世界,但她爱的是不完整的悲伤。 在她看来,“完美的爱情是审美上的失败 不完整常常会激发想象力。 就像维纳斯折断的手臂 张玲描述的各种爱情都是不完整的,正如莫言评论的那样:张玲描述的爱情“有江南梅雨味的古典爱情,革命激情澎湃的政治爱情,当时显得蛮横的涉外爱情,姐妹们容易结婚的政治爱情...令人遗憾的是,作者在书中描述了这么多爱情故事,但几乎都是悲剧。从老一代到新一代,从国内到国外,恋人们总是很难结婚 “张玲描述的几乎所有女人都在爱情和婚姻中受挫,或者因为对爱情的执着追求而身心受到伤害,或者在无爱的婚姻中感到困惑...不完整的爱情和婚姻成为女性生活中不可触及的痛苦 1.爱情的“花开无果”在物欲横流、人情淡漠的当代社会,人们更渴望美丽纯洁的爱情。 张玲描述的女性也是如此。然而,当她们追求美丽的爱情时,现实将她们推向了另一个极端——与爱人分离,与不相爱的人结婚,这导致女性的爱情总是“开花结果” 在这种无法圆满结束的爱情中,女性不得不承受失恋的痛苦,这不仅包括历史变迁带来的无助和创伤,还包括空交错下的错误和悲怆,甚至生死分离的悲痛和惶恐。 在张玲的小说中,女性的爱情往往因时代或历史的变迁而悄然结束。 在十字架的另一边,云菲和龙泉原本是一对革命恋人。偶然间,云菲被黄二谷所吸引,黄二谷是一位为老百姓统治世界的革命英雄。面对组织的压迫,云菲只能顺从地嫁给几乎完全陌生的黄二姑。 时代的要求打破了她的幻想。她不能和心爱的人一起飞翔。她只能是一个建了一个窝并保存着它的女人,但她喜欢在自己的窝里休息的不是龙泉。 “丁香街”大哥丁因为国共战争不得不流亡台湾。从那以后,丁婆婆就和丈夫分居了。几十年来,她独自承受着生活中的各种困难。当她再次见面时,她的丈夫已经在台湾建立了另一个家庭。 《望月》中还有颜佳·阿宝,《花样年华》中有华殷悦。他们的悲剧都是由时代的剧变造成的。历史的变化使他们无法和他们爱的人在一起。 时间在变,空也在变,但是无论在哪里,女人的爱总是不完整的。 在《邮购新娘》中,江隽隽遇到了沈媛,她一生中在中国的第一个男人。在这段爱情中,她死心塌地,愿意付出一切,但在沈媛的人生筛子里,她只是一粒漏下来的沙子。最终,她只能独自面对这种感觉的流产。遇见林明杰后,江娟娟以“邮购新娘”的身份来到加拿大。她认为她找到了一个能把她从角落带到世界的男人。但是林·明杰仍然让她放弃学业,以便扩大她的咖啡馆。她不得不选择再次离开。 《绵羊》的女主角杨洋作为李向平的新婚妻子来到多伦多。出乎意料的是,李向平在多伦多的第一个晚上就去世了,这成为了她的灾难的开始。 她越过海洋来到另一边寻找爱情的可能性,但是爱情在开始之前就结束了。在这个陌生的城市,她失去了过去和可能的未来,只有一个不可能的承诺。 女主人公们正在中国寻找自己的幸福,并且仍然在大洋彼岸寻找,但是无论空发生怎样的变化,她们永远也不会得到满意的爱情。 第二,女性的自我救赎之旅五四新文化运动给中国女性带来了一个新的镜像:诺拉,一个离家出走的人物,一种叛逆的态度。 妇女不再是女儿、妻子、母亲和其他社会角色,而是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的地位和命运,高唱“我是我自己”的口号 这不仅意味着结束对妇女的奴役,也意味着推翻传统观念,即在男性主导的社会中,妇女是永恒的“第二性”。 作为一个新时代的女性,张玲不仅关注女性的生活状况,也看到女性内心对改变自己命运的价值诉求。 在她的小说中,女性不再局限于扮演传统社会赋予她们的“功能”角色的家庭和婚姻,而是从男性主导的社会的压迫中脱颖而出,带着新的痛苦和热情走上自我救赎的道路。 (一)冲出家庭,实现自我“中国文化,一切源于家庭价值观”,家庭伦理在中国文化中占有重要地位 在传统的家庭伦理中,“三纲五常”和“三原则四德”规定了妇女在家庭中的地位,“没有才能的女人是美德”和“男人不说他们说的话,女人不说他们说的话”限制了妇女在社会中的地位。 无论在家庭还是社会中,女性都处于大男子主义的边缘,作为男性的“另一个”而存在。 在张玲的小说中,也有许多东方女性的传统形象。然而,他们不再遵循封建伦理规则,不再是男人眼中的“贤妻良母”,而是冲破封建家庭的牢笼,寻找自己的价值。 1.“女性等待”是中国文学中一个古老的话题。在这样的等待中,女人变成了一个“失声”的个体,她们的真实经历被完全掩盖了 现代女诗人舒婷的“神女峰”大胆打破了“神女峰”的神话,这是一个被人们不断赞美的女性等待神话,唱出了女性的心声:“与其在悬崖上展示一千年,不如在爱人的肩膀上哭一夜”②,揭示了女性在等待中最真实的自我体验。 站在异国他乡,张玲用新的视角看待传统东方女性。张玲在打破“女性等待”神话的基础上,进一步揭示了女性等待的命运,揭示了女性在觉醒之初朦胧的自我意识和反抗意识。 张玲首先在她的小说中创造了许多女性形象来解释“等待”的含义 《金山》描述了早期移民百年来的血泪历史,以及住在广东开平市自勉村的痴迷的金山女人的命运。 张玲详细描述了“高尚住宅”女主人的六个手指。她丈夫是金山的客人这一事实注定了她要等一辈子。 她一生都在努力与丈夫保持金山协议,等待去金山的机票与丈夫团聚,但她一生都在等待没有消息。当她最终回来与丈夫团聚时,她收到了他去世的消息。 虽然阿琳和刘智住在同一个村子里,但她写的并不多,有几句话透露了她的寡妇生活:“阿琳不戴白花和黑花的时候是个寡妇。” 阿金在金山娶了一个妾,十多年后才回家。 莲花髻上的白花直到被黑色的花取代才回来。 “不管她的丈夫阿金是生是死,艾琳的生活都是一样的 从这些女人身上,我们可以想象有多少像她们一样的金山女人一直遭受孤独和痛苦,像生活在被称为“寡妇村”的南方小城市里的寡妇一样生活 徐兴梅在《邮购新娘》中的生活也是一个关于忠诚和等待的故事。 许杏梅是一个与蒋心楚订婚的老派女人。她认为她的丈夫迟早会取得伟大的成就。有了这样的想法,她在家里静静地等待。 等了五年后,蒋新楚终于到了,但结果是蒋新楚和侄女许岳影离家出走。 蒋心楚没有履行她的婚约,而许杏梅却在等待这一不存在的婚约。 在没有蒋新楚的日子里,她仍然照顾着蒋新楚的父母,他们一年到头都生病,让他们过着幸福的晚年,还抚养着蒋新楚长兄英年早逝的两个儿子。 为了一个永远无法实现的婚约,徐兴梅一辈子都没有结婚。她一生默默地注视着未知的爱,一生都在无尽的等待中度过。 (2)突破伦理,寻找真性情随着西方女性主义的逐渐渗透,女性文学呈现出越来越鲜明的女性意识 在女性作家的作品中,女性不再是传统观念中的结婚、温顺、软弱的形象,而是敢于表达自己心理需求和隐藏欲望的形象。 张玲生活在西方文化的环境中,受西方开放思想的影响,对女性的真实需求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对自己也有了更深刻的体验。她的小说中的女性不再处于被动地位,而是大胆地抛开婚姻和家庭伦理,走上了寻找她真正气质的道路。 1.打破婚姻的枷锁钱钟书曾在《围城》中揭示了婚姻的本质,他说:“婚姻就像一座被围困的城堡。外面的人想冲进去,里面的人想冲出去 “1)婚姻看似简单,实际上却很复杂,只有有经验的人才能经历起起落落 张玲描述了许多长期生活在婚姻中的女性,她们不再愿意被囚禁在没有欲望和爱情的婚姻中。相反,他们选择以积极的态度改变心态,寻找真爱。 结果,他们开始在违背婚姻伦理的生活舞台上安排婚外情剧,上演摆脱婚姻枷锁的不忠场景。 在当代社会,不忠或婚外情已经成为一种社会现象。人们通常将其归因于个人道德败坏、不良道德品质或不恰当的生活方式。这些只能从个人道德修养的角度来判断,而忽略了婚外情的个人原因。 不可否认,婚外情和不忠是对传统道德和伦理的挑战。即使在21世纪,当人们思想开放的时候,他们也违背了伦理道德标准。 在她的小说中,张玲描述了许多摆脱婚姻牢笼,陷入婚外情或三角恋的女性形象。然而,她没有用道德标准批评和谴责他们。相反,她考虑到了女性真正的情感需求,并从独特的女性视角欣赏她们在围城之外的爱情,这样她们才能找到一条走出这种意想不到的爱情的路。 《看月亮》中的孙氏三姐妹结婚或试图结婚,但她们不受婚姻的约束。 当她满月移民加拿大时,距离的存在让她清楚地看到,她和丈夫颜开平的婚姻已经名存实亡,所以她大胆地爱上了教授的牙齿,而没有和丈夫离婚,并在这场远距离恋爱中扮演了积极的角色。 虽然他是一个西方人,但他也害怕被发现自己并仰望月亮:“班上的老师和女学生有一些东西让人们知道他们会失业。” 作为一个满月的女性,她不在乎她的牙齿。她用牙齿自由行走,甚至住在一起。 她完全忘记了和开平在家里的婚姻,只是跟随自己内心的需要去寻找自己的爱。 谢幕嫁给黄明后,她过着平静的生活,但她总是想着另一个男人,李方舟,默默地为他做了很多事情。 像达青这样骄傲的女人在人群中选择了自己的道路,但却选择了已婚的李方舟。她坠入了李方舟和玉竹的婚姻。 在《团圆》中,千千无法忍受丈夫忙碌的日常生活,偶然结识了画家南山,从而上演了一出“欺骗”的戏 ”致远没有注意到千千把化妆品放在手提包里,致远没有注意到千千口袋里有避孕药,致远也没有注意到千千经常独自蜷缩在沙发上,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 “1)千千在和情人约会的时候把丈夫藏起来,完全把伦理道德抛在脑后 第三,女性意识的独特书写...................25 (1)具有宏大历史建构的女性……25 (2)女性叙事...................28 (3)有神圣光环的女性在场……31 (3)、张玲以独特的女性意识书写离开了当地的生活环境。过去束缚她的因素被大大削弱了。当她站在异国他乡审视当地的故事时,她有了新的视角。正如她所说,“我已经离开中国很多年了。不管我一年回家多少次,我都在这片土地上失去了新鲜的根。” 我的根不在这里也不在那里,但是我在“这里”和“那里”之间的一片狭窄的土地上不知不觉地长出了新的根 这个根非常肤浅和不稳定。它受不了风雨。有点紧张和不稳定。然而,这种不确定性和不安全感给了作家一种不同的感觉和新的视角。 在新根诞生的地方,视线仍然指向祖国,但观点已经改变。 “不在这里,不在那里”的生活条件给了张玲和她的家乡一个恰当的视角空和一个回顾女性故事的新视角。 (一)《建设有伟大历史的女人》作为一个常年定居海外的作家,张玲在书写历史方面有着丰富的想象力。 她曾经说过,当她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她听到她的长辈们讲述了许多动荡时期的故事,后来她经历了许多历史事件。当她回顾历史并以文学的形式表达时,她已经同时具备了听者、见证人和说话者的三重身份。 这种写作立场使张玲大胆抛弃了以男性为中心的陈旧历史观,让女性参与历史进程,展示男性历史叙事所掩盖的历史真相。 “张玲的贡献不仅在于为中西冲突增加了维度,还在于她在历史叙事中的性别立场 “1。张玲,一个庞大的女性家谱系统,有一个独特的方式来展示她对大陆历史的想象。她写作的重点是追踪女性家族史,使女性成为历史的主角。她通过一个家庭中几代女性命运的起伏来表达历史,从而在小说中构建了一个庞大的女性家谱体系。 在她描写家庭历史的小说中,无论是长篇小说《十字架的另一边》、《邮购新娘》和《阵痛》,还是中篇小说《藻溪落雁》,故事的主人公都是一个女人,讲述了某个家庭几代女性的故事。 《金山》描述了方家三代男人的迁徙历史,也描述了从方德发的母亲麦石到方德发的曾孙女艾米·史密斯五代女人的命运。通过如此庞大的女性家庭,展现了百年历史背景下女性的生存体验,也反映了移民历史从早期到现在的变化过程。 方氏家族的第一代女性——麦氏,是传统儒家文化的坚定守护者,恪守封建宗法制度。第二代女性六指代表留在家里的金山女性。她的职责是掌管丈夫庞大的家族企业,为年迈的婆婆服务,抚养她的后代,并在深情的注视下自由牺牲自己。第三代以猫眼(cat\'s eye)为代表,偷偷逃离春宫与金山生活在一起,在一家餐厅当服务员,反映了早期移民的艰难生活状况。第四代女性方艳玲展示了出生在外国的中国人寻找身份的过程。方燕玲住在加拿大,一个白色的世界。她讨厌自己的中国特色,她父亲英语不好,母亲浑身是油和烟。她希望她能享有和白人一样的权利,但这从未实现。方舟子的第五代女性艾米·史密斯比她的母亲方艳玲幸运得多。她从小就受到优秀白人的教育。她不再需要确认她的身份。她已经完全融入了西方社会,她的生活方式甚至价值观都与白人完全相似。 整部小说《金山》以艾米母亲的归来处理瞭望塔的监护程序为线索,连接了方家五代女性百年命运的起伏,从而书写了三代移民家庭中女性不同的生活状况和文化处境。 结论中国几千年的文化史实际上是一部从人的角度描述的历史。女人在历史上一直是“白纸”空。历史赋予妇女的使命是做父亲的女儿,丈夫的女人,孩子的母亲。 张玲,一个长江以南的温柔女人,站在异国他乡,用敏锐的目光看着家乡的女人,挖掘着被掩盖的女人的命运。 她以女性的细腻和敏感发现了女性命运故事背后的秘密,以女性作家独特的经历传达了女性的情感和愿望,并向人类话语系统注入了清晰的女性声音。 张玲塑造的女性形象,无论是民国时期的传统女性还是当今社会的现代移民女性,都在生活中遭受了不同程度的痛苦和创伤。 张玲不仅写下了他们遭遇的创伤记忆,还直接面对着他们心灵的重建。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困难和痛苦,小说中的女性都没有向命运妥协,而是以“自我救赎”的信念刷新自己,努力走出自我救赎的道路 张玲赋予这些为生存和梦想而奋斗的女性努力工作、勇气和宽容的品质。我们从他们身上看到的是他们对生活的坚定信念和对理想家园的不懈追求。 张玲讲述的故事都是从女性的角度出发,反思女性与历史、女性与男性的关系。 在对历史的阐述中,她让女性成为历史的倡导者,用女性的故事贯穿整个历史,从而恢复了历史的真实本质。 在对男女关系的阐述中,虽然张玲弱化了男性的高大形象,但他并不打算颠覆男性话语的中心,而是以平等的态度构建一个和谐的男女自然空空间,这使得张玲小说中的女性写作超越了争夺女性话语权的狭隘意图,上升到对人类共同本性的更高层次的关注。 作为一个跨越东西方文化冲突的伟大爱人,张玲坚信爱情的力量。她的作品总是讲述女性的情感故事。她冷冷地看着小说中的女性世界,但事实上她正悄悄地关注着人类的命运。她的思想已经超越了女性的范畴,直接面对着人类的共同问题。 本着基督教友爱的精神,张玲以其独特的写作风格走上了前进的道路,这无疑给新移民文学增添了新的力量。 参考文献(省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