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25655字硕士毕业论文冯至诗歌中的时间感空研究

25655字硕士毕业论文冯至诗歌中的时间感空研究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25655字
论点:民国,温州,隐逸
论文概述:

本文是文学毕业论文,本文把温州民国游记可分为“雁山瓯水的心灵映照”、“漂泊人生的现实观照”和“文化苦旅的深刻领悟”三种类型,传达了民国文人游览温州丰富的精神取向和文化心理

论文正文:

游子的困境民国大部分文人接受了中国传统文人的精神,他们把“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诚信、立功、立言”作为中国传统文化语境中的最高境界。 士大夫的个人价值取向通常与其为国家和社会谋福利的思想紧密结合在一起。 这不仅是中国传统文化对士大夫的要求,也是士大夫的自觉责任,以德报德,以贡献造福社会,以书治学,以天下之心安身立命。 民国时期温州的游记反映了文人在山水自然与人之间的徘徊。现实的痛苦使他们想在燕山和瓯水之间隐退。然而,民国文人肩负的责任使他们不得不关注社会。民国时期温州的游记反映了文人在山水自然与人之间的徘徊。现实的痛苦使他们想在燕山和瓯水之间隐退。然而,民国文人肩负的责任使他们不得不关注社会,他们的心常常被抓住 他们清楚地明白,真正的自然景观不能完全摆脱这个世界,独自存在。 民国知识分子漫步在燕山的瓯水中,陶醉于温州奇异的山水、名胜、乡村的滋味和山谷的美景,欣赏夜月,听钟声,在美丽的山川中完全忘记自己,深深地欣赏隐居在深山中的文人墨客。 然而,在民国时期,他们不得不承担知识分子的沉重负担,密切关注时事。 陈望道在《龙山梦痕》中对民国游记提出了自己的观点:“两种制度自然地出现在我们的脑海中:一种是自然,另一种是人事;一个是高高岩石的深潭,另一个是圆形方脸的文字,到处都是坟墓,桌子上到处都是臭盘子,甚至是无尽的粪坑和拱门。两者完全分离,成为爱与恶的对象,无法调和。 我们热爱这种高尚的本性,同时我们憎恶那种卑鄙的人。 ”他生动而深刻地揭示了民国时期一群流浪知识分子的精神困境与他们的山水之旅之间的内在联系。 ..............................2.隐士的精神家园、社会动荡以及意识形态混乱带来的苦难和精神困境,迫使民国部分知识分子踏上了“隐居”之旅,以山水之旅转移社会痛苦,以山水之速代替生活困难,以山水之思缓解心灵痛苦,以“隐士的精神家园”创造,坚持隐士人格的建构 隐逸文化有两个方面。一方面,它强化了文人的个体主体性,对追求坦率、畅通、轻松、舒适的人文精神具有启发作用。然而,另一方面,隐逸文化强化了文人逃避现实、明哲保身、忽视忧患、不去思考进步的精神取向,在一定程度上产生了负面影响。 民国是一个意识形态冲击、文化交融和社会混乱的时代。 受隐逸文化的影响,民国知识分子面对动荡的社会和精神困境,自然选择了隐逸方式,这在文学创作中得到了体现,进而形成了民国温州的“隐逸”游记。他们“隐居”在燕山的瓯水世界,寻找自己的休闲天堂。 周作人是“隐逸”山水游记作家的发起人 1930年5月,周作人在《骆驼草周刊》(camel grass Weekly)的《第一期》上发表了自己的宣言:“在文学艺术方面,不要期望八卦或玩弄古董,你可以批评和批评,我会自己管理好文章,但我也知道好文章的丑陋之处。就这样,就这样”,“闲聊和玩古董”,“不谈国家大事”,从而显示了我与世俗世界的隔离。“看着沿途的风景,听人们谈论它”,“被你批评和责骂,我会尽我所能写好文章”,是对文人人格心灵的独立、自由和独立的陈述 民国时期社会形势发生了巨大变化,社会现实的冲突使民国许多学者感到极大的幻灭。 他们在山川中寻求自然的隐居,一个宁静的地方,远离现实和痛苦,以及一颗清澈的心。 他们都表达了远离现实的明确意图和对“隐居”的精神追求 姜维桥在《雁荡山姬友》中写道:“19日阳光明媚,早上6点到达大溪镇。从海门到大溪有80英里。该镇属于温岭县。” 在蒋军的朋友张峻德家休息一会儿,吃一顿早餐,招待周至。 早上7: 30,我坐轿子开始我的旅程。在路上,我被四座山包围,被茂密的竹林和绿荫覆盖。其中,红叶被使用,早期的鸟从森林中出来,不停地歌唱。 八点半,杜爱门岭,路边传来小溪的声音,潺潺悦耳。它是向下的和步行的,有重叠的峰和谷。居民们都种了稻田,这个村庄真是个天堂。 日本村民都去了大溪参加交易会。他们带着竹子、木头、木炭、竹篮、篮子、垫铁和山里的铁来到道道 上午9:30,都寨岭,下面有一个亭子,也被称为空中茶亭,翟凌也被称为空中茶亭...洞穴左侧的泉水滴入深潭,夜间水滴声断断续续。它非常孤独和遥远,让人感到安静。 半夜,明亮的月亮从洞口射进来,直接照在床前。当他穿好衣服出去的时候,傅袁俊叔叔也悄悄地对俞敏洪说:“你必须去名山旅行,就像每个人的画一样。其中,山峰、洞穴和瀑布都毫无准备。如果这座山很普通,只涉及一座山和一条沟。” 然后他说,“永远不要错过一个好的现场。” 到哉,说着,两人屏息观看,流连良久 “这样一个世外桃源,在当时的政治、军阀和社会混乱的时代,确实可以帮助文人从生活的艰难转向失败的痛苦。这种替代的满足也是隐逸文化的心理基础。 ..............................2.流浪生活的现实思考1。怀旧与返家看民国时期温州的游记,可以看出怀旧与返家是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主题 在城乡矛盾中,传统与现代、感性与理性、理想与现实、怀旧与返家是民国文人的精神情结。作家的情感和精神之旅已成为民国时期温州游记的著名代表作和民国时期文学的灿烂风景。 民国知识分子在怀旧和乡愁中承受着沉重的心理负担。 “怀旧”意味着肯定和重新创造美好的记忆,“回家”指向过去和内心世界。 怀旧和返家是原始情感的痛苦挣扎,是对积淀血液的传统文化的呼唤,是对寻求安全与稳定的反思,是对故乡的情感依恋。 随着现代社会的发展,大多数民国作家都是从农村进城的。 怀旧和回归家园来自大多数现代知识分子的农村背景,或者来自家族亲戚的血统,或者来自童年的记忆和经历。 民国文人的怀旧回归是他们对生活本来面目的怀旧和向往,对人性的追求和对自由境界的转换。 纵观民国时期温州的游记,我们可以看到大多数作家都表达了对美丽风景、自由人性、人与神和谐共处的精神家园的强烈诉求。 陈石在他的文章《灵岩山水政》中表达了他对家乡的深切怀念十月初,我来到凌岩,悄悄离开刚刚沦陷的家乡,在虹桥度过了20多天。 当时,师范学校把燕山从市区迁到复课,所以我也来到了凌岩。 我从芙蓉经西外谷进入这座山。 山风使云在混乱中来回移动。放眼望去,东陵山外的猫崖上,有一幅凶残的画面。我的心甚至为我家乡的人们感到悲伤。 “作者已经远离家乡很多年了,尤其是在遇到人生沉浮的时候。深深扎根于作者童年的记忆会导致思乡之情,对家乡的思念会越来越强烈。 《雁荡山十二美人》的作者江德敬这样向家乡倾吐了他的真情:“雁荡山是我的家乡,年轻人去那里永远不会忘记。” 抗日战争期间,军队向西移动,回到赣江,穿过梅关关口,洪水泛滥,在桂林和阳朔之间游荡。第二条路线是从城南到蓝剑湖,到云贵高原,在云海上划船,游览石林,看水,听黄果树下的瀑布。他在72个海湾甚至巴中打转,沐浴在北碚的温泉中,看着峨眉的金色屋顶。 离家千里之外,足迹遍布西南,每一对景点,还有老雁荡的影子,都需要牢记在心。 今年我胜利回家,又去了燕山。虽然人员和设备不再是以前的样子,但这两种精神是安全的。徐龙仍然很开心也很安慰。 作为一个雁山人,把雁荡放在首位也是谦虚的。 “作为燕山人,沟伊彦当是最重要的”这句话表达了他对家乡的深切思念。 人类总是有追求“根”的倾向 民国时期温州的游记也表达了各地对家乡的怀念。 家乡是每个人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怀旧”成为他们固定的精神形象,“回家”成为他们永恒的情结。 ................................2.城乡民国温州游记中的城市叙事描绘了民国文人的情感体验,如想象城市、身处城市困境、心与城分离的困惑。 虽然民国温州游记中中国人对城市的描述局限于地方性、经验性、象征性等现象,无法用城市文化的哲学思维充分展示“城市”和“人”的复杂性和丰富性,但加强民国时期人们对城市文化和城市人性的理解,进而影响人们改变世界的心理,具有重要意义。 民国文人的文化心理失衡源于城乡对比、工农业对立、传统与现代冲突、情感与理性矛盾。 他们无畏的使命和庄严的责任是拯救国家和人民的理想。他们追求学习和寻求改变的目标,所以他们告别看似封闭的村庄,叛逃到开放的城市。然而,他们也意识到,这条路也是人生的“苦旅”和精神的“叛逆之旅”。 《艳当艳报宝报》的作者罗宝山向大都市表达了这种感觉:“上海,所谓的东巴黎,正踩在我们的脚下。嘈杂的城市噪音和嘈杂的车马真让人困惑。混有灰尘和煤烟的气体几乎窒息了呼吸。 “它向我们展示了一幅工业化大都市令人不安的噪音画面。烟雾弥漫在城市空的空气中,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和窒息感。 然后作者用他在船上看到和听到的来解释城市化后人性的丧失:“从车站到轮港,登上一艘开往海门的船,我们将有一天两夜的海洋生活。由于该组人数众多,我们不得不乘坐统舱,即货舱的上部——乘客舱的下部。当有很多货物时,我们必须向这里的收银员付款。如果有很多货物,我们必须把它们堆积起来,并安排谁将在上面。” 整个船舱充满了臭味,听不见。仇恨小贩甚至戴着它们四处兜售他们的商品。乘客们移动他们的行李,把他们推向他们。杭州、育空和育空的工人交通混乱,越来越令人厌恶,当他们在城市灰尘中时,他们感到极度不安。船于下午5点20分在船舱里开船,订单更安静了。然而,一旦舱门关闭,空空气变得更加闷热。只有两边的小圆窗非常稀疏,不足以流通空 我们很无聊,但去了上舱散步。 这就像发现了奇迹。在上层小屋两侧的人行道上,货物堆积如山,只留下几条可以通过的通道,脏水从厨房里流出来。还混有甘蔗、山楂、蔬菜根、垃圾等,使我充满了困难,所以我不得不小心而缓慢地用脚趾踏上甲板 我也不知道。睡觉的棚户区挤满了僧侣和可怜的乘客。有一堆破布和物品。行人不得不爬到船栏杆附近。 我想:这些乘客首当其冲。航运公司不太擅长管理。它对乘客的安全过于粗心,只注意货物和利润。 我希望公司能做些改进,以免将来后悔有危险。“作者试图恢复当时的动态场景,以引导人们对社会生活进行深入思考。 ................................三、对文化之旅的深刻理解................................191.修复和描述历史遗迹……192.地方民俗的深层体验..............................203.宗教文化的品味...................224、精细图像的集中显示……271.朦胧的月份……272.敏捷的水……293.呼啸的风……304.宁静的和平……324.精美的图片集中显示了朦胧的一月,这是一个生动的形象,经常被旅游作家在他们的民国温州游记中使用。 朱自清这样表达了他对月亮的爱:“月亮朦胧,鸟儿朦胧,窗帘卷着海棠红。”这是一面一英尺宽的小旗,是马梦荣君画的 在左上角,一卷绿色的窗帘倾斜着,稀疏而长。当纸是直的三分之一和水平的三分之二时 窗帘中间有一个像茶壶嘴一样的黄色钩子——这就是所谓的软金钩子吗?“钩子”挂着双尖刺,石蓝色;如果线在微风中被拖曳,它会稍微缠结 作者用横幅画了一幅朦胧的画,上面写着:“月亮朦胧,鸟儿朦胧,窗帘卷着海棠红”。在月亮的阴影下,场景中的一切都显得稀疏而优雅。 然后,作者把笔的末端移到了“月亮”上:“纸的右边有一个满月,纸上到处都是浅绿色的光;月亮的纯洁、柔和与和平就像睡美人的脸。 一朵纠缠在一起的螃蟹苹果花从窗帘的顶部斜向右边延伸。 花和叶子上下分散成五簇。它可能是分散的或密集的,但它精致优雅。 叶子又嫩又绿,好像能掐出水来。隐藏在月光下,光和深有细微的区别。 鲜花盛开,红色在流淌。黄色雄蕊栩栩如生,闪闪发光 在一簇簇绿色之间出发,特别觉得妩媚 树枝像小女孩的手臂一样倾斜跳跃。 一对黑色椋鸟停在树枝上,带着月光走向窗帘。 其中一个休息得更高,他的小眼睛半睁半闭,好像在入睡前他仍有怀旧的感觉。 下一个转过身去,低着脖子睡着了。 窗帘下是空空,没有任何痕迹...在作者的作品中,月份的纯净、柔和与平静就像“睡美人的脸”一样微妙。在月光的掩护下,海棠也显得更加精致妩媚。作者对“月”的爱甚至在他做梦之前就已经挥之不去了。 “试想在月圆朦胧的夜晚,海棠和闫妍跑得如此迷人;为什么树枝上的好鸟生活在不同的梦里?在这个夜深人静的时候,为什么栖息在树顶上的一只八哥不睡觉,眼皮都翘着呢?他在等什么?不愿面对暗淡的月亮?你不想放弃薄窗帘吗?不,不,不,你必须找到阴凉处,你必须在阴凉处寻找-是时候找到那个阴凉的人了?他的情绪是这样的。只有月亮是朦胧的吗?只有一只鸟吗?然而,它只有很短的距离。我怎么能忍受?我拼写期待已久的电话;你能出来吗?”作者表达了他对月亮的爱,并通过树枝上椋鸟不情愿的睡着来慢慢拒绝入睡。 作者还借用了残月和单月来表达他孤独和感伤的情感。 ............................民国温州游记丰富和超越了传统游记。它展现了温州在重大社会变革中的精神图景,表现出深刻而独特的诗意特征,蕴含着深刻、宽广而复杂的美学思想。 民国文人在温州燕山瓯水旅游时,充满了对国家、社会和个人的担忧,这意味着民国文人积极参与社会建设,构建了独立的精神,表达了强烈的人文情怀。悲伤与骚动交织,愤怒与忧郁交织,悲伤与进步并存,这对民国温州文学史具有不可回避的价值。 本文将温州民国游记分为三种类型:“燕山瓯水的精神反映”、“流浪生活的现实反映”和“对文化苦难的深刻理解”,传达了民国学者在温州旅游时丰富的精神取向和文化心理。 《燕山瓯水的灵魂反映》展现了“彷徨的困境”、“隐士的精神家园”和“无忧无虑的自由世界”三个方面 流浪者徘徊在回顾与展望的尴尬与矛盾中,陷入自然景观与人力资源的两难境地。面对人事纠纷,隐士们不愿妥协。他们警觉,远离社会政治。他们踏上隐士之旅,寻找一个精神家园,在燕山的瓯水游荡,安顿自己的灵魂。逍遥的人们建构独立自由的隐士人格,以温州燕山瓯水为理想王国,享受温州燕山瓯水的自然世界,在民国温州游记中表达他们自由追求人生理想的浪漫思想。 “现实的流浪生活观”是民国温州地区文人流浪的精神镜像,体现了民国文人从温州向温州迁徙的沉重社会责任和历史使命。 在“怀旧与回归家园”、“城市与乡村”、“毁灭与建设”三种关系中,这些游记作家充分展示了他们对民族国家生死存亡的深切关注,对社会政治动荡与变化的深刻思考,对生命价值的深刻理解,表达了他们批判现实、改造社会、向往光明、规划未来的生理思想。 参考文献(省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