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人伦 > 民族声乐中“几种思潮”的文化思考,对中国传统文化有什么看法

民族声乐中“几种思潮”的文化思考,对中国传统文化有什么看法

民族声乐中“几种思潮”的文化思考

中国传统文化的思想是什么?中国传统文化以儒家思想为中心,崇尚仁、义、礼、智、信等美德,注重人际关系。在中国传统社会中,家庭是基本单位。因此,和谐的人际关系有助于维持家庭和家庭的和谐,从而导致整个国家的和谐。这些道德在今天的社会中仍然有意义,但是它们不能被完全理解。孟子说:“人生是我想要的。”

传统文化与文化传统 庞朴 阅读思考

这应该是两个不同的学术概念。传统文化是一种反映民族特征和风格的民族文化,是民族历史上各种思想文化和意识形态的总体表现。 世界上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传统文化。 中国传统文化以儒家思想为核心,也有道教、佛教等文化形式。中国传统文化的辩证思维有广义和狭义两种解释 广义而言,它是指人类社会历史实践中创造的所有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的总和。 它的狭义解释是指社会意识形态以及相应的制度和组织。我们谈论的文化主要指狭义的解释。 任何文化都有自己的特点。冼夫人对岭南地区的文化发展有着不可磨灭的影响,其中海南最为突出。 一是为海南地区培养初步的爱国主义教育思想 作为一代女英雄,对国王的忠诚和为国家服务也成了冼夫人身上的标签。 这些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1)支持陈霸先北伐侯景 自公元54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我国中小学音乐教育在发展过程中取得了巨大成就。 特别是近年来,美育被列为教育政策的内容之一。音乐教育发展迅速,教师数量不断扩大,后备力量不断增强,水平也有了很大提高。音乐教育和科学研究取得了巨大的进步,取得了许多优秀的成果。随着社会的动荡和文化的兴起,所有的附庸国都希望成为强国。因此,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文化阶层的学者走上了建立学校的道路,以适应时代的需要。 这所学校的建立使弱势群体能够接受从意识形态开始的文化洗礼。

对中国传统文化有什么看法

中国传统文化的思想是什么?中国传统文化以儒家思想为中心,崇尚仁、义、礼、智、信等美德,注重人际关系。在中国传统社会中,家庭是基本单位。因此,和谐的人际关系有助于维持家庭和家庭的和谐,从而导致整个国家的和谐。这些道德在今天的社会中仍然有意义,但是它们不能被完全理解。孟子说:“人生是我想要的。”

传统文化与文化传统 庞朴 阅读思考

民族声乐中“几种思潮”的文化思考范文

[摘要] 传统民歌作为中国民族声乐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与人们文化生活的演变有着最密切、最直接的关系,民歌在民族生存过程中仍然保留着最基本、最简洁的信息,是民族文化和精神文明延续、成长和发展的最基本、最重要的精神元素之一。

[关键词] 民族声乐;意识形态趋势;民族文化;精神文明

本文从继承和发展文化传统的角度,考察了20世纪以来中国民族声乐的发展历程。当前社会流行的所谓“新民歌类型”的创新意识体现在与传统民族声乐文化的激烈碰撞中。商业化浪潮的诱惑所造成的过于浓厚的商业氛围、流行心态、文化倾向、庸俗化的表演模式和发展趋势受到了从业者和声乐爱好者的质疑:浓厚的商业氛围和取悦观众的心态是否符合中国民族声乐文化发展的长远利益?

此外,所谓的“创新者”和“传统主义者”就“发言权”问题激烈争论了近一个世纪。他们应该团结起来,实现中国民族声乐文化的伟大复兴,在世界文化格局中发挥重要作用和影响吗?这正是要讨论的问题。

一、民族声乐领域的文化思潮

当“经济一体化、文化全球化”的口号日益成为世界各国人民对待自己民族文化风格的态度时,我们必须从文化的角度审视和解读20世纪不断涌现的民族声乐的各种表现模式和相应的新思潮。“全球化”这个词引起了人们不同的情感反应。有些人认为这意味着承诺。也就是说,国际文明社会的到来将有助于迎来一个和平和民主化的新时代。其他人认为这意味着美国将享有经济和政治霸权的威胁。它的文化后果将是世界将被同化成一个已经改变的迪斯尼乐园(一名法国政府官员更生动地将其描述为“文化的切尔诺贝利”)。

文化全球化是一种难以控制的动荡现象。当然,一些政府想要控制它。最重要的例子是政府的做法。文化全球化既不是简单的重大承诺,也不是简单的巨大威胁。它还表明,全球化本质上是现代化这一持久挑战的延续,尽管它是以强化和加速的形式表现出来的延续。在文化层面,这是多元化的挑战。曾经被认为没有问题的传统现在已经崩溃,在信仰、价值观和生活方式上有许多选择。[1]

事实上,如前所述,五六十年代是民族声乐文化蓬勃发展的黄金时期。歌手、声乐教育家和作曲家相继出现。许多优秀的歌曲在社会上广为流传。一些歌剧的咏叹调和剧中人物感人的故事成为晚饭后讨论的主要话题。可以说,民族声乐文化成为了当时公共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这样形成的审美模式也相对稳定。换句话说,习惯了王琨、郭蓝瑛等歌手演唱的人认为民族声乐应该具有与他们相同的风格和特点,这样才能真正代表和体现中国民族声乐文化的鲜明特色。的确,在对这种风格进行充分肯定的积极呼声中,一条具有“中国传统特色”的民族声乐发展之路几乎被民族意识视为一座雕像。

然而,20世纪80年代以后,追求改革和创新的音乐家们通过实践和探索推动了一个又一个音乐潮流的出现。这就是前面提到的。中国民族声乐对“地球与海洋的关系”的理解和掌握,即科学与落后、继承与创新的问题。20世纪90年代后,工业化社会的出现,商品经济的汹涌浪潮和大众音乐媒体的出现。尤其是流行音乐的广泛传播,使得民族声乐文化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因此,音乐领域的从业者在20世纪末开始探索单一而多样的民族声乐文化、艺术与商品、内容与形式、传统与流行等。

我们从发展的角度看待半个多世纪以来的中国民族声乐文化,在歌唱技巧和歌唱功能方面都取得了进步。(我们应该承认这一点)。然而,我们不知道是否有人注意到这样一个问题。在探索和创新的过程中,20世纪的音乐从业者和改革者像其他领域的从业者一样,将中国社会落后的原因归结为科技落后,因为,其结果是一些原始优秀传统中的所谓“旧文化”,如中国传统民歌中的一些文化习惯和定型观念,自然被归类为改革和废弃的内容系列。

近年来,“越来越清醒的中国人开始从新儒家的角度认识到,20世纪盲目采取的许多荒谬措施并非都源于文化考量。盲目寻求新事物以促进生活变化的想法符合一代文化继承人的历史责任吗?匆忙寻求新的改革,甚至革命行为,音乐艺术是否应该作为传播传统文化的一个因素来仔细审查?......同样,西方文化对传统文化的介入已经渗透到所有的文化细节中,包括中国固有器物的改造。[2]“因此,在两个方面有两个问题或矛盾。一是民族声乐“原生态”与“学术性”的矛盾;第二,传统声乐学派与改革创新学派的矛盾。

2。“原生态”与“学术”之争引发的文化思考

在全国许多乡镇的“原生态”文化表演风格中,不难发现艺术的淳朴和纯真,它们的歌唱、表演和审美追求,并没有被城市学术流派驯化,与城市学术流派完全不同。这正是今天不断吸引现代城市观众的地方。这些文化模式正是我们认为20年前必须改革的。不用说,现代城市观众与20年前大不相同。在观看了受影响的流行歌手和受过专业训练的学术歌手的表演后,人们突然遇到了用自己的生命表达艺术价值的民间歌手和艺术家。这种文化回归被重新考虑。人们重新发现了音乐的原始文化意义。20世纪90年代末,中国社会逐渐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高科技以惊人的速度发展。中西文化的融合和全面开放极大地影响了人们艺术审美观念的转变。公众对艺术的需求不仅越来越大。此外,它经常伴随着批评和批判的目光。人们的艺术审美已经从单一简单转向强烈的主观选择性和参与性。他们在享受现代民族声乐带来的审美愉悦的同时,也渴望回归中国传统民族声乐的原始风味、浓郁风味、地方口音和怀旧情怀。

“音乐和音乐的学术探究只能是人类带着乡愁寻找精神家园的真正活动”。[3]与此同时,音乐理论界也开始以非常严肃的态度审视当代民族声乐艺术,提醒人们冷静思考,积极探讨半个多世纪以来本土文化与外来文化相结合的发展模式和民族声乐专业人才的培养模式。这也提出了中国民族声乐艺术如何在融合本土文化和外来文化的前提下展现其传统鲜明风格特征的诸多问题。

“20世纪中西音乐文化的第一次巨大冲击导致了中国音乐现代化的开始。在这一过程的初始阶段,中国音乐从传统到现代的战略转型与重构已经完成。它确立了将18-19世纪西方古典浪漫主义音乐理论和作曲技法与中国传统音乐相结合,在中国创作现代专业音乐的基本理念“[4”。20世纪40年代,中国民族声乐艺术开始研究、理解和探索土耳其与外国的关系,并逐渐走向成熟。在随后几十年的发展过程中,中国民族声乐艺术也沿着这一基本理念取得了巨大的艺术成就。然而,事实证明,这一基本理念从一开始就隐藏着一个复杂的矛盾,即外国歌唱法是一种以意大利语为母语的歌唱方法。它的审美价值是中国声音的感受,它的审美理想是唯美主义。它达到了统一、华丽、统一、完美的音响效果。“中国民族声乐艺术更受语言和发音的影响,从而在形式上形成了自己的一些特点。例如,音乐本身的逻辑受到干扰,所以它必须采用最适合语言和音调不确定变化的逻辑模式。然而,它在发音、接受和词义的清晰传递方面有其独特的优势。它的审美价值是表达情感,它的审美理想是魅力。受中国传统戏曲、音乐和广场的影响,简单的舞蹈美、伴奏和生活氛围构成了审美效果。因此,它清楚地体现了其独特的民族特色和美学外观。”

相比之下,外国的歌唱原则,远远不受语言和发音的限制,可以扩展自身音乐形式运动的逻辑,达到纯粹音乐的美。然而,它的思维和表达方式在发音的音乐化、音乐的地方化和表达俚语的微妙性方面都是简单而贫乏的。例如,民族声乐艺术的审美效果具有很大的灵活性。青海的“华尔”或当地农民唱的陕北民歌是“新天游”。更多的不仅仅是外在的音乐形式,而是无穷无尽的含义,比如家乡的方言,甚至李湘的风俗。20世纪40年代的“从外国到本国的转变”和新中国成立初期开始的长期“本国与外国的斗争”,使我们深刻认识到了本国与外国的矛盾以及解决这一矛盾的复杂性和长期性。今天,几代中国歌手、教育家和理论家为更好地解决这一难题进行了艰苦的实践和探索,在建立中国民族声乐艺术演唱体系的过程中,取得了一系列卓越的艺术成就。然而,如果要令人满意地解决这个难题,或者要在现在和未来几十年里最大限度地满足人们不断变化的审美情趣,似乎还有许多事情需要我们共同努力。

从这个角度来看,数亿难以适应的人只会吃“本地与海外相结合”的套餐。它的味道和营养一定太单一了。长期习惯“满汉全席”的中国观众会非常挑剔。此外,中国56个民族的民歌具有复杂而丰富的语言特征,有着一定的演唱体系。就目前情况而言,其他民族的民歌大多有待发掘、整理和研究。因此,从历史发展的角度看土耳其与外国的关系,笔者认为其发展趋势将是“长与短的结合就是结合”。在艺术成就的基础上,当代中国民族声乐艺术将从根本上跳出西方声乐艺术的“磁场”,最终实现民族声乐艺术的独立和现代与传统特征完美结合的完全自由。从对民族声乐艺术音质、音色、音域、强度等外在形式的追求,到对中国传统声乐艺术独特规律、审美心理、表现形式、内在神韵等深层美学理论的实践探索和研究,这是笔者“长期与长期相结合、短期与长期相结合”论点的核心。

必须对长期一体化进行分割,必须进行长期一体化。整合、分化和整合都是发展过程中必不可少的环节。无论它们是否深奥,都无法发展。一体化和一体化也在进步。没有整合,就没有丰富多彩的中国民族声乐艺术;没有和谐,中国民族声乐艺术就不会有新的活力。他是一个吸取了许多人的长处,通过吸收和融合创造了一个新的歌唱体系的人。中外资源多元化发展后,中国民族声乐艺术的基本趋势是健康、新鲜地发展壮大。

就像人类的成长过程一样,即使有头痛和脑热也不足为奇。凡事都有两面性。任何艺术成就都是相对的,不是终极真理。真理需要通过实践来检验。这个测试不仅一两次,而且总是需要测试。中国民族声乐艺术经历了从地海之争到地海结合,再到地海分流(原生态和学术流派并存)。多元化的发展不仅验证了新陈代谢和老年人同化辩证法的最基本规律。

著名音乐评论家金昭君(Jin Zhaojun)在他的文章《对“原生态”与“学术界”之争的观察与反思》中指出:“在双方的争论中,我们会发现,除了一些极端的音乐家之外,参与争论的一些学者或音乐家有意识或无意识地运用了辩证法,也就是说,学术界会说:我们当然欣赏原生态音乐,我们当然知道声乐艺术必须有个性,但我们仍然需要科学的训练。否则,就无法改善。原始生态党会说:我们不是说音乐艺术不需要改进,也不是否认现代科学训练的方法,而是不止一种...“在我看来,争论的双方与其说是站在学术层面上,不如说是在争夺中国民族声乐发展方向的话语权。这是问题的本质。事实上,在大众化与改良的关系中,在原生态与艺术生态的关系中,历代大量的艺术实践和理论探索应该说已经基本解决了这些问题。现在争论的双方,除了一些极端的观点之外,对民间音乐的发掘、抢救、保护、传承甚至继承、发展和创作等基本审美范畴的观点可能不会有太大的冲突。真正的冲突是关于中国文化发展现状和中国社会转型时期未来话语权的冲突。这种冲突当然是深刻的学术问题,也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音乐产业与中国音乐文化发生深刻变化和内部冲突的结果。事实上,在更深层次上,它也是“本土与外来”或“中西关系”历史争论的现代延续,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文化发展战略中“西化”和“民粹主义”两个文化概念的具体体现。

[参考]

[1]塞缪尔·彼得·伯杰。全球化的文化动力[。北京:新华出版社,2004:14。
[2]张飞龙张建国。新民间音乐思想的文化解读[。中国音乐学,2004(03):76。
[3]管建华。中国音乐美学的文化事业[。北京:中国文学出版公司联合会。1995年:2。
[4]朱·祁宏。20世纪中国音乐[。青岛:青岛出版社,1999:129。
[5]郭建民,赵世兰。中西歌剧演唱艺术的审美特征互不相同[。辽宁师范大学学报,2003(0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