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思想 > 品特戏剧的象征意义和创作思想的意义探讨,本文论述了徐志摩诗歌创作的思想意义和艺术风格

品特戏剧的象征意义和创作思想的意义探讨,本文论述了徐志摩诗歌创作的思想意义和艺术风格

品特戏剧的象征意义和创作思想的意义探讨

本文论述了徐志摩诗歌创作的思想意义和艺术风格。首先,徐志摩的诗歌注重意境。他的大部分诗歌形成了自己的艺术境界,如《雪花的幸福》。作者将对理想追求的主观感受与客观自然场景相结合,从而将真实场景转化为想象场景,创造了一个美丽的艺术境界。他的诗生动感人,这是他的功劳。

《最后的晚餐》的创作思想和艺术价值

《最后的晚餐》的创意是基于新约全书。根据新约中马可福音,当耶稣最后一次去耶路撒冷过逾越节时,拉比首领密谋在夜间逮捕他,但没有人带路。 这时,耶稣的门徒之一犹大告诉拉比:“我放弃了他,这是非常突出的。” 川端康成一生中写了100多篇部长级文章、中篇小说和短篇小说,此外还有许多散文、散文、演讲、评论、诗歌、信件和日记等。 他的创作在思想倾向上相当复杂,经历了相当曲折的发展过程。 他战前和战时的作品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描写他的孤独,另一类是“客观精神论” 第二,“主观精神理论” 第三,“代表性理论”或“再生产理论” 艺术以具体、生动、感人的艺术形象反映社会生活和表演艺术。鲁迅(1881.09.25-1936.10.19),浙江绍兴人,祖籍河南省汝南县。 中国现代伟大的作家、思想家和革命家 鲁迅原名周章寿,后来改名为周树人。鲁迅原名玉山,后来改名玉柴。 “鲁迅”是他参加五四运动后使用的假名。因为它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人们过去称之为,

本文论述了徐志摩诗歌创作的思想意义和艺术风格

本文论述了徐志摩诗歌创作的思想意义和艺术风格。首先,徐志摩的诗歌注重意境。他的大部分诗歌形成了自己的艺术境界,如《雪花的幸福》。作者将对理想追求的主观感受与客观自然场景相结合,从而将真实场景转化为想象场景,创造了一个美丽的艺术境界。他的诗生动感人,这是他的功劳。

《最后的晚餐》的创作思想和艺术价值

品特戏剧的象征意义和创作思想的意义探讨范文

摘要:作为一个荒诞派剧作家,哈罗德·品特的作品也是现实主义的。从女性空的角度来分析品特戏剧创作早期、中期和后期的代表作中的女性形象,如《房间》、《家》和《山地语言》,不难发现作品中的女性空是20世纪女权运动的隐喻,非常现实地反映了女性主义运动发展浪潮中女性角色和地位的变化,对于理解品特戏剧的象征意义和创作思维具有重要而深远的意义。

关键词:哈罗德·品特;妇女空;隐喻;女权运动;

一、导言

2005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英国剧作家哈罗德·品特,因为他的“品特风格”创作风格给观众的“精确观察”带来愉悦,伴随着不安、恐惧和兴奋的深层结合“[1”。因此,品特对作品的描述荒谬而现实。从女性空的角度来看,批评家们大多认为品特在其作品中表现出强烈的父权意识和对女性的歧视,因为男性人物占了绝大多数,在他的作品中占据了主要地位。女性角色的刻画也是基于男性视角。妇女往往被边缘化。他们把男人当成妻子、母亲和妓女,甚至是三者的结合。然而,通过历时性分析,不难发现品特作品中的女性形象经历了一个动态的发展过程,这与20世纪女权运动的发展密不可分。摘要:本文对品特戏剧创作早期、中期和后期的代表作《房间》、《家》和《山地语言》中的女性形象进行了分析,以展示女性的发展和女性空之间的隐喻。

二。品特作品中的女性形象

消极的妇女

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是品特创作的第一个时期。这一时期的作品被称为“威胁喜剧”和“品特风格”。在这一时期的作品中,男性权力占主导地位,女性被消极边缘化。他们受到歧视和排斥,成为男性权力的附属品和受害者。在品特的第一部作品《房间》(The Room)中,60岁的女人罗斯是这样一个消极、被动、软弱的女性角色。

罗斯结合了妻子和母亲的双重角色,与她年轻10岁的丈夫伯特相比,她既体贴又细心。然而,伯特对妻子的担忧视而不见,完全置之不理。罗斯尽力讨好丈夫,告诉他她害怕房间外面的潜在威胁,以获得丈夫的同情,但作为回报,丈夫充耳不闻,保持沉默。“片面”的话语轮充分反映了夫妻之间的不平等关系。伯特认为,罗斯对他的关心是他应得的,而罗斯对恐惧的谈论却被他完全忽略了。伯特的沉默暗示了他对罗斯的冷漠和蔑视,这反映了在一个男性主导的社会中男人的至高无上和傲慢,以及女人谦卑和卑躬屈膝的态度。

在情节的最后一幕,伯特回家时发现了黑莱利。他一拳就把他打倒在地,头几次撞到取暖炉上。黑人没有动。罗斯目睹了这一切,遮住了眼睛,什么也看不见。伯特的暴力和罗斯的盲目指向了戏剧的主题:男性统治和女性依恋。罗斯,作为男性主导社会家庭关系中的一个传统弱势女性,从一开始就表现出对房间的依赖和对外界的恐惧,无论是身体上还是心理上。她拒绝与外界交流。接下来的三次入侵让她的威胁感越来越强烈,直到伯特把黑拉里撞倒在地。她周围的暴力粉碎了她对家庭的美好幻想。起初她喋喋不休,但此刻她无言以对。她失明的眼睛象征着她的软弱和无助,她对家庭的保护和对男人的依赖完全失败了。在男人的权威下,女人没有说话的权利,甚至没有表达自己话语的意识。因此,女性在男性霸权下成为受害者,在二元对立下争夺权力,无疑是不可避免的。事实上,尽管罗斯始终表现出对温暖房间的依赖,但她从未在房间里感受到片刻的安宁和温暖。女性的自我满足和自我安慰笼罩在现实悲剧的色彩中。法国女权主义批评家西苏(Sisu)认为,女性在男性主导的家庭关系中一直处于被压制的地位,只有在失去权力时才会保持沉默。[2]刘明路对此也有独特的解释:罗丝是瞎子,“眼睛”是“我”的同音异义词,暗示罗丝已经迷失了自己。[3]因此,在品特这一时期的作品中,被动和被动性是女性人物的典型标志。

(2)唤醒女性

从20世纪60年代中后期开始,品特的戏剧创作进入了第二个时期。受国际妇女运动的影响,品特逐渐更加关注女性。因此,在这一时期的作品中,剧中的女性改变了以往顺从、软弱、无能的人格特征,不再是被动的从属。他们允许自己被男性权力统治和压迫。相反,他们已经有了一定的觉醒,并开始使用语言和身体来争夺女性权力,反抗男性权威,颠覆男性权力体系。

家是这种想法的典型代表,但它极具争议性。西蒙·特拉斯勒认为“家”充满了性和暴力,“淫秽”和“感觉被腐蚀和轻视”的“[4”;陈红卫提出了“母亲与情人”的观点,认为这一时期的女性人物令人厌恶,[5]和马丁·艾斯林认为《家》是一部现实主义作品,“其成就是极端现实主义原型的梦想形象特征与欲望实现的完美结合”[6)。然而,品特认为这是他最自豪的作品,他说,“我真的在《家》中找到了它的形式,让我满意的是《[7》。

这部有争议的戏剧以伦敦北部的一个大家庭为背景。老屠夫马克斯是一家之主。他和他的哥哥萨姆、二儿子莱尼和三儿子乔伊住在一起。长子泰迪是美国的一名大学教授。他和妻子决定回家去欧洲旅行,并把他们介绍给家人。然而,在家庭“团聚”之后,露丝最终决定独自一人当妓女来养家糊口。泰迪独自回到了美国。正如特拉斯勒所说,微妙的暴力和性充斥着整个戏剧,但是从妇女空的角度来看,我们会发现妇女在争取权力意志方面取得了进展。

露丝是剧中唯一的女人。从一开始,她就表现出品特作品中女性人物在第一阶段所没有的独立和对男性权力的反抗。晚上,当泰迪回到失散多年的家时,他想先带鲁思上床睡觉,但鲁思说她想呼吸新鲜空气/[/k0/。泰迪反复劝说,露丝坚持。露丝话语中的果断和坚定无疑让泰迪感到男性权力受到了威胁。这里有一个细节。露丝要了钥匙。泰迪顺从地把它给了她,把她的胳膊放在露丝的肩膀上,吻了她。泰迪的服从意味着露丝在争取女性话语权的斗争中取得了胜利。同时,钥匙似乎也是权力的象征。钥匙的交接象征着权力的转移,为鲁思决定独自留在家里并在戏剧结束时“掌控全局”奠定了基础。

露丝对男性统治地位的第二次挑战发生在她和莱尼之间。露丝走进莱尼的房间,莱尼通过玩笑得知露丝是他的嫂子,但他充耳不闻。聊了一会儿,话题突然转了过来:“你介意我握着你的手吗?”面对这种不道德的调情,露丝问为什么,但事实上这是一种挑战和拒绝。在是否要拿杯子的小事上,露丝一再拒绝莱尼的要求,大胆地称他为“伦纳德”。当莱尼把他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去抓露丝手中的杯子时,露丝挑逗性的话语变得越来越咄咄逼人,“如果你想拿杯子,我就要抢你”,“从我的杯子里喝一口”,“坐在我腿上”,“张开嘴”,“躺在地上”,“往你嘴里倒水”露丝的话在传统男性主导的关系中明显大胆,甚至放荡。莱尼无法抗拒裸体和充满性暗示的戏弄和诱惑,不得不一步步后退。最终,露丝赢得了发言权的竞赛。她淡淡地笑了笑,把杯子里的水都喝光了,然后淡淡地说,“我只是太渴了”,立刻显示出她骄傲的心理优势,让莱尼在她身后狂吼。在鲁思和莱尼的较量中,鲁思内心的力量和决心悄悄地化解了莱尼一次又一次虚张声势的威胁,并聪明而灵活地用言语反击。从反抗到征服,露丝给了她一个男人对男人的回应,表明她不会被男人控制和操纵,也表明她有决心去争取女人的声音。

泰迪可能意识到潜在的“危机”,并准备带走露丝。莱尼要求在离开前和露丝跳舞。令他惊讶的是,他们站在一起亲吻,然后乔伊和露丝在沙发上拥抱亲吻。目睹这一切的老父亲马克斯并没有在意,而是称赞露丝是一个“可爱”、“美丽”、“高贵”和“感性”的女人。在这个充满暧昧和通奸的场景中,露丝似乎征服了家庭中所有的男人,成为家庭的焦点和主宰。

戏结束时,露丝在椅子上放松下来,萨姆一动不动地躺着,乔伊跪在露丝的椅子前,把头放在她的腿上,让露丝抚摸他,莱尼站在一旁。老马克斯被露丝的身体诱惑,也厚颜无耻地跪在她的椅子旁边,向她求爱。“放松”露丝像国王一样高。面对家庭中的每一个男性角色,她以开放的头脑、独立的意识、强有力的话语和征服的行为享受着高于他人的性力量。她以独特的方式颠覆了男性的统治,追求女性的自由和独立,赢得了争取女性权利和统治地位的战争。品特对这个女性角色的描述反映了他对女性权利和自由的关注。品特自己说:“她(露丝)是我写过的最接近自由的女性——一种自由独立的思想”[8。

(3)积极的女性

1984年以后是品特的第三个创作时期。从这个时期开始,品特开始严肃而公开地宣传他的政治思想。他的作品涉及反独裁、反极权、反压迫等。因此,这一时期的戏剧被称为“政治戏剧”,它清晰地表达了品特的主要思想和政治思想。在这一时期的作品中,妇女的斗争不再局限于家庭,手段也不再局限于性和身体。他们敢于为自己说话,敢于反抗男性统治阶级对受害者的迫害和压制,表现出强烈的战斗精神和一定的热情。

山地语言中的年轻女性莎拉就是这样一个充满战斗精神的女性代表。这部作品由四幕戏剧组成,展示了狱警的命令和对囚犯的精神压制,以及探访监狱期间探访家人的情况。在访问期间,警卫禁止山区居民使用山区语言,剥夺了普通人的发言权,并通过压制语言限制了他们的言论自由。

萨拉的热情首先表现在她对权力的无畏上。监狱看守问他的名字。萨拉没有直接告诉他他的名字,但两次强调“我们”已经给他起了名字。“我们”不仅代表她自己,也代表队列中其他沉默的女性,勇敢地站在统治者的对立面。当警官假惺惺地问他们的意见时,萨拉坦率地说,他们已经等了很长时间了。她的叙述客观而有序,显示了她面对权力时的傲慢和无畏。感受到莎拉对统治者的挑战和威胁,军官和军士们寻找各种理由来判定莎拉有罪。莎拉勇敢地面对这两个人,强调道:“我叫莎拉·约翰逊。我来看我丈夫。这是我的权利。他在哪里?”她的表情简短而坚定,她大胆地说出了自己的身份、目的和权利,她不惧怕权力。

其次,萨拉不仅为自己的权利而战,而且为其他弱者伸张正义。莎拉告诉警官,老妇人的手被狗咬了。警官无视老妇人流血的手,而是担心是谁咬了它。有必要找出它是哪只狗,并知道它的名字。显然,没有人能说出狗的名字。警官荒谬的借口只是想控制声音,掩盖真相,推卸责任。在接下来的对话中,萨拉再次强调了士兵们让狗吓唬他们并咬了老妇人的手这一事实。萨拉坚持说实话,勇敢地捍卫弱者的权利,表达了她对统治者的强烈不满。在莎拉与军官的对话中,莎拉对弱者的人道主义关怀和统治者对人类感情的冷漠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充分展示了莎拉保护弱者、维护正义的决心,以及她对恃强凌弱的统治者的仇恨和反抗。

此外,莎拉可能是品特作品中唯一婚姻幸福的女人。在第三幕中,画外音描绘了一个浪漫的场景,在这个场景中,一对相爱的丈夫和妻子深深地依恋在一起。丈夫守护妻子入睡,妻子醒来。他们微笑着看着对方,回忆起一起美好的过去。萨拉生活在丈夫的宠爱和温柔之中,享受着爱情的甜蜜。这种和谐幸福的婚姻关系在品特以前的作品中是看不到的。

总而言之,品特的莎拉就是这样一个积极的女人:她拥有美丽的爱情和和谐的家庭,是快乐女性的代表。她不屈不挠,敢于抵抗强大的邪恶力量。她充满人道主义精神,有勇气为受迫害的弱者战斗。

三。女性之间的隐喻空:20世纪的女权运动

从女性空的角度来看品特三个时期的作品,我们发现从早期作品中不知道权力是什么的消极女性,到中期开始挑战男性权威觉醒的女性,再到后期追求自由和权力平等的积极女性,女性形象都在发展和进步,这实际上反映了20世纪女权运动浪潮下女性角色和地位的变化。

品特生活在女权主义方兴未艾的时代。19世纪末是女权运动的第一波浪潮。其主要目标是争取妇女在法律和政治中的官方地位。品特的早期剧本是在第一波妇女运动后写的,当时妇女运动正处于低潮。品特作品中的女性仍然是传统的女性负面形象。第二波浪潮始于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激进主义是主导因素。他们提出了“宗法社会”的概念。他们认为,改善妇女的生活不仅是选举制度中的平等权利,而且应该深入生活的各个方面,如家庭分工,即“生活就是政治”。第二次妇女运动带来的另一个结果是女权主义学术研究的兴起和各种女权主义学校的出现。人们在父权制意识形态中形成的概念使他们从父权制的角度来描述世界,并将这种描述与被认为是自然的真理相混淆。另一方面,女权主义者对人们已经习惯的这些概念提出了挑战。品特的中期创作也受此影响,明显带有女性化色彩。他作品中的女性以各种形式占据主导地位。品特自己对《家》的评价也认为“这是一部女权主义戏剧《[9》)。第三次浪潮始于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被称为后现代女性主义。面对激进的“性解放运动”造成的严重社会后果,女权主义者开始反思。一方面,他们肯定了女权运动在保护妇女社会权益方面取得的成就;另一方面,他们质疑女权主义者颠覆传统家庭模式的企图,倡导理性的妇女运动。在品特后来的作品中,女性基本上赢得了自己的权力空和与男性平等的政治地位。莎拉有爱心、勇气和毅力,是这一时期活跃女性的代表。

四。

总而言之,品特作品中的女性形象及其与[/k0/]的关系是20世纪女性主义的隐喻。品特在作品中对女性的刻画和对女性的反思正是基于当时社会背景的写作方法,反映了女性在女权运动的不同阶段从依附男性到争取与男性平等权力的过程。通过非理性戏剧冲突的表层,结合文本阅读和社会背景,我们可以很容易地在品特的作品中找到理性现实主义,这对理解品特的象征意义和创作思想具有重要而深远的意义。

引用
[1]马丁·埃斯林.品特:剧作家[·m .,伦敦:梅瑟姆,2000: 269。
[2] sisu。当代女性主义文学批评[。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2:202。
[3]刘立辉刘明路。《变化的身体:哈罗德·品特戏剧《[》中的女性形象分析》。英语研究,2011 (6): 36。安·霍尔·[,《阿拉斯加的一种:奥尼尔、品特和谢泼德·[戏剧中的女性》。南伊利诺伊大学出版社,1993年。
[5]陈红卫。战后英国戏剧《[》中的哈罗德·品特。北京:国际工商大学出版社,2007: 176-177。
[6]迈克尔·斯科特。哈罗德·品特。生日派对。看守人&返校节[。麦克米伦出版社,1986:185。
[7]梅尔·古斯芒。《与品特·[的对话》,纽约:聚光灯版,1994:71。
[8]伊丽莎白·萨凯拉里杜。品特的女性肖像[。麦克米伦出版社,1988:144。
[9]巴蒂·马克。哈罗德·品特:《剧作家和作品[》。费伯&费伯,2005: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