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化 > 安全法规与安全文化对企业安全生产行为的影响,如何发挥安全文化在安全生产中的主导作用

安全法规与安全文化对企业安全生产行为的影响,如何发挥安全文化在安全生产中的主导作用

安全法规与安全文化对企业安全生产行为的影响

如何充分发挥安全文化在安全生产中的主导作用首先,企业安全文化的理念是在长期的安全生产工作实践中积累和验证形成的,最终提炼升华为企业员工认可的文化理念。然而,这种观念的宣传、灌输甚至根源于员工的思想灵魂,并逐渐转化为员工的自觉行动,于是

谈谈你对企业安全文化及企业安全文化建设的认识(5...

首先,文化是人类在社会实践活动中创造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总和 一方面,企业经济的发展创造了财富;另一方面,它也造成了重大伤亡。 因此,企业安全文化是企业员工为保护自己在生产实践活动中免受意外伤害而用鲜血总结的结果。 安全是人类永恒的主题。人们在生产活动中总是面临安全风险。 各类事故的原因分为人的不安全行为和物体的不安全因素。调查分析表明,人的不安全行为是事故的主要原因,占所有事故的60%以上。 事故的发生似乎是偶然的。其次,安全文化不是对传统安全管理的否定,而是随着安全生产的实践,安全管理向更高层次的升华。 我们所从事的所有有效的安全管理方法都可以被视为成功的安全文化实践。 其中,许多企业在生产经营中实施固定管理是为了营造企业成功的安全文化氛围,所谓“三基”即:基本储存、基本技能 基础,强调客观条件和物质因素;基本技能,强调主观能动性和人为因素;基层是主观人为因素与客观物质因素相互作用的环境。 也就是说,在安全生产工作中,安全基础是做好安全工作的前提,生产人员的基本素质是做好安全工作的保证。然而,众所周知,生产安全事故是一个渐进的过程,是不安全因素积累达到一定程度后性质发生飞跃的表现,是采取有效措施防止数量积累不可或缺的重要手段。 俗话说,“一切都是事先做的,但不是事先。

如何发挥安全文化在安全生产中的主导作用

如何充分发挥安全文化在安全生产中的主导作用首先,企业安全文化的理念是在长期的安全生产工作实践中积累和验证形成的,最终提炼升华为企业员工认可的文化理念。然而,这种观念的宣传、灌输甚至根源于员工的思想灵魂,并逐渐转化为员工的自觉行动,于是

谈谈你对企业安全文化及企业安全文化建设的认识(5...

安全法规与安全文化对企业安全生产行为的影响范文

0简介

近年来,我国安全生产形势稳步改善,但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快速发展仍使其处于安全生产事故频发的时期。重大、特大生产安全事故尚未得到有效遏制,安全生产基础工作仍相对薄弱。一些政府和企业仍然存在安全防范和监督管理不到位、安全生产责任制不能有效落实等严重问题。即使是国有企业,中小企业和自营企业的问题也更加突出[2]。一方面,在安全法律法规的强制下,企业普遍高度重视安全生产问题。为了保证生产经营活动的顺利持续运行,他们制定了相应的安全生产责任制,建立了安全管理机构,配备了安全管理人员,并投入资金用于安全和职业健康技术措施、安全教育培训、个人劳动保护和保健费用等。;另一方面,企业的非法生产、经营和建设活动屡禁不止。一般事故频繁发生,严重事故时有发生。[3]企业安全生产长效工作机制尚未从根本上建立。从安全法律法规的外部规制和企业内部安全文化的引导与控制两个方面分析了企业的安全生产行为,探讨了企业从非理性到理性建立安全生产组织行为的长效机制,对进一步持续推进安全生产工作具有重要意义。

1组织行为效用模型的建立

1.1模型建立的条件

企业安全生产组织行为是企业加强安全管理,消除事故隐患,防止事故发生,保护员工安全健康,保护企业财产安全,确保正常有序生产经营的活动过程[4】。作为一个以特定利益为目标的“经济人”,企业安全生产组织行为不仅受到企业自身内部机制的影响,还受到外部环境即社会环境的影响。企业的所有经营活动都有一种趋利避害的“心理”,这种心理调节着企业的机会主义行为。

因此,建立基于企业“经济人”假设的企业安全生产组织行为基本实用模型,必须有两个约束[7],即企业“经济人”安全生产组织行为的外部安全法律、法规和政策以及企业“经济人”内部安全管理机制。

1.2基本模型的建立

对企业安全生产组织行为的认知和评价是基于行为的预期安全效用,这将受到外部社会环境和企业内部需求变化的影响[8]。假设企业在“安全第一”政策的合理条件下,对安全生产组织行为的预期安全效用有完整的认识和评价。在“经济效益第一”的非理性条件下,一个阶段对安全生产组织行为的预期安全效用有完全的认知和评价,而其他阶段对安全生产组织行为的预期安全效用有不完全的认知和评价。基于这一假设,建立企业安全生产组织行为时的基本预期效用函数是

2安全法规外部控制的影响分析

为保障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国家制定并实施了一系列安全生产法律、法规和政策。在法律法规的外部强制性监督下,国家调控企业履行安全生产主体责任,促进生产事故风险成本的内在化[9]。一方面,安全法律法规对企业的安全生产组织行为施加限制。

因此,企业安全生产的非理性组织行为不仅会使企业当前的生产经营活动面临巨大的安全风险成本,还会影响企业未来的市场机遇和生存发展。另一方面,安全法律法规也鼓励企业推广安全生产组织行为。只要安全法规的外部执行能够持续,它就有可能逐渐规范化,从而成为企业安全生产组织行为的惯性。可见,法律、法规和政策的外部规制和安全效应不仅可以提高企业在市场中的无形价值,而且可以为企业的发展树立良好的安全信誉预期。而这种行为惯性可能会驱使企业的安全生产组织行为从被动接受走向主动选择,进而内化和积累成企业内部的安全文化取向。

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安全法律法规的外部监管效应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企业安全生产非理性组织行为的选择,但不能从根本上消除企业安全生产非理性组织行为的根源,在理性条件下,企业安全生产组织行为的预期安全效果仍会小于预期安全效果。因此,仅靠安全法律和政策来强制实施企业的安全生产组织行为,是不可能实现企业安全生产组织行为安全有效性最大化的目标。

3安全文化的内部导向机制分析

企业安全生产的组织行为不仅受到国家安全法规的限制,还受到企业内部安全要求的影响。在国家安全法律法规强制性规定和企业安全需求发展的共同作用下,加强内部管理机制对企业自身安全文化建设的指导,可以促使企业的“经济人”积极消除安全生产非理性组织行为的“心理”根源[10]。

在企业安全文化建设方面,国内外学者做了大量的研究,取得了显著的成果。国内外企业在安全文化建设的应用上也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基于企业“经济人”的内在素质,将安全文化素质抽象为企业安全知识素质和责任素质的统一。安全知识质量是企业对安全生产组织行为效用认知水平的具体体现,是安全生产组织理性行为的支撑。安全质量责任是企业对员工安全的责任和社会责任,是企业“以人为本”社会责任的具体体现。

3.1安全智能质量分析

具有安全知识质量的企业安全生产组织行为的预期效用函数表示为

具备安全质量知识的企业对安全效用有更清晰的认识,能够真正感受到安全生产组织行为带来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当一个企业拥有很高质量的安全知识时,它就可以对安全生产组织行为有很高的认识和理解,企业安全生产组织行为效用函数的非理性系数往往会为1。企业的安全意识和行为将趋于理性,即使企业在非理性状态下的安全生产组织行为比单纯依靠安全法律法规时更加理性。安全效用较高的理性和认知以及企业对安全知识质量的自我控制等因素极大地增强了企业安全生产组织行为的主观能动性,这是企业安全发展理性行为的必要条件。

3.2安全责任质量分析

企业安全文化中安全责任素质和智力素质的内涵是不同的。责任品质主要体现人性、正义、慷慨和公共利益的社会责任精神。从企业安全文化的角度来看,企业安全责任的质量是以尊重员工、爱护员工、保障员工人身安全为出发点,树立企业安全发展观,落实“以人为本”的管理理念[11]。责任质量使企业的安全生产组织行为利他,并给企业自身带来额外的积极影响。

安全责任质量用z表示,ε( )z代表具有安全责任质量的企业安全生产组织行为的安全效用。那么企业安全生产组织行为在τ的预期效用函数表示为

因此,在一定条件下,承担安全质量责任将对企业安全发展的长效机制产生更潜在的积极影响。因此,企业作为一个“经济人”,必须彻底反思其非理性的“以邻为壑”行为,并逐步转变为具有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双赢”的理性安全生产组织行为。立足安全发展和长远发展,必须树立社会安全责任感,成为具有安全责任的“社会人”企业。

结论

企业合理的安全生产组织行为不仅需要健全的安全监管体系来约束和规范,还需要企业自身安全文化的内部管理来引导。企业自身的安全文化水平归因于企业的智力素质水平和企业对社会安全的责任。要建立企业安全生产的长效机制,一方面必须使用“看得见的手”——国家安全法规的外部规范。另一方面,我们也要重视另一只“看不见的手”——企业安全文化的内部引导,逐步将工作重心从企业的外部“看得见的手”转移到企业的内部“看不见的手”,不断激励企业知识素质水平和社会责任安全责任的提高,引导和加强企业安全文化建设,为企业安全生产组织行为营造积极合理的氛围,最终实现社会和安全效益的最大化。

参考:

[1]何学秋(何学秋)、宋丽(宋丽)、聂白胜(聂百胜)。中国职业安全的基本特征[。中国安全科学杂志,2008,18( 1): 5-13。

[2]贾明涛(贾明涛),侯赵书(侯枣水),陈娇(陈娇)。经济发展与安全生产的协调平衡度分析[。《安全与环境杂志》,2013,13( 2): 261-265。

[3]高燕芬(高燕芬)、贾明涛(贾明涛)、陈仲强(陈仲强)“我不确定我是否能做到这一点,”他说。

[4]李少良(李少良)、王永杰(王永杰)、许冠武(许冠武)。探讨行为路径管理的一个主题[。《安全科学技术杂志》(中国安全生产科学技术),2011,7( 6): 176-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