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学科 > 探究中国音乐美学学科理论发展的重要问题,音乐美学的内容是什么

探究中国音乐美学学科理论发展的重要问题,音乐美学的内容是什么

探究中国音乐美学学科理论发展的重要问题

音乐美学的内容是什么(1)定义音乐美学的基本理论学科,从音乐艺术的整体高度研究音乐的本质和内在规律,音乐美学与一般美学、音乐技术理论、音乐史、音乐批评等有着密切的内在联系。,而音乐美学的发展和深化往往离不开以上几点

音乐美学的研究的主要对象是什么?具体采取那些方法?

音乐美学的研究对象 自音乐美学作为一门独立学科获得地位以来,人们一直在讨论它的研究对象,试图为这门学科找到一个更准确的定义。 正如黑格尔所说:“就客体而言,每门科学一开始都必须研究两个问题:第一,客体存在;一门从音乐艺术的整体高度研究音乐本质和内在规律的基础理论学科。 音乐美学与一般美学、音乐技术理论、音乐史、音乐批评等有着密切的内在联系。音乐美学作为一门学科的发展和深化从这些领域的成就中汲取营养。 中国传统音乐历史悠久,其美学思想博大精深。 中国祖先的审美意识可以追溯到古代,没有文字记载。从原始祖先通过劳动摆脱动物状态,开始懂得如何装饰自己的时候起,最早的审美意识活动就出现了,他们的审美意识已经形成。 经历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后,音乐艺术管理专业是艺术与管理的结合。 艺术是艺术管理的理论基础,而管理是实现艺术管理的方法论。 音乐艺术管理者应该有音乐艺术、管理、心理学、经济学等学科的知识储备。 音乐学院还包括:中国音乐史和中国传统音乐理论。首先,它要求音乐受到仪式的限制。孔子成了礼乐,主张“以政治和道德为治”,主张“以礼治”,强调礼乐的政治作用,强调音乐在道德上可以影响人(音乐的社会功能) 他曾经说过:“改变风俗习惯,不要擅长音乐,不要以礼待人。” 孔子承认音乐是思想性和艺术性的。

音乐美学的内容是什么

音乐美学的内容是什么(1)定义音乐美学的基本理论学科,从音乐艺术的整体高度研究音乐的本质和内在规律,音乐美学与一般美学、音乐技术理论、音乐史、音乐批评等有着密切的内在联系。,而音乐美学的发展和深化往往离不开以上几点

音乐美学的研究的主要对象是什么?具体采取那些方法?

探究中国音乐美学学科理论发展的重要问题范文

摘要:中国音乐美学与中国美学发展的比较研究推动了中国音乐美学的学科建设,这是从中国美学的理论建设开始的。中国音乐美学界探索中国传统音乐美学研究中是否对音乐美学的基本问题有深刻的思考,以及如何在中国传统音乐美学中展示和重新诠释这些思想。如何具有“方向感”的理论思维能力,如何在这种能力的保障下构建一个系统的中国音乐美学理论体系,将是中国音乐美学理论发展的重要课题。

:中国美学;中国音乐美学;系统化;思维能力;

历史和逻辑曾被于润阳先生视为音乐理论发展的两大基石。在中国音乐美学与中国美学学科发展的比较研究中,从中国美学学科的理论建设入手。中国音乐美学界如何展示和重新诠释中国传统音乐美学思想,发现中国传统音乐美学研究中对音乐美学基本问题的深刻思考,将中国音乐美学学科的理论建设与中国音乐美学史的研究相结合,在“方向感”理论思维能力的保障下,构建中国音乐美学的系统理论体系,是中国音乐美学学科理论发展的一个重要问题。

1挖掘、展示和重新解读音乐美学的基本问题有着深刻的中国传统音乐美学思想

人类文明历史悠久,人类文明的进步是从历史中深刻演绎出来的。历史观是人类意识形态的一个重要品质。它可以唤醒历史,让历史在古今关系中闪耀。当代美学思想家叶朗在其《美学理论》和《中国美学史纲要》中提出的系统论和系统阐述,都是在学科理论建设的控制下进行的古今阐释。在美学理论体系的建构中,叶朗借用了唐代思想家柳宗元的重要命题:“丈夫之美不在于美,而在于人”如果兰亭没有受到右翼军队的攻击,修剪竹子将会是一件既清晰又混乱的事情。杂草不会长到空山。“所阐述的“美”不是物化的,也不是外在的,而“美”与审美活动是密不可分的。他还借用了妈祖的话说,“每一种颜色都是一个人内心的反映;一个人的心不是以自我为中心的;一个人的颜色是与生俱来的。“据说没有物化和纯粹主观的“美”。借用明代哲学家王阳明的话:“当王老师参观南镇时,一个朋友指着岩石上的一棵花树问道,‘如果这种花树长在深山里,我的心又有什么关系呢?’?“先生说:‘当你没有看到这朵花时,它就和你的心一起死去了。当你去看花时,花的颜色变得清晰,你知道花不在你的心里。”“意象世界是由人类意识照亮和唤醒世界万物而形成的一个充满意义和美的世界。人们认为,意象世界是在审美活动中产生的,审美活动和意象世界是不可分割的,审美活动产生美,美体现了美和美感的同一性。审美活动作为美学研究的对象,是美学学科的理论发展和建设。审美活动的对象是人类的一种精神活动。审美活动不是认知活动,而是体验活动。其核心是以审美意象为对象的生活体验。它在中国传统美学中展示和重新诠释了这些思想,探索了中国传统美学在美学基本理论问题上的深刻内涵,并力图与西方现当代美学中的一些思想相融合。在美学的核心理论问题中,认为“天人合一”是研究“美”的方式,在美学中,人与世界是一体的。然而,主客二分是人与世界的外部关系。主客体二分法不应该是美学研究遵循的模式,而应该是认识论模式。在美学学科理论的建构中,它开辟了美学理论的新天地,进入了一个新的领域:审美意象是中国美学场景融合的世界。这个世界是一个感性的、充满意义的、充满趣味的世界,是一个人与一切都融为一体的生活世界,是审美活动中产生的美感,也是审美愉悦中产生的美感。

美学领域的美学史研究主要集中在美学在历史上的概念、范畴和命题及其产生、发展和转化的历史上。其美学史研究促进了美学的理论建构。在其美学理论建构中,善于探索中国传统美学在美学基本理论问题上的深刻内涵,并结合西方现当代美学的一些思想,建立中国美学的理论体系。

概念、范畴和命题在音乐美学史研究中具有重要意义。他们的产生、发展和转变所形成的历史构成了中国音乐美学的历史。中国音乐美学史以音乐美学的产生、发展和变革为研究对象。这些范畴、命题和思想体系闪耀着思想的光辉,必将长期激励学科的发展和研究。中国音乐美学史的研究应该从敏锐的视角探索中国古代音乐思想中的一系列核心概念、范畴和命题,以便中国音乐美学史的研究能够充分围绕这些核心概念、范畴和命题展开。然而,如何展示和清晰处理中国古代音乐思想中的一系列核心概念、范畴和命题,如何思考音乐美学的基本原则和问题,如何将中国传统音乐美学中的深刻思想与音乐美学的基本问题和原则联系起来,如何充分挖掘其思想的深刻性,如何使这些深刻的思想在音乐美学的基本问题和音乐美学学科的理论建设上展开。这种扩展将反映出中国古代思想家如何解决音乐美学的一系列基本问题。随着学科发展的历史使命,历史音乐美学思想理论的研究通过学科研究方法得到了重新体现。在此基础上,研究了系统音乐美学的基本问题,界定了音乐美学学科的研究对象和研究课题,并在此基础上构建了中国音乐美学学科的系统意识形态理论。当然,在研究中国音乐美学史时,我们会遇到“白马非马”和“白马非马”的困境。为了正确处理音乐美学史研究中的古今互用关系问题,本文以音乐美学学科的理论发展为基础,阐释了历代古今音乐美学思想的整合,从而在音乐美学科学理论体系层面上整合古今视野。

2在“方向感”理论思维能力的保障下,构建中国音乐美学的系统理论体系

在中国美学学科的理论建设中,一系列作品体现了研究的系统性,系统的理论研究成果构建了学科的理论建设。叶朗的《中国美学史纲要》把握了中国古典美学体系和中国美学史的发展规律。中国美学史的系统研究是建立现代中国美学体系的迫切需要,体现了历史研究的历史和现实意义,突出了理论研究的系统性。叶朗的“美学原则”是建立在中国传统文化基础上的,它开辟了一种实质上不存在、外在于人的“美”。“美”不是一种物质,纯粹是主观的,“美”是审美意象,“美”产生于审美活动中,审美活动的核心是以审美意象为对象的生活体验。美感不是知识,而是经验。经验是中国哲学“天人合一”审美意识中人与世界的交融。这是一次与生活、生存和生活密切相关的经历。以“意象”和“体验”为核心的美学理论贯穿于什么是艺术的问题之中。审美意象是艺术的本体,艺术在观众的审美感知中呈现一个意象世界。图像世界能否呈现是艺术与非艺术的区别,图像生成的问题是艺术创作的问题。艺术作品的创作总是以形象生成为中心。它的美学原则也贯穿于美学和生活审美教育的问题之中。张世英还对美学基本原则的建构进行了系统的探索。他将现当代西方哲学与中国哲学进行了交流。在他的一系列著作中,他对哲学和美学的基本理论提出了一系列新的观点,并形成了一系列哲学和美学观点。涉及的领域包括哲学本身、美学、历史哲学和伦理学。陈王恒在其美学史著作中认为,中国古典美学的特点在于,它在几千年的发展过程中形成了一套独特的范畴体系和一套不同于西方美学的完整理论体系。他在《当代美学原则》中提出的“境界美学”也是他对中国美学史研究的启示,是在《中国古典美学史》叙事中普遍形成的审美境界观。

中国美学理论研究中的系统理论研究是一个真正的学科理论建设,是建立在“方向感”理论思维能力的保证之上的。中国音乐美学理论研究的发展有赖于这种“理论意义”的寻求。事实上,音乐美学的研究与这种“理论意义”的追求是一致的,因为它的母体学科哲学和美学具有学科性质。音乐美学学科的性质是由其母学科哲学和美学学科的性质决定的。哲学和美学研究所的智慧将使音乐美学研究显示出奇异的光芒。

音乐美学研究应该运用其母体学科美学——艺术哲学的原则和方法,只有当音乐美学研究具有美学——艺术哲学的特征时,追求强大的理论思维能力才是音乐美学教学和研究的努力方向,只有哲学思辨和审美表现使音乐美学研究把握明确的方向,才能存在“方向感”。从哲学和美学一路研究音乐美学的学者已经获得了这种最重要的理论思维能力。正是这种具有“方向感”的理论思维能力,使我们能够系统地思考一系列理论问题,逻辑地、系统地构建学科理论体系,以建设性的方式向有价值的方向深化我们思想中最具建设性和有价值的内容,并建立建设性的学科核心理论体系。研究音乐美学的学者只有学会“思考”,才能在从哲学到美学再到音乐美学的正确道路上迈出坚实的一步。对强大理论思维能力的追求是由音乐美学学科的性质决定的,也是音乐美学学科理论发展的基础。音乐美学是音乐学领域的一门基础理论学科。音乐艺术的审美规律是其研究目的。在界定该学科研究对象的基础上,运用美学和艺术哲学研究该学科的相关学科,探讨音乐的一般规律,研究音乐审美活动中音乐艺术创作、表现和欣赏的最普遍规律,揭示音乐的本质和特征,研究音乐的内容和形式。研究音乐的表现和社会功能,揭示音乐与其他社会意识形态的关系,研究人类审美意识、标准、观念和习惯在音乐历史发展调查中的形成原因和演变规律。音乐美学作为音乐学的一门基础理论学科,需要深入分析、归纳、阐述、价值判断、理想建构等。在推测的过程中。音乐美学的基本原则为音乐批评等应用学科提供了理论基础。

音乐美学界的智慧决定着学科的发展和建设,学会“思考”,学会研究历史上那些哲学大师的经典作品,掌握他们的概念、范畴和哲学美学史上重要命题的产生、发展和演变的历史,学会用各个时代人类最高的智慧滋养,学会用各个时代人类最高智慧的结晶建构发展学科。这是培养音乐美学理论思维能力的有效途径。音乐美学学科的理论建设需要不断有效地提高音乐美学学科的理论思维能力。这条路是中国音乐美学界正确的学习和研究之路。只有坚持这条道路,研究才能在系统的理论研究中突破,这对音乐美学的学科建设极为有益。

参考
[1]叶朗。美学原则[。北京大学出版社,2011。
[2]叶朗。[《中国美学史纲要》。上海人民出版社,1985。
[3]张世英。张世英全集——哲学导论[。北京大学出版社,2016。
[4]张世英。张世英全集-领域和文化[。北京大学出版社,2016。
[5]陈王恒。中国古典美学史[。湖南教育出版社,1998。
[6]陈王恒。当代美学原理[。北京:人民出版社,2003。
[7]于润阳。音乐史问题研究[。北京:中央音乐学院出版社,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