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中国 > 明代中国的边疆政策与历史分流,中国的哪个省是边境

明代中国的边疆政策与历史分流,中国的哪个省是边境

明代中国的边疆政策与历史分流

中国的哪个省份被认为是边疆?当代中国的边疆省份包括黑龙江、吉林和辽宁。内蒙古自治区、甘肃省、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西藏自治区、广西壮族自治区和云南剩余边疆都是地理概念。中国的边界包括陆地边界和海洋边界。陆地边界是指沿国界内侧具有一定宽度的区域,必须符合下列条件

隋唐王朝的边疆政策的主要内容是什么?

首先,隋唐时期较为宽松的民族政策是边疆各民族迅速发展的重要原因。 唐太宗将中国人视为一个大家庭,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对所有民族的歧视,改善了唐朝与所有民族的关系。 维吾尔族与唐朝的关系长期友好。唐朝和吐蕃是友好的。唐朝一般在边境少数民族地区设立即墨府。中国的边境省份包括黑龙江、吉林和辽宁。内蒙古自治区、甘肃省、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西藏自治区、广西壮族自治区和云南省仍然存在。换句话说,我们不能把整个内蒙古自治区、广西壮族自治区和黑龙江、吉林、辽宁、云南等省视为边境地区。 扩展数据:近代中国的边疆问题与民族危机:进入19世纪中叶后,清代中国发生了一次又一次的危机 两种民族矛盾——少数民族统治者和各族被压迫人民的矛盾,中华民族和外国殖民侵略者的矛盾,交织在一起。 这时,清朝统治者无法放松国内的民族矛。中国的九个边境省份是辽宁省、黑龙江省、甘肃省、江胜信省、西藏自治区和云南省。中国的14个沿海省和地区:辽宁、河北、天津、山东、江生、江苏、上海、浙江、福建、广东、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广西壮族自治区。首先,海边的地方比大陆的好。第二,富人区附近的地方不算太差。北美西海岸和东海岸都是相对发达的地方。有两个方向的远洋港口。中西部地区相对落后。一些南欧和西欧港口相对发达。一群内陆发达国家靠近这片领土。

中国的哪个省是边境

中国的哪个省份被认为是边疆?当代中国的边疆省份包括黑龙江、吉林和辽宁。内蒙古自治区、甘肃省、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西藏自治区、广西壮族自治区和云南剩余边疆都是地理概念。中国的边界包括陆地边界和海洋边界。陆地边界是指沿国界内侧具有一定宽度的区域,必须符合下列条件

隋唐王朝的边疆政策的主要内容是什么?

明代中国的边疆政策与历史分流范文

蒙古帝国的解体与现代世界历史的起点
在“欧洲中心主义”的影响下,人们普遍认为资本主义经济生产始于“大航海时代”或英国工业革命向世界扩张,逐渐实现了世界一体化的历史进程。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一方面,出于对资本主义的失望,另一方面,鉴于广大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国家的崛起,整个国际学术界开始越来越关注欧洲以外的地区和文明在世界现代史中的地位。美国学者伊曼纽尔·沃勒斯坦在《现代世界体系》第一卷中提出了“现代世界体系”理论,这是这一学术趋势的重要成果。他认为现代世界体系的形成不是由欧洲的一个角落推动的,而是由整个世界体系的相互作用推动的。作为互动的最终结果,现代世界体系于16世纪在欧洲形成。
“现代世界体系”理论一经提出,就在国际学术界引起了巨大轰动。在此基础上,一些学者进一步反思了现代世界体系起源于欧洲的结论。例如,1990年,美国学者阿布鲁戈尔德(abrughord)在他的著作《欧洲霸权之前:1250年至1350年的世界体系》中指出,在11世纪至13世纪,有一个将亚洲和中东农业帝国与欧洲城市融合在一起的世界体系。由于战争、瘟疫和其他原因,这个世界体系在13世纪达到顶峰,在14世纪和15世纪开始衰落。受现代世界体系之前存在不同形式的世界体系这一观点的影响,历史上伟大航海时代的世界历史讨论进一步扩展到整个亚洲和欧洲大陆。例如,英国历史学家约翰·达尔文(John Darwin)写了一本专门的书,考察帖木儿帝国解体后东亚世界、伊斯兰世界和西欧世界之间600年的对抗和互动,以及其中存在的全球化特征。日本历史学界历来有研究北亚的传统,一方面延续了关注北亚民族研究的传统;另一方面,它受到了现代世界经济理论及其争论的影响,从而主张世界一体化进程始于蒙古帝国。其主要代表作有冈田秀树的《世界历史的诞生:蒙古的发展与传统》和马山的《蒙古帝国的兴衰:军事扩张时代》、《世界管理时代》等。
但将蒙古帝国视为世界一体化的开端存在一个巨大的问题。也就是说,经过100多年的存在,蒙古帝国作为一个整体已经被亚洲和欧洲的农业文明所取代。主宰和塑造世界现代化的文明,包括西欧文明、阿拉伯文明、俄罗斯文明和中国文明,都深受蒙古帝国的影响,但它们不是蒙古帝国的直接延续,而是被征服文明的复兴和演变。因此,在充分重视蒙古帝国在开放欧亚大陆方面的历史贡献的同时,不应将其作为形成现代世界的机会,现代世界历史的起点应该是蒙古帝国的解体。
14世纪,随着沃库泰、查加泰和伊利汗三大汗国政权的瓦解、瓦解甚至垮台,金帐汗国的权力仅限于俄罗斯国家,不再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特别是,宗主国,甚至名义上的元朝,被长城内的汉政权赶回草原,明朝和控制了亚洲和欧洲100多年的蒙古帝国的国际秩序崩溃了。
蒙古帝国解体后,亚洲和欧洲的文明站在同一起跑线上。西欧基督教文明解除了蒙古帝国的威胁。东欧东正教文明、伊斯兰文明和中国文明都掀起了民族独立的潮流。他们将当地文明与蒙古帝国带来的新因素结合起来,创造出一种与以前的当地文明有一定程度甚至完全不同的新文明。他们都试图填补蒙古帝国留下的权力空缺口。亚欧国际秩序由此呈现出多元文明复兴和竞争的历史趋势。这一历史趋势主导了700年来世界历史的基本线索,塑造了现代世界的基本格局,从而开启了现代世界的历史进程。因此,现代世界历史的开始应该始于元朝的灭亡,元朝是蒙古帝国的主权国家,1368年。过去,西欧“大航海时代”的开启被视为现代世界历史的开端的观点显然没有被考虑。正是自14世纪以来三种文明的相互博弈导致了西欧的出现。塑造世界现代史的是亚洲和欧洲文明的共同努力,而不是基督教文明的独立努力。
欧亚大陆主要文明的地缘政治和领土模式

然而,另一方面,在各自地缘政治和政治文化的影响下,亚欧文明对领土扩张仍有着截然不同的内在驱动力和历史观念,这也是不同文明在世界近代史上占据不同地位和发挥不同作用的历史根源。
西欧地形破碎,不容易形成统一的局面。长期以来,小国一直相互毗邻。由于他们的生存空和薄弱的农业基础,他们一直在为贸易路线而战,并扩大他们的生存空。在这种地理背景下,西欧国家自古以来就试图利用地中海作为通往亚洲和非洲的跳板,或者通过和平手段进行商业贸易。或者通过战争掠夺资源来开发生存空间空并支持主权国家,从而在欧洲确立主导地位。
蒙古帝国解体后,西欧在中国科技的帮助下开始了“大航海时代”。其目标是实施殖民主义,传播基督教,建立世界霸权。相应地,西欧领土的扩张是针对整个世界的,特别强调加强其自身的经济实力。换句话说,西欧的领土模式是最受商业驱动的特征。从这个角度来看,西欧领土模式可以称为“商业前沿”。蒙古帝国解体后,西欧在蒙古帝国西进带来的中国科技的推动下,开始了“大航海时代”。14至17世纪,它引发了资本主义文明主导的单向全球化进程,成为现代世界的历史推动者和主人。
阿拉伯文明起源于阿拉伯半岛,那里的生活环境更加恶劣。
宗教在这里找到了最好的温床。基督教和伊斯兰教是世界上两大一神论宗教,起源于此。由于农业经济也先天不足,为了扩大生存空和获得生存资源,阿拉伯文明一方面通过商业贸易从海外获得经济财富;另一方面,倡导严格一神论的伊斯兰教是在反对异教徒的持续战争中形成、发展和扩大的。自6世纪以来,阿拉伯国家一直在向各个方向扩张。经历蒙古帝国的洗礼后,阿拉伯文明将“圣战”意识与游牧民族的骑乘和战斗氛围结合起来。奥斯曼帝国、帖木儿帝国及其后裔在欧洲、亚洲和非洲积极扩张。他们的影响一直持续到19世纪,这可以称为“伊斯兰扩张”。与其他文明相比,阿拉伯文明领土扩张的动力在宗教色彩上最为强烈。换句话说,阿拉伯文明的领土模式是最受宗教驱动的特征。从这个角度来看,阿拉伯文明的领土模式可以称为“宗教边界”。
俄罗斯是几个主要现代文明体系核心中唯一的内陆亚洲国家。由于气候寒冷,降雨量少,以草原和森林为主要地貌的俄罗斯文明以农业为主,但其生产力并没有得到保证。俄罗斯的前身是长期分裂的俄罗斯。金帐汗国的统治不仅结束了俄罗斯平原上的政治分裂,还带来了蒙古的政治独裁制度。受洗后,莫斯科公国利用蒙古帝国的衰落,迅速崛起。为了掠夺资源和开辟与外部世界经济交流的地理渠道,它在亚洲内地广泛扩张,形成了现代世界最广阔的陆地边界。从各个角度来看,俄罗斯已经成为现代世界游牧民族的继承者。换句话说,俄罗斯文明的领土模式最接近传统的游牧政权。从这个角度来看,俄罗斯的领土模式可以称为“游牧边境”。
与上述三种文明不同,中国文明的中心地区是东亚平原。这三个文明不仅远离亚欧边境地区的文明冲突,而且还有一片平坦富饶的平原,地理位置为空,令人无比羡慕,难以企及。它为主要由农民建立的中国和汉族政权提供了足够的生存空间空来建设他们的农业国家。这也使中国能够长期保持大经济和领先优势。获得外部资源没有那么必要和紧迫。相应的商业和畜牧业在文明体系中的地位已经成为次要的。对外扩张的经济动力主要是农业力量。因此,其边疆发展的历史特征可以概括为“农业边疆”。与对空和人口有无限欲望的商业边界和畜牧业边界不同,农业边界对生态环境有更高的要求,它所追求的领土适合大规模促进农业经济发展。不仅如此,农业经济对劳动力和稳定的社会秩序有更高的要求。边疆开发引发的持续战争将对中国古代农业金融产生直接影响。因此,中国古代中原王朝在领土管理上表现出“控制扩张”或“有限扩张”的特点。与上述三种文明不同,它并没有失控地扩张,主要是在平原周围,并渗透到四周。在拓展边疆的过程中,坚持“内政优先”的政治立场。一旦边境扩张影响到内部事务的稳定,它将呈现出对内收缩的历史选择。在很大程度上,边境战争的目的也是为了消除周边地区,特别是西部和北部游牧民族的威胁,维护他们自己的安全,而不是简单地扩大他们的领土。
“明长城时代”:明朝中国的边疆政策和历史分歧
蒙古帝国解体期间,长城内汉族建立的新中国政权明朝以“驱逐路虎,恢复中国”为政治口号,从而摧毁了元朝。在政治权力的背景下,明朝自觉继承了中国传统,即“广为宣传和实践的汉唐法国风格,并参照《宋法典》”。在边疆方面,面对元朝的历史遗产,明代具有收复元朝旧边疆的历史意义,主要表现在对东北亚、南缘和青藏高原的积极管理上。不仅如此,蒙古和元朝从阿拉伯地区获得的世界地图,尤其是海洋地图,极大地扩展了中国人民的地理视野,推动郑和下西洋所代表的朝贡贸易体系在空之前延伸至东南亚和南亚海洋世界。这是明代中国重建亚洲秩序的一项新的历史内容,也是宋元时期以“下东南亚”为名对东南亚进行的民间贸易。
另一方面,与这一时期基督教文明、伊斯兰文明和俄罗斯文明的社会融合和向外扩张不同,明代中国在对外交往中呈现出国家与社会分离的历史趋势。在商品经济逐渐发展的经济趋势下,在南宋以来的远洋贸易历史传统下,明代的中国市民社会始终拥有自发积极控制东南亚乃至远洋航行的动力。然而,与这一时期大力支持类似民间行为的基督教文明、俄罗斯文明和伊斯兰文明国家不同,当时世界上军事和经济实力最强的明朝国家,因为统治集团来自中国古代历史上规模较小的农民经济区淮河流域,经济不稳定,逐渐衰退,在经济形式上放弃了蒙古和元朝相当复杂的财政政策,强调回归汉政权“以农立国”的传统财政地位。他们对蒙古和元朝积极管理海洋和开展海外贸易的历史新途径缺乏足够的了解和兴趣。由于明朝是唯一一个由南向北统一中国的古代政权,淮河流域的统治集团不仅与西北边陲非常隔绝,而且在中唐以来北方民族长期压迫汉族的背景下,长期对控制西北边陲缺乏信心。因此,西北边疆的军事行动旨在消除周边民族对明朝的威胁。它没有控制蒙古高原。即使在汉朝和唐朝的旧边界——西域,由于害怕和防范东察合台汗国,它也在嘉峪关停留,满足于与西域各国保持松散的属国制度。统治集团的领导人朱元璋,在日益增长的贫农和流离失所经历的影响下,特别注意维护政权的稳定。因此,他在政治上接受了蒙元时期“家族财产制”的政治传统,并以建立朱氏皇族的“家族世界”统治共同治理世界为最大目标。因此,他大规模杀死了军事将领集团,从而大大削弱了明朝边疆扩张的军事实力。可见,明初的边疆管理充分体现了中国古代“农业边疆”的边疆地位。
明朝对领土概念的接近表现在最后一次大规模修建长城和大规模修建“长城式”军事设施,如东海岸的城堡和码头。与此同时,不仅由于军事主动权的丧失,边防线不断缩小,而且长城的修建也吸收了国家大部分的财政和重大政治关切,从军事、财政和政治层面对明代中国的历史进程产生了全面影响。因此,明朝不仅再次失去了对东亚东部地区的控制,而且为蒙古政权的恢复和扩张提供了历史条件。此外,政权最终被长城内外的农民军和女真人摧毁,呈现出与基督教文明、俄罗斯文明和伊斯兰文明完全不同的历史趋势,在一定程度上成为近代中西社会史的分水岭。与“大航海时代”、“伊斯兰扩张”和“俄罗斯崛起”相比,明代中国的历史可以称为“明长城时代”。
结论
蒙古帝国解体后,亚欧所有主要文明都借鉴蒙古因素,同化它们,试图填补蒙古帝国解体造成的国际力量不足的历史趋势空从而形成和塑造了现代世界的历史线索和地理格局,堪称现代世界历史的开端。在这一历史背景下,明代一方面也表现出吸收蒙古因素,积极探索青藏高原、南部边疆和东北边疆的外向取向;但另一方面,在西北边疆和东部海域,一个大规模的防御型长城或“长城式”防御体系已经建成,从而呈现出边疆政策的整体内向选择。它不仅为其他文明的领土扩张和海外贸易提供了历史空,而且最终在边境地区的叛乱中灭亡,从而显示出不同于其他文明的历史趋势,深刻影响了14世纪至17世纪中国的历史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