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中国 > 国联在918事变后在中国的调查行动,9·18事件发生时,中国驻国际联盟的代表是谁

国联在918事变后在中国的调查行动,9·18事件发生时,中国驻国际联盟的代表是谁

国联在918事变后在中国的调查行动

9·18事件爆发时,国际联盟第65届会议在日内瓦举行。施肇基代表中国担任中国驻英国特使和国际联盟全权代表。当时,施肇基于12月5日辞职,因为经过几天的谈判,他已经疲惫不堪。1932年1月,南京派颜惠卿代替施肇基,并被任命为中国驻国际联盟代表团的首席代表。

九一八事变后东北沦陷 ,国民政府邀请国联调查,怎...

这可以用国际联盟秘书长伊万诺夫对中国外交官吴秀峰说的话来解释:当一个国家被武装部队入侵时,它必须首先站出来抵抗。只有到那时,我们的国际联盟才能谈论支持它和维护正义。 它不会抵抗自己,期望我们的国际联盟从它的火焰中取出栗子是不现实的。 “九一八”事变爆发后,国民政府,主要是当时的蒋介石政府,寄希望于“国联”对日本侵略的调停和干预,正如晚清慈禧太后和李鸿章寄希望于国际力量的调停一样。 蒋介石政府担心,一旦与日本开战,中国就没有理由肯定。 就像现在的巷战一样,如果一方挑起一场战斗,那是全部责任,但另一方面,答案c“恢复九·一八事变前的东北原状”,即使东北成为帝国主义共同控制的半殖民地,也是指“门户开放”的东北 本主题探讨“联合管理的殖民地”和“联合管理的半殖民地”概念之间的区别 关键的区别在于东北是否在南京国民政府的管辖之下 总兵力比例:国民党东北军27名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战士,300多架战斗机和近100辆坦克。日本军队是关东军的一个师,大约有两万人。虽然东北军的主力在北平,但东北仍有十多万人。沈阳地区的兵力比例:东北军北营和东营合计超过12000人。日本就是其中之一。

9·18事件发生时,中国驻国际联盟的代表是谁

9·18事件爆发时,国际联盟第65届会议在日内瓦举行。施肇基代表中国担任中国驻英国特使和国际联盟全权代表。当时,施肇基于12月5日辞职,因为经过几天的谈判,他已经疲惫不堪。1932年1月,南京派颜惠卿代替施肇基,并被任命为中国驻国际联盟代表团的首席代表。

九一八事变后东北沦陷 ,国民政府邀请国联调查,怎...

国联在918事变后在中国的调查行动范文

摘要:9·18事件爆发后,日军继续扩大侵略态势。 然而,中国国民政府采取了不抵抗政策,并诉诸国际联盟和平解决这一事件。 迫于压力,国际联盟成立了一个调查小组,调查9.18事件后的中国局势。 然而,对国联调查活动的时间、内容和态度的研究可以揭示国联调查小组对日本的妥协和偏袒,这最终助长了日本的气焰,并导致对中国发动全面入侵的野蛮行为。 关键词:“9·18”事件;国际联盟;调查;研究 国际联盟的全称是国际联盟,又称国际联合会(International Federation),它是根据1919年巴黎和平会议通过的《国际公约》于1920年1月成立的。 它的总部设在日内瓦,有60多个国家参加。中国和日本是第一批参加的成员国。 当时,国联大会、行政院和秘书处的领导权由英法等几个帝国主义列强控制。 尽管美国没有参加,但它也对国际联盟的活动产生了一些影响。 根据《国际公约》的规定,国际联盟有权警告、组织调查和对侵略者挑起的战争进行仲裁。 即使在必要时,国际联盟也有权动员成员国对侵略者实施经济和军事制裁。 1931年9月18日,日本在沈阳悍然发动“9·18”事件,拉开了大规模武装入侵中国的序幕。 日本侵略者的侵略行为打破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形成的相对稳定的世界格局,是对国际联盟及其盟约的公开挑战。 因此,一些国际联盟官员称这一事件是“对国际联盟维护世界和平能力的最严峻考验”,也是“国际联盟一直在处理的所有问题中最困难的一个”。那么,国际联盟是如何做到的呢?本文旨在调查和分析九一八事变后国际联盟的调解活动。请改正任何错误。 一、九一八事变后国际联盟对日本的态度 9·18事件爆发后的第二天,在日内瓦举行的第12届国际联盟大会举行了第65届理事会,听取了中日两国代表对该事件的简要报告。这是9月18日的一期进入国际联盟理事会的开始。 从那以后,一段时间以来,中日争端的调解成为国际联盟的主要议题。 1931年9月21日,中国驻国际联盟首席代表施肇基正式向国际联盟秘书长德蒙特递交照会,要求国际联盟召开行政院会议,并根据《国际联盟公约》第11条,立即采取措施防止局势扩大,恢复占领前的原状,并确定日本对中国赔偿的性质和数额。 9月22日,国联行政院召开特别会议讨论这一问题。日本代表方泽贤治认为,日本的行动纯粹是自卫。并谎称大部分日本军队已经撤到南满铁路地区 因此,会议授权行政院院长黎乐向中国和日本发出内容相同的紧急通知:“(1)绝对有必要避免一切足以扩大事件或阻碍和平解决的行为。” (2)与中日谈判一个明确的办法,使两国立即撤军,防止两国人民的生命和财产受到损害。 “[1]1238尽管这一声明表达了和平解决中日争端的态度,但它没有谴责日本的侵略行为,也没有说明如何恢复事件发生前的现状,也没有区分侵略者和受害者。相反,它要求双方撤军。 这表明国际联盟从一开始就支持日本。 9月30日,国际联盟重新召开理事会,并通过了第一项解决“9·18”事件的决议。 这项决议有三点值得注意 一是重申日本的声明“没有从满洲侵吞领土的野心”和“日本军队已经开始撤退到南满洲铁路属地”的谎言,仍然没有区分侵略者和受害者,更不用说谴责日本的侵略行为;其次,它肯定了日本所谓的撤军条件,即中国必须保护日本国民的生命和财产,为日本拒绝撤军提供了借口。第三,日本撤军的日期没有限制,但决定“如果在这种情况下有严重的无法预料的事态发展,将于10月14日重新召开会议来处理它们”[1]1241-1242。这为日本进一步扩大侵略提供了时间。\" 10月13日,国际联盟应中国代表的要求,提前召开了理事会会议。经过长时间的讨论,22日提出了解决中日问题的决议草案。 这项决议草案与国际联盟9月30日通过的第一项解决“9·18”事件的决议没有太大不同。它只要求日本在国际联盟于11月16日在[再次开会之前将其所有军队撤回到铁路地区。然而,日本代表拒绝同意设定退出日期,并提出了所谓的修正案。 在这种情况下,国际联盟理事会在10月24日的会议上同时对理事会的决议草案和日本提出的修正案进行了表决。 结果,日本的修正案以13票对1票被否决,安理会的决议草案也以1票反对日本被否决。 对此,国际联盟刚刚休会,没有采取任何新措施。 国际联盟对日本妥协、让步、保护和纵容的绥靖政策在这里得到进一步证实。 11月16日,国际联盟理事会继续在巴黎举行会议。中国代表援引《国际公约》第十六条,呼吁对日本进行经济制裁。一些中小国家也希望国际联盟能在这方面做些什么。 当时,日本的经济基础仍然相对薄弱,大部分战略物资需要从美国、英国、法国等国进口。 如果此时对日本实施经济制裁,日本经济将陷入瘫痪,从而可能迫使日本停止对中国的侵略。 然而,美、英、法等帝国主义国家不愿意脱离日本。因此,对日本经济制裁的提议很难得到国际联盟的支持。 二.国际联盟调查团的设立及其调查行动 许多中小国家对国际联盟对日本软弱的调解态度不满意。他们指出,国际联盟没有“用明确的语言谴责满洲的事件”或“没有尽力纠正局势”[2]169。此前,早在9·18事件开始时,中国代表就一再要求国联派出调查团,但由于日本的反对,所有调查团都没有被国联采纳。 当时,日本反对国联派出调查组,主要是因为担心国联的调查会阻碍日军的军事行动,同时会使其武装入侵东北的真相大白于天下。 11月21日,在国联行政院第18次会议上,日本代表方泽(kenji fangze)向行政院提出了国联派遣调查团的新提案。 日本态度的改变是由于日本占领了东北三省的大部分领土。日本不再担心国际联盟的调查会阻碍其入侵东北的计划。 与此同时,我还想通过派遣一个调查小组来缓解日本拒绝撤军所造成的外交和公众压力。我甚至希望在调查组织和调查的过程中,我会争取一段时间加快在东北建立傀儡政权,推迟国联对中日问题的裁决。 基于上述情况,12月10日,国际联盟理事会就日本派遣调查团的提议通过了一项决议。 该决议重申了国际联盟9月30日要求日本迅速撤军的决议,并声明日本的撤军不会受到调查的阻碍,但仍未规定任何撤军日期。 同时,应日本的请求,决议规定调查组“不得干涉双方军队的行动”,[1]1287-1288。这在一定程度上等于默许日本所谓的“剿匪权”,为日本军队进一步扩大侵略行动提供了借口。 然而,日本先占领锦州,然后打着“剿匪”的幌子进攻热河 国际联盟于1931年12月10日通过了派遣调查团的决议,但直到1932年1月10日,国际联盟才宣布成立调查团。 调查组由五个帝国主义国家的代表组成,包括英国、美国、法国、德国和意大利。中国和日本各派一名成员协助委员会,代表团团长是英国利普顿。因此,国际联盟调查组也被称为利普顿调查组。 调查组成立时,日本对中国东北的军事入侵还没有完全结束,日本在中国东北的傀儡政权满洲国也没有成立。 如果调查组走最近的路线,通过西伯利亚到达中国东北,只需要大约一周的时间,这样调查组就可以及时到达中国东北,也可以当场调查日本入侵中国东北的罪行。 然而,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调查组竟然首先在日本东京停留,并首先听取侵略者的意见。 因此,调查组于2月3日从欧洲出发,绕过美国,先抵达日本,然后转向中国海关辖区,直到4月21日才抵达沈阳。 这时,东北三省都被日军占领,日本建立的伪满洲国也宣告成立 因此,调查组的调查活动基本上是在日本帝国主义的严格控制和监视下进行的。调查组的主要目标也是日本东北四大入侵组织的高级官员和伪满政权的叛徒,这使得与中国群众的联系变得困难。 正是由于调查组行动缓慢,日本侵略者才被给予四个多月的时间来结束对中国东北的军事入侵,完成傀儡政权的组建,并在调查组到达之前为其作出周密的安排和准备。 当国联调查组离开长春时,其负责人李敦与溥仪握手并低声说:“我祝愿新满洲国有一个健康繁荣的未来!”[3]可以看出,国联调查组此次访问的目的不是真正解决中日冲突,而是维护中国各大国的利益。 在东北进行了一个半月的调查后,调查组于6月4日返回北平,开始起草调查组的报告。 7月4日至17日,调查组再次前往东京会见日本首相、地面和外国政要,并与日本政府讨论调查组报告的编写事宜。 9月4日,该报告在北平正式签署 10月2日,该报告同时在日内瓦、南京和东京发布 看看这份140,000字的报告,很难找到谴责和制裁日本入侵的地方。相反,它在许多方面反映了国际联盟对日本的让步和保护。 首先,报告没有明确指出“9·18”事件是日本帝国主义入侵中国东北,也没有要求日本撤军。第二,尽管报告原则上承认中国东北是中国的领土,但它实际上肯定了“日本在满洲的特殊地位”,并假装“没有日本的活动,满洲就不能吸引这么多的人”...也不可能发展得这么快”,赞扬日本在中国东北的侵略活动。第三,一方面,报告确认9·18事件是日本的“精确准备计划”,并明确表示日本的行动不能被视为“正当的自卫手段”,但另一方面,报告表示不能放弃“当时在场的官员或认为他们是在自卫”的假设它声称苏联在外蒙古的优势和共产主义在中国的发展增加了日本的疑虑和恐惧。它说“中国对日本商品的抵抗是中日冲突的一个重要原因”,并公开为日本侵略者辩护。第四,尽管报告承认“满洲国”是日本操纵的傀儡政权,但也赞扬了傀儡政权“有一些开明的改革不仅适用于满洲国,也适用于中国其他地区”的计划。第五,报告反对恢复“九·一八”事变前的东北原状。第六,报告列举了“圆满解决中日争端的条件”,其中之一是“日本在满洲的权益不容忽视”。任何不承认这一点或无视日本与该地区历史关系的解决的人都不能被认为是满意的”。第七,报告提出的最终解决方案是所谓的“东北高度自治”,其中规定自治政府必须任命“相当数量的外国顾问,其中日本人应占重要比例”与此同时,报告还起草了三项条约,即《中日日本利益条约》、《中日和解互不侵犯互助条约》和《中日商业条约》,这些条约慷慨地将中国的权利和利益给予了日本。为了保护日本在[东北部的“特殊利益”〔1〕1731-1891年。国际联盟的调查报告遭到了中国人民的强烈反对。中国共产党临时中央政府发表了《关于反对国联调查的报告》,呼吁全国人民用革命的民族战争撕毁李敦的报告,以实现中华民族[的完全解放和独立。就连日本政府也拒绝接受这样一份偏袒日本帝国主义的报告。 原因很简单,因为日本不希望其他帝国主义国家干涉东北,幻想统治东北,把它变成像朝鲜一样的日本殖民地。 1933年2月24日,国联特别大会以42票赞成、1票反对(日本)和1票弃权(暹罗)通过了国联报告 3月27日,日本宣布退出国际联盟 日本拒绝接受该报告,然后退出国际联盟,宣布国际联盟的调解工作彻底失败。 综上所述,“9·18”事件爆发后,宣称“维护世界和平、维护正义”的国际联盟并没有按照其盟约的精神和原则,采取积极有效的措施来谴责和制裁日本帝国主义,防止侵略战争的扩大。相反,它假装是公平的,并始终奉行妥协、让步、保护和纵容日本的绥靖政策。 这种政策助长了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傲慢,使其不断扩大对华侵略战争,对此后国际形势的发展产生了非常消极的影响。 此后,国际绥靖政策开始逆流而上,意大利和德国这两个帝国主义国家也开始相继入侵其他国家,最终引发了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范围最广的世界大战。 参考资料:[1]陈珏 “9·18”后民族悲剧的惨痛历史。第二卷[男]沈阳:辽宁教育出版社,1991。[2]魏罗贝 中日争端与国际联盟[。上海:商业印刷厂,1937年。[3]爱新觉罗·溥仪 我生命的前半部分[·米】。北京:大众出版社,1983:330。[4]复旦大学历史系,中国近代史教学研究组。 中国现代对外关系材料选编:第二卷:第一卷[。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77: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