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戏剧 > 语文课程改革中教育戏剧的作用及应用策略,教育戏剧有分阶段的教学目标吗?

语文课程改革中教育戏剧的作用及应用策略,教育戏剧有分阶段的教学目标吗?

语文课程改革中教育戏剧的作用及应用策略

教育戏剧的教学目标是否有阶段性的教育反思,即教师自觉地以自己的教育实践为思维对象,对自己的行为、决策和结果进行检查、分析和总结。它包括引起思考的疑问、谜题和心理困难,以及寻找、寻找和探索解决问题和解决谜题的方法的活动。“借助这条线

戏剧教育中戏剧游戏有哪些作用?

戏剧游戏的目的是让学生发现自己的问题,体验它们并自己解决它们。从而无意识地了解自己和与戏剧相关的技能。 由于游戏的形式减少了表演的压力,学生可以集中精力于过程而不用担心表演的结果,从而更自由地探索创作的可能性。 在戏剧之旅方面,庄马宝是一家专业的儿童教育戏剧组织:我们吸收和继承了世界著名教育戏剧科学家多萝西·希斯罗特(Dorothy Heathrote)和顶级剧作家爱德华·邦德的教育戏剧理念和实践精髓。英国伯明翰城市大学教育戏剧专家大卫·戴维斯(David Davis)教授和英国著名教育戏剧团体大布鲁姆(Big Brum)有以下不同点:1 .教育目的和教育目标是普遍和特殊相关的 教育的目的是国家培养什么样的人才的普遍要求,反映了社会成员在教育中的普遍需求。 2.教育目标是教学领域为实现教育目标和反映教学主体需求而提出的要求。 3.教育目的指导教育目的和表达能力。它能亲身感受故事中人物的情绪,增强他们的自我意识,人物命运的起伏给孩子们带来丰富的体验。 因为歌剧中有许多令人愉快的故事、优美的音乐和多变的乐章。 积极的情绪会发展 儿童的身体协调发展迅速。 第二 学习中国戏曲,负面情绪被引导和反映。尽管戏剧表演在中国有着悠久的历史,但在当今社会的普通中国人的生活中,戏剧表演仍然是陌生而渺小的,更不用说校园课堂中的戏剧表演教育了。 与几乎每个中学都有戏剧选修课的英美相比,中国的儿童戏剧表演教育是一片沙漠。 这与中国人保守、不擅长自己有关。

教育戏剧有分阶段的教学目标吗?

教育戏剧的教学目标是否有阶段性的教育反思,即教师自觉地以自己的教育实践为思维对象,对自己的行为、决策和结果进行检查、分析和总结。它包括引起思考的疑问、谜题和心理困难,以及寻找、寻找和探索解决问题和解决谜题的方法的活动。“借助这条线

戏剧教育中戏剧游戏有哪些作用?

语文课程改革中教育戏剧的作用及应用策略范文

摘要:教育戏剧以其独特的教育,将在基于核心素养的语文课程改革中发挥重要作用。教育戏剧在中学语文课堂教学中的运用有六种方式:情境、焦点、角色、假设、冲突和戏剧。这些具体的操作方法也为语文课堂实施核心素养提供了应用策略。

关键词:教育戏剧;教育特点;核心成就;课堂演示;戏剧策略;

教育戏剧作为一种面向非专业人员的普及教育,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引入中国大陆。经过20年的实践和探索,其教育功能已经得到教育界的广泛认可。特别是在以核心素养为目标的基础教育课程改革实践中,教育戏剧的教育性、参与性、思辨性和过程导向性非常符合以核心素养为目标的课程改革的需要。语文学科作为人文素质教育的重要载体,可以运用教育戏剧策略更好地在语文课堂上实施语文核心素质,同时丰富语文教学手段。

一、教育戏剧的教育特征

教育戏剧的概念源于英国戏剧教育和戏剧教育。20世纪90年代,著名剧作家李银宁在其文章《英国戏剧教育与戏剧教育》中首次将教育戏剧的概念引入中国大陆。“教育戏剧(Drama in Education,DIE)是一种将戏剧手段应用于教育和课堂教学的方法。在通识教育过程中,戏剧元素和方法被用作教学主体和教育目标的教学方法和手段,使学生能够通过共同创造戏剧活动,在场景设置、角色扮演、即兴表演、主题深化、意义讨论等环节中发挥作用,实现学习目标和教育目标。”[1]

教育戏剧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戏剧艺术教育,具有教育特征。教育戏剧教育首先体现在它的过程中。西方学者甚至称之为“过程戏剧”和“视角戏剧”。作为一部戏剧在这个过程中,[的戏剧元素和策略往往与学生的表达、交流、情感、想象、团队意识、领导力等联系在一起。复旦大学的周斌教授认为,“教育戏剧的重点不是表演情节,而是通过表演的形式和过程让参与者和观察者理解主题。”[3]其次,它体现在实用性上。教育戏剧自诞生以来就被深深地打上了实践的烙印。卢梭在《埃米尔》中提出了“实践中学习”和“戏剧实践中学习”两个概念。教育家杜威“边做边学”为教育戏剧定下了基调。同样,反映在它的反思。所谓反思,就是强调儿童作为受教育者和被干预者的反思行为。英国教育戏剧课程有三种活动模式:创作、表演和回应。反应阶段反映了教育戏剧的反思性。“回应清楚地表达了对戏剧的主观反映,理解了戏剧引起的情感和思想,同时,它还包括运用一些适当的符号学和评论规则对戏剧进行分解和分析,并能解释戏剧的要素是如何有效地构成戏剧的。”[2]

二。核心素养下的教育戏剧促进中国课堂改革

《普通高中语文课程计划(2017年版)》一开始就明确指出语文是一门综合性、实践性的课程,是工具性和人文性的统一。语文课程应引导学生在现实生活中运用语言,发展思维能力,提高思维品质,培养高尚的审美情趣,积累丰富的文化底蕴。语文课堂是教学改革的主要阵地。目前,国家语文课堂教学课程标准中存在一些共同的问题:语文教学主体不明,语文活动缺乏一定的真实性,学习效果很少与学生的现实生活和个人经历相关,语文课堂的时间空限制明显,没有解决办法。教育戏剧策略的介入为解决当前语文课堂困境提供了新的途径。

首先,教育戏剧是学科教育的重要载体。语文课程标准的基本理念是坚持道德修养,增强文化信心,充分发挥语文课程的教育功能。在具体方法上,强调语文课程内容与学生成长的联系,引导学生积极参与实践活动。教育戏剧在语文教学中应用的出发点是学生自身的知识和情感体验,它侧重于对普遍人类经验的感知和认识。

第二,教育戏剧策略使中国人的核心素养落到实处。语文核心素养“语言建设与应用、思维发展与提升、审美与创造、文化传承与理解”的四个方面离不开各种启发和启迪语文的学习活动。传统的汉语“听、说、读、写”教学显然无法承载核心素养。教育戏剧的“过程”、“实践”和“反思”为语文学习提供了具体而生动的学习情境。学生可以通过创造、体验和反思这些情境来提高语文素养。

第三,教育戏剧已经成为课堂变革的驱动力。语文课堂改革主要体现在从教师教到学生学的两个转变,从单一终结性评价到过程性评价。教育戏剧内在的实践性和反思性体现在以学生为中心、过程性评价的课堂上。国内外教育戏剧专家一致认为,教育戏剧的重点不是戏剧表演的结果,而是学生通过戏剧体验学习目标的过程,师生通过“教师入戏”、“角色扮演”、“静止图像”、“论坛剧场”等方式参与活动。学生既是表演者又是观众。他们随时评估同龄人的表现或表现。与此同时,他们在任何时候都化身为演员来表达他们的理解和情感体验。教师评估学生在这个过程中的表现。

[/s2/]三。教育戏剧在[中文课堂的实施策略/s2/]

教育戏剧策略在课堂教学中的应用已成为近年来中小学教学研究的热点。徐军对近20年来大陆教育戏剧的相关研究进行了统计。在172篇关于教育戏剧的研究论文中,有108篇是关于教育戏剧的实际应用,占62.8%。[5]

表1近20年来教育戏剧相关研究类型分布

从发表的“实际应用”论文来看,所提供的案例大多是教育戏剧方法的个别应用,而本土化的研究仍处于探索阶段。在近两年的初中语文教学实践中,笔者从教育戏剧的基本概念出发,针对语文的核心素养,精心选择教学内容,制定教育戏剧策略,实施教学,并总结出几种可行的策略。

1.将知识作为背景

学习教育戏剧策略就是情境学习。学生被置于特定的情境中,通过不断的互动、交流、协调和探索来理解教学主题的意义和价值。“具体而细致的情境建构能够进一步促进参与者与环境的联系,是教育戏剧活动顺利开展的前提条件。”[6]

提问是将知识设定为情境的重要方式。精心设计的问题可以建立戏剧性的情境,将学生融入故事,深化课堂思维。比如“你好!在这部小说中,我们可以设置情境问题:发生了什么?谁参与了?在哪里发生的?什么时候发生的?周围环境怎么样?通过提问,我们可以逐步构建具体和合理的情境,定义时间空的界限,并让学生“置身其中”。

“游戏中的教师”是一种有效的将知识建立为情境的方式。作者正在教“你好!当我出来的时候,我扮演一名建筑工人,开始讲述他遇到的奇怪的分离的故事:“那天我在一栋大楼的楼顶工作。铆接完铆钉后,我放下工具休息了一会儿。突然,我听到头顶上有一声奇怪的哭声。但是我环顾四周,没有找到声源。这时,我抬头看见一块石头在头顶上飞。“老师的角色引起了学生们的极大兴趣,并立即把学生们带到了课文中描述的情境中。以知识为情境是教师“教”向学生“学”的转变,体现了以过程为中心的教学理念。通过课程结构与戏剧教学方法的结合,将知识转化为情境可以促进真实的学习,使作者的生活体验产生更有效的学习体验。

2.将问题细化为焦点

在备课时,我们经常设计一系列的问题链,比如“是什么,为什么,怎么做?”这些问题通常是平行的,对于一个主题的深入探索几乎没有什么可说的。课程标准(2017年版)提出创建学习情境,根据学生的发展需要,引导学生广泛深入地参与学习任务组。任务组的功能整合了语文教学的零碎性和随机性,但任务组教学的实施需要整体设计,注重主题。这里的主题与教育戏剧的焦点一致。焦点是戏剧的核心矛盾,也是戏剧的重要元素。如果戏剧教学没有明确的重点,戏剧活动就容易漫无目的和混乱。“在戏剧教学活动中,最常见的错误是我们试图在短时间内设计太多的职位空。一旦你决定了主题或目标,你和你的班级将能够掌握戏剧活动中探索的重要意义和需要理解的知识。”[2]

课堂上的焦点区分知识点。知识点解决“是什么”的问题,重点是动机和原因;知识点被表达为专业学科的一般规则,而重点是人类的共同生活经验。因此,把问题提炼成焦点就是把许多知识点浓缩成核心矛盾。一旦确定了重点,其他问题就会得到解决。我在教《行走》(人民教育版七年级第一本书)的时候,作者把三代人之间的差异“走大路还是走小路”作为本文的重点,这里的差异是人类遇到的共同经历。学生们讨论了分歧,决定走这条路或小路。原因是什么?在这场争论中,每个角色将扮演什么角色?这种差异最终将如何解决?在焦点讨论中,学生们发现对人际关系的热爱是作者想要表达的主题。

3.把读者变成角色

我们经常要求学生在语文课上朗读不同角色的作品,并要求他们理解角色的情感。事实上,这已经使用了戏剧性的角色扮演方法。“读者角色转换”是对学生传统角色的挑战。通过“角色”学生融入教学内容情境,使他们更直接地与学习主体相关联。在一个假定和安全的情况下,学生积极反思自己,了解自己,从而在学习过程中达到自我成长的效果。

“让读者把自己化身为一个角色”首先,应该进行角色研究。“每个物体都有三个维度:深度、高度和宽度。此外,人类有三个维度:生理、社会和心理。不理解这三个维度,我们就无法评估一个人。”[8]例如,《悲惨世界》的主人公冉阿让是一个复杂的人物。学生们整理分析冉阿让的外貌、生活经历、性格和复杂之后,可以理解冉阿让在狱中受到不公平待遇和刚出狱时的愤怒,也可以理解主教救赎冉阿让的重大意义。

\"让读者扮演角色的另一种方法是角色扮演。\"“或与“假设”相关的词语必须在早期引入,因为在计划中,可能会有孩子想出一个合理的想法,即“他们在实际工作中的承诺将会真正实现”——他们可能会认为我们真的想经营一家鞋厂、挖一个墓地或建造一家旅馆。[9]例如,《皇帝的新衣》(人民教育版,第1卷,7年级)是一篇非常适合学生扮演角色的文章。学生们扮演的皇帝喜欢穿花哨的衣服。骗子们做了他们喜欢的事。部长们为了自己的利益成为了骗子的帮凶。角色扮演可以鼓励学生学习人物之间的关系,例如骗子和皇帝之间的关系,大臣和皇帝之间的关系,大臣和骗子之间的关系,以及人和皇帝之间的关系。角色扮演可以帮助学生体验角色的内心感受,特别是在表演过程中,学生可以通过不断调试找到角色感受的最佳表演点。表演者和观众都可以加深对文本主题的多角度、多层次的认知。

4.熟练地将常规转化为假设。

传统语文教学十分重视学生分析和总结能力的培养。课堂上经常问的问题有课文内容、总体思路、文章主题分析等。,而学生创造性思维的培养在课堂上容易被忽视。戏剧是一种假设性的艺术,经常创造新的主题,启发思考“如果是这样,会发生什么事情…”。戏剧假设可以激发学生的好奇心,培养学生的想象力。教育戏剧不是传授表演技巧。通过假设调动学生的想象经验是一种特别有效的教学方法。学生在创造性建构的情境中运用新的思想、价值观、角色和语言进行进一步的尝试和实验,从而促进学生创新思维的培养。

《秋天的记忆》(人民教育出版社,7年级,第一卷)是一篇回顾性文章,表达了作者对母亲的深切怀念和对年轻时任性自私的悔恨。然而,这本书有一个局限,那就是表达时间和单向交流的艺术。如果学生只停留在阅读和分析的水平,他们就无法体验作者的情感和独特的体验。作者在教学中运用了“假设”的戏剧性策略。首先,让学生们表演他妈妈建议史铁生欣赏菊花的场景。当情绪达到顶峰时,学生们变成了固定在那里的“雕塑”。然后让其他学生在许多年后扮演史铁生。扮演史铁生的史铁生通过只是参观回到了定格的瞬间。面对我过去和母亲相处的场景,我表演了即兴表演。这个假设是出乎意料的。突然间,孩子们打开了情感的门槛,他们过去所有的遗憾和内疚都被释放了。戏剧的假设产生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学生在他们创造的场景中完成了对文章的深入理解和体验。

5.将分歧升级为冲突

冲突是戏剧的核心和灵魂。我们通常谈论的冲突包括外部冲突和内部冲突。冲突达到高潮后,人物必须做出选择,当做出选择时,他们将完成人物的刻画,成为“这个人”。传统的语文课堂教学在人物分析方面相对静止,通常从人物的个性特征和动机来解释特定情境下的人物行为。将分歧升级为冲突”就像提炼灵魂的熔炉。在这个熔炉里,精华被去除,谬误被去除,真理被保留。学生在假定的情况下完成灵魂测试和洗礼,从而深入阅读作品。

例如,在郑振铎的《猫》(人民教育版,7年级,第2本书)中,主人公“发现了“猫吃了芙蓉鸟后逃跑”。当“我”找到那只猫时,他怒不可遏,拿起一根棍子打它。这部小说一步一步地将人们的疑惑推向矛盾的高潮,是否战斗成为“我”的必然选择。利用教育性戏剧《良心巷》的形式,将全班分成两组。一组学生在心里扮演“天使”,并给出了不打猫的理由。另一组学生在心里玩“魔鬼”,并给出了打那只猫的理由。两组学生面对面站在走廊里。扮演英雄“我”的学生们慢慢走过走廊。扮演天使和魔鬼的学生依次告诉“我”和“为什么我没有”。最后,扮演“我”的学生决定是否打架。这一过程延长了学生们对小说高潮的体验,加深了他们在经历选择折磨的同时对小说主题的理解。

6.把教室变成剧院。

教室是一个多变的空房间。教育戏剧使语文课堂教学成为课堂“转型”的可能。我们已经习惯了桌椅的原始用法,这使得我们不得不重新调整空的用法。如果我们移动桌椅,我们需要配合小组的研究,并决定如何安排使用另一个空。“[2]课堂空的变化可以让学生更容易进入情境,提高他们对成绩的信心。改变教室空以激发学生的创造力,学生将在特定环境中有多种解决问题的方法。

教室向剧院的转变是由教学内容决定的。“喂——出来吧!(人民教育出版社,七年级,第二本书)教学可以以“论坛剧场”的形式组织。教室可以根据法庭安排。学生扮演法官、被告、原告和陪审团的角色。在文章“行走”空中,它被认为是在野外。四个孙子在野外散步。在岔路口,他们被分开了。在“回忆鲁迅”空一课中,我们假设了20世纪30年代的旧上海模式。作者小红和鲁迅的交流发生在旧上海的“公寓”里。此外,戏剧的虚拟性强调教室空之间的可变性。根据情况,教室可以是宫殿、田野、战场、婚礼、法庭等。

教育戏剧作为语文教学手段的应用也会带来一些问题。例如,在引进国外经验的过程中,存在着死记硬背的现象,这不仅不能激发学生的创造力,还会导致课堂混乱和学习效率低下。

参考
[1]李英宁。《中国教育戏剧》,[。艺术评论,2013,(9)。
[2] [4] [7] [10]乔纳森·尼兰兹。11 ~ 14岁开始戏剧表演——中学戏剧教师手册[·米]。台湾:心理出版社,2015。
[3]周斌。关于促进教育戏剧发展的几点思考[。复旦教育论坛,2008,(6) :5。
[5]徐军.回顾与反思:近20年来中国大陆教育戏剧研究综述[.上海戏剧学院学报,2017,(1)。
[6]焦阳。从核心素养角度研究教育戏剧的原理和理论机制[。教育参考,2017,(4)。
[8]莱奥斯·埃格里。编剧的艺术[。北京:北京联合出版公司,2013: 28。
[9]桃乐茜·希斯科特&加文·波顿。戏剧教学[。台湾:心理出版社,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