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宗教 > 基于马克思主义中探讨宗教消亡问题,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主要内容是什么

基于马克思主义中探讨宗教消亡问题,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主要内容是什么

基于马克思主义中探讨宗教消亡问题

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主要内容是什么?马克思主义宗教观是马克思主义关于宗教和宗教问题的普遍而基本的观点。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基础是马克思恩格斯创立的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这是它与以往所有宗教观的根本区别。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内涵非常丰富。它

马克思主义宗教观认为宗教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

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基本观点主要包括宗教的本质、宗教的产生和发展、宗教产生和存在的根本原因及其消亡条件、宗教的社会作用、马克思主义政党对宗教的基本态度和原则等。 这些基本观点主要反映了马克思主义在宗教问题上的立场。理解马克思主义的宗教观应该回到它的起源,回到马克思主义自己关于宗教的论述,回到马克思和其他古典作家关于这些思想的论述的社会文化背景,回到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自己在这个问题上的经验和思想发展。 我们必须坚持原文如此简化和忠实的分支。中国共产党在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在正确认识和处理宗教问题的实践中,逐步形成和完善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宗教理论。 它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关于宗教问题的基本理论。它的实践基础是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进程中的宗教工作。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基本理论或基本原则包括以下几个方面:(1)宗教的本质 恩格斯在《反都灵理论》中回答了这个问题:“所有的宗教都只是人们头脑中对主宰人们日常生活的外部力量的幻觉的反映。在这种思考中,人类力量已经接管了。马克思主义已经传播到中国,引起了社会革命。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实现了民族独立,实施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改革和建设。 马克思主义民族宗教观作为社会指导思想的组成部分,已经影响了中国半个多世纪,也深刻影响了中国的民族宗教研究。

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主要内容是什么

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主要内容是什么?马克思主义宗教观是马克思主义关于宗教和宗教问题的普遍而基本的观点。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基础是马克思恩格斯创立的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这是它与以往所有宗教观的根本区别。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内涵非常丰富。它

马克思主义宗教观认为宗教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

基于马克思主义中探讨宗教消亡问题范文

摘要:在社会发展中,人类解放理论指导人们进行不同形式的“社会实验”,判断思想的正确性和实践的有效性。思想有界限,意识有界限,价值有界限,行为也必然有界限。这一主题的复杂性和内容的多样性导致了不同时期不同的理论阐释和叙事差异。宗教的消失意味着神学思想及其边界的消失。这种情况的意识形态边界、人类行为边界和社会价值边界也会随之改变。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宗教;死亡;解放;

基金: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网络思想文化阵地建设模式及建设模式研究”(16BKS 118);北京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增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国际话语权的研究”(18KDC 020);黑龙江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项目:“马克思主义文化动力学观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建设的启示研究”(16kSe06);

宗教的存在是历史性的,宗教的消失是一个过程。它不能被理解为短期行为,也不能被夸大为永恒的存在。任何宗教都不会无缘无故地产生。任何宗教都有自己的发展经验。当今世界上主要的宗教派别基本上都经历了从童年到成年的过程。在基督教的发展过程中,最初的教义和形式相对简单,后来的许多东西是由希腊和罗马添加的。因此,宗教的形成和发展是一个不断适应某些人的思想和心理需求的过程,也是一个不断吸收和学习其他文化内容的过程。宗教消失的问题应该在思想史和发展规律的背景下理解。

一,“上帝的自由”:宗教出现和社会发展

1.宗教的意识形态根源

人类解放的实现与宗教灭绝的实现是一致的。它最基本的方面是把宗教信徒从幻想中解放出来,这样他们就不会在精神枷锁下痛苦呻吟。这一目标不是通过幻想或假设实现的,也不能通过与现实阴影的哲学斗争来实现。青年黑格尔哲学主张“只要我们教会他们如何用符合人性的思想来代替这些幻想,批判性地对待这些幻想,并从头脑中抛弃这些幻想”,[1]15,人类的解放就可以实现,这就等于痴心妄想。宗教源于意识形态和认知问题。以原始宗教为例,人们不知道自然为什么会有风、雨、雷、闪电、雨、光、光、日、夜、四季、出生、衰老、疾病和死亡。因此,他们认为有一种神秘而不可抗拒的力量主宰着世界,这导致了对神和图腾的崇拜。这种基于对自然缺乏深刻理解的意识形态只能通过不断提高意识来纠正。在处理与宗教的关系时,避免伤害宗教感情的事情也是解决意识形态问题的一个重要方面。在人和上帝颠倒的世界里,所有伟大、美丽和真正的人类事物都归于上帝。历史充满了神性、不人道和兽性。列宁曾经提到,虽然我们可以通过宣传、教育等手段来解决宗教消失的思想根源,但我们不应该采取激烈的行动来避免引起宗教信仰者的不满,从而导致人们因宗教信仰问题而分裂,破坏团结的力量。列宁看到了斗争可能引起的宗教矛盾,由此产生的群众分裂和力量分散无疑是革命内部能量的巨大削弱。因此,这种斗争应该是适度理性的、有益的、有纪律的斗争。根据当时的德国哲学,如果一个人能充分理解自己,把自己看作各种复杂生活关系的量化标准,然后在自己的环境中处理各种事情,他就能真正理解解决现代谜语的真正意义。事实上,人类固有的本性比“上帝”的主观本性高尚得多。真正的复归不是归于“上帝”,而是归于“人”,这是宗教消亡的意识形态过程。

2.宗教的经济来源

共产党的理想是以科学无神论为基础的。它基于唯物主义世界观。在其形成之初,它应该找到宗教真正的历史和经济根源。无神论宣传也必须成为党的工作内容之一。要做到这一点,光从理性出发是不够的。无神论作品或启蒙作品不能冲淡无产阶级的政治任务。违背自己的意愿谈论宗教问题是没有意义的。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都对宗教持否定态度。他们直接在工人党的纲领中宣布无神论和向宗教宣战也是不可接受的。对宗教做出无原则的妥协和让步也是不合适的。在《反都灵论》中,恩格斯批评了都灵对理想主义和宗教的让步,也批评了都灵在社会主义社会中禁止宗教的主张,认为这种形式只是俾斯麦宗教政策的翻版。他试图用另一种方式重复俾斯麦的愚蠢行为。因为俾斯麦的斗争集中在资产阶级最肤浅和虚伪的反宗教运动上,这使得一些工人阶级和民主人士忽视了阶级斗争的重要性,从而颠倒了政治分裂和宗教分裂之间的主次关系。最终结果不利于真正的文化事业,除了巩固天主教徒激进的宗教权利。在实际工作中,工人阶级政党应该耐心地组织和教育无产阶级,而不是冒险向宗教宣战。“宣布宗教是私有的”[2]182实际上在一定程度上遵循了宗教自行消亡的事实。

3.宗教的自然起源

自然一直是宗教的基本背景。宗教作为历史进程中的一种意识形态,以“非高尚约束”的形式作为“外部补充”出现。自然,作为宗教最初的原始对象,为想象和表达提供了材料,以此为基础的各种原始宗教被赋予了自然的意义。在后来的发展中,宗教也没能与自然形成清晰的分界线。在驰骋的想象中,人、神、自然物、精神物等形成了复杂多样的意识景观,这种意识景观首先体现在自然力中,然后演变成众多复杂的不同民族的人类文化。审视一个人的思想过程和人性,内心的神性火花、良好的举止、对知识的渴求和对真理的渴求都会被欲望的火焰吞没,崇尚美德的热情会被罪恶的诱惑淹没。这种历史状况导致了浮躁的物质享受,而不是对文化和精神内涵的追求,导致了“人是自然界中唯一不能达到自己目的的存在,是整个宇宙中唯一不值得上帝创造的成员”的意识[3]450。这一历史渊源与不同的宗教环境密切相关。恩格斯在《风景》中描述了古希腊国家的泛神论宗教意识,体现在宾根郊区的宗教,以及由德国北部荒原创造的犹太世界观。“事实上,上帝只是通过人在欠发达意识的混乱物质中对人的反映而被创造出来的[·海勒]”。[4]519-520历史的起源也是宗教的起源。大海变了,太阳和月亮转世,给宗教增添了神秘、幻觉和传奇。生活在物质世界的人们希望将上帝的幸福和天国的荣耀与他们自己相匹配。这种“倒立”的历史过程不可避免地带来了思想与实践的矛盾。人们依靠“上帝”来维持他们的生活。上帝创造了生命之源。双脚站立的实体通常被“颠倒思维”的对象所支配。自然和社会力量共同影响神秘力量的概念形式。这是意识形态矛盾和精神的自然和社会根源空精神,也应该在宗教消亡时予以正视。

4.宗教的心理根源

宗教应该符合理性思维,即使宗教本身也不能公开否认这一点。如果有宗教思想,就会有宗教虔诚。如果理性被视为宗教虔诚的基础,结果将不会是宗教的。宗教思想是基础,宗教教义是果实,思想之花产生精神之果,精神包含理性思维和非理性偏执。作为一种已经得到心理认可的宗教形式,如果一个人采取冷漠的态度,在一定程度上就会忽视宗教的人性。然而,如果一个人试图满足宗教的心理需求而忽视宗教的非理性方面,这不是马克思主义政党应该持有的态度。要理解宗教的心理基础,我们应该结合“上帝的理性”和“我们的理性”来看待它。宗教只是人类心理世界和精神世界的外在反映。对宗教信徒来说,这是一个精神净化和洗礼的过程。它不仅否定宗教形式,而且必然否定心灵的精神基础。然而,我们应该知道无神论和共产主义既不是人类创造的客体世界和客体形式的基本力量的消失、遗弃和丧失,也不是回到非自然和不发达的简单状态的贫困。它们应该是人性现实的生成和真正实现。宗教心理在宗教仪式中是显而易见的。无论宗教教义有多少差异,无论宗教仪式是简单还是复杂,无论祈祷词的句法和意义有多么不同,它们都表达一种心理,即崇拜和向上帝祈祷。在宗教生活中保持清晰的规则是证明一个人宗教信仰的一个重要方面。宗教规则的宽容和严格是宗教意义的外在表现。基督教、犹太教、伊斯兰教等。所有人都毫无例外地通过宗教规则来表达他们的教义。在神的戒律面前,大多数宗教信徒通过虔诚获得精神安慰。所谓的“信念是一个人所拥有的,而不是信念是一个人所拥有的”大致描述了这种情况。

二,“上帝的黄昏”:宗教和政治解放

1.宗教解放和政治解放是不可分割的

所谓政治解放是通过资产阶级革命实现的自由和平等,是摆脱宗教束缚的过程。政治解放使人们在政治上实现平等,但并没有消除社会不平等,因为社会不平等的根源是私有制。宗教解放和政治解放不是一回事。宗教有其自身的局限性。这不完全是政治解放的前提,但它们是密切相关的。在马克思看来,犹太人争取宗教自由的斗争本质上是一个政治问题。尽管犹太教义和基督教教义都是统治阶级用来麻醉人民的鸦片,但它们也必须受到彻底的批评。然而,作为一个政治问题,我们必须支持犹太人争取宗教自由的斗争。马克思恩格斯还指出,青年黑格尔派的“自我意识”和“绝对概念”以人的自我意识为自然和社会现象的基础和根源,主张资产阶级人格解放和自由主义,反对封建专制制度和封建等级制度,指出批判封建专制制度的主要思想支柱,揭露基督教的反动本质。指出基督教曾经在改造古代世界及其及时性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文章还指出,基督教倡导的迷信思想使人们屈从于人们创造的偶像,成为封建统治阶级欺骗和奴役人民的工具。实现宗教解放的资产阶级政治国家没有废除私有制,而是以资本主义私有制为前提。宗教解放是一个现实问题,而不是纯粹的宗教问题,这需要对国家和构成国家基础的民间社会进行批评。

2.宗教的消亡和政治解放都在现实中得以实现。

在宗教发展和政治解放的过程中,宗教观念和人权观念不断斗争,其中“卡通”形式包含着社会发展的基本形式,教学权力的收缩就是人权的扩张。政治解放不需要改变私有制,也不需要人们放弃宗教,也不能彻底消除人性的异化。人们仍然过着“天堂的生活”和“政治共同体的生活”即使在政治解放已经完成的国家,宗教也不仅存在,而且充满活力。这证明宗教的建立与国家的建成并不矛盾。[5]27因此,政治解放使人们摆脱了外部枷锁,戴上了民间社会的枷锁。现代民主只实现了形式上的平等。私有财产是宗教的物质基础。当私有财产被摧毁时,宗教产生和存在的物质基础将消失,宗教意识将“像烟雾一样消失在现实而充满活力的空社会氛围中”[2]446。宗教作为旧社会存在的重要基础,使对宗教的批判成为所有其他批判的前提。宗教批评的意义在于通过间接的方式反对虚幻的世界。它将虚幻的花朵从奴役人们的枷锁中移除。革命者的任务不仅是批判宗教,而且要把“对天国的批判变成对地球的批判,对宗教的批判变成对法律的批判,对神学的批判变成对政治的批判”[5]4。宗教的消亡和政治解放是“这边的世界”,是现实社会的任务。从发展趋势来看,当公民社会通过暴力产生一个政治国家,人们通过政治手段实现自我解放时,宗教的现状将会发生根本性的动摇。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可能的手段是:“废除私有财产,限制财产的最大数量,没收财产,实行累进税”,甚至“通过消灭生命,通过断头台”[4]175。

3.宗教消亡和政治解放的历史阶段

马克思恩格斯认为,私有财产的消灭意味着宗教产生和存在的基础将随之消失,人们头脑中的宗教意识将“像烟雾一样消失在现实而充满活力的空社会氛围中”[2]446,这是一个历史过程。通过政治解放来消除不平等意味着消除人们在政治上的不平等,但这并没有消除人们在社会上的不平等。走向人民解放仍然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政治解放不要求废除私有财产,也不要求放弃混淆思想的宗教意识。在这个层面上,宗教并没有消失。路德在反对罗马宗教时提出了“信仰自由”和“思想自由”的口号。他用信仰的奴役打败了真正的奴役,通过世俗化把僧侣变成了世俗的人,用心灵的枷锁代替了身体的枷锁。这些方面只是使宗教在一定程度上具有实用性,与政治解放无关。资产阶级对自由和平等的要求显然不同于宗教禁欲主义。虽然宗教改革促进了平等意识的发展,但二者之间的距离是明显的,其在社会发展中的历史性是极其明显的。

三,“上帝的日落”:宗教灭绝和人类解放

1.宗教解放在人类解放中起着根本性的作用

从源头上说,宗教灭绝问题应该解决宗教异化和人性复归的问题,即解决意识形态异化和经济异化。由于宗教异化本身属于意识形态领域,经济异化属于现实生活范畴,异化的扬弃应从这两个方向出发。然而,在未来的共产主义社会中,宗教解放所倡导的“无神论”和“无神论”之间仍然存在一些差异。在意识形态和理解方面,如果人们不能通过道德、宗教、政治和社会话语逻辑揭示他们所属的阶级利益,他们将永远是政治欺骗和欺骗的个体受害者。在列宁看来,解决这个问题的有效途径是在社会中找到一种力量,通过教育和组织,使它成为一种新的力量。随着社会主义的发展,宗教将会消失。宗教的消失必须通过社会发展来推动,教育必须在社会发展中发挥重要作用。要推翻现实中存在的封建专制统治,我们必须“批判宗教与批判政治形势有关,而不是与批判宗教有关”[6]528从现实的角度来看,“只有当现实的日常生活之间的关系在人们面前表现为一种非常清晰合理的人与人之间以及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时,现实世界的宗教反映才会消失。”[7]97物质生产和社会生活的自由结合,人们有意识的活动对社会命运的影响越来越大,神秘面纱逐渐揭开,而计划和意识的增强是消除宗教偏见和实现人民解放的重要先决条件。

2.人类解放是更高的形式或阶段

人民解放将人民从宗教中解放出来,政治解放将国家从宗教中解放出来。这意味着人们通过国家的中介将自己从宗教中解放出来。这意味着人们可以通过国家的中介宣布自己是无神论者,然后宣布国家是无神论者。然而,这种解放以抽象、有限、部分和间接的方式超越了宗教限制。它必须而且只能在国家的帮助下实现宗教限制的超越。它把它所有的非神性和它所有不受约束的内容都放在国家身上。政治解放只能驱使宗教从政治生活领域走向公民社会生活领域,从公法领域走向私法领域。它没有在民间社会生活中废除宗教。个人在世俗生活中仍然受宗教的束缚。宗教的消失将大大提高人们的思想认识,这是在人们的精神约束和物质困惑基本消除之后的事情。只要人们能够理解自己,并按照自己的尺度安排周围的世界,他们就能真正解决现代发展的困难。政治解放是人类思想史上的一次大跃进。如何从政治解放走向人类解放,也是马克思主义理论中的一个大问题。

3.走向人类解放的宗教消亡是一个消除虚幻思想的过程。

从宗教的出现到门泽尔的宗教改革,再到路德的宗教改革,幻想的内容和虚幻的色彩给人乌托邦的诱惑。彼岸的上帝,抽象了具体的内容,频繁地向世界召唤。上帝之光似乎会毫无悬念地降临在地球上。地球上所有的灾难都会像火花一样消失。救世偶像演奏的神圣音乐会拨动一串思绪,将人们带到天堂。用脱离现实环境的“社会”代替旧社会,用感性内容虚构“现实世界”,在另一边寻找身心的安身之处,都把人的解放引入歧途。因此,人类解放不是一场简单的意识形态运动,而是一场消除现存状况的现实运动。思想自由和人格自由之间有很大的一致性。随着宗教的消失和人类解放的临近,人们的行为将突破宗教解放和政治解放的界限,走向真正的自由和全面发展。各民族的精神产品已经成为公共财产。人类的解放是现代语境中的一幅有计划的画面,而不是充满宗教悲哀的意识形态之旅。这是一个充满活力精神和乐观精神的过程,其中理性精神和辩证眼光发挥着重要作用。个人行为和集体行为、私人边界和公共边界、当前发展和未来发展都超越了虚幻的想象,在现实中得到合理的解决。

参考

[1]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60年。

[2]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56年。

[3]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4]《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全集》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2。

[5]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米]。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6]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7]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5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