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成功 > “成功老龄化”的研究综述,如何理解成功老龄化

“成功老龄化”的研究综述,如何理解成功老龄化

“成功老龄化”的研究综述

如何理解成功老龄化,也就是说,正式进入老龄化阶段的时期,也可以理解为老年人的数量大于年轻一代的总数!这样一个社会群体被称为老龄化社会!我不知道我的解释是否合理。

\"成功老龄化\"是什么意思?

成功的老龄化是指在老年人个体与外界之间保持一种建设性的、平衡的关系或良性的互动关系,并在这个过程中最大限度地发挥老年人的价值——从“为老年人做点什么”到“为老年人做点什么”,再到“为老年人做点什么”。同时,生产性老龄化将推动整个社会向前发展,实现人的全面发展和代际关系。

如何理解成功老龄化

如何理解成功老龄化,也就是说,正式进入老龄化阶段的时期,也可以理解为老年人的数量大于年轻一代的总数!这样一个社会群体被称为老龄化社会!我不知道我的解释是否合理。

\"成功老龄化\"是什么意思?

“成功老龄化”的研究综述范文

我国用不到 30 年的时间走完了其他国家经历了上百年的人口结构转变过程(蔡昉等,2006),至少在 50 年内都将保持世界最大的老年人口规模(杜鹏等,2009)。截至 2015 年底,我国 60 岁及以上老年人口超过 2.2 亿,占总人口的 16.1%①。预计 2053 年,我国老年人口将增至4.87亿,其占比将上升到34.9%②。日益庞大的老年人口,引发了各界关于“未富先老”的讨论。发达国家的人口老龄化有人均国内生产总值 5000-10,000 美元的经济基础作铺垫,而我国当时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刚刚超过 1000 美元(穆光宗等,2011)。在人口快速老龄化日益推进的同时,高龄化和家庭空巢化进一步将如何照料老年人这一问题推至舆论热点。

据估计,到21世纪中叶,中国80岁及以上人口将达到1亿,而一个世纪前,世界老年人口总数还不到1400万。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残疾和半残疾老年人口占老年人口的18.3%,其中32.8%的人认为自己的健康状况“良好”。1990年,世界卫生组织提出了“健康老龄化”的概念。虽然“健康”和“护理”密切相关,但早期干预和后期维护的起点不同。后来,世界卫生组织将“积极老龄化”作为其政策倡导目标,并致力于为老年人的健康、参与和保护创造机会,以期提高老年人晚年的生活质量。国外学者也提出了“生产性老龄化”、“积极老龄化”和“无年龄自我”的概念。发达国家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几十年甚至几百年了。例如,法国和瑞典在19世纪达到了人口老龄化的标准,英国和美国从20世纪上半叶开始进入人口老龄化阶段,日本在20世纪70年代成为亚洲最早的老龄化国家。在人口老龄化之初,“危机”和“负担”是人们对它的普遍态度。甚至,人们更害怕它,而不是像核扩散、超级病毒和极端气候这样的全球性问题(彼得森,1999)。老龄化甚至被比作一颗“人口定时炸弹”,随时可能挑战社会保障体系,威胁国家的经济发展。心理学研究通过对老年和童年的比较,得出老年能力下降的结论。生物医学将老年研究与病理学联系起来,而社会学研究强调“分离”(Lupien等人,2004年)。1982年,第一届老龄问题国际大会呼吁所有国家采取措施应对老年人口数量和比例的增加,并为老年人口提供保健和收入保障。到2002年,马德里老龄问题国际大会更加重视人口老龄化的机遇和潜力,而不是挑战。大会重申建立一个“不分年龄人人共享”的社会(这一概念源于1995年在哥本哈根通过的《社会发展问题世界首脑会议行动纲领》,后来被联合国确定为1999年国际老年人年的主题),并将其重点转向建设一个包容性老龄化社会、实现终身发展和创造一个支持性环境(金塞拉等人,2005年)。目前,全球对老龄化的态度一般包括两种:一种是,老年人往往被描绘为不活跃和依赖期,另一种是,老年人也被视为社会经济资源(福斯特等人,2015年)。在国内,关于人口老龄化积极方面的讨论仍然很少。

“人口炸弹”理论认为老年人是非劳动人口。事实上,老年人口退出劳动领域领取养老金并不等同于依赖他人。例如,新加坡的老年人实际上得到个人储蓄。人口老龄化的最大影响是现收现付的社会保障模式,即退休人员得到现有工作人员的支持。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加深,基金收入难以平衡日益庞大的养老金数额。为了保持养老金收支平衡,有必要增加缴费额,推迟退休年龄。此外,通过税收筹集资金的国家也将深受人口老龄化的影响。然而,“福利病”主要指“养懒人”,而老年人不一定意味着没有经济活动。在我国,社会保障支出占税收支出的比例相对较小。1997年建立的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明确界定了个人缴费责任。

2013年12月,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决定合并双轨养恤金制度。随着政府机构完全完成基本工资标准的调整,养老金合并已正式进入实质性启动阶段。2015年,国务院发布了《关于机关事业单位职工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的决定》(国发〔2015〕2号)。目前,中国的养老金缺口一方面是由于存在隐性债务重组,另一方面是由于挪用个人账户和计算方法的调整滞后于人口平均预期寿命的变化(梅琼等,2010)。在这方面,需要根据社会状况及时调整国家政策。然而,总的来说,目前关于推迟退休的讨论更多地侧重于养老保险的收支平衡,而不是“为老年人做点什么”。

人口老龄化导致医疗保健支出上升。对残疾老年人,特别是老年人的护理也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因此,政府应承担起赡养老人的责任,积极建立残疾老人的长期护理保障体系。但是,与此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在整个老年人口中,除了一些残疾老年人口之外,绝大多数老年人都能实现自我照顾。此外,科技进步和生活水平的提高将大大提高老年人的生活质量。对于这些占老年人口绝大多数的健康老人来说,如何提高晚年生活质量,似乎也是政府应该考虑和重视的问题。1980年,弗里斯提出了“发病率压缩”的概念。可以想象,将来会有更多的老年人拥有健康活跃的老年生活。目前,中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仍然较轻。在考虑为老人建多少张床,如何提高老人的生活成本时,我们是否也应该有一些政策和措施来预防问题的发生?随着人口老龄化进程的不断深入,我们应该为绝大多数行动自如的老年人做些什么,同时,我们又为那些刚刚步入老年的人做了些什么准备?

20世纪80年代,美国麦克阿瑟基金会(MacArthur Foundation)支持的一系列关于“成功老龄化”的研究让人们认识到,老年人并不总是虚弱和生病,一些老年人在健康和社会交往方面表现明显更好。Rowe等人(1987)称之为“成功老龄化”,从而为老龄化的科学研究开辟了一个新的视角。同时,罗(Rowe)等人(1987)定义了成功老龄化,这也在学术界,特别是在社会心理学领域引起了许多争议——将患有疾病和生理功能障碍的老年人分为对照组是否合适?老龄化的科学研究是许多学科探索的一个领域。人们对“成功老龄化”的理解也在学科间的碰撞和争论中不断加深。本文拟对“成功老龄化”的概念进行历史回顾,系统分析各种研究视角和发现,并探讨其研究意义。

一、“成功老龄化”的概念及其内涵演变

(一)晚年生活方式的早期争论

“成功老龄化”一词最早是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使用的。他的先驱哈维格斯特认为,增加寿命是衰老科学研究的主要目的。因此,他需要一个成功的衰老理论来说明个体获得最大满足和幸福的条件。同时,他还基于当时针锋相对的分离理论和活动理论(Neugarten等人,1961)讨论了成功老化的测量。分离理论可以说是老龄化社会最早的理论。卡明斯等人(1961)在他的著作《变老:分离的过程》中提出,老年人不可避免地会逐渐淡出他们重要的社会角色。这种行为使社会稳定,同时也使个人满意。根据超脱理论,成功的老化是一个顺利摆脱角色需求、活动和压力的过程。相应地,哈维格斯特(Havighurst)及其支持者认为,成功的老龄化意味着积极的活动和参与,甚至中年生活方式的延续,心理和社会模式的延续,包括自我和身份等心理特征的延续,以及角色、活动和社会环境等外部可持续性的维持(Nimrod etal)。,2007年)。

(二)从“衰退”到“成功”

20世纪80年代中期,对衰老的科学研究停滞在疾病和残疾的视野中。在这种背景下,麦克阿瑟基金会邀请了来自不同学科和背景的研究人员进行一些创新。该项目由罗和卡恩领导。团队成员发现前人记录的与年龄相关的持续下降更多,并强调集中趋势,因此他们关注差异及其原因。他们的研究发现,一些老年人不符合新陈代谢、骨质疏松症和认知的下降趋势,并分析了心理社会因素(自主性和社会支持因素)对成功老龄化(Rowe etal)的重要性。,1987年)。罗和卡恩基于生理指标对“成功”和“平均”的划分,将衰老的科学研究引向了保持认知、功能和延长寿命的积极视角。然而,保持高水平会进一步羞辱和排斥达不到标准的残疾老年人(Minkler等人,2002年)。研究发现,相当多的残疾老年人认为自己很成功(Strawbridge等人,2002年)。1997年,罗和卡恩定义了成功老龄化的三个要素——低患病率和相关残疾的低概率、高水平的认知和身体功能以及积极参与生活。成功的老龄化不仅意味着免于疾病和维持功能,还包括各种形式的积极参与,特别是维持人际关系和创造价值的活动(罗埃)。,1997年)。罗和卡恩成功衰老的概念如图1所示。

(三)成功社会心理学的维度

传统心理学研究关注青少年。一些研究还提到,衰老经常伴随着衰退、孤立和孤独。寿命发展理论和成功老龄化概念的出现拓宽了其研究范围。后者主要有两种研究模式——一种是认知评价模式,主要关注个体对环境压力的应对。另一种是主观幸福感模型,它侧重于个人对资源和经验的满意度(Butt等人,1987年)。Ryf(f1989)将成功衰老的标准分为六个方面:自我接纳、与他人建立积极的关系、在思想和行为上感受自主性、根据个人需求和价值观管理复杂环境的能力、追求有意义的目标和感受生活目标、继续成长和发展(见图2)。成功的衰老通常转化为生活的满足感。研究发现,生活满意度更经常与过去的期望、现状和基本需求相关。成功的老龄化是对老年的积极态度,这与更高的需求有关,如自我整合、帮助他人和有影响力(费希尔,1992)。一些学者还指出,与专家给出的定义相比,老年人成功老龄化的维度更多,包括幽默感、经济安全感、学习新事物等。(Bowling等人,2005年)。

(4)“优化、选择和补偿”个性化过程

无论是基于生物医学指标,还是使用心理社会指标来定义或衡量成功的衰老,它都是基于个体在某一时间点的状态。巴尔特等人(1993)从行为科学的角度提出,成功的个人发展(包括老化)是一个调整过程(简称SOC模型),包括选择、优化和补偿三个要素。这三个要素的实现取决于个人面临的个人和社会条件,并随着年龄的增长而产生。所提出的SOC模型集中研究从群体到个体的成功老化过程。该理论假设,在个人的整个生命过程中,不仅存在机会结构(如教育),而且存在资源限制(如患病)。个人可以通过选择目标、优化资源和补偿损失来成功老化(Freund等人,1998)。个人调整的视角进一步扩大了成功老龄化的范围。老年人和体弱者也受到研究人员的积极关注。

(5)过程与结果的整合

社会生产函数(Social production function,SPF)理论认为,个体有五个基本目标,包括身体维度的刺激和舒适,以及社会维度的地位、行为确认和爱。其中,舒适是指饮食、休息、无痛苦和疲劳,以及各种活动带来的快乐。刺激是指不无聊、适度新鲜和挑战感;爱是指一个人感觉自己被无条件地爱着。行为确认是指在“相关他人”和自己眼中做“正确的事”,把事情做好,成为一个好的有用的人。地位是指受到尊重和重视,以成就、技能或资产而闻名。

目标的相对重要性以及实现目标的机会和资源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变化,社会需求的变化遵循先失去地位资源,然后行为确认,最后是爱的顺序。社会需求之间的相互替代和补偿也遵循一定的规则(史蒂夫林克等人,1989)。成功老龄化是通过有效管理内部和外部资源(包括食物、住所和社会支持)以及内部资源(包括技术和能力)来获得整体幸福的过程。其中,自我管理能力包括:认知能力,即积极心态和自我效能信念;积极的激励能力,即主动和投资行为的能力;整合资源的能力,即保持资源多功能性和资源多样性的能力(见图3)(史蒂夫林克等人,2005)。

二。成功老龄化的研究前景和发现

成功老龄化的生物医学研究

目前,学术界主要集中在成功衰老的定量研究上,主要集中在生理方面。根据对成功老龄化相关研究的系统回顾,获得了105个操作定义:其中92.4%是生理指标,如身体功能/残疾、认知、疾病、寿命和心理健康;其次,参与(49.5%),包括志愿服务和幸福(48.6%),如生活满意度;第三,个人资源(25.7%),如弹性;最后,还有外部因素(5.7%),如环境和经济(中远集团)。,2014年)。对成功老龄化的生物医学分析(即根据身体、认知和健康生理标准满足要求的“成功”和“普通”老年人之间的比较分析)发现,功能水平较低的老年人的收入和教育水平也可能较低。低收入和高功能水平的老年人吸烟较少,参加更多的锻炼和志愿活动(伯克曼等人,1993年)。社会和心理因素对患有慢性病的老年人等有保护作用。(Seeman等人,2002年)。

(二)成功老龄化的社会心理学研究

瑞夫和史蒂夫林克的文件没有严格区分“成功老龄化”和“幸福”,因此它们可以被理解为等同的概念。成功老龄化的社会心理学测量有两个方向。一种是基于日常生活的快乐或对生活各方面和个人能力的积极评价,即享乐主义,它关注当前的情感和认知。另一种是重视目标和发展,即把“幸福”定义为个人成长和实现目标的过程,赋予生活意义和方向,称之为“幸福”(eudaimonic),它主要包括六个主题:幸福在成长和晚年发生了什么变化;哪些个人特征与幸福相关?幸福与家庭生活经历有什么关系?幸福与工作和其他社区活动的关系;幸福与健康的关系,如生理风险因素等。;提高幸福感的临床和干预研究(Ryff,2013)。成功老龄化的关键是发展对整个生命过程的控制,并保持生命目标的多样性(舒尔茨等人,1996)。巴尔蒂斯提出的社会主义战略和史蒂夫林克等人提出的自我管理能力模型都是对成功老龄化道路的探索。

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生命管理能力可以在保护个人,特别是老年人方面发挥相当大的作用(Jopp等人,2006年)。从社区老年人的外行视角进行的研究发现了两个主题:自我接纳/自我满足,次要主题包括客观自我评价、生活回顾和关注当下。参与生活/自我成长,次要主题包括发现新思想、给予、社会互动和积极态度(国会等,2010年)。机构中的老年人将与朋友和家人交流、享受大自然和帮助他人视为成功的要素(Guse等人,1999年)。长期视角有助于更好地理解成功的老龄化并修改相关模型。然而,世俗的观点倾向于个人偏见,导致对经验和成就不切实际的评价。

(3)成功老龄化的跨文化比较

老龄项目是跨文化老龄研究成功的一个典型例子。该项目基于对香港、中国、费城、伊利诺伊州、爱尔兰和美国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研究。老年人成功衰老的解释根植于文化根源。例如,美国的老年人重视自给自足和独立生活的能力,而中国香港的老年人将家庭成员满足其需求的意愿视为成功老龄化的标准。在中国香港,成功的老年人是宽容的,容易相处的,并接受他人的其他评价。相反,在美国,成功的老年人保持积极、积极和其他与生活态度相关的评价观点。香港老年人对成功老龄化的看法可以用中国文化中关系的价值和代际共同生活的理念来解释(托雷斯,1999)。在德国和美国,不同年龄和性别的老年人对成功老龄化有非常相似的看法。最常提及的是健康和社会资源,其次是活动/兴趣、价值观/态度/信仰、幸福和生活管理/应对(Jopp等人,2015年)。加拿大因纽特人对成功老龄化的理解也包括智慧和知识的传播(科林斯,2001)。此外,不同文化背景的残疾老年人成功老龄化的策略也有所不同。客观标准不能涵盖成功老龄化的主观意义和文化背景(罗莫等人,2013年);从一种文化环境到另一种文化环境,个人对成功老龄化的重视将会改变(托雷斯,2001)。

三。老龄化研究的成功对中国老龄化科学研究和政策制定的启示

2016年发布的《政府工作报告》和《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计划纲要》提出,要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问题,除了确保养老金支付、提高标准和补贴经济弱势和残疾老年人外,还要完善多层次的养老服务体系,推进养老服务综合改革和各种医疗保健形式的结合。国家社会保障体系在养老金和医疗保障中所占比例最大,这两者对于解决老年人晚年的医疗保健问题至关重要。此外,它们还包括对生活困难和患有重大疾病的老年人的社会援助系统。改革开放以来,经济的快速发展极大地提高了国民生活水平。大多数老年人已被纳入社会保障体系,并有一定的收入来源。然而,据估计,2014年,26.3%的老年人的收入仍然低于国内最低生活水平。随着医疗卫生水平的发展,人们控制和治疗疾病的能力增强,个体的老年期延长,老年人的身体素质逐渐提高,他们能够参加各种活动。与此同时,各种新技术也开始融入老年人的老年生活,从而提高老年人的生活质量。1994年发布的《中国老龄工作七年发展纲要(1994-2000)》已经提到:要动员大部分老年人,坚持积极养老的道路,实现老年人的安全感、健康感、老有所为、老有所学、老有所乐;同时,开展老年保健,建立老年大学和活动站,充分发挥退休医务人员的作用。然而,当时由于缺乏资金,管理体制不完善,思想多于实践。1996年,颁布了另一部《老年人权益保护法》。此外,近年来,出台了一系列“中国老龄事业发展”五年规划,细则不断丰富。总的来说,中国在制定老龄政策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绩,-10-2016年第11期老龄科学研究,但仍存在看似包罗万象但实际上空床率加快、有效需求不足、服务水平不明确等问题(唐军,2015)。2000年中国老龄化社会之初,政府开始探索多层次的养老体系,并形成了以家庭为基础、以社区为基础、以机构为支撑的养老目标。与机构护理相比,我国社区和家庭护理服务的发展相对滞后。“十一五”期间,上海提出了“9073”养老服务模式,即90%的老年人得到家庭支持,7%享受社区养老服务,3%依靠机构养老。自2008年以来,国家明显加快了家庭护理服务的建设。2008年,国家老龄委员会办公室、国家发展改革委等十个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全面推进居家养老服务的意见》。2011年,国务院发布了《社会护理服务体系建设规划(2011-2015)》(以下简称《规划》),明确了居家护理服务和社区护理服务的具体内容。根据\"计划\"中规定的建设任务,社区和家庭护理服务自2011年以来发展迅速,护理服务的\" 9073 \"模式也已被广泛接受。然而,“自上而下”的政策导致了服务需求、供应和利用的一定程度的错位(王丽丽,2013年)。家庭护理起源于20世纪60年代北欧国家的“现场护理”运动,现已成为各国长期护理政策的普遍目标。事实上,公共管理的作用既不是“指导”也不是“划船”,而是协助。策略精确,能够更好地把握服务对象的特点和需求。“就地养老”的核心理念是帮助老年人尽可能多地在家生活,保持独立生活的能力,其服务以老年人的需求为中心。目前,学术界缺乏以老年人为主体的老龄化科学研究。大多数学者将老年人视为一个依赖群体,并寻找保护他们的方法。与此同时,“健康老龄化”和“积极老龄化”的概念仍停留在介绍和规范分析的层面。近年来,随着社区和家庭护理服务建设的加快,对老年人医疗需求量化及其成本分析的研究日益增多。

老龄化研究的成功开辟了关注老年人健康和积极生活的新视角,促进了老龄化政策向积极方向发展。国外主要有两种研究方法:一是用寿命、功能和认知水平等生理指标来定义成功衰老,用定量方法分析成功衰老的影响因素;另一种是将幸福、资源、能力和路径作为主观构建或调整过程来考察,以达到目标,并在定性研究和测量工具之后进行定量分析。

后一种途径认为生物医学指标太窄,不足以强化歧视。到目前为止,成功老龄化的概念强调老年人的主体性并涉及多个层面已经成为共识。通过对文献的梳理,发现从社会学角度探讨成功老龄化过程中个体代理与社会结构互动的文献严重缺乏。关于“入世”和“入世”的早期分离理论与活动理论的争论,实际上提供了许多有待进一步探讨的问题,如退休制度对社会角色的影响、社会关系的破裂与重建等。成功的衰老生物医学研究发现,生理指标的成功与社会参与和心理指标有关。在慢性病和残疾以及核心家庭日益增多的背景下,社会关系的变化带来了什么影响?个人主动性如何发挥保护作用?由于不同的文化有不同的理解、资源和策略,成功的老龄化对中国的老年人意味着什么?在这个过程中有哪些资源可用?哪些策略和能力最有帮助?等等,所有这些问题都需要回答。

十二五规划将“老年人有安全感、老年人有医疗保健感、老年人有受教育感、老年人有学习感、老年人有成就感、老年人有幸福感”作为当前老龄工作的总体工作目标。具体的政策可能是,这可能是从长期角度研究和发展一些衡量指标的一种方式。2012年《老年人权益保护法》修正案增加了一些鼓励老年人继续参与社会和做出贡献的条款,如对老年人给予承认和奖励、老年人建立自己的组织的可能性,以及发展老年人教育和劳动保护的其他补充条款。近年来,关于老年志愿者和年轻老年人人力资源开发的学术文献也有所增加。罗和卡恩发现,除了生理指标,积极参与生活也很重要。社会心理学研究也显示了内外资源的积极互动。今后,我们需要更多地讨论老年人社会参与的动机、方式和局限性,并提高他们实现成功老龄化的能力。2013年,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快发展老年服务业的若干意见》(国发〔2013〕35号),提出扩大老年人文化娱乐、健康、精神舒适等方面的服务,不断满足老年人多样化需求,实现持续增长。为了营造以老年人为中心、面向成功老龄化的社会氛围,需要对个人发展和社会环境、老年得失和主观意义进行更多的研究,以帮助政府部门制定更有效的干预政策。

参考:

蔡芳,王梅艳。“先老后富”与劳动力短缺[。开放指南,2006(1)。

杨辉,杜鹏。中国与亚洲国家人口老龄化比较[。《人口与发展》,2009年(2)。

梅琼,迟文婷。中国养老金缺口的成因及对策[。2010年经济论坛(9)。

穆光宗、张团。中国人口老龄化趋势及其战略对策[。华中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1(5)。

唐军。中国老年服务的现状、问题及发展前景。[。中国行政学院学报,20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