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论文范文 > 23000字论文范文论政治秩序的合法性

23000字论文范文论政治秩序的合法性

论文类型:论文范文
论文字数:23000字
论点:合法性,政治,进路
论文概述:

反过来,民主也是善治的基础和题中之义。没有坚实的地基,合法性这座大厦不会牢固;没有上层建筑的多层累积,合法性这座大厦不会宏伟高大。合法性本身存在程序与实质之分,存在程度强

论文正文:

第一章引言

“合法性”自其政权和权威以来一直是政治哲学的核心议题之一。许多哲学家在政治合法性上形成了自己的意识形态体系,在辩论和思辨中形成共识,从而推动意识形态进步,形成了许多意识形态传统。然而,国内学者对合法性一词的概念内涵、构成因素、资源支持甚至翻译都有不同的看法。例如,学者周濂在他的文章“合法性和正当性:国家道德评价的两种方法”中进一步区分了合法性和正当性。他把“合法性”一词翻译成“正当性”,把“正当性”一词翻译成“正当性”,从而把他所谓的“正当性”与“正当性”区分开来。周濂认为所谓的合法性(他把它翻译成合法性)只是指权力的来源和谱系,即评价国家或权力的方式。证词侧重于权力的效用和所实现的目标,即从目标的角度来评价国家,但大多数哲学研究者倾向于翻译“合法性”一词。本文从各方观点出发,结合英语词汇的词源和历史,认为合法性强调对某一法律或统治秩序的合法性或适当性的评价,而合法性是指对法律秩序下的行为或制度是否符合具体法律规定的确认。因此,将合法性一词转化为合法性,将合法性一词转化为合法性更合适。同时,本文认为,正当性与正当性的本质是一致的,这表明或证明了一个国家的道德正当性的过程就是正当性,正当性本身就是合法化的过程。它之所以能够证明某种政治秩序的合法性,在于它自身的合法性。大卫·施密茨(David Schmidtz)在政治哲学中提出了两种证明国家的方法,一种是目的地路线的证明,另一种是发生路线的证明。可以说,这两种证明的结果表明了国家合法性的两种途径。因此,本文认为,所谓的问题主义和合法性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证词,即对目标方法的评价,可以增强人们对国家的认识,从而增强人们的政治顺从道德意识,增强政治权力的合法性。因此,可以认为善政、利益、效力和其他目的的证据可以提供国家统治的合法性。本文借鉴了发生路径和目的地路径的双重分析视角,但取消了所谓合法性与正当性的区分。在此基础上,提出合法性(被一些人翻译为合法性)本身包括两个方面,即发生路径方面和目的地路径方面,这两个方面是整合的、不可或缺的,从而将正当性纳入合法性的内涵,消除两者之间的区别。因此,本文确立了以国家路线道德评价的双重区分为分析视角,即政治秩序合法性来源分析的发生路线和目的路线,即政治秩序合法性的两个来源:第一,发生路线的合法性是建立在政治共同体成员同意的基础上的;第二,目标方法的合法性是基于为公民提供利益和好处的善政合法性。合法性的关键在于对政治秩序或规则的道德服从。我们相信任何能够增强人们政治服从的道德义务的人都是合法的。良好的政治秩序不仅在于其建立的合法性,还在于其运作的稳定性和持续提供公共利益的能力。具有原始合法性的统治秩序是不完善和缺乏的。有效保护人民主权、公民广泛的政治参与、持久的政治稳定以及持续提供公共利益的能力是良好政治秩序应该具备的特征。

第2章合法性概念的定义

2.1合法性的概念、内涵及其目标

2.1.1合法性的定义
合法性是政治学理论中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在讨论政治统治或某种社会秩序的合理性和合法性时,需要引用这一概念。这是“政治哲学中关于政府或权威合法性的一个基本问题”,“证明权威合法性的主要尝试是由各种社会契约提供的”[3。学术界对合法性的含义有不同的看法,目前还没有统一的结论。本文中的合法性一词对应于英语中的合法性一词。从词源学的角度来看,合法性一词最初指的是与法律的一致性,即与法律的一致性,后来逐渐指的是与现有法律制度基础的一致性,并开始寻求权力授予和来源的合法性基础。总的来说,“合法性是指社会中权力和权威的基础以及为现有法律秩序提供的正当性。因此,合法性意味着承认政治和法律制度,或者说,它是政治和法律制度存在的内部基础。”[4]美国学者迈克尔·罗斯金(Michael Ruskin)等人认为,合法性的最初含义是,国王或王后有权继承王位,因为他们的“合法”出身。自中世纪以来,这个词的含义增加了。它不再仅仅指“合法的统治权利”,还指“心理上的统治权利”。当前的合法性意味着人们的内在态度——一些国家更强,一些国家更弱——认为政府的统治是合法和公平的。[5]在布莱克威尔的《政治学百科全书》中,该书对“合法性”解释如下:“任何复杂形式的人类社会都面临合法性问题,即秩序是否以及为什么应该获得其成员的忠诚。”2.1.2关于谁的合法性,
学术界对合法性的研究有多种定义,如“政治合法性”、“权威合法性”、“国家合法性”、“权力合法性”、“执政合法性”和“政府合法性”等。虽然所用的词多种多样,但后面提到的基本问题是一致的。总的来说,所有关于政治哲学合法性的研究都是对权威统治秩序的存在及其延续合法性的分析。换句话说,有关的主题基本相同,都是从宏观层面阐述的。本文使用“政治秩序”一词来定义“合法性”。所谓“政治秩序”,是指在政治社会中形成的规范和限制政治主体(政治实体)行为的制度体系,它是政治主体(政治实体)、社会规范、政治控制等要素的结合。这一制度在使政治主体开展有序活动以实施、实施和维护规范中发挥作用的动态过程,是一个具有统一静态结构和动态活动的有序稳定的制度。[11]总的来说,它强调一个具有政治发展目标的政治体系,这一体系是动态的和面向进程的。但是,在运用这一概念时,本文只强调现有的政治制度,即以政治权力为主导,以公民为参与者,以各种法律和社会规范为基础而形成的现有政治制度。因此,本文中的“政治秩序”概念可以包含国家、政治权力、统治、权力、公民自治等内容。因此,将文章中讨论的政治合法性对象称为一种更具普遍性和综合性的权威“政治秩序”是恰当和合理的。“如果一个国家的宪法结构或惯例使其公民有服从旨在将责任强加给他们的政治决定的一般义务,这是合法的。合法性的理由只需要提供这种总体情况的理由。”
2.1.3关于合法性类型和来源的基本观点
在哪里可以获得裁决令的合法性?不同的学者有不同的观点,但内容基本相同。德国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的合法性分类是最典型的。他认为合法性包括三种类型:传统的、通过承认古人而神圣化的权威和人们服从的习惯。魅力型是由伟大领袖的魅力、领导和煽动产生的权威。法理学类型,它依赖于法律体系,以理性建立的规则为基础。[12]一些学者还认为,政府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获得合法性:从基层来看,它必须提供保障,让人们能够有安全感;政府可以从良好的成就中获得合法性。政府的组成也影响其合法性。如果人们觉得政府公平地代表他们,在任命官员方面有发言权,他们就更愿意服从。[13]起源于西方文艺复兴时期对“人”的发现,成熟于启蒙运动中对主观理性和自由的呼唤和张扬,理性主义开始成为文化和理论的主导力量。在这种文化氛围的影响下,西方哲学家开始以基于自然法的形而上学的方式讨论国家及其统治的产生和合法性。霍布斯、洛克、卢梭等古典契约论者是典型的代表。理论家开始向内看,寻求基于主体本身的法律论证,即法律论证,它指的是自然法。这种方法论上的转向与现代哲学从外到内的转向是一致的。卢梭等古典契约论者认为,“力量不构成权利,人们只有服从合法权利的义务”和“既然没有人对自己的同类拥有任何自然权威,既然力量不产生任何权利,那么只有协议才能成为世界上所有法律权威的基础”。
2.2双线................................................................................17-20,目的
2.2.1合法且经过验证...............................................................................................18-19
2.2.2研究视角的确定和........................................................................................19-20
第3章........................................................................................20-29基于同意
3.1合同共识........................................................................................20-23
3.1.1........................................................................................合同20-23的合法性,
3.1.2........................................................................................23
3.2民主........................................................................................23-26根据多数决定,
3.2.1民主的普遍性和........................................................................................23-24
3.2.2自由民主党........................................................................................24-25
3.2.3新共和主义的兴起和........................................................................................25-26
3.3默示承认及其合法性........................................................................................26-29
第4章基于善治的善治........................................................................................29-35
4.1善治的概念及其内涵........................................................................................29-31
4.1.1善治概念的介绍........................................................................................29
4.1.2政府福利和........................................................................................29-30
4.1.3善治概念的内涵分析........................................................................................30-31
4.2........................................................................................关于善治和合法性的第31-35条
4.2.1内部........................................................................................善治与合法性31-33
4.2.2政治合法性的必要性........................................................................................33-35哈贝马斯认为合法性意味着某种政治秩序的价值得到承认。
第5章结论法国学者马克·夸克认为,合法性的概念首先与统治的权利有关。合法性是对统治权利的承认。
通过前面的讨论,我们可以发现民主可以在政治共同体、国家和政府的形成过程中提供相当大的合法性,但是不同层次和内容的民主所提供的合法性程度是不同的,这种合法性只是合法性建设的基石。“在现代条件下,民主政治首先意味着保护公民权利的一系列制度和机制,这些制度和机制不能与选举、法治、公民参与和权力限制分开。但是,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独特的民主道路和模式,这就是民主的多样性和特殊性。”[38]民主,特别是基于选举的民主,可以提供一定程度的合法性,但只有最大限度地保护人民作为国家主人和公民有效治理社会、政治和经济生活的民主形式才能提供更强的合法性。然而,这种民主形式必然是基于选举的多元化民主参与形式。善治也是民主化的必然趋势和要求。可以看出,合法性作为一个概念是一个复合概念,其内涵不是单一的,它是一个以同意和善治为上层建筑的复合结构。此外,这两者不可或缺、相互关联、不同但不可分割。广义而言,善政可以纳入民主化的要求;另一方面,民主也是善治的基础和意义。没有坚实的基础,合法性的建设就不会牢固。没有上层建筑的多层积累,法制建设就不会宏伟和高大。合法性本身分为程序性和实质性,程度不同。简而言之,“人民主权+人民幸福”或“权力属于人民并由人民使用”的完整组合可以为政治统治秩序提供最强有力的合法性。罗尔斯认为,在无知的面纱揭开后,合法性需要通过公共理性来达成,从而实现公民的重叠共识和共同承认。等等。基于以上观点,我们可以将合法性定义为:政治共同体成员同意并认可政治规则及其秩序,合法性有强有弱,即共同体成员对强加给他们的统治秩序的忠诚和认同有强有弱。因此,合法性的关键在于对政治秩序或规则的道德服从,即对秩序的同意和支持。我们认为任何能够增强人们政治服从的道德义务都是合法的。良好的政治秩序不仅在于其建立的合法性,还在于其运作的稳定性和持续提供公共利益的能力。只有原始合法性的统治秩序被认为是不完善和缺乏的。有效保护人民主权、公民广泛的政治参与、持久的政治稳定和提供公共利益的能力是良好政治秩序应该具备的特征。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