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论文范文 > 23000字论文范文年鉴学派早期“文化心理学史”研究

23000字论文范文年鉴学派早期“文化心理学史”研究

论文类型:论文范文
论文字数:23000字
论点:史学,历史,研究
论文概述:

年鉴学派“文化-心态史”又是年鉴学派史学研究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20世纪20年代,年鉴学派在史学革新思潮的推动下,开拓出“文化-心态史”这个新的史学研究领域,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年鉴

论文正文:

第一章:年鉴学派“文化心理学史”的背景

[在19世纪的欧洲,自然科学取得了迅速的进步。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起源于古希腊和罗马的西方史学在19世纪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在本世纪,出现了许多史学流派。18世纪流行的理性主义史学远远不够。浪漫主义史学、客观主义史学和实证主义史学相继进入历史阶段。与此同时,历史研究中的分工越来越精细。因此,在编纂历史资料和档案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欧洲和美国的历史学会和各种历史组织也已经成立。知识分子和普通读者的阅读倾向也使历史研究和写作繁荣起来。因此,人们经常把19世纪称为现代史的全盛时期,正如法国历史学家蒂埃里曾经断言的那样:“正是历史给19世纪打上了烙印,并将其命名为18世纪的哲学。”

19世纪西方史学的危机
在19世纪史学的发展中,德·兰克的史学为本世纪史学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兰克的目标是将历史转变成由专业历史学家指导的严谨科学.\"在兰克史学观念和实证主义哲学的影响下,实证主义史学逐渐发展并逐渐占据欧洲历史的主导地位。此后,历史研究专业化的趋势逐渐发展。与此同时,现代西方历史规范开始形成。波兰历史学家托波尔斯基(Topolski)曾指出,有一些精确的历史叙事,“它们从16世纪到18世纪开始发展,直到19世纪才形成。他们是先进、专业或学术历史的典范。”这些准确的历史叙事的标准是叙事事实在时间顺序和内容真实性上保持逻辑一致性。在这里,关于英寸的顺序,自古以来的历史传统提供了一个极好的模型,所以可以说,专业历史在现代将其工作和精力集中在真实性上。19世纪,以自然科学的客观性为标准,现代历史中的真实性概念也被确立。随着真实性概念的确立,历史与文学、哲学与神学的界限逐渐明晰。在放弃文学虚构和哲学思辨之后,现代历史学家最终确立了自己的专业标准。可以说,历史作为一门现代学科,真正建立于19世纪。在19世纪,欧洲最重要的历史标准是“真实性比文学天赋更重要”这也是它独立于文学和哲学并成为一门专业学科的基本前提。真实性标准和“内部验证法”、“外部验证法”等历史数据验证方法的逐步完善也增加了历史学家的职业信心。正如乔治·伊格尔斯(Georges Eagles)所说,“19世纪的创新是历史研究的专业化,它集中在大学和研究中心。专业化进程的关键是坚信历史研究是科学。”英国的阿克顿勋爵非常自豪地表达了这一坚定的信念,他声称只要提供所有的历史资料,就能产生一部忠实的历史。他的语气并不比阿基米德说的差,“只要给我一个支点,我就能撬开整个地球。”虽然实证主义史学在19世纪西方史学的专业化和科学化中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但这一趋势在西方现代史学的发展和成熟过程中不断受到各方面的挑战和挑战。这些问题和挑战主要来自以下四个方面。首先,提出质疑的学者将矛头指向了被经验史视为黄金法则的历史概念。史学的实证主义首先要求充分掌握史料,并仔细鉴定史料。因此,自兰克时代以来,主张客观和实证主义概念的历史学家编纂了大量的史料编纂集和工具书。如此大量的历史数据常常让任何历史学家望而却步。1880年,第二期法国《历史杂志》曾表达过这样的担忧:“一个时代的历史研究已经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这给了原本想做好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的作者们。”

事实上,即使是编辑这样的书也几乎是不可能的。法国经验史最重要的代表之一朗诺瓦曾在他的《历史文献汇编》中哀叹道:“我们现在知道这样的书从未真正完成过”。3“我的生命是有限的,但知识是无限的。有了有限,我会迷失自我。”中国古代哲学家庄子的话非常恰当地描述了历史学者在接受客观和经验概念后在历史研究中遇到的情况。历史学家经常发现很难穷尽所有的史料,也不需要使用四川的所有史料。事实上,他们早就意识到历史写作是基于对史料和历史事实的选择。要做出选择,必须充分发挥历史学家的主体性,这无疑违背了客观主义史学的原则,即“研究者应该绝对客观”和“史料应该为自己说话”。在这样的历史研究实践面前,兰加诺瓦和森罗波斯提出的“当所有的材料都被发现、检查和按顺序整理出来,成为历史”的信条显得十分苍白。其次,实证主义史学理论事实上也限制了史学研究领域的拓展。由于史学实证主义的发展,史学逐渐成为史学。朗格诺瓦和森罗波斯曾在《历史研究导论》中说过,“没有史料,就没有历史”。经验论史学家掌握的这些史料主要是书面史料,主要记录政治、军事和外交事件。此类事件主要涉及国王、大臣、将军和指挥官等顶级社会人物的活动。因此,根据这些史料写成的历史只能说是政治、军事、外交和精英传记的历史。此外,社会变革、经济发展和底线;一个时代人们生活的变化和人们的整体精神面貌都从这样的历史中消失了。阅读这样的历史著作,人们很难对过去的生活有一个全面的了解。另一个令人担忧的情况是,仅仅根据这些史料编纂的历史常常给人一种严重的错觉:世界历史的进程似乎完全被那些皇帝和王子所控制;历史事件完全由他们的喜好决定。对历史发展有更深刻影响的社会和经济因素不能在这样的历史著作中得到反映。这也是实证史学缺乏历史解释的原因。第三,在19世纪的历史现实中,客观主义史学的原则往往难以实施。客观主义史学试图摆脱史学研究的主观性,“让史料为自己说话”。然而,在19世纪和20世纪,不断向前推进的政治和民族斗争不断受到挑战,这使得当代史学实践往往带有浓厚的政治和民族色彩。

法国历史学家倾向于反对教会的世俗化政策,并加强法国的民族意识。德国历史学家也经常直接为德国的统一服务,并在他们的历史著作中宣传日耳曼民族的扩张政策。例如,德国历史学家曼森和法国历史学家古浪之(Gulangzhi),他们都坚持客观和实证的史学概念,就德法边界问题进行了著名的辩论。托克维尔在《旧制度与大革命》一书的序言中直言不讳地说,“我希望不带偏见地写这本书,但我不敢说我写得没有激情。一个法国人在谈论他的祖国和思考他的时代时竟然漠不关心,这是完全不可接受的。”面对这种情况,人们不得不在客观主义的历史信条中添加一个警告。最后,经验史学的危机也反映在学科的紧密性上。由于强调学科的独特性和客观标准,历史学家们把重点放在对具体历史事件和细节的评价、分类和考证上。这种趋势使历史学家与其他科学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并为他们自己的研究留出了一小块但非专属的领域。这往往导致他们高度重视历史事件的个性,而忽略了相似事件或事件相似特征的概括和归纳。简而言之,他们的方法是把个体的、特殊的、不可重复的事物作为研究对象,把发现事物规律的功能赋予其他科学。然而,理解事物的规律可以说是任何学科作为一门严谨科学的基本标志,这必然需要注意现象的重复性并概括它们的规律。因此,相比之下,经验学者的研究方法使历史面临失去其作为严格科学的法律地位的危险。同时,19世纪末20世纪初也是各种社会科学快速发展的时代。尽管经验主义史学家仍在津津乐道皇帝和将军们的伟大成就以及军事外交事件的细节,但社会学、经济学和人类学等新兴学科已经从更深的层面探索了人类社会发展和变化的原因。相比之下,历史相形见绌,很难与其他人文和社会科学交流与合作。当时,许多社会学家公开指出,历史只有一种次科学的地位。这些众多的问题和挑战使历史陷入了一场深刻的危机。在19世纪和20世纪之交,无论是在德国、法国还是英国,19世纪建立的经验主义历史规范都面临着严峻的挑战。为了更好地理解这场危机,让我们把重点放在法国这个经验主义历史上最发达的国家,仔细观察它。这不仅是因为法国的危机更为严重,在那里,人们就历史的地位和发展方向进行了激烈的辩论。也因为年鉴学派诞生于这场争论之中。

.................................................................................16-18世纪和20世纪之交的
(3).................................................................................18-23
第二章:年鉴学派的诞生和.................................................................................23-31
第一所年鉴学校的诞生.................................................................................23-25
.................................................................................25-31
第三章:.................................................................................吕西安·法弗·[的31-41页/br/]法弗的生活与史学.................................................................................31-33
第二,费弗尔的“文化心态史”.................................................................................33-35
3“16世纪的非宗教问题:拉伯雷的宗教”.................................................................................35-41
第四章:.................................................................................41-50在马克·布洛赫·
布洛赫的生活和史学.................................................................................41-42
迪布鲁克的“文化-心理学史”.................................................................................42-50
第五章:.................................................................................福尔和布洛赫[50-59岁/br/]费弗和布洛赫.................................................................................50-53[/比尔/]是以下两种研究方法.................................................................................53-59

结论

19世纪真正的史学危机推动了历史创新的趋势。在法国,新旧史学发生了激烈的对抗。这是年鉴学派诞生的环境。年鉴学派对“文化心理学史”的研究是在“整体历史”研究目标下的文化史领域的历史性创新。年鉴学派的“文化心理学史”研究通过以下途径实现其历史创新目标。首先,它将研究目标从“精英文化”转变为“普通大众文化”;第二,研究对象从不朽的艺术杰作转变为体现一代人心态的物质实体和生活实践。最后,强调要在一定的社会心理环境下解释具体事物,避免混淆时代的错误。在年鉴学派早期的“文化心理学史”研究中,胡安·费弗尔和马克·布洛赫是两个最重要的先驱。在亨利和贝尔的影响下,费弗尔把个人作为社会心理学研究的突破口。他强调,他将个体置于他所生活的特定社会环境中,通过个体心理世界和作为其生存环境的社会心理世界之间的矛盾和冲突来探索特定社会的心理环境,并从中解释个体行为。这样,他为传统思想史的研究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费弗对“文化心理学史”的研究主要体现在他的两部作品中:命运:马丁·路德,《16世纪的非宗教问题:拉伯雷的宗教》和《阿帕塔·梅隆论——神圣的爱和世俗的爱》。布洛赫深受涂尔干社会学思想的影响。他以日常生活中的“无意识”概念和人们在社会层面的生活实践为研究切入点,运用语言学、民族学、地理学、经济学等学科的研究成果,构建了一个全面而美好的时代人类生活观。

布洛赫对“文化心理学史”的研究主要体现在他的作品《国王之触》和《封建社会》中。两位杰出的历史学家在不同的理论下表现出不同的研究倾向。也就是说,年鉴学派“文化心态史”的发展形成了两条不同的发展路径。faivre的发展道路遵循了Xi安和faivre的研究方向。他们把研究的重点放在作为人们精神世界的理解和情感上,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努力探索其发展和演变。这反映了形而上学的某种思辨色彩。尽管它在逻辑上严谨而有说服力,但由于缺乏解释能力和研究准确性,其发展受到限制。马克·布洛赫开辟的研究道路被称为“历史人类学”。它侧重于分析物质生活和实践中所包含的精神状态。由于它的跨学科性质,它获得了更充分的历史解释能力。由于计量史学方法的支持,其研究精度得到了提高。在20世纪50年代至60年代结构主义在法国兴起的社会环境中,它得到了越来越多的发展空。年鉴学派早期的“文化心态史”研究是年鉴学派历史创新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年鉴学派实现其“整体历史”目标的重要领域。它的发展拓宽了历史研究的领域,深化了历史学家的知识,增强了历史的解释力。吕西安、费弗尔和马克·布洛赫在这一领域的历史研究促进了年鉴学派“文化心理学史”的发展,并为其在20世纪60年代的繁荣奠定了基础。同时,他们在这一领域的历史创新也成为后来新文化史研究的重要理论来源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