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论文范文 > 论文范文绿色建筑:泛绿色时代即将到来

论文范文绿色建筑:泛绿色时代即将到来

论文类型:论文范文
论文字数:
论点:建筑,评价,建设部
论文概述:

绿色建筑应该如何量大面广地推行?如何调动并培育地方力量,确保地方主管部门、专业人士及从业人员对标准的把握与实际执行水平?

论文正文:

绿色建筑应该如何大量推广?如何动员和培养地方力量,确保地方主管部门、专业人员和员工掌握标准和实际实施水平?

日前,吉林省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邀请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技发展促进中心(以下简称科技促进中心)相关领导和专家在长春举办12星级绿色建筑评价标志(以下简称1-2绿色标志)专业培训。来自全省相关主管部门、评审技术人员、房地产开发、设计和科研领域的近100人深入研究了绿色标志的相关内容和评分方法,并在专家的协助下,对全省首个申请项目进行了现场初审评估。

事实上,记者了解到,吉林省已经是第十个由科技推广中心组织“地方一二星级绿色建筑评估与标识培训班”的省份。在此之前,该中心在一年内完成了对全国1000多人的培训和考核,广泛宣传绿色概念和绿色标志评级的“方法”,积累了绿色建筑人才储备。

与此同时,自2010年以来,绿色标签的一级和二级评价权力已从住房和城乡发展部“下放”给省级主管部门。迄今为止,已有23个省市被授予这一权力。

“今后,我们将进一步加强地方培训,提高地方评估水平,增强“权威”的实施效果,并在全国范围内不时开展互动、总结和交流,更好地推动绿色建筑的推广。”科技推广中心绿色建筑评估与标志管理办公室的马新波博士告诉记者。

自上而下方法的推广

在为期两天的培训中,来自科技推广中心、中国建筑科学院、清华大学、深圳建筑科学院等机构的许多专家对《绿色建筑评价标准》进行了逐一深入分析,系统介绍了评价原则和方法,并协助吉林省相关人员进行了项目试评价。基于具体的“方法论”训练,指导效果明显。

“绿色建筑现在已经成为一种趋势,但我们的许多企业不知道如何去做,他们也没有很好地把握标准各项规定的具体意图和重点。他们真的希望通过专家教学,能够更好地理解标准的要求,提高自己的思想技术水平。”出席会议的一家知名开发企业的代表告诉记者。

吉林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副厅长王永会在培训现场向记者解释了此次培训的另一个重要意义:“要促进我省绿色建筑相关产业,特别是相关服务业的发展,首先需要一个认证体系和一个专家团队。在此基础上,我们的下一步将是降低绿色建筑的成本,这也需要一些实用的新技术和产品作为支持。”

记者还了解到,近年来,吉林省通过标准建设、专项验收制度、供热计量和既有建筑节能改造、“暖房”工程、可再生能源等措施,全面推进建筑节能。2010年7月30日,绿色建筑评价与鉴定专家委员会正式成立,吉林省建筑科学研究设计院等6个单位被确定为技术支持单位。2010年9月,一级和二级绿色标准评价工作正式获得批准。

根据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有关文件的安排,我们支持这些基础良好、有强烈愿望进行中小学评估的地区,并组织专家进行专业培训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技发展促进中心副主任梁俊强表示:“到目前为止,包括江苏、浙江、上海、吉林和重庆在内的23个省市已获得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的批准,开展一级和二级绿色标志评价。”吉林之前的“培训班”名单还包括上海、山东、宁夏、江苏、河北、广西、厦门、辽宁和陕西。

在科技推广中心的具体组织下,绿色标志评价正以这样的模式形成:三星级由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专家委员会进行评价,一两颗星由当地专家委员会“委派”和评价。在这种模式下,正在建立一个从中央到地方的培训和评估系统,并正在推广自上而下的方法。

“权力下放”背后

当我们思考这种模式时,不难发现权力的“分散化”可能反映了绿色标签所承载的“大众化”使命。

在国家节能减排战略下,建筑高能耗的状况越来越严重。大力推广绿色建筑的重要性和紧迫性无需重复。与此同时,一些从业者对绿色建筑有偏见的理解,甚至许多开发商都重视绿色建筑带来的宣传功能和商业回报,不愿致力于真正的“绿色”。

在形势和市场的双重压力下,更有必要推广真正的“绿色”概念,树立真正的“绿色”榜样。“与LEED不同,后者专注于美国5%的先锋建筑,绿色标志致力于绿色建筑的推广和应用,需要大量广泛实施。”从业务角度来看,将主要和次要评价权力“下放”是完全可行的。一星标准的门槛很低。只要项目严格按照国家强制性标准实施,就可以轻而易举地获得。在此基础上,两星标准不难达到。通过对当地管理人员、评价专家和专业人员的培训,完全可以实现一级和二级绿色标志的科学评价。

重要的是,权力的“下放”极大地激发了地方政府的积极性,有利于大量绿色建筑的广泛实施。迄今为止,科技促进中心已协助10个省市选择了28个一级和二级绿色标准项目。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权力的“分散”也有利于绿色标签制度的区域性完善。“必须承认,我们的标准体系仍然不太健全,对绿色建筑的评估才刚刚开始,还需要探索。”马新波在培训中强调,鼓励各省根据自身情况修改标准,因地制宜。“由于绿色标准的子项目评估导致其区域适应性有限,我们尤其需要来自不同地方的反馈。”

“吉林有自己的地域文化和自然特征,因此仍有必要在评价中编制地方标准和实施规范,使之更有针对性。”上述开发企业的代表告诉记者。

“泛绿色”时代即将到来

“权力下放”后,“泛绿色”时代即将到来。

在最近的绿色建筑大会上,针对温家宝总理提出的“全面推进绿色建筑倡议,永不错失机遇”的要求,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副部长周宝兴发布了《中国绿色建筑行动计划》,并表示将全面实施绿色建筑“以奖代补”的经济激励政策。

根据纲要,“放权”后,“下沉”和“西进”也将提上日程:不仅向内地和西部推进,而且随着县域经济的大发展和新农村建设,向中小城市甚至乡镇发展。“十二五”期间,他们将致力于在农村推广绿色建筑。

同时,经济适用房的大规模建设也将成为绿色建筑发展的契机。保障性住房将成为节能、节水、节地、节材的绿色建筑。

周宝兴更明确地定义了绿色建筑的发展步骤:在过去的五年里,通过自愿申报,绿色建筑从零开始,每年获得100多个标志;在接下来的五年里,每年将有300座甚至500座建筑被标记出来。到十三五期间,绿色建筑将进一步覆盖所有类型的建筑。

关于这一宏观命题,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建筑节能科技司已经明确了2011年绿色建筑工作的重点:完善评价标准体系,制定不同地区、不同建筑类型的绿色建筑标志评价技术规则,研究制定医院、社区、特殊建筑绿色建筑评价细则;推进地方绿色建筑标志评估,积极引导和支持地方绿色建筑评估工作,提高标志项目质量,扩大数量;组织绿色建筑创新奖的评审;加强绿色建筑技术的研究;加强能力建设,加强对该部专家委员会和地方专家委员会成员以及设计和开发方面的技术和管理人员的培训。加大宣传绿色建筑发展理念及其实施途径的力度。

随着绿色建筑理念的普及和方法论的推广应用,一个清晰可见的“泛绿色”时代正在蔓延。

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