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太多 > 美国政府对台湾的”国际空间”问题的影响,我想去凤凰古城,想加入一个团体,朋友们推荐湖南史圣休闲游...

美国政府对台湾的”国际空间”问题的影响,我想去凤凰古城,想加入一个团体,朋友们推荐湖南史圣休闲游...

美国政府对台湾的”国际空间”问题的影响

我想去凤凰古城,想加入一个团体,朋友们推荐湖南史圣一游...事实上,独自旅行是最好的,寻找一个好的策略,和大约三两个朋友一起玩。这比跟着旅行好多了。导游将安排游览时间。你不能呆在你喜欢的地方,你只能等那些你不喜欢的地方。

美国为什么在日本投下两颗原子弹???

为了尽快结束对日战争,减少人员伤亡和财产消耗,美国刚刚成功测试了一枚原子弹,当时只生产了三枚,一枚用于测试,其余两枚全部在日本铸造,一枚在广岛,一枚在长崎,加速了日本的投降。

我想去凤凰古城,想加入一个团体,朋友们推荐湖南史圣休闲游...

我想去凤凰古城,想加入一个团体,朋友们推荐湖南史圣一游...事实上,独自旅行是最好的,寻找一个好的策略,和大约三两个朋友一起玩。这比跟着旅行好多了。导游将安排游览时间。你不能呆在你喜欢的地方,你只能等那些你不喜欢的地方。

美国为什么在日本投下两颗原子弹???

美国政府对台湾的”国际空间”问题的影响范文

摘要:美国对台湾当局追求“国际空有很大影响。一方面,美国积极支持台湾扩大“国际空,并通过促进台湾与台湾的实质性关系、支持台湾参与重要国际组织以及允许台湾当局领导人“越境”来促进台湾的“国际存在”。另一方面,中美建交后,美国政府也限制了台湾当局在“国际/[/k0/”问题上对中国大陆的挑衅,以避免引发台海冲突。美国这种双边做法的主要动机是“台湾对中国”的战略利益、“台湾对中国”的意识形态和维护台湾海峡稳定的基本底线。

关键词:中美关系;“国际空”;美国国会;

2018年3月1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的《台湾旅行法》生效。该法案允许美国各级官员访问台湾,并允许台湾当局的高级官员在“受尊重的条件下”访问美国。《台湾旅行法》的生效放松了美国对双方高层交往的长期限制。事实上,它促进了美台关系,扩大了台湾的“国际空。自2018年4月以来,为了维护一个中国原则,中国政府要求美国航空公司空不要将台湾列为“国家”。面对这一原则性要求,美国错误地指责它是“奥威尔式的胡说八道”。\"

台湾当局长期以来一直试图寻求“国际空。过去,美国对台湾当局的相关行动持双重态度。为了维护台湾海峡的稳定,美国政府的行政部门一贯承认“一个中国”的原则,并限制台湾的行动。然而,美国国会不断提出与台湾相关的法案,支持台湾的“国际参与”。

I .美国经营台湾“国际空发行的主要方式

美国有三种主要方式帮助台湾扩大其“国际空:第一,促进与台湾的实质性关系;第二,促进台湾参与国际组织;第三,协助台湾当局高级官员“过境”美国。通过这三种方式,美国在相关问题上保持了一定的影响力。

加强美国和台湾之间的实质性关系

美国国会是台湾扩大“国际/[/k0/”的最大推动者。早在20世纪40年代,宋美龄、宋子文、孔祥熙等人就领导建立了“中国游说团”,成为国民党在美国国会的主要支持者。1979年,中美建交,美台“断交”,引起台湾各界恐慌。在这种背景下,“援外中国集团”积极游说美国国会推动通过《台湾关系法》(Taiwan Relations Act),规定“美国将向台湾提供台湾维持自卫能力所需数量的防御武器和防御服务”,并“保持美国以武力或其他胁迫手段抵御对台湾人民安全或社会经济体系的任何威胁的能力。“作为美国国内法的一部分,《台湾关系法》已成为其与台湾当局实质性关系的支柱。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台湾游说团”已被“台湾游说团”所取代,后者拥有更广泛、更基层的支持团体,对议会有更大的影响力。在它的推动下,美国参众两院于1994年通过了《对外关系授权法》,公开宣称《台湾关系法》比1982年中美817公报更有效。同年9月,克林顿宣布调整台湾政策,包括将双方的“委任”机构升级为半官方机构。同意双方主管经济事务的副主管官员定期互访;允许台湾当局领导人“过境”美国;支持台湾加入国际科技经济组织。3

从那以后,美国国会也有一个“亲台湾”的核心小组。2002年4月9日,由85名美国代表组成的“台湾核心小组”宣布成立,这与“台湾公共事务协会”(FAPA)的推广密不可分。“台湾联系”已成为制定涉台法案和促进美国与台湾实质性关系的强大推动力。“台湾连线”创始人之一的美国国会议员夏罗德·布朗(Sharrod Brown)明确表示,“建立“台湾连线”的主要目的是帮助巩固“台湾的民主和国际知名度”。2013年8月4日,美国众议院通过了由前外交委员会主席罗斯-莱丁宁(Ros-Lehtinen)提出的《2013年台湾政策法案》。该法案规定,美国应扩大美台之间的高层互访,以支持台湾“有意义地参与”相关联合国组织。52018年3月1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的《台湾旅行法》生效。该法案打破了两岸高级官员不互访的长期做法,事实上扩大了台湾的“国际空。\"

半个世纪以来,在游说团体的影响下,美国国会中始终存在强大的“亲台”保守势力,这已成为推动美国与台湾实质性关系的主要驱动力。

(2)促进台湾参与国际组织

美国影响台湾“国际空”的第二种方式是促进台湾参与国际组织。台湾当局认为,积极参与国际组织可以增强“国际存在”,是作为“国家”在世界舞台上活跃的重要方式。

目前,台湾已成为一些允许区域参与的国际组织的正式成员。这些组织包括亚洲开发银行、亚太经济合作组织和世界贸易组织。美国的支持在台湾参与上述组织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以亚洲开发银行为例。1983年2月,中国申请加入亚洲开发银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ADB),并要求亚行“取消台湾当局的代表权,接受中国政府”。然而,美国驻亚行代表表示,“尽管美国承认中国政府,但台湾当局是亚行的共同创始人,一直是亚行的‘忠实成员’”6,并仍然支持台湾当局的参与,导致谈判陷入僵局。1985年,经过各方协商,台湾当局得以“中国台北”的名义参与亚行的活动。

2000年前后,美国国会先后通过了包括《2000年综合拨款法》和《支持台湾加入世界卫生组织》在内的法案,其中载有支持台湾加入世界卫生组织的条款,要求行政部门帮助台湾获得世界卫生组织观察员地位。2010年7月,美国众议院通过了第266号法案,支持台湾“有意义地”参与国际民航组织,并要求奥巴马政府“说服其他国家支持台湾参与国际民航组织”。2011年3月14日,美国众议院以381票赞成、0票反对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支持台湾“以观察员身份加入国际刑警组织”对此,国民议会“台湾联系”联合主席马里奥·迪亚兹·迪亚斯·巴拉特声称,“鉴于台湾目前面临的‘困难局势’,与台湾的关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9

(3)协助台湾当局高级官员“越境”

美国影响台湾“国际空关系的第三条途径是协助台湾当局高级官员实现“跨境外交”。这为双方的政治家发展私人关系提供了一个渠道。

1994年,台湾当局聘请与民主党关系良好的卡西迪公司,鼓励76名参议员和37名代表参加有关邀请李登辉访美的活动,从而对克林顿总统施加压力。在国会的推动下,美国政府同意台湾当局领导人“过境”美国,但不参与公共活动。每个“过境”申请将逐案处理。此后,李登辉于1995年6月以“康奈尔校友”身份对美国进行“私人访问”,引发了1995年至1996年的台湾海峡危机。美国还严格限制台湾当局高级官员的“私人访问”。“过境模式”已成为台湾高级当局“访美”的主要手段。11

陈水扁上台后,以“拜访朋友”的名义多次“过境”美国。2001年5月至6月,陈水扁以出席第三届台湾和中美洲首脑会议的名义绕道纽约和休斯顿。他在纽约呆了43个小时,安排了16次会议和访问,会见“亲台湾”国会议员和其他政要。2013年,才真旺姆-全州“越过边境”来到纽约,并在酒店与几位美国政要通了电话。台湾美国协会主席雷蒙德·伯格哈特全程陪同。2015年7月,马英九在“访问中美洲三国”期间“过境”波士顿,并在母校哈佛大学发表演讲。蔡英文上台后,在她对非洲、中美、南美和南太平洋国家的所有“访问”中,她“过境”了美国主要城市并采访了美国政治家。

通过允许台湾当局领导人“越境”,美国实际上默许了台湾当局在美国的有限外交活动,扩大了台湾的“国际空。然而,美国释放台湾当局领导人是有限的,并受到美国外交政策和海峡两岸局势的影响。

二。美国经营台湾“国际空发行的双重目标

虽然美国在许多方面帮助台湾扩大其“国际空,但总的来说,它仍然保持其“推和限”的态度。一些学者认为,美国对台政策的重要特征是“套期保值”或“套期保值”。一方面,美国帮助台湾扩大其“国际空窗口”,以提高其在国际舞台上的“知名度”。另一方面,美国也对台湾的挑衅行为施加限制,以免在台湾海峡引发危机。

(1)美国支持台湾扩大“国际空”

随着冷战的结束和苏联的解体,美国开始加强对台湾当局的支持,并推动他们加入更多的国际组织。1991年,在美国的支持下,中国大陆和台湾签署了《关于海峡两岸和香港加入亚太经济合作组织(亚太经合组织)的谅解备忘录》,随后加入亚太经合组织。此后,美国一直积极支持台湾加入《关税及贸易总协定》(关贸总协定,后称世界贸易组织)。1991年,布什总统表示“坚决支持台湾以关贸总协定缔约方可以接受的条件加入关贸总协定”,并首次明确支持台湾“加入关贸总协定”。1995年世贸组织成立后,美国继续支持台湾加入,双方于1998年2月就台湾“入世”达成协议。1999年底,中国向世贸组织提议,在台湾使用的“台湾、澎湖、金马和金马特别关税区”的名称中加上“中国”,并在成员工作组的报告中加上“台湾、香港和澳门是中国的特别关税区”。然而,美国总统克林顿公开表示反对,导致该提议没有得到实施。在美国的干预下,台湾终于在2002年1月1日以“台湾鹏金马特别关税区”的身份加入世贸组织。

进入21世纪,台湾扩大“国际参与”继续得到美国国会和政府高级官员的支持。2002年5月15日,美国众议院以415:0的票数通过该法案,要求行政当局尽一切可能帮助台湾获得世界卫生组织观察员地位。5月28日,该法案由乔治·布什签署成为法律。此后,美国国会分别于2010年7月和2016年3月通过法案,要求美国政府支持台湾加入国际民航组织(ICAO)和国际刑警组织(INTERPOL)。其中,由参议员科里·加德纳(Cory Gardner)和本·卡丁(Ben Cardin)共同提出的法案2426于2016年3月18日由奥巴马总统签署,并正式成为具有约束力的美国法律。美国国会通过的涉台法案和美国高级官员的支持言论都表明,美国仍在推动台湾扩大其“国际/[/k0/”。

(2)美国限制台湾当局挑战台湾海峡现状

对美国来说,维护台湾海峡的和平符合其国家利益。因此,在两岸关系和台湾海峡局势的敏感时期,美国也将限制台湾寻求“国际/[/k0/”的行动。

1993年,“亚太经合组织经济领导人会议”在美国西雅图举行。由于会议必须由亚太经合组织成员的领导人出席,美国没有根据“一个中国”的立场邀请当时的台湾地区领导人李登辉出席会议,从而开创了“西雅图模式”的先例,即台湾地区领导人不准出席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峰会。1998年,克林顿总统访华时公开宣布了“三不”的立场,即“不支持‘台独’,不支持‘两个中国’或‘一中一台’,不支持台湾加入只有主权国家才能加入的国际组织”。9此后,历届美国政府基本上没有改变这一立场。

2007年6月,陈水扁政府鼓吹“加入联合国公投”将与2008年地方领导人选举同时举行。对此,美国国务院迅速发表书面声明,强调美国不支持台湾加入联合国等国际组织,根据“一个中国”原则,这些组织只允许主权国家参与。然而,台湾当局计划的“加入联合国公投”将“加剧台湾海峡两岸的紧张局势”,其意图是“改变台湾海峡的现状”。因此,美国反对。8月27日,美国副国务卿内格罗蓬特公开批评台湾当局处理“公投”的态度是错误的。第二天,美国国务院副发言人汤姆·凯西(Tom Casey)再次明确表示,美国坚决反对台湾海峡现状的任何单方面改变,“公投”将引发一系列严重问题。179年11月11日,美国国务院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托马斯·克里斯滕森(Thomas J.Christensen)发表长篇演讲,详细阐述了美国政府反对“加入联合国公投的立场和理由。他说,“关于加入联合国的全民公决”无助于台湾实现“加入联合国”的目标。美国重申,它不支持台湾加入以主权国家为成员的国际组织。因此,它不会支持“全民投票”。“公投”可能会对美国和台湾的利益造成很大损害。任何关于加入联合国的“公投”都无助于台湾目前的国际地位。因此,美国必须强烈反对这一倡议。1812年3月3日,美国协会驻台湾台北办事处主任斯蒂芬·杨(Stephen M.Young)表示,“入美公投”正在破坏台湾当局与美国之间的互信。1912年21日,美国国务卿赖斯表示,美国认为“关于加入联合国的公民投票”是一项“挑衅性政策”。这一政策不必要地加剧了台湾海峡的紧张局势,不会给台湾人民在国际舞台上带来任何实质性利益。美国反对“全民公决”

陈水扁推动“加入美国公投”遭到美国的强烈反对和严厉警告。这表明美国对台湾的支持必须建立在不造成台湾海峡紧张局势的前提之上。一旦台湾的“国际空扩张威胁到台湾海峡的稳定,美国就会加以限制。

三。美国经营台湾“国际空发行的主要动机

回顾历史,美国倾向于支持台湾当局扩大“国际空空间,视中国大陆为战略威胁,对中国大陆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的发展变化持消极态度。反之,当美国需要与中国大陆加强合作,渴望维持台湾海峡的稳定时,就会限制台湾当局的“国际空空间。

(一)“台湾对中国”的战略考虑

冷战期间,美国东亚政策的主旨是遏制中国大陆。在这种背景下,台湾的战略地位显著上升。美国通过支持和协助台湾当局,保持了台湾海峡两岸的分离状态,希望实现以下目标:“第一,阻止中国政府重返联合国,继续在国际上支持台湾当局;第二,让台湾岛成为遏制中国的军事基地。第三,一旦中国新政府垮台,台湾当局可能成为替代者。”21 .简言之,满足遏制中国的战略需要是美国当时的最终目标,也是美国和台湾当局之间战略关系形成和发展的基础。

随着苏联的解体和冷战的结束,美国政府遏制中国的倾向自1991年以来再次上升。1991年6月和7月,美国众议院和参议院通过了《台湾未来政策》第285号修正案,试图强调台湾的战略地位。1991年11月12日,布什总统在纽约“亚洲协会”发表演讲,将中国列为“亚洲不稳定的根源之一”。因此,美国开始重新审视台湾地区的战略价值,调整其在台湾问题上的政策。1994年9月,克林顿政府正式宣布“对台湾政策调整的解释”,其中包括通过加强与台湾当局的政治关系,巩固双方交流的基础,支持台湾加入某些国际组织,公开美国干预台湾问题的手段和目标。在这种气氛下,美国国会两院相继通过了支持台湾加入联合国的提案。乔治·布什2001年上台后,中国被视为“战略竞争对手”,再次明确了“以台湾控制中国”的战略意图。这再次提高了台湾在美国遏制中国战略中的价值。

自2010年以来,面对中国的崛起,美国开始了一系列“重返亚洲”的行动。许多美国政治家认为台湾当局是重要的战略伙伴,认为美国需要台湾当局作为平衡中国大陆的战略杠杆。2011年秋天,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夏威夷的演讲中将台湾当局定义为美国的“安全和经济伙伴”。2012年,前白宫办公厅主任威廉戴利(William Daley)代表美国政府出席了5月20日的才真旺姆全州就职典礼,他表示希望在经济、政治和安全问题上继续与台湾当局合作。特朗普政府上台以来,再次将中国大陆视为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强调台湾在“印度-太平洋战略”中的地位。2018年10月4日,美国副总统伯恩斯在哈德森研究所发表演讲,谴责中国。在讲话中,他批评中国大陆“说服三个拉美国家与台湾当局“断绝关系”,转而承认北京”,并声称“这些行动威胁到台湾海峡的稳定”。

由此可见,当美国抑制中国大陆日益增长的需求时,其协助台湾当局扩大“国际/[/k0/”范围的意图就更加明显了。

(二)“台湾对中国”的思想追求

对一些美国政客来说,推动中国大陆的“和平演变”是一项“未竟事业”。这种心态使他们想利用台湾所谓的“民主制度”向大陆施加意识形态压力,利用台湾作为政治渗透中国大陆的“前沿基地”。

20世纪90年代以来台湾的民主化进程激发了一些意识形态层面的美国政治家,导致了一个跨政治领域的“广泛而富有同情心”的联盟,促使美国政府逐步放松对与台湾发展政治关系的限制,并开始加强双方的军事合作。维护台湾“生机勃勃的民主”已成为影响和塑造美国对台政策的重要动机。克林顿和乔治·布什都称赞台湾的民主是“亚洲的灯塔”。具有“亲台反华”传统的美国国会一方面受到台湾游说团体的影响,另一方面基于意识形态的好恶“关注”台湾的“国际地位”。2013年1月,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埃德·罗伊斯(Ed Royce)表示。国会颁布的“2013年台湾政策法案”(Taiwan Policy Act 2013)支持台湾有意义地参与“相关联合国组织”,将有助于加强“美台伙伴关系”,促进美国与这一重要地区之间的经济、贸易、人权和安全合作。这是支持民主盟友的强烈信号”...27伯恩斯2018年在哈德森研究所的演讲中也出现了类似的话:“尽管我们的政府将遵守三个联合公报和《台湾关系法》中反映的‘一个中国’政策,但美国始终认为台湾拥抱民主向所有中国人展示了一条‘更好的道路’。”。

可以看出,美国对台湾的政策一直具有意识形态的内涵,即向世界输出美国的民主价值观。台湾的民主制度已经成为美国在亚洲推广其政治制度的“典范”。因此,“台湾也成为美国“特殊利益”的一部分。”相当多的美国政治家坚信美国不能“牺牲”台湾。因此,当美国对中国大陆的意识形态和制度发展感到“失望”时,它支持台湾的意愿就更加强烈。

(3)台湾海峡稳定的基本底线

为了国家利益,美国对台湾当局的支持仍应以不触及美国在台湾海峡的核心利益为前提。在加强对台军售的同时,美国支持台湾扩大“国际空”;另一方面,它一再声明,它不支持“台独”,以阻止台湾当局挑衅中国,危及台湾海峡的和平与稳定。

纵观历史,为了恢复台湾海峡的稳定,美国政府在此前的所有台湾海峡危机之后都调整了其台湾政策。例如,在1995-1996年第三次台湾海峡危机后,克林顿政府的台湾政策因担心被拖入战争而经历了重大调整。美国政界也达成了基本共识,“第一,美国政策的重点应该是维护台湾海峡的和平与稳定;第二,维护台湾海峡和平的最佳途径是敦促双方达成有效协议”。22在此基础上,克林顿公开承诺采取“三不”立场,坚决取缔李登辉的“两个国家理论”。随着小布什的上台,美国对台湾的政策也从“战略模糊”转变为“战略清晰”,试图维持台湾海峡两岸“不统一、不独立、不战”的局面。2004年4月,美国负责东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詹姆斯·凯利在国会听证会上列举了美国两岸政策的五项原则,强调美国不支持台湾海峡两岸“单方面”改变美国定义的“现状”,并要求台湾当局“审慎处理两岸关系的各个方面”,“不得有任何改变台湾海峡现状的片面言论或行动”。凯利还郑重警告台湾当局,“美国的支持不能被解释为一张空抵制与中国大陆政治互动和对话的白色支票”。29同年5月4日,“美国协会驻台湾台北办事处主任道格拉斯·帕尔(Douglas H.Paal)在斯坦福大学的一次演讲中指出:“美国反对任何美国认为是单方面改变现状的行动或言论”。30 .基于“维持现状”的台湾战略,美国对台湾当局的“加入美国公民投票”作出了前所未有的迅速反应。同样,在2007年“加入美国公投”后,美国再次确认台湾海峡的稳定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奥巴马政府认识到,“维持‘不独立、不统一、不拥有武器’的两岸政策仍然是符合美国最大利益的战略选择”。31 .自特朗普2016年上台以来,中美关系一直紧张,美国和台湾当局之间的实质性关系也有所改善。然而,迄今为止,特朗普政府还不敢以颠覆性措施挑战台湾海峡的稳定。

纵观中美关系正常化以来的历史,我们可以发现,美国在台湾海峡问题上已经形成了较为明确的政策传统,即支持台湾当局必须以台湾海峡的和平与稳定为基础。

四。

美国长期以来一直操纵台湾的“国际/[/k0/”问题。其支持和限制背后的原因包括三个方面:一是“以台湾立国”的战略考虑,即把台湾当局视为美国在东亚制衡中国大陆、维护美国利益的重要棋子。二是对“把台湾变成中国”的思想思考。美国将台湾视为东亚的“民主典范”,希望促进美国价值观在亚太地区的传播。最后,台湾海峡稳定的基本底线也是美国在台湾政策中从未偏离的“红线”。美国也认识到,只有维护台湾海峡的和平才最符合美国的利益。美国不会为台湾当局的侵略行为付出代价。

注:
特朗普白宫在5月5日的《卫报》上使用了中国的“奥威尔式胡言乱语”。2018.2018年10月4日,彭博社,
2 (30)便士在《刺耳的话语》中把中国塑造成共和党竞选对手。
3约书亚·苏-吴亚。经济学、游说和美国对台湾的进步支持:购买美国Supoort,2002-2006,《亚洲调查》,第49卷,第2期(2009年3月/4月),第382页。[/比尔/] 4刘国深等人:《台湾政治导论》,北京:九州出版社,2006年,第246页。
5辛强:“美国国会“台湾联系”案例研究”,《台湾研究杂志》,2003年第4期。
6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419,2013年台湾政策法案,华盛顿特区,2013年8月1日。
7亚洲开发银行:《对中国的战争》,经济学人,1983年2月26日。
8王缉思等主编:《冷战后的美国外交(1989-2000)》,时事出版社,2007年,第199页。
9 (17)国会委员会支持“台湾政策法案”,台北时报,2013年8月3日。
11 (25)苏格:《美国对台政策问题》,世界知识出版社,1998年,第729-730页。
12秀春平与刘虹:“台湾当局“过境外交”的演变与特征”,《台湾研究》,2001年第3期,第64-70页。
13“马英九对美国的“过境”,规格史上最高”,中国评论,2016年3月15日。
14王栋:“美国对台政策的演变及其基本特征分析”,《国际政治研究》,第2期,2012年,第24-47页。
15刘余音:“台湾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回顾与分析”,《国际关系学院学报》,2006年第2期,第24-27页。
16“中国加入“一个中国”组织,美国坚决反对”,《中国时报》(台湾),2000年7月29日。
17新华社(上海),1998年6月30日。
18“内格罗蓬特谈“关于加入联合国的公民投票”,苏起:美国发出严重警告,中国新闻网,2007年8月28日。
19新华社(华盛顿,2007年9月11日)。
20(台湾)“中央通讯社”,2007年12月4日。
21新华社(华盛顿),2007年12月21日。
22 (32)牛军:“美国对台政策的演变:历史思考”,《太平洋学报》,2005年第2期,第31-42页。
23布什命名亚洲即时新闻,《中国邮报》,1991年11月14日。
24张程序:《21世纪的美台关系》,《台湾国际研究季刊》(台湾),第9卷,第3期(2013年秋季)。
25理查德·布什,《解开这个结》,第246页;菲利普·桑德斯,《中国-台湾关系的长期趋势:对美国台湾政策的影响》,《亚洲调查》,第43卷,第6期,2005年11月/12月,第987页。
26安德鲁·内森,《美国台湾政策有什么问题》,《华盛顿季刊》,第23卷,第2期,第101页。
27众议院外交委员会,罗伊斯主席称赞委员会通过台湾政策法案,华盛顿特区,2008年8月1日
28孙喆与张春:“美国在台湾“特殊利益”的建构”,《台湾研究杂志》,2005年第1期,第24-32页。
29《华盛顿担心台湾海峡局势》,联合日报(台湾),2004年4月23日。
30(台湾)“中央通讯社”(旧金山),2004年5月4日。
31张新平和杨国荣:“奥巴马第二任期美国对台政策的调整和影响”,《美国研究》,第6期,2014年,第101-117页。